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82章 拜寿祝贺
    众所周知,公主府大小姐除了美貌一无是处,此时东紫萱的邀请明显就是刻意为难,想要让叶婉若出丑。

    不少世家府邸的闺阁小姐们也纷纷投过来嘲讽的眸光,京都城内无人不知,尉迟景曜的请求赐婚被这个一无是处的大小姐拒绝了。

    众位小姐在感慨尉迟景曜有眼无珠的同时,也在暗自菲薄着叶婉若的不知好歹。

    此时,东紫萱借机发难叶婉若,众位小姐们也如看戏一般,坐等着叶婉若出丑,遭到尉迟景曜的嫌弃与厌恶。

    谁知叶婉若竟浑身不觉,在迎香的搀扶下站起身,淡笑着开口纠正道:“公主真是客气了,按照年岁婉若还没行及笈之礼;按照身份,公主也说过,婉若只是个寻常百姓而已,所以这声姐姐,婉若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应下的!”

    此时,叶婉若嘴角含笑,可说出来的反驳话语却是令东紫萱面上一红。

    东紫萱如何都没想到,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叶婉若胆敢说出如此没有礼数的话语,可偏偏态度谦逊,字里行间皆是事实,令东紫萱无法借题发挥。

    “紫萱公主口中所说的美人姐姐难道就是婉若?朕的外甥女?”

    眼看着叶婉若三言两语便让东紫萱吃瘪的说不出话来,南秦皇顿时心情大好,明知故问道。

    听到南秦皇开口,东紫萱想到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眸光中透出讥讽的从叶婉若身上瞟过,嘴角勾起别有深意的笑容,转身向南秦皇躬身行礼道:“回皇上的话,正是!”

    “婉若丫头,那紫萱公主所提出来的邀请,你可愿意?”

    南秦皇转而望向叶婉若,缓声问道,语气中透出慈爱与宠溺。

    这寻问的语气分明表明了,哪怕叶婉若拒绝,南秦皇也不会为此愤怒。

    即便面对东紫萱挑衅的神色,恐怕没有一技之长的叶婉若也没有选择吧?

    就在众人都等着叶婉若妥协时,却看到叶婉若竟缓步走出座位,走到舞池中间,朝着南秦皇俯身叩首,柔声说道:“婉若给舅舅拜寿,祝舅舅仙福永享、寿与天齐;祝愿南秦国国运昌盛、百姓安居乐业、国家繁荣富强。”

    “好!还是婉若丫头最得朕意!来,为了婉若所说的百姓安居乐业,国家繁荣富强,我们君臣共同举杯,饮下这杯酒!”

    南秦皇被叶婉若说得斗志昂扬,举起金足樽,朝着站在下侧的群臣举起,众大臣也纷纷起身,齐声说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听闻南秦皇对叶婉若这个外甥女份外疼宠,今日一见,倒是令东紫萱大吃一惊。

    直到群臣落座,叶婉若再次笑意吟吟的开口:“今日是大吉之日,既然舅舅有兴致想要欣赏歌舞,那婉若也只好献丑了。”

    叶婉若的应邀令所有人大为震惊,不知道叶婉若哪来的如此勇气?暗自惊讶的同时,众人只看到叶婉若在德正业的亲自搀扶下起身,径自朝着一侧的乐师们走去,随意的挑了把琵琶,再次回到舞池中,对着东紫萱说道:“公主请恕婉若不精通舞技,只能在此给公主伴奏唱曲,还请公主不要嫌弃!”

    面前的一幕,就连东紫萱也感到诧异,关于叶婉若的传说,她听到不少,所以才会有如此勇气向叶婉若挑衅。

    此时,若是应允了叶婉若,就代表着她的舞风、节奏都会被掌握在叶婉若的手中,可若是反悔,却又显得出尔反尔,伤了东越国的名声。

    此时,东紫萱也是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尴尬的笑了笑。

    在德正业的安排下,侍卫们搬了把紫檀木椅上来,叶婉若向南秦皇微微福身后,便缓缓坐在木椅上,抱着琵琶半掩花容,微垂凤眸,芊芊玉指拨弄着琴弦。

    婉转清柔的一曲《半纱壶》如同涓涓细流,从叶婉若的指尖缓缓流出,悠扬的曲风,扣人心弦。

    再看叶婉若纤手挽春,一双细嫩的葇夷细捻轻拢,动作娴熟,若不是经过长时间的练习,根本不会弹奏起如此轻妙的曲调。

    就在众人诧异之时,叶婉若温婉的声音已经响起:

    “墨已入水 渡一池青花,

    揽五分红霞 采竹回家,

    悠悠风来 埋一地桑麻,

    一身袈裟 把相思放下,

    十里桃花 待嫁的年华,

    凤冠的珍珠 挽进头发,

    檀香拂过 玉镯弄轻纱,

    空留一盏 芽色的清茶,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 你眼中都看到,

    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怎知那浮生一片草 岁月催人老,

    风月花鸟一笑尘缘了”

    曲子弹过前奏,叶婉若便轻启朱唇,绵软的声音如同天籁一般,缓缓流入聆听者的心田,令人忍不住沉浸于这美妙绝伦的歌声之中。

    就连站在舞池中央的东紫萱也被这歌声惊呆,呆愣在原地,竟忘记了自己扬言的比试,只是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与传说中不同的叶婉若,心中满是不甘。

