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79章 一世周全
    “我留下来,以我的身份,不仅方便留意南秦国的动向,还可以因为我的缘故助你登上君王之位。若真如那男子所言,北海国现在岌岌可危,母妃又在南秦国内遭遇不测,寿宴过后你便即刻启程,回国去安抚好北海君,切莫中了那人的奸计。南秦国内若是有什么动向,我也好提前告知你做好应对!这样,北海君也不会因此而失去对你的宠爱与信任,总比我们两人都回去面对冷言冷语的境况要好!”

    初来南秦国时,听到所有关于公主府千金的传说,北承安对这个妹妹并没有太多的好印象。

    在同宁河边远远的看着东紫萱对叶婉若为难,更加肯定了内心对于这个草包妹妹的评定,只不过出于母亲的嘱咐,不得不帮助叶婉若摆脱困境。

    此时此刻,听到叶婉若所有头头是道的分析,北承安这才开始正视眼前这个所谓的妹妹,她的睿智,她的聪颖都令北承安出乎意料。

    这才知道,原本传言不过是假象!

    以叶婉若的聪慧,若是有叶婉若在南秦国的精心辅佐,那么他登上北海国君王的位置指日可待,而且还有可以完成父君的一统四国的愿望。

    只是刚刚在马车里,叶婉若对母妃的抗拒,北承安看得再通透不过。

    这短暂时间时叶婉若所发生的变化令北承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虽然觉得难于启齿,却还与叶婉若确认着:“凝儿你真的想要留在这里帮助哥哥?”

    窗外,月亮被乌云遮挡,一转眼的时间,夜色变得昏暗无光。

    叶婉若淡然的收回眸光,走到桌前坐下,声音略带沙哑的开口:“上次母妃来与我相认,我指责她只不过把我当做可以帮助你成就大业的棋子,我说她不择手段,说她的心硬如磐石,我还说她未曾给过我半点母亲的关爱。

    我说虽然她给了我生命,但我们却没有半分母女的情分!我说后会无期,各自珍重。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柔弱的人,却在生命攸关的紧要关头,毅然决然的挡在了我的面前,以她独特的方式证明了她从未停止过的母爱。我很后悔曾经对她说出那些近乎于苛刻的话语,甚至连一个温暖的笑脸都未曾展现给她,可当我悔不当初的时候,她却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连个说抱歉的机会都没给我。

    她说未来的路,让我们兄妹两人一路扶持,虽然我们并没有多么深厚的兄妹情,但哪怕是为了弥补我内心的亏欠,我都愿意帮助你成就大业,也许只有这样我内心还能好过一些。”

    大概是看出了叶婉若的态度坚决,半晌,北承安才缓缓点了点头。

    北承安很清楚,太子之位得来不易,如今萧纤雪过逝,若是再失去了太子之位,那么他在北海国想要立足都很难。

    哪朝君王不是在继位时,将曾经的争夺者杀害或者选择流放?

    安逸的生活已经令他几乎丧失了基本的生活技能,如今母妃过逝,他想保住太子之位,保住荣耀与权利,就要使尽浑身解数才行。

    想到今日之事实在诡异,还有很多事要与父君确定,北承安也没有再劝说叶婉若,若是真的回到北海国,他已经自顾不暇,别说保护叶婉若周全,只好顺势说道:“既然如此,回去后我会先向父君表明你的态度。

    今日之事必定会引起南秦皇的重视,回去后,我便和父君禀报此事,要提早应对才行,两国若是动兵,受苦的还是百姓。只是若是两国交战,那么你在这里也实在不安全,到时候我会提前派虎威将军来接你离开!”

    未雨绸缪,这是上天赋予每位天子的能力。

    萧纤雪的死将原本没有过多亲情的两个人捆绑在了一起,不管前路是一马平川还是荆棘密布?两人势必要共同面对。

    只是说到回去北海国,叶婉若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沉声说道:“既然我现在都没有选择回去,以后我更不会回到那里。若是你顺利登上君王之位,母妃的心愿便算了了,你我的兄妹之情也算缘尽,本就没有太多感情基础,又何必装出兄妹情深的样子?我只求到时候可以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不要再被凡事所纷扰,便心满意足了!”

    “若是我真的登上君王之位,那么北海国永远都是你的家,不管你喜欢与否,母妃给了我们生活,作为兄长,我便有责任照顾你!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可以找虎威将军,他自会有办法与我取得联系!”

