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80章 举国同庆
    南秦皇寿宴期间,三国使者来访,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京都内本就全城戒备森严。

    此时却在京都内发生这样猖狂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何人,却也猜测出来对方想要妄图挑拨两国关系的寓意。

    南秦皇震怒,下令全城搜索可疑刺客,宁枉杀一千,也勿纵一人的寓意明显。

    京都城内人心惶惶,城门更是派专人看守,只可进不许出,过往人员都要经过严格的筛查与盘问。城内,侍卫们轮流巡逻,见到可疑人员立刻上前盘问,视情况而抓捕。

    北海国太子在南秦国境内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南秦皇亲自设宴向北承安解释此事,并表明一定尽快查明此事,给北海国以及北海太子一个交待。

    对于北海国婢女在此次事件中救了叶婉若的事,南秦皇还特意为了表达谢意,将南秦国的珍宝--夜明紫珠赠给了北海国,同时寓意修两国之好。

    北承安倒也不含糊,反而安慰南秦皇不用将此事放在心上,好在事情没有达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北海国也断然不会因此而与南秦国心存芥蒂,产生嫌隙。

    见北承安知书达礼,南秦皇甚感安慰,两人也算是相谈甚欢。

    事情发生后,东紫萱便再也没见过尉迟景曜,即便去了王府,也被告知王爷不在府中。

    刚开始东紫萱以为尉迟景曜故意躲着她,后来才知道,尉迟景曜在忙着调查北承安遇刺的事,其余时间更是有空就往公主府跑,这让东紫萱顿时对叶婉若再次升起敌意,心中愤恨不已。

    同宁河边的耻辱还在,如今又跑来与她争抢尉迟景曜,这让东紫萱无论如何也无法装作视而不见。

    萧纤雪的死让叶婉若想了很多,抱歉的话已经来不及说出口,若不是萧纤雪在关键的时候为她挡下了致命的一剑,恐怕此时踏上黄泉之路的便是她叶婉若了。

    叶婉若想,如果她突然丧命,若是遗憾,那便是没有来得及对尉迟景曜说声再见。

    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情感,很有可能一旦放下,错过的便是一生。

    叶婉若确实答应了帮助北承安坐上君王之位,但同时,叶婉若也并不打算再压抑自己的情感,哪怕最后落得空欢喜的下场,至少曾经彼此拥有过。

    她不想到最后,像对萧纤雪一样,用一生来弥补遗憾。

    转眼间,南秦国的寿宴之日已到。

    通过迎香的讲述,叶婉若才知道,在古代皇帝的生日,被当成是节日。

    因南秦国寿辰,举国同庆,不仅为众大臣们放了三日假期,不用早朝,还禁忌血腥,不允许三日内民间屠宰,官府禁止斩杀犯人。南秦国上下不允许穿着素色服饰,必须是颜色艳丽的服装,王公百官还要按制穿官服。

    京都城内,更是用彩画、布匹等将主要官道装饰的绚丽多姿,到处歌舞升平、喜悦祥和。京都城外的各地方官府的文武百官,还要设置香案,向京都方向行大礼,祝贺皇帝万寿无疆。

    寿宴在太和殿进行,除了其他三国的太子,还有各大臣以家眷都会来此为南秦皇贺寿。

    太和殿华丽的楼阁被太和湖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宫殿依旧是古色古香的格调,金顶、红门,庄重感油然而生。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

    湖水四周,古树参天,绿树成荫,红花绿草,分外妖娆。

    此时,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睥睨天下的南秦皇,嘴角始终挂着温润的笑意,可自身所散发出来的威严也是不容小觑。

    陪同南秦皇出现的当然是如今备受宠爱的蕙嫔,一身浅兰色织锦长裙,裙裾上绣着深红色的朵朵梅花,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紧紧束住。

    三千青丝在脑后被绾成如意髻,搭配裙装还插了一支梅花白玉簪。简洁又不失清新优雅,脸上薄施粉黛,如意髻后还被插上了白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嘴角始终上扬,举止大方得体,显然已从丧子之痛中挣脱出来。

    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宫女们有条不紊的快速穿梭,才一会儿的功夫,面前的玉石桌上便摆满了各色美味佳肴。

    叶婉若曾经看过这样一则报道,说是在宴请群臣的金龙寿宴上,共有热菜二十品,冷菜二十品,汤菜四品,小菜四品,鲜果四品,瓜果、蜜饯果二十八品,点心、糕、饼等面食二十九品,共计一百零九品。

    看着面前玉桌上以鸡、鸭、鹅、猪、鹿、羊等为主的菜肴,辅以燕窝、香蕈等,顿时令叶婉若口味大增,迫不急待的想要一品美食。

    心中也终于明了,为何这么多人想要争夺皇权,在叶婉若看来,单说这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都让人无法拒绝。

    再看大殿之中,歌舞升平,衣裙飘荡;鸣钟击磬,乐声悠扬。香炉里燃起的檀香,烟雾缭绕。深深宫邸,糜烂与纸醉金迷,将人性腐朽彰显的淋漓尽致。叶婉若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也会坐在这大殿之上,成为这其中的一人。