    终于,东紫萱回过神来,收起眸光中的愤恨,伴随着如高山流水的曲调,舞动起柔和的步子。随着她的动作,腰间坠着的银铃铛也随之叮咚作响。

    不得不承认,东紫萱的应变能力还是很强的,虽然经过短暂的失神后,却还是很快适应了曲调,伴随着曲子的顶峰,东紫萱的舞步也愈发的快起来,急速的旋转。

    青色印花抹胸琉璃裙轻轻舞动,宛如一朵娇艳的芍药悄然绽放。玉手捻起兰花指,娇柔可人的样子更显妖娆。深紫色的披帛也在东紫萱的舞动下,随风飘舞。

    交织、旋转、纷飞,被东紫萱绝美的身材将曼妙舞姿发挥的淋漓尽致。可相比东紫萱的舞姿,更加引人注意的依旧是叶婉若。

    相比在座群臣的震惊,尉迟景曜的一双眸光更是紧锁在叶婉若的身上,其中的宠溺与怜惜更是不言而喻。

    一曲终了,东紫萱也随之一舞完毕。

    只见东紫萱双手叠置腰右侧,屈膝俯身,微微垂首,踱着莲步走下舞池。

    而叶婉若也随之站起身,将手中的琵琶递还至刚刚那乐师的手中,抬步走到大殿中央,朝着南秦皇俯身。

    “好!歌舞和鸣,果然非同凡响。德正业,赏!”

    南秦皇嘴角含笑,显然对叶婉若的表现甚为满意,任谁都能看得懂,谁才是最后真正的赢家!

    本以为这场由东紫萱引起的闹剧就此结束,却没想到,东紫萱却再次朝着南秦皇行礼,朗声说道:“紫萱不想要任何奖励,紫萱斗胆,想请皇上作主为紫萱赐婚!”

    “哦?不知东越公主看中了哪位名门公子?”

    东越国虽民风相比南秦国开放,却也从没见过哪位和亲公主主动要求赐婚的,这令南秦皇眸光中再次闪过不满,沉声反问道。

    “紫萱自来到南秦国后,承蒙圣王爷关照,也同时被圣王爷的谦和所吸引,紫萱对圣王爷一见倾心,所以斗胆请求皇上为紫萱作主,将紫萱赐给圣王爷!”

    提到尉迟景曜,东紫萱的面颊上升起一抹可疑的红晕,在转身看向尉迟景曜时,还作出一副含情默默的样子,低垂的眉眼,小女儿神态十足。

    “父皇....”

    东紫萱的话音才刚落下,便看到尉迟景曜离开席位走到大殿中央,面色凝重的刚想拒绝,却被南秦皇一记冷眼射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南秦皇没有回答东紫萱的请求,却倍加和蔼的将眸光转向叶婉若,寓意分明的缓声问道:“婉若丫头,此事你怎么看?”

    东紫萱怎么也没想到,她撇下女子脸面向南秦皇请求赐婚,南秦皇不但没有应允,还反而问向叶婉若,这在东紫萱看来,这无疑是种羞辱。

    而尉迟景曜也将眸光转向叶婉若,上次大殿之上,叶婉若拒绝了他请求赐婚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此时,尉迟景曜生怕叶婉若为了拉开与他的距离,极力促成此事。

    听到东紫萱请求南秦皇赐婚,叶婉若的心中竟升起莫名的酸楚,在南秦皇反问向她时,叶婉若的眸光在东紫萱与尉迟景曜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福身行礼回答道:“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东越公主身份尊贵,婚姻大事更是马虎不得。若是王爷与东越公主两情相悦也未尝不可,可若是王爷不喜欢东越公主,恐怕也是对公主的不负责任,就连舅舅也无法向东越国交待。所以,哪怕秉持着对公主负责的原则,此事还要问圣王爷才是正确的!”

    叶婉若缓声的回答令尉迟景曜整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也同时在叶婉若的话音落下后,朝着南秦皇俯身行礼回答着:“父皇,儿臣不愿意,并且儿臣此生只钟情一人,绝不会再娶她人!”

    说着,尉迟景曜的眸光转向叶婉若,其中的痴缠缱绻令叶婉若也为之动容,面红耳赤的垂下眸光,不敢再与其对视。

    “朕的儿子中也终于出了个情种,哈哈哈!恐怕看来,景曜必定要辜负了东越公主的好意了!好了,好了,你们的事朕不管了,今日是朕的寿辰,不说朝政,不说其它,众卿开怀畅饮,莫要拘谨!”

    南秦皇大笑着朗声说道,叶婉若几人也随之行礼退下,只是东紫萱的面色已如猪肝一般难看,看向叶婉若的眸光中满是愤恨。

    当众求婚被拒,还有什么比这更加难堪的吗?若是普通人家的闺阁小姐也就罢了,可偏偏她东紫萱代表的是东越国,就连东玉文也被东紫萱莽撞的行为深感不满。

    在东紫萱落座后,东玉文忍不住冷言讥讽道:“想出风头,却被人反将一军;想先发制人,还不是被人毫不留情的拒绝?现在东越国的脸面也被你丢尽了,这种感觉可还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