    叶婉若的说词倒是令北承安有些羞愧,好似在叶婉若面前,他是透明的一样,这样的感觉令北承安想要逃离。

    表明了立场后,北承安起身离开。

    没有过多的客套,也没有所谓的礼节,叶婉若坐在原处不动,端起凉茶送到嘴角,沉声吐出一个好字!

    走出去几步的北承安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缓声反问道:“你不愿意回去北海国,是因为南秦国的五皇子-尉迟景曜吗?”

    叶婉若喝茶的动作一僵,没有回答,短暂的失态过后,将手中的茶盏放在桌子,房间里继续保持着安静。

    “五皇子很好,可以看出来他很喜欢你,若是你也有意,未免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只要你过得幸福,母妃看到也会为你感到开心的!”

    北承安的再次试探令叶婉若的眸光中升起了一丝不满,冷声下着逐客令:“你在这里每耽搁一分,就将我置于险地多了一分危险!”

    想他北承安,堂堂北海国太子,何时如此受限于人?可面对眼前这个所谓血缘上的妹妹,北承安却觉得琢磨不透,对于她的话也无法开口否认半分!

    只见北承安收敛回眸光,继续嘱咐着:“不管做什么,都要以安全为重,若是遇到危险,便让虎威将军带你离开这里,不要强求!”

    “各自珍重!”

    叶婉若缓声吐出四个字,北承安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在房间里,房间里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就仿佛北承安从未在房间里出现过一般。

    “公主,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看着叶婉若坐在原处不动,从暗处隐现出一道身影,轻声嘱咐着叶婉若。

    “五皇子的事是你和他说的吧?”

    叶婉若端坐着的身子纹丝未动,沉声开口反问道。

    男子并未回答,可低眉颔首的动作却胜过一切回答,叶婉若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无奈的摇了摇头。

    缓慢的站起身朝着床榻前走去,冷声开口:“我累了,你下去吧!”

    对于叶婉若失望的神色,男子明显一愣,想要解释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而是转身离开。

    走出叶婉若的房间,天际边已经隐隐发白,男子面色凝重的远望着,脑海中却不断回想着不同的片断。

    连男子都没有注意到,嘴角随之勾起的笑意,满是柔情。

    “送我去回春堂医馆,不然我杀了你,是要命还是救人,你自己选择!”

    “你可别想多了,我救你是因为你好歹也是条人命,如果因为得不到救治而丢了性命,我会良心不安的。

    并不是因为你危胁了我,本少爷虽说不会什么武功,但面对敌人的恐吓也不是轻易妥协的主儿。所以,你也别太自我感觉良好了!”

    “你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救你,怎么你不愿意?你当你身上这么浓重的血腥味别人都闻不着,还是怎么着?与其出去后引起别人的注意,抓去送死,那不如咱们也别费力气走出去了。你干脆就一个人在这里等死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再说,我是想了办法救你的,你不愿意,我也表示很无力!既然这样,兄台,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享受等着血流成人干后,是如何变成干尸的吧!”

    “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没有吃饭吗?就你这软绵绵的样子,看你这衣着,怎么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难道是庶子,不受宠?”

    “我说兄台你有没有良心?我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救你,不然我有病,在这提心吊胆的找罪受?你既然这样不识好人心,不然我再将你送回去?反正我好人做到底,也不差这一会儿子时间了!”

    “阿斗是谁?”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一会儿我去租辆马车,送你去什么回春堂。剩下的路就只能你你自己走完了!”

    “不行,你带我去,除了你,我谁都不信!”

    “我去租马车,很快就过来接你,你不要乱动。前面有官兵巡逻....”

    “如果你不回来,我就自己去衙门,告诉他们,你是我的同伙。反正我见过你,你也别想跑得了!”

    “再这样下去,谁也别想走,到时候我就实话实说,是你胁迫我。”

    “你叫什么名字?”

    “景远!”

    景远....景远....

    男子在心中默默的念着这两个字,怪不得找遍了整个京都都找不到叫做景远的公子。可若是早知道景远便是公主府的小姐,就是北海国的公主,他还会这么做吗?

    男子嘴角勾起自嘲的笑容,内心却十分坚定,之前做过的事无法弥补,但未来,他一定会以自己的方式护她的一世周全,甚至不惜与整个北海国为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