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77章 母爱无疆
    初到南秦国,叶婉若在听谈天说书时,曾讲起过五国之间的恩怨纠葛,却从没想过,这背后竟还有这样世人无法知晓的真相。

    若是作为局外人,面前的男子报仇是件无可厚非的事,可当听到男子的狼子野心后,叶婉若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北承安若在此时死在了南秦国,那么必定会在此人的挑拨下,四国之间将会大乱,百姓也即将面临着战争的灾难,与未来民不聊生的生活。

    摸着袖袋中尉迟景曜曾给她的防身之物,说是在她遭遇危险时,只要拉动这个就可以。

    几经思量,叶婉若还是决定通信给尉迟景曜,此时已经不是顾及个人情感的时候,面对国家隐患,百姓即将有可能遭遇的惨境,叶婉若还是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烟花在半空中绽放,看着份外绚丽夺目,可在尉迟景曜看到后,眸光却陡然变得凛冽,派人将东玉文与东紫萱送回去,便独自率人朝着事发地点赶去。

    内心迫切不已,虽然深知叶婉若一定是遭遇了什么危险,却也只能祈祷着叶婉若一定要坚持他赶到。

    此时,场内的情况并不妙。

    五人之中,只有两人会武功,北承安只能一心应对着离疏的不断攻击,即便这样也只是勉强应对。而敛秋的责任便显得重大,不仅要应付黑衣人们的夹击,还要顾忌着自家小姐的安危,不一会儿便受了伤,却依旧在咬牙坚持着。

    在看到空中绽放的烟花时,离疏朝着几名黑衣人使了个眼神,几名黑衣人快速围攻上去,纠缠住北承安,而离疏却提着剑朝着叶婉若走去。

    敛秋压力变小,便保护着叶婉若几人先一步离开,而离疏哪肯轻易放过几人,手中的长剑不带有丝毫情感。

    就在离疏挥起长敛的同时,叶婉若却将一直紧拉着她的萧纤雪一把推向敛秋,朝着敛秋冷声命令着:“敛秋,带着她们先走,快走!”

    “小姐....”

    看着叶婉若以身挡在离疏的面前,敛秋刚想冲上去,却在看到自家小姐想要保护那妇人动作后,敛秋竟也开始犹豫起来,对着迎香说道:“带她走,跑得越远越好,我救了小姐再来与你们汇合!”

    迎香看着叶婉若还处于危险之中,连忙点头,不顾萧纤雪的挣扎,拉过她便要离开。

    谁知,就在这时,一名黑衣人快速提剑上前阻挡住几人的去路,很快刀剑相接的声音响起,那黑衣人与敛秋无休无止的纠缠起来。

    而此时,离疏也已经来到了叶婉若身前,手握长剑,冷声开口:“本想解决了那北海国太子,再来一一送你们上路,谁让你如此不知好歹,偏要来挑衅我的底线,我也只能先送你走了!不过,放心,很快他们也会下去陪你的!”

    刚刚逆着月光而立,叶婉若并没有看清离疏的长相,只是觉得这声音似是有些相似而已,此时离疏的靠近,竟令叶婉若的神色间闪过一抹诧异。

    那与离疏如出一辙的面容,只是红衣的离疏更显妖媚,而眼前的离疏就如同换了个人一般,神色冷厉,如同地狱阎罗一般可怕。

    即使面前的人似曾相识,却让叶婉若无法确定,面前的人究竟是不是那个曾亲切唤她为婉婉的那个离疏?

    就在叶婉若迟疑间,离疏已经持着手中的长剑,朝着叶婉若挥过去。

    “凝儿.....”

    “小姐....”

    就在这时,所有人看到离疏的动作时,都随之发出惊叫。

    而萧纤雪却在这时,用力推开迎香拉着她的手臂,不顾一切的朝着叶婉若奔去,在长剑挥下的同时,萧纤雪已经将叶婉若扑倒,嘴角带着幸福的笑容。

    随着离疏的长剑挥下,萧纤雪的黛眉紧锁,神色痛苦,却依旧对着叶婉若笑着,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凝儿,母妃终于可以为你做些什么了,不要再恨母妃了....好不好?若是重来一次,母妃说什么也不会将你送离身边,哪怕倾尽所有,母妃也要保护你无忧的成长!不要怪母妃,好不好?”

    “不要....”

