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83章 害人害己
    “别以为萱儿不知道,哥哥刚刚也在暗自希望圣王爷能够同意娶了萱儿,这样哥哥便可以明目张胆的博得美人的注意了。可谁知南秦皇那老狐狸,居然敢利用我,成全他的儿子。哥哥又何必迁怒于我,如此冷言冷语的讥讽于我?不就是一个叶婉若吗?萱儿帮你得到就是了!”

    心有不甘的回到座位上,东紫萱刚饮下一杯酒,耳边便传来东玉文讥讽的声音。

    东紫萱再次独自斟满酒杯,眸光装作不经意的瞥向叶婉若,嘴角的笑意挂着精明,眸光中闪过狡黠。

    “东紫萱,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不要再自作聪明的耍小心思,这里是南秦国,以南秦皇对叶婉若的宠爱,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东玉文阴郁的声音再次响起,东紫萱淡然的收回视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凑近东玉文的耳边轻声说道:“那若是萱儿有办法给哥哥制造机会,将这不好惹的叶婉若拐回去给哥哥充盈后宫怎么样?”

    听到东紫萱的话,东玉文眸光微闪,若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东玉文不知道一见钟情究竟是怎样的感觉?但自从在同宁河见到叶婉若后,东玉文的脑海里全部是叶婉若的影子,今日再次被叶婉若的琵琶弹奏所震撼,此时听到东紫萱信誓旦旦的说词,就连东玉文也不由得为此动容。

    东紫萱在说出此话的同时,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东玉文的表情,当然也看懂了东玉文神色间的变化,嘴角的笑意更加肆意起来。

    此时,舞池中央,上百名十几岁的孩童各自组成队列表演队舞。只见他们红紫银绿,色彩斑斓,头戴玉冠,舞红绸,执锦仗,捧宝盘,场面十分热闹壮观。

    而台下,大臣们相互推杯换盏,互诉衷肠,时而评价舞池中间的表演,好不惬意。

    坐在一侧的东紫萱,自斟自饮,醉眼朦胧的样子,在看向尉迟景曜的眸光中透出毫不掩饰的依恋,而尉迟景曜对此却置若罔闻,一双眸光紧锁在叶婉若身上。

    冷眼旁观着大殿之中的情景,面对每个人眼中的迷离与宿醉,叶婉若倒是显得与之格格不入,在叶玉山耳边轻声说着什么,叶婉若便在迎香的搀扶下走出了大殿之中。

    因为南秦皇寿宴,是喜事,大殿之外也被火红的灯笼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迎香扶着叶婉若沿路缓慢的散着步,与之相比,叶婉若倒更加喜欢独自欣赏美景,总比在殿内与那些心口不一的人们,虚与委蛇来得惬意。

    在叶婉若离开后不久,东紫萱也晃晃悠悠的站起身,一手拿着酒壶,一手端起酒杯,跌跌撞撞的朝着大殿之外走去。

    直到完全脱离了众人视线之中,东紫萱这才转换了明朗的神色,哪还有醉酒的半分样子?嘴角带着复杂的笑意,快步朝着叶婉若离开的方向追去。

    不知不觉,叶婉若竟走到了御花园,以往来到御花园都是白天,此时夜晚的风景倒也是别有一番野趣。

    就在叶婉若想要寻得一处清凉地坐下休息时,不远处的凉亭中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引起了叶婉若的注意:“妹妹真是好雅兴,不留在大殿之中看表演,却寻来这里躲清净。”

    听到这声音,叶婉若诧异的望过去,便看到坐在凉亭之中那抹熟悉却更显纤细的身影,叶婉若连忙朝着凉亭中走去,惊讶的开口:“亦舒姐姐?”

    直到走进凉亭,沈亦舒的身影才逐渐清晰,一身淡黄色云烟衫逶迤拖地白色宫缎素雪绢云形千水裙,头发梳涵烟芙蓉髻,淡扫蛾眉薄粉敷面,可即便如此依旧掩饰不住她惨白的面色,以及强颜欢笑的神色。

    从未见过沈亦舒这副模样,这样的沈亦舒令叶婉若的眸光中闪现出心疼的神色,连忙上前,拉着沈亦舒的手,柔声问道:“亦舒姐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上次我去府中看你,下人却告诉我,你去了乡下养病。为何才数日未见,你便瘦了这么多?”

    “我以为,嫁给护军参领之子--田宏宇是我的命中注定,可距离大婚之日越近,我越是拼命的想要抗拒。不得不承认,虽然只是仅仅一面之缘,但景远却带给了我独一无二的情愫,甚至已经严重的超乎了我的想像。

    所以大婚之日前一晚,我以性命相逼,父亲无可奈何,便只要应允了我。因为怕田家不肯罢休,便说我得了传染性的重病,实则是将我送进宫中养伤。或许你并不知道,湘妃娘娘是我的亲姑姑,却没想到在宫中一住便是数日,让妹妹挂念是姐姐的不是!”

