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81章 歌舞助兴
    前一秒东紫萱还在不断往口中灌着酒,后一秒人已经站在了舞池中央,待东玉文反应过来时,想再阻拦已经来不及。

    再看此时的东紫萱,一身青色印花抹胸琉璃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别有韵味,胸前的饱满更是一览无遗。

    袖口以及胸口处皆用金钱绣着繁琐的花纹,腰间坠着一串银铃铛,随着她走路的动作而发出的叮当脆响,在这寂静的宫殿之中似是奏响了不一样的乐曲。

    裙角处月白色的芍药花栩栩如生,深紫色的披帛无风自舞,三支金灿灿的雕花簪子将及腰长发挽成飞仙髻,上面斜插着一只蝴蝶流苏钗,简单别致。

    粉妆玉砌的鹅蛋脸上因为饮酒的缘故,双颊嫣红的可以滴出水来,一双清澈的眸光直摄人的心魂,眉心处画着清新淡雅的梨花,为女子的妩媚平添了几分俏皮。

    与叶婉若清新典雅的风格不同,东紫萱的美透出妖娆,美得肆意绚烂,让人忍不住想要沉迷。

    就在所有人都将眸光扫向东紫萱身上时,东紫萱没有丝毫的扭捏,反而傲娇的挺了挺胸脯,朝着南秦皇以北海国的礼数行礼道:“东越国东紫萱代父君与皇兄给皇上请安,恭祝皇上寿辰吉祥,福乐安康!另外,紫萱与哥哥带来了父君特意为皇上准备的庆寿瓷器作为贺寿之礼,还望皇上喜欢!”

    说着,只见东紫萱朝着侧过身,朝着殿外拍了拍手,便看到一名婢女端着一个托盘谨慎小心的走了进来。

    那托盘上的瓷器被人用红色绢帕遮挡,令人看不到里面盛放的所谓何物?

    就在所有人投过来不解的神色时,婢女已经走到了东紫萱的身边,东紫萱也毫不犹豫,一把将那红色绢帕掀开,露出里面所谓的贺寿瓷器。

    只见那贺寿瓷器尊方唇口,束颈丰肩,弧腹内收,足部外撇。器身上下书写了一万个不同形式的篆书“寿”字,排列繁而有序。

    一万个写法已很难凑出,又皆需写于瓷器之上,出窑无瑕,更为难得。且为了达到统一的视觉效果,不同位置的文字大小与排列间距略有不同,颇为讲究。尊形制颇大,高70厘米有余,更增加了烧制难度。

    此时这瓷器展现在众人眼前,免不了哗然一片,想来这南秦皇寿宴连得两件稀世珍宝,也算是可喜可贺之事。

    将周围艳羡以及夸赞的神色尽收眼底,东紫萱再次表现出好不傲娇的神色,缓声向南秦皇介绍着:“启禀皇上,此瓷器出自东越国宫廷技师之手,此人每件作品概不重样,且每件作品的工期长达五年至十年之久,都是经过细心凿练所致。为了制作出这贺寿瓷器给皇上,父君更是早在几年之前便吩咐准备,总算在今日能够带来南秦国,希望能够博得皇上的喜欢!”

    东紫萱的讲述就连东玉文也跟着满意的点了点头,生怕东紫萱会在这个时候任性妄为,却没想到她也懂得以大局为重,单凭这点,东玉文在看向妹妹时,眸光中的宠溺神色再次显现出来。

    “喜欢!朕喜欢的紧!看到各国君王都如此劳心劳神的为朕准备贺礼,朕甚感宽慰。东越国君有心了,代朕向东越国君表达谢意!”

    南秦国眉眼含笑的开口。

    不一会儿便看到在德正业的安排下,走上来的侍卫接过去那婢女手中的瓷器,躬身小心的走了下去。

    “谢皇上!紫萱定会一字不落的向父君转达!”

    东紫萱再次朝着南秦皇福身行礼,清脆的声音中似是透着几许顽皮。

    “素闻东越盛产美人,今日得以一见,果然如此。紫萱来到京都也有几日,不知玩得可还开心?比起东越国,南秦国可还觉得新鲜?”

    或许是东越国的贺礼令南秦皇颇为满意,竟在这众目睽睽的大殿之上,与东紫萱闲话起了家常。

    东紫萱倒也不含糊,朝着南秦皇福身行礼回答着:“南秦国作为强国,自是比东越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圣王爷带紫萱观看了不少好景致,看得紫萱都不想离开了。可皇上显然有藏私之意,明明南秦国也是美人遍地,皇上却偏爱取笑紫萱,紫萱不依!”

    看着东紫萱此时俏皮可爱的模样,南秦皇也跟着呵呵一笑,疑声反问道:“哦?究竟是什么人连紫萱公主都连连称赞,说得朕也是来了兴致,想要一睹为快!”

    听到南秦皇的话,东紫萱却并没有说出此人,而是故意卖弄的与南秦皇讨价还价着:“紫萱也早就听闻南秦国盛产才女,既然是皇上的生日当然要别出心裁才能够记忆犹新,紫萱倒有一个新玩趣,不知道皇上可同意?”

