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75章 新的转机
    北承安--北海国太子,谁人不知他笑面虎的称号?

    传说中他看似玩世不恭,实则心思缜密;看似和蔼可亲,实则生性淡漠;看似憨态可掬,实则手段极毒。

    尽管他常常将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但却没有人敢忽略他的能力,否则一个贵妃之子可以成为太子,不仅是贵妃受宠这么简单,北承安还是有着一定的常人所不能及的能力。

    此时,面对东紫萱这副死鸭子嘴犟的态度,北承安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径自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看来公主执意如此,承安也只得顺势而为了。刚刚的一幕承安可是不凑巧的全部看在眼里了,叶小姐大人大量不与公主计较,公主又何必咄咄逼人呢?那婢女所言的都是事实,却被迁怒的差点挨打。

    原本承安也不想管这闲事,但公主实在是势不可挡,承安也只得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了。好在承安与这位叶小姐也是初次见面,洗脱了庇护的嫌疑。就算闹到皇上那里,恐怕公主代表着的东越国脸面也过不去吧?

    公主在东越国如何任性妄为是公主的事,但来到南秦国还如此猖狂,恐怕丢的就是东越国的脸了!此事若是传到东越国国君耳中,就算公主再得宠,也会瞬间被打入冷宫,不知承安所说的对吗?”

    东紫萱不依不饶,也不过是想要让叶婉若害怕而向她低头认错而已,却没想到,北承安的出现逆转了眼前的局面。

    东紫萱刚刚还盛气凌人的样子,此时青一阵红一阵的,显然是被北承安言中了。

    “圣王爷,好巧,居然在这里遇到,不会怪承安打扰了几位的雅兴吧?”

    东紫萱的气势明显弱了下来,北承安也见好就收,笑意吟吟的转而向尉迟景曜打着招呼,躬身与其客气寒暄着。

    “北太子说得哪里话,倒是景曜疏忽了,怠慢了太子,还请莫怪!”

    尉迟景曜也随之向北承安躬身行礼着。

    见到自家妹妹吃了憋,呆呆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尽管也觉得她这样做也有失体统,但正如北承安所说,此时两人的一言一行皆代表着东越国,断不可被人看了笑话。

    若是被传回东越国,不仅东紫萱要受到惩罚,他这个一国储君,也莫想逃脱罪责。

    只见,东玉文抬步上前,走到东紫萱的身边,朝着叶婉若躬身行礼着:“叶小姐,原本萱儿只是想与叶小姐交个朋友而已,却没想到将事情闹到如此地步,是萱儿太过任性,让叶小姐看了笑话。玉文代萱儿向叶小姐赔个不是,还请叶小姐不与舍妹计较!”

    虽然东玉文此番话语字字句句透露出对东紫萱的维护,但态度却是无比真诚的。

    “哥哥....”

    听到东玉文的话,东紫萱嘟着唇,不满的轻声开口。

    “切莫再任性了,否则回去后父君治你的罪,就连我也帮不了你!”

    东玉文缓声在东紫萱耳边提醒着,提到父君,就连东紫萱也跟着变了脸色,只得安分的呆在东玉文身边,虽然心中的怒意丝毫未消散,却也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想来东越国的太子能有如此涵养,也实属不易,叶婉若不免对东玉文的印象好了几分,也不再犹豫,朝着东玉文福身行礼:“太子殿下客气了,既然是误会,那更没有谁对谁错之说。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婉若就先告辞了!”

    语毕,相继朝着几人福身行礼,便抬步离开。

    虽然最终因为北承安的出现,圆满的将此事解决,但东紫萱刚刚那气鼓鼓的神色,明显还对此事耿耿于怀。

    叶婉若也不想找不自在,干脆趁着眼前的机会离开,离这些人远远的。

    “刚好,本太子想去买点东西,也先离开了,估计这里也没有人欢迎本太子,哈哈哈!叶小姐,不知这京都内文墨哪家比较好?还望帮忙指点一二!”

    听到叶婉若说要离开,北承安也适时的开口,并叫住了正打算离开的叶婉若,寓意明显的想要和叶婉若同行。

    这让叶婉若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即便再不情愿,可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只得停下脚步,笑着转身看向北承安,柔声开口婉拒着:“那北太子可能问错人了,婉若只是闺阁小姐,对这些并不了解,恐怕帮不上北太子,抱歉!”