    沈亦舒嘴角带着苦笑的说出她这些日子以来的遭遇,在提到景远时,叶婉若的神色间明显闪过一抹不自然,尤其在听说了沈亦舒为了景远的遭遇后,更是羞愧难当。

    虽然紧握着沈亦舒的手,却低垂眼睑,仿佛生怕沈亦舒看出她的异样一般。

    只是,叶婉若并没有注意到沈亦舒在讲述经历的同时,一直在小心观察着她,包括她神色间的变化完全落入了沈亦舒的眼中。

    在接触到叶婉若神色间的变化时,沈亦舒眸光阴郁,面色陡然间变得冷厉,虽然转眼间消失不见,却依旧掩饰不住眸光中的凛冽。

    “姐姐受苦了,只是未来路还很长,姐姐也要做好打算才是!”

    短暂的沉默后,叶婉若缓声宽慰着沈亦舒,若是沈亦舒不能获得幸福,恐怕叶婉若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也无法安心。

    叶婉若的话令沈亦舒的眸光更加晦暗,几欲想要出声质问,却最终还是克刻住自己。

    却在这时,从远处再次传来阴魂不散的声音:“本公主说怎么找不到你了呢?原来躲到这里来了?咦,这又是谁?”

    话还没说完,便看到走进凉亭内酒醉半酣的东紫萱,叶婉若的眉宇间闪过一抹几不可闻厌恶,只是还不等叶婉若作出表示,东紫萱摇摇晃晃的身子径自朝着叶婉若靠近过去:“算了,是谁都没关系!叶婉若,这杯酒本公主敬你。早就听闻公主府小姐除了美貌一无是处,今日倒是让本公主受教了,本公主输得心服口服,为了表示诚意,本公主先干为敬。”

    说着,东紫萱豪爽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而后径自又为叶婉若斟满她刚刚用过的酒杯,送到叶婉若面前。

    叶婉若收回眸光,淡然的从那酒杯上扫过,没有接过酒杯,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眸光中满是清冷。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瞧不起本公主吗?”

    看到这样的一幕,东紫萱的眸光中闪过一抹不满,冷声质问道。

    “婉若不敢,只是婉若的体质不宜饮酒,还请公主见谅!”

    哪怕面对东紫萱的刻意刁难,叶婉若依旧不为所动,不卑不亢的回答着。

    “什么体质不宜饮酒?本公主偏偏不相信你的鬼话,说白了,还不是瞧不起本公主?难道南秦国的礼数就是这样的吗?今日本公主还就不信了,偏让你喝下这杯酒,看你能如何?”

    说着,提着酒杯便要朝着叶婉若的口中灌进去。

    迎香见状,连忙上前阻拦,却反被东紫萱推倒在一旁。

    “自称公主?难道你就是东越公主?”

    面前的局面显然有些混乱,沈亦舒连忙上前挡在叶婉若的身前,面向东紫萱沉声问道。

    “知道是本公主还不快让开?小心本公主去禀告皇上,治了你的罪!”

    东紫萱的语气中透出一抹不耐烦,意图想要将沈亦舒推开,冷声警告着。

    沈亦舒被推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却被眼疾手快的叶婉若扶住,而沈亦舒站稳的身体,依旧固执的将一只手拦在叶婉若身前,毫不示弱的开口:“东越公主还真是霸道蛮横,既然公主提及去禀告皇上,亦舒倒也好奇皇上究竟会如何定夺,不如我们就去找皇上作主怎么样?”

    东紫萱自知今日已经惹得了南秦皇的反感,若是再接二连三的找麻烦,恐怕就算是南秦皇也不会放过她的。

    自知理亏的东紫萱,眉宇间的戾气陡然间迸发出来,隐晦的眸光从沈亦舒以及叶婉若的身上扫过,狰狞的开口:“叶婉若,本公主真是小看你了,在大殿之上让本公主当着众人的面出丑也就罢了,此时居然还找来帮手来羞辱本公主。今日本公主若是不让你见识一下厉害,岂不是丢了东越的脸面?”

    说着,东紫萱便朝着叶婉若扑去。

    转眼之间,三人打成一团,推拉撕扯间,不知道是谁推了叶婉若,只看着叶婉若轻柔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弧度朝着池塘中落去。

    “婉若....”

    “小姐....”

    一时间,呼喊声连成片,沈亦舒想伸手去拉叶婉若,却已然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婉若的身体朝着池中落下。

    却在这时,一道身影在池塘中踏步而来,因为他的动作,池塘中被他溅起的水花荡起了层层涟漪。

    就在叶婉若即将落入水中之时,那男子已经先一步将叶婉若揽入怀中,眸光中的疼惜焦灼在叶婉若的心上。

    另一侧,东紫萱看情况不妙,急忙闪身,想从凉亭中逃离出去,以免南秦皇怪罪下来,她难逃其责。

    可谁知,走了没几步,却被人硬生生的推下了池塘之中,可恨的是她连对方的长相都没看清,便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救命....救命....”

    东紫萱的双手不断在池塘中扑腾,面容惊慌失色,已不见刚刚的算计与狰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