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76章 历史重现
    夜色渐暗,马车一路快速前行,在同宁河驶向集市的必经之路上,几名身穿夜行衣的男子趁着夜色快速的移动的脚步,埋伏在二楼的露天平台上。

    远处有一黑衣人凌空踏步,转眼间便来到一名身着黑色缎玉锦袍的男子身边,低眉颔首,双手合于胸前恭敬的低声开口:“宫主,北海国太子朝这里来了,只是....”

    “说!”

    身着黑色锻玉锦袍的男子负手而立,眸光深长且久远,冷声吐出一个字。

    “只是,那北承安是乘坐公主府的马车过来的!宫主,那我们的计划?”

    黑衣人如实的回答着,只是说到计划时,语气略带迟疑。

    “正常进行!”

    男子的眸光中快速闪过一抹狠戾,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杀意令他看上去如黑夜死神一般,冷声吐出的四个字更是不带丝毫情感。

    “是!”

    得到命令,黑衣男子快步离开、部署。

    四周静寂的可怕,就连鸟儿似乎都意识到危险,飞得远远的,空气中的气流似乎都透出一股莫名的压力。

    “凝儿,一会儿到了集市,母妃和你哥哥就在前面下车了。这里毕竟是南秦国,还是要小心为妙!这几日你就好好休息,一路回到北海国长途跋涉,还是要提前做好准备。出发前,你哥哥会派人来与你接应,母妃就在城外等你!”

    一路上,萧纤雪软言细语的对叶婉若叮嘱着,似是因为女儿要回到北海国,竟令萧纤雪兴奋的有些语无伦次。

    叶婉若只是默默的听着,不回答,也不应允。

    一时之间,思绪万千,就连叶婉若也不知要做何回应?

    马车转过弯来到相对僻静的街道,过了这条街,前面不远就是集市了。

    却在这时,一支带着冷光的箭矢划破寂静的夜空,由远处穿梭而来,直中车夫的心脏位置。只听到箭矢刺破肉体的声音,那车夫的身体便毫无意识的朝着一侧倒去,落在地上,被马车的车轮碾压过去,嘴角鲜血直流,身体微微颤抖了几下,便已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马车还在继续前行,看到眼前的一幕,敛秋警觉的连忙拉车缰绳,一边想要驾着马车快速离开这里,一边提醒着马车内的叶婉若:“小姐,坐稳了,有埋伏!”

    只是敛秋的话音才刚落下,四条粗大的锁链已经破空划落,控制住马车檐的四个角,对方微微用力,马车的四面板壁腾空而起,露出坐在里面的三个人。

    而马儿也如受了惊一般,疯狂的朝着前方窜去。

    万千箭雨在这时朝着马车的方向射来,而与此同时,北承安已经拉着叶婉若与萧纤雪,朝着敛秋吼了一声:“走!”

    语毕,便先一步离开马车,敛秋也拉着迎香,随后跟上北承安的步伐。

    万千箭雨落在马儿与车板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动,马儿也被箭雨射中,嘶吼长鸣发出哀怨的叫声,最终还是不甘的落地在一旁。

    几人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只是才跑了几步,便看到从路口走过来一名衣着黑色缎玉锦袍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把长剑,在月色的映衬下寒光外泄,看了不免令人胆寒。

    北承安走在前面,看到迎面走来的男子,将叶婉若与萧纤雪推至身后,眸光警觉的看向对方,冷声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南秦国,阁下在天子脚下想要围杀北海国太子,难道是活逆了不成?”

    “北海国太子?呵呵呵本宫主要杀的....就是你!”

    听到对方自报了家门,男子嚣张的声音更加猖狂,虽然在笑,可冷冽的语气令人不敢忽视。

    “敢问阁下究竟是哪位?本太子并不记得有得罪过什么人,还请阁下指点一二,哪怕是死,也让承安死个清楚!”

    北承安一边拖延着时间,一边在极力想着办法逃脱。

    “好,本宫主今日心情好,便给你讲个故事听听,不仅让你死得明目,黄泉路上也免得你们寂寞。

    当年,五兄弟一同打天下,广结天下英雄豪杰,相互扶持、互相帮忖、和舟共济才得已推翻了当时荒淫无道的皇帝。后来,便有了南秦国、北海国、东越国、西林国、与五洲国。

    五国各自为政,五国君王为百姓创造生财之道,群臣与君王一心为百姓谋福祉,也深受百姓爱戴。

    可是好景不长,五洲国的君王--毕国,面对权利的诱惑,心生贪念。预其吞并其它四国,独自为大,一统天下。

    因为五兄弟有过命的交情,不曾想过会有人会违背当初的誓言,想独揽皇权。

    所以,并没有人会刻意对毕国存了防备之心。

    在毕国的精心准备下,围剿西林国、软硬兼施,还差点将西林国纳入囊中。

    幸亏西林国的地势救了西林国的黎民百姓,因为西林国四处环山,而且异常险峻,通入西林国只有一条官道,其它还正在承建之中。

    这西林国也算是易守难功的地势,当初楚杰选择了西林国,大概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终于坚持到东越国的兵力支持,才得以将五洲国的兵力围剿、歼灭。