    再看今日的叶婉若,烟罗紫色的滚纱素雪绢云形千水裙,露出如同美玉般,白皙细腻的颈项,墨玉长发一半被松松垮垮的绾成了涵烟芙蓉髻,上面插着碧玉步摇,另一半则披散披在脑后,耳朵上戴着缨络坠,流苏随着叶婉若的动作飘飘荡荡。

    眉心处悬挂着一块小巧的蓝宝石,略施粉黛,却美得不可方物。

    从未看到这样细致妆扮的叶婉若,相比素颜的冰清玉洁,此时美得更加艳丽,令人移不开眼睛。

    眸光越过舞池中摇曳的身姿,东紫萱一双阴郁的眸光一直在叶婉若身上徘徊,看着尉迟景曜的一番眸光紧锁在叶婉若的身上,东紫萱更加傲娇的挺了挺胸脯,可尉迟景曜的眸光却依旧未在她的身上瞟过半分。

    尉迟景曜的不屑一顾使东紫萱的自尊心与优越感强烈受到打击,只见她手中拿着酒杯,不断的倒入口中,仿佛只有这样,冰冷的内心才能得以缓解。

    却在这时,横伸过来一只手臂,阻拦着东紫萱的动作,沉声在她耳边说道:“少喝点,也不看看今日是什么场合?若是再出什么差错,到时候在父君面前,我和母后也保不住你!”

    东玉文的提醒令东紫萱的神色间闪过一抹不耐烦,拦开面前的手臂,径自斟满杯中的酒,冷言相对:“为什么自从那日遇到叶婉若后,哥哥你只会批评我?不再像之前那般的疼宠我?难道哥哥也被叶婉若那个狐狸精迷了心智不成?”

    东紫萱委屈的神色尽现,因为说话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使周围坐着的其他人都朝着她所在的方向瞟过来若有所思的神色。

    “告诉你多少次?不要乱说话,你当这里是东越国吗?越来越没有规矩!”

    见状,东玉文再次刻意压低了声音,厉声指责着东紫萱,全然不顾她委屈的神色。

    却没有发现,东紫萱在看向叶婉若的眸光时,却更加阴郁了几分。

    就在这时,乐声停止,舞池内摇曳的舞姿也随之纷纷朝着南秦皇福身,缓步退下。

    北承安却在这时从坐位中走出来,拿着礼单上前,交给德正业,缓身朝着南秦皇叩首,朗声说道:“北海国北承安代父君向皇上贺寿,祝皇上万寿无疆,除礼单上的进贡之外,承安还特别受父君之托为皇上带来了北海国的稀世珍宝--平安玉如意,愿南秦国与北海国,两国永修百年之好!”

    说完,无比虔诚的朝着南秦皇磕头叩首。

    “好!好!好!承安快快请起,无须如此多礼,四国永修百年之好乃是祖辈的遗训,世人皆要遵守,朕亦如此。承安回去后大可向北海君传达朕之心意,皆誓约为证!”

    南秦皇一连说出三个好字,以表此时愉悦的心情,并做出令人心安的承诺。

    不仅是北承安,就连其余两国的皇子也皆是面露喜色,只见北承安再次朝着金漆雕龙宝座上的南秦皇磕头道谢:“承安铭记皇上此言,回去后也定会如实转达,谢皇上!”

    说着,再次磕头谢恩,礼节有度的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宫殿的门外走进来几名壮汉,手中抬着一只两人多高的箱子,距离北承安几步之遥时,北承安指挥几人停下脚步,再次朝着南秦皇微微躬身。

    南秦皇虎眸微眯,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北承安便朝着那硕大的箱子走去,熟练的将绳锁解开,将箱子打开,呈现出里面所谓的平安玉如意。

    在灯光的映照下,那通体呈现绿色的玉器颜色剔透、绿色的玉石颜色分布均匀,一看便知道是上好的玉器。看来,为了博得南秦皇的好感,北海君这一次也是倾尽血本了。

    场内,众大臣们看到这玉器,纷纷互相对视,称赞的点着头,就连南秦皇看到这玉器也龙颜大悦,朗声笑了出来。

    “北海君有心了,朕很满意,代朕向你父君表达谢意!”

    南秦皇笑着向北承安开口,而北承安却依旧内敛的低眉颔首着,谦逊的回答道:“皇上喜爱便是臣等的福气,承安自会如实转达!”

    见状,南秦皇满意的点了点头。

    德正业则派人接收,再次将那平安玉如意抬了下去。

    北承安入座后,再次走出来的是西林国的太子--西瀚博,西瀚博带来的寿礼,是一副用珍珠金钱,由百名处子之身的绣女,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缝制出来的万福图。

    相比北海国别有用心的准备,西林国的礼物,倒显得略加失色,却也是花费了一番心思,南秦皇依旧含笑着让德正业收下。

    只是还不等西瀚博落坐,东紫萱已经先东玉文一步从坐位上走出来,顾不得东玉文警告的神色,东紫萱瞥向叶婉若的眸光中透出几分敌意,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