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78章 悔不当初
    “万里迢迢来看我?你是来接我回北海国的吗? 不,你不是!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这些年你可否给过我所谓母亲的关爱?若不是我对北海国来说,还算是颗有用的棋子,是不是早就任我自生自灭了?你与南秦国那些想要利用我,利用公主府的兵力来得到皇权的人有什么不同?将自己的女儿当棋子取悦北海君,视人命如草芥,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还不是为了你那个太子儿子铺路?人人都觉得你为女儿争取了前途似锦的未来,可到底有没有人看到你那颗硬如磐石的心?”

    “虽然您给了我生命,但我们毕竟没在一起生活过,请原谅我对您没有过多的情感!如今我们身份有别,今日一别,日后相见,恐怕遥遥无期,还请您保重身体,此行一路山高路远,还请多多珍重!感谢您给予婉若生命,就此拜别!”

    “这条项链是母妃特别为你定做的,还经过有名的高僧开过光。不仅可以保你平安,还是件防身的武器,这凤尾处便是个机关,只要轻轻触动,就会从凤眼的位置喷射出毒针,母妃留给你当作防身之物。

    此行,是母妃瞒着你父君出来的,明日便要回去。不论何时,婉若定要以安全为重,一旦身处危险便第一时间先让虎威将军送你离开这里,先回去北海国再做打算。”

    “母妃此行,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父君同意让凝儿你回国了,我们一家人以后再也不用分开了,他们的江山让他们自己打拼,凝儿你以后只要乖乖陪在母妃身边就好了!”

    “凝儿,母妃对你的爱从未改变过!切莫自责也无须悲伤,能为你做些事,是母妃今生惟一的心愿,母妃死而无憾了。听母妃的话,和你哥哥回去后,一定要开心的好好活下去!一定要答应母妃,好不好?”

    深夜,叶婉若独自站在窗前,抚着手中的凤尾项链,脑海中回想的全部是之前与萧纤雪对话的场景。

    泪水早已泛滥成河,叶婉若毫无感觉,任由泪水滴落,眼眶也随之变得红肿不堪,这条凤尾项链在萧纤雪给了叶婉若后,便被叶婉若收了起来。

    若不是遭遇今天的变故,叶婉若恐怕早就忘记了这凤尾项链的存在。

    平时这个时间,叶婉若早已进入梦想,而此刻却全无睡意,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便是那副血腥的场面,以及萧纤雪挡在自己面前时,那慈爱宽慰的笑容。

    想到这些,叶婉若便心痛难忍,叶婉若想,这大概便是身体主人与萧纤雪的血缘亲情所致。

    现场刺客无一人生还,尉迟景曜简单的查看了尸体,没有任何证据留下来。

    而对于刺杀的理由,北承安并没有将离疏的话说出来,不用想也知道,事情牵扯到最初建国时的恩怨纠葛,若是离疏的话是事实,那么按照离疏的说法,北海国才是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始作俑者,为了保全南秦国的颜面,北承安隐藏这一切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弄得人尽皆之?

    反正叶婉若本就是北海国人,北承安也大可不必担心,只是对尉迟景曜说偶遇刺杀,连累了叶小姐,却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而萧纤雪的死,北承安只说是带来的婢女救了叶婉若的命,并没有说出萧纤雪的真实身份。

    萧纤雪作为北海国贵妃偷偷潜入南秦国,进京名册上并没有萧纤雪的名字,这个时候就更不能承认。虽然这样,萧纤雪受了委屈,但若是揭露身份,就不得不令人怀疑萧纤雪的用心与目的了。

    尉迟景曜先是将派人通知了官府接管,又亲自送了叶婉若回府,直到亲眼看着叶婉若闭上了眼睛,这才匆匆赶往皇宫。

    今晚此事重大,虽然不知对方是什么身份,但却不得不怀疑对方的身份与目的,只得尽快将此事禀告南秦皇,早就打算。

    只是在尉迟景曜离开时,叶婉若却睁开了眼睛,眸光清冷,睡意全无。

    不得不承认,萧纤雪的死对叶婉若的触动很大,不知道站了多久,只知道双腿已经麻木的失去了知觉,叶婉若却依旧不能原谅自己,想到之前对萧纤雪所说出的每一句决绝的话语,叶婉若便悔恨不已。

    叶婉若恨曾经狭隘的自己,还几度猜测萧纤雪对她所谓的母爱只不过是一切皇权争夺的手段而已,只是当意识到错误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那个与离疏有着同样面孔的人究竟是谁?为何明明这样熟悉,却看起来又很陌生?叶婉若眉心紧锁,心中满是不解。

    离疏,是你吗?