    当然,以上的传说,世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并广为流传。毕国的小人行径遭到世人的唾弃,并引以为戒,还被当做反面教材来警告后人。

    但世人不知道的是,毕国骁勇善战,却惟独不善长心计,当年若不是因为北海国的肆意挑拨,毕国也不会莽撞的率兵跑去攻打西林国,最终落得一夜之间在历史上灰飞烟灭的下场。

    世人更不知道的是,当年在五洲国内,其它四国兵力在五洲国境内烧杀掠夺,无恶不作,甚至还因为五洲国被瓜分的事争吵不休,其面目可憎的一幕世人又有几人知晓?

    可为什么?北海国犯下的错要五洲国来背负,不仅遭遇了灭国之灾,还要永远的背负着不仁不义的罪名?这又是为什么?你们说,这样做,对五洲国公平吗?”

    不错,此时出现在这里的,正是听闻北承安来到南秦国为南秦皇贺寿的离疏。

    说到当年所发生的一幕,离疏的脑海中就如同过电影一般,屈辱感令他双拳紧握,恨不得立刻发泄心中的愤怒一般。

    虽说子袭父位已经传了几代,但北海国的罪孽,离疏认为理应由北海国的太子来承担,所以才会精心策划这样一场暗杀。

    “所以说,你是五洲国的后人?”

    故事才刚讲完,北承安已经敏锐的意识到这其中的关系,与对方确认着。

    “不愧是北海国的太子,思维敏捷,果然令人不可小觑!不错!我就是五洲国的遗孤,没想到吧?北海国以为当年所造的孽就无人知晓了吗?幸得苍天有眼,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如今北海国注定了气数已尽,就等着接受承罚吧!此事,五洲国不会善罢甘休的,今日也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月色下,离疏逆光站在对面,黑色的身影使他看上去更加神色,同样透出一股令人感受清晰的伤感。

    虽然看不清对方的面目,但叶婉若却听这声音异常熟悉,不,是比熟悉的声音更加阴冷、低沉。

    “当年的事,承安没有经历过,所以没有立场评定对与错,但承安却非常同情五洲国的遭遇。只是,若是阁下如此将罪责怪到承安的身上,是不是牵强,毕竟作为后辈的我们,无力改变什么!再者,若是在此时,阁下将承安杀了又能解决了得什么?反而会使南秦国皇帝震怒,遭到追杀都是有可能的,阁下认为呢?”

    北承安耐心的与离疏分析着如今的局势利弊,一只手已经悄悄绕过身后,对着叶婉若比划着,一会儿让她带着萧纤雪从另一侧的路口先行离开。

    “祖辈过子辈还,过分吗?北海国当年做出那样丧尽天良的事来,就应该早就想过会落得如今的下场!更何况,若是北海国太子在这个时候在南秦国死于非命,南秦国与北海国势必心生芥蒂,再加以挑拨必定兵戎相见,到时候以南秦国如今的实力,北海国颠覆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到时候北海国也算是罪有应得,太子殿下认为本宫主的计谋怎么样呢?”

    离疏轻柔的声音传来,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这招借刀杀人还真是令人找不到一丝破绽。

    听到对方早有预谋,北承安深知今日在劫难逃,提高警惕的同时,再次争取时间与离疏周旋着:“阁下既已部署周全,承安也无法辩解,只是承安与阁下之间的恩怨,实则是北海国与五洲国之间的恩怨,今日承安只是恰巧搭乘了叶小姐的马车,此事既与叶小姐无关,不如先让叶小姐离开如何?伤及无辜未免也说不过去不是?”

    “呵呵呵你当本宫主是傻子吗?故事都听了,还想活着离开,未免也太便宜了一些!今日你们所有人,谁都别想活着离开,北海国、东越国、西林国、南秦国,谁都别想逃,咱们一个一个的清算!北承安,受死吧!”

    离疏冷声传来,对于几人来说,如同下了死神的召唤令了一般。

    与此同时,从四周快步围上来几名黑及人,将几人围得水泄不通,纷纷手握长剑朝着几人蓄势待发。

    离疏率先出手,动作利落,招招致命的朝着北承安招呼过去,敛秋则背对着北承安,小心的提防着,保护着身后不会武功的三人。

    这时,一抹绚丽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当看到这烟花时,离疏的眼中满是愤恨,眸光晦暗的射向了不远处的叶婉若,神色间满是凛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