    即便叶婉若对于萧纤雪没有过多的情感,但此时,泪水早已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不知所措的抱着萧纤雪,感受着手上所能触及的位置粘稠的一片,叶婉若哽咽的吐出两个字。

    看着萧纤雪倒下,离疏的眸光中陡然升起嗜血般的兴奋神色,刚刚抬起长剑,想要再次朝着叶婉若挥过去,却在触及到叶婉若滴落的泪水时,心口的位置如同刀绞一般的疼痛,使他身体一阵摇晃,一个踉跄,单膝跪在地上,另一只手将长剑拄在地上,神色中透出不解的看着叶婉若。

    听到几人呼喊叶婉若的名字,北承安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猛的转过头,却看到眼前的一幕,令北承安的眸光变得腥红,手下动作随之变得狠戾,几个回合便将那黑及人解决。

    并没有回来萧纤雪的身前,而是一记飞腿朝着此时正呼吸困难的离疏踢去,毫无防备的离疏,身体如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还不等北承安追上去,那黑影眨眼间便融于夜色之中,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北承安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快步来到萧纤雪的面前,让萧纤雪倚靠在他的怀中,即便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在面对着眼前的生离死别时,也被泪水模糊的双眼。

    “母妃!”

    北承安刻意压低声音唤着萧纤雪。

    “承安,母妃很开心,终于可以为你妹妹做些什么了!母妃对不起凝儿,让她从小一个人在外面受尽委屈,承安,母妃不行了,母妃便将你妹妹交到你的手中,一定要代母妃保护好你妹妹,不然即便死,母妃也不能瞑目!

    另外,这次出行我以女婢的身份随行,既然命该如此,切记莫要张扬,切莫中了奸人的计谋。带你妹妹回去,将此人的目的告诉你父君,需早做应对才行。回去好,保护好你妹妹,切莫再让她受到伤害,母妃不在,你们兄妹两人要互帮互助,互相扶持,切莫心生怨怼。承安,答应母妃好不好?”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已经令萧纤雪消耗了大部分体力,顾不得吐出来的大口鲜血,用力的将他们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其中的寓意已经不言而喻。

    “母妃.....母妃....儿臣答应您,儿臣答应您!”

    北承安微沉的声音响起,仔细听去,语调中透出哭腔。

    “凝儿,母妃对你的爱从未改变过!切莫自责也无须悲伤,能为你做些事,是母妃今生惟一的心愿,母妃死而无憾了。听母妃的话,和你哥哥回去后,一定要开心的好好活下去!一定要答应母妃,好不好?”

    尽管即将便要失去生命,萧纤雪却依旧害怕叶婉若会因此而自责,担心没有自己的庇护,女儿回到北海国会寸步难行,单说这份伟大的母爱,便令叶婉若再也无法抗拒。

    泪水更加肆无忌惮的蔓延,叶婉若用力的点了点头,低声开口:“我答应您,答应您....”

    听到叶婉若同意与北承安回去北海国,萧纤雪终于笑了,欣慰的点了点头,拉着叶婉若,眸光中似是有许许多多还没来得及用言语来表情的情愫,只是一切都太晚了。

    只见萧纤雪紧拉着叶婉若的手缓缓松开,最后无力的垂到一边,眼睛也随之紧闭,生命体征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失。

    “母妃....”

    “母妃....”

    叶婉若连忙将萧纤雪的手再次握在手中,北承安用力的摇晃着萧纤雪的身体,只是萧纤雪却一点回应都没有,永远的离开了他们。

    以往,每次看到萧纤雪眸光中那渴望的眼神,叶婉若觉得这一声母妃无法叫出口。

    此时,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为了保护她而失去了生命,这一声母妃反而成为了叶婉若内心深处的情感表达,虽然仅仅只有两面之缘,可萧纤雪的这份母爱,叶婉若无法真的做到视而不见。

    大概这世上,只有母爱才是最无私、最伟大,可以无条件用生命来表达的情感。

    泪水已经迷失了叶婉若的双眼,沿着面颊滴落下来,但这些都无法表达叶婉若此时的心情,若是时间可以重来,叶婉若想要对萧纤雪好一些,再亲近一些,也不会有如今的遗憾。

    虽然这一声母妃萧纤雪没有听到,但想必在萧纤雪的心中,没有哪一刻比此时更加幸福,更加心安吧?

    远处,传来马蹄的声音传来,敛秋也解决掉了最后一名黑衣人,带着迎香来到叶婉若的身边。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但却看到了她为了救自家小姐而丧命,只是这一点,敛秋与迎香看向萧纤雪的眸光中便透出了尊敬。

    闻讯赶来的尉迟景曜,远远的便看到不远处血腥的画面,快速夹着马腹赶来叶婉若的身边,当看清了叶婉若身上的血迹时,顿时心上一慌,从马背上翻滚下来,快步来到尉迟景曜的身边。

    “婉若....”

    顾不得其它,尉迟景曜将叶婉若扶起,当看到身上的血迹并不属于她时,尉迟景曜的整颗心这才安放下来,紧紧的将叶婉若拥入怀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