    叶婉若在心中不断发出疑问,手指拂过脖颈间,离疏那晚离开时,亲手为她戴上去的水晶项链,原本温暖的玉石在这炎热的夏季,倒冰凉的令人感到舒服。

    就在这时,房间时突然多出了一道身影,在瞥见叶婉若的神伤时,眸光紧皱,自顾自的走到一旁坐下,即便房间内没有一丝亮光,却丝毫没有阻止此人的行为能力。

    听到响动,叶婉若并没有转过身,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动作,只是收回了手,轻抚着手中的凤尾项链。

    “当年,你被抱走,母妃几乎每日以泪洗面,差点哭瞎了双眼。后来传来回信,说是你来到了公主府,母妃又开始学着南秦国的服饰,给你缝制衣服。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年幼的你已经在无形中得到了母爱。

    听说你失足落水而毙命,母妃当场昏厥,醒来后,也是不吃不喝、不说话,仿佛是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惩罚自己。

    又听说你死里逃生,母妃不顾父君的阻拦,毅然决然的千里迢迢跑来与你相见。回到北海国后,父君震怒,因此惩罚了母妃禁足,但母妃却依旧固执的与父君交涉,想要将你接回来。

    父君不同意,母妃便以死抗争,不吃不喝的跪在殿外,任凭其他人的悉落与白眼,母妃依旧没有动摇。下了整夜的雨,母妃便在雨里跪了一整夜,原本在你离开后,母妃思念成疾身体就不好,此时更是体力不支,晕倒在了雨中。

    父君看母亲态度坚决,只好妥协,母妃却因此高烧三天,才刚醒过来,听说了我代表北海国要来此为南秦皇贺寿,便坚持随行,要来接你回家。只是递到南秦国的同行名单里并没有母亲的名字,所以便只好以婢女的身份随行。

    虽然这些年我们并没有生活在一起,但在母妃的内室中却张贴的全部是你的画像,每次我去母妃宫中请安,母妃都会骄傲的拉着我,看你每张画像中的变化。

    曾经我还认为母亲爱的只有你,还曾憎恨过你的存在,如今才知道,母亲之所以对你心心念念除了母爱之外,更多的则是亏欠。所以,我想从来没有哪一刻,母亲能比今日救下你更为开心过!

    正如母妃所说,未来你要开心的活下去,才是对母妃最好的回报!”

    北承安的语气中透出忧伤,说出这些年来,他亲眼所见萧纤雪的生活。只是这样的真相,却更加讽刺,令叶婉若更加痛苦。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沙哑的声音响起,叶婉若缓缓开口,尽管低沉,但北承安还是听到了有些哽咽的语气。

    “母妃虽然不在了,但你我还是血脉相连的兄妹,自是要相互扶持,多多帮衬,无需说这些客套话。两日后,便是南秦皇的寿宴,各国使臣会在寿宴次日后启程各自回国,到时候我会派虎威将军来接你,我们在城外集合。什么都无须带,北海国什么都有,待回到北海国后....”

    北承安缓缓开口,母亲的遗愿,无论如何,北承安也要替母亲完成,将妹妹平安带回北海国。

    只是,萧纤雪的死令兄妹两人的前路加崎岖,想到未来,北承安的面色也随之变得凝重,此时也只能等回到北海国再做打算!

    还不等北承安的话说完,叶婉若便再次开口,打断了北承安的话,缓声说道:“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凝儿,此时不是任性的时候,若是真有一日两国开战,哥哥又怎么放心将你置身于危险之中?更何况这是母妃的遗愿,也是母妃以性命为你争取的机会,这一次说什么,我也要将你带回去,以宽慰母妃的在天之灵!”

    听到叶婉若的决定,北承安的语气中明显透出焦急,心中更是疑惑叶婉若为何会突然改变了决定?

    “哥哥你也说了,我回去的机会是母妃以性命为我争取的。这就说明,在北海君的心中并不希望我回去。母妃已经不在了,哥哥你身为太子,即便有护国将军府作为仰仗,依旧前路荆棘密布,我回去不但不能帮到你什么,只会使我们兄妹俩的前路更加坎坷。那个所谓的父君,只是个眼中满是权利的人,他又能给我多少关爱?到最后还是难逃被摆布的命运,反而辜负了母妃最初的始衷。”

    即便北承安不情愿,但却不得不承认叶婉若所言句句属实。

    若是有萧纤雪的仰仗,叶婉若即便回到北海国,其她人也不敢太放肆,但如今萧纤雪的死恐怕会令无数人即便睡梦中也会被笑醒。

    别说是这个一无是处的北海国公主,就是作为一国太子的北承安,前路也满是荆棘,又谈何有未来?

    但若是不能将叶婉若平安的带回北海国,北承安又打心眼儿里觉得对不起母妃的嘱托,强烈的矛盾充斥在内心。

    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定夺,反问向叶婉若:“那你的意思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