    听到北承安的话,尉迟景曜的整颗心都提在心口,北承安贵为北海国太子,也不是多管闲事之人,今日对婉若出手相救,看来上醉翁之意不酒。

    可即便尉迟景曜醋意正浓,却也无法表现出来,只能看着叶婉若如此回应,当听到叶婉若的拒绝时,别提心里有多开心,眼底快速涌动的笑意与宠溺,快要将叶婉若溺毙一般。

    看着叶婉若袅娜娉婷的离开背影,却没想到北承安似是好像没听懂叶婉若的话一般,反倒巴巴的跟了上去,继续开口:“不了解也没关系,那不如叶小姐捎本太子一段吧?从这里到集市还要好一段路,这个总是可以的吧?”

    “不太顺路!”

    两人的对话声依昔传来,叶婉若回到公主府是必须要经过集市的,此时却说不太顺路,拒绝之意再明显不过。

    可无论叶婉若如何拒绝,北承安都摆出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紧紧的跟在叶婉若身后,那模样好似生怕叶婉若扔下他一样。

    面前的一幕令尉迟景曜的眸光更加晦暗了几分,难道北承安喜欢上了婉若?尉迟景曜在心中做着大胆的猜测。

    虽然对于只有一面之缘的两人,用喜欢来衡量确实有些不太可能,但除此之外,尉迟景曜实在想不到其他的答案。

    而此时,叶婉若与北承安已经来到了公主府的马车旁,叶婉若却依旧摆出一副疏离的样子,刻意压低声音,冷声开口:“北承安,离我远点!这里是南秦国,不是你的北海国!”

    从北承安出现,叶婉若便隐隐感觉到萧纤雪已经将此事告诉了北承安,此时面对北承安的纠缠,叶婉若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你应该叫我一声哥哥!”

    身边没有了其他人,北承安也收敛起了刚刚玩世不恭的模样,沉声在叶婉若耳边说道。

    “你....”

    还不等叶婉若说完,北承安已经率先抬步跨上了马车,反客为主的模样令叶婉若深感无奈。

    感受到背后一直有道焦灼的眸光如影随形,不用想,叶婉若也深知那眸光属于谁,不敢回头与之对视,只得在迎香的搀扶下走进马车。

    刚走进马车,便看到坐在一侧的熟悉身影,尽管经过乔装打扮,但叶婉若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她就是萧纤雪。

    叶婉若立在马车门口,并没有走进去,反而语气不好的开口质问着:“你们这是做什么?这样做,我的处境会变得很糟糕,你们知道吗?”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可知母妃为了你付出多少吗?要不是为了你,母妃也不至于惹怒父君,还差点因此丧命!这一路长途跋涉,更是令母妃劳累过度,还不是为了要来南秦国亲自接你回去?”

    北承安语气生硬的斥责着叶婉若,眉宇间尽现不满的神色。

    听到北承安的话,叶婉若这才注意到萧纤雪的脸色苍白异常,尽管用了水粉点缀,却依旧无法掩饰她强撑着的身体状况。

    只是....回去?

    这两个字,令叶婉若有些意外!

    还不等叶婉若反应过来,萧纤雪已经来到了叶婉若的跟前,亲昵的拉着她的手,柔声说道:“凝儿....快坐下,莫要听你哥哥胡说,母妃好的很。母妃来,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父君同意让凝儿你回国了,我们一家人以后再也不用分开了,他们的江山让他们自己打拼,凝儿你以后只要乖乖陪在母妃身边就好了!”

    七月,尽管太阳西斜,但天气依旧炎热,可萧纤雪的手却如同冰块一般,冰冷刺骨。

    令叶婉若震惊的抬起头,却撞入萧纤雪慈爱的眸光中,令叶婉若同样冰冷的心开始融化。本想拒绝的动作也使不出一丝力气,只是任由萧纤雪拉着她坐在马车的一侧。

    只是耳边始终回响着萧纤雪的话,虽然不知道萧纤雪是如何说服北海君的,但想来,萧纤雪也因此受了不少的苦,想到此,叶婉若的心中不免有所动容。

    并没有得到叶婉若的回应,萧纤雪继续轻抚着她的手,柔和的继续安慰着:“凝儿,母妃知道你从小就不在你父君与母妃身边长大,现在说要回去,你有些不知所措也是在所难免的。但凝儿,你要相信,母妃与你父君都是爱你的,现在你父君让母妃来接你回去,难道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接下来的事你都无需烦心,回到北海国后,你只需要安心当你的公主就好,其它事母妃都可以为你安排好!这些年,让你在外面受苦了,回去后,母妃再慢慢补偿你!

    还有几日便是南秦皇的寿宴,寿宴过后我们就要离开京都,到时候你哥哥会来安排你离开,在城外与我们汇合。”

    马车缓缓前行在官道上,耳边传来萧纤雪小心翼翼的声音,但叶婉若却内心波澜起伏,无法安宁。

    真的要回去了吗?曾经向往的远离皇权争夺,此时就要实现,为何,心中竟有一丝不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