    “紫萱,不许胡闹!”

    东紫萱的话音才刚落下,还不等南秦皇回答,便看到从另一侧的位上快步走出一道俊朗飘逸的身影,三两步便走到舞池中东紫萱的身边。

    先是厉声制止了东紫萱的玩闹行为,接着又朝着南秦皇躬身行礼,歉意的开口说道:“家妹小孩子心性,还请皇上莫要怪罪!”

    对于东玉文谨慎的态度,南秦皇倒是不以为然,底气十足的声音传来:“无妨,朕倒觉得紫萱是真性情,朕很喜欢!紫萱,你倒是给朕说说这个新玩法究竟是怎么个方法?朕也学习一下你们东越是怎么贺寿的!”

    感受到南秦皇的刻意骄纵,倒是让东紫萱刚刚被东玉文压制下去的嚣张气焰,再次挑衅似的朝着东玉文挑眉示威着,嘴角勾起的笑容也是别有深意。

    只见东紫萱收回眸光,不理会东玉文神色间警告的神色,朝着南秦皇再次福身行礼道:“回皇上,紫萱认为,歌舞表演考量的本就是舞姬与乐师们之间的相互协调,可皇上寿宴之日,歌舞表演必定是提前经过排练的,倒是少了几分趣味。莫不如,现场找出一名南秦才女与紫萱配合一场歌舞表演,一来可以为皇上助兴,二来,也可以进行一场南秦与东越的友谊赛,不知皇上能否应允?”

    东紫萱终于说出心中的目的,众大臣心中都很清楚,恐怕东紫萱此番的寓意,想要为南秦皇助寿是假,借机向南秦国挑衅才是真的吧?

    作为强国,若是被一个小小的东越公主给赢了,岂不是丢尽脸面?可东紫萱当众提出来这样的要求,若说拒绝,恐怕更会惹人非议。

    此时,南秦皇面色波澜不惊,眼底却暗自涌动危险气息,虽然只是转眼间便被南秦皇隐藏在眼底。可紧握的双拳,更加证明此时南秦皇的不满。

    相比东紫萱的不知天高地厚,此时东玉文已经紧张的冷汗涔涔,南秦皇的威压东玉文感受的清楚,暗自在心中怒怼东紫萱的同时,也在祈祷着今晚可以平安度过。

    大殿之中原本愉悦的气氛也被东紫萱这么一闹,降低到了冰点。

    叶婉若抿了口摆在一旁的茶水,茶盏遮挡住了她嘴角含着的笑意,东玉文所说东紫萱还是个孩子,叶婉若也很认同。

    如此大胆的行径与低智商的行为,让叶婉若怀疑她除了胸大,究竟还有什么是值得她引以傲的。

    就在这时,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南秦皇稍微了脸色沉声开口:“好,就依紫萱公主所言,也刚好为朕助助酒兴!”

    南秦皇果然是老狐狸,亲口应下了这游戏规则,却绝口不提比赛的事。

    只是,东紫萱对此倒也并不在意,缓缓福身行礼:“谢皇上给紫萱展现才艺的机会,只是不知道皇上可否允许,这位与紫萱对弈的人定为那位才华横溢的美人姐姐?”

    南秦皇的眸光扫过台下一众大臣世家的千金,虽不一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用来对付东紫萱却绰绰有余,只是....

    听说过东紫萱与叶婉若在同宁河的相遇后,东紫萱口中所说的美人姐姐,还会是其她人吗?

    就连一向温润的尉迟景曜也猛得的将眸光射向站在舞池中间的东紫萱,直觉告诉他,东紫萱如此作为,都不过是为了叶婉若而已。

    “好,就如紫萱公主所言!”

    称呼上,由紫萱到紫萱公主的变化,足以说明此时南秦皇心中对东紫萱的厌恶。

    此时,冷汗浸透了东玉文的衣背,自知局面已无力挽回,只得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原处坐好。

    而东紫萱却仿佛真的像个懵懂无知的孩子一般,故作天真的朝着南秦皇福身道谢:“谢皇上恩典!”

    语毕,礼数周全的后退两步,接着转身朝着众大臣中走去,最后在叶婉若面前站定,笑意嫣然的看向叶婉若,装作友善的开口:“婉若姐姐,紫萱想邀请你一同为皇上助兴,婉若姐姐不会拒绝紫萱吧?”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眸光都因为东紫萱的话,转而望向叶婉若,那神色不一的眸光中,有探究、有嘲讽、惟一的共同点,似是都在等着看叶婉若的笑话。

    对于紫萱会找上自己,叶婉若并没有感到意外,也深知她做的所有铺垫,都不过是为了此刻而已。

    即便面对众人的眸光,叶婉若依旧泰然自若的放下手中的茶盏,缓缓提起头,毫无面部表情的与东紫萱对视着,毫不畏惧,这样的一幕再次在大殿之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