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84章 相思情愫
    叶婉若显然也吓坏了,感受着身体下坠的这种无力感令叶婉若心生惊慌,却在落入熟悉的怀抱中时,竟不自觉的心安了下来。

    只是一双手下意识紧紧搂住尉迟景曜的脖颈,这样主动的叶婉若,倒是让尉迟景曜有些冷厉的面容,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尉迟景曜抱着叶婉若刚刚站稳在凉亭中,沈亦舒便快步迎了上来,对着叶婉若歉意的说道:“妹妹,真是对不起,都怪姐姐刚刚没有拉住你,还好王爷及时出手救了妹妹,不然姐姐真的不知道要怎样面对妹妹了!”

    叶婉若想从尉迟景曜的怀中挣脱开,可尉迟景曜却依旧固执的不肯松开手,更是在叶婉若还没有开口答复前,冷声质问向沈亦舒:“不知道怎么面对婉若?难道是沈小姐做了什么对不起婉若的事了吗?”

    面对尉迟景曜的质问,沈亦舒略显惊慌,有些遮掩的语无伦次着:“王爷在说什么?亦舒听不懂!刚刚东越公主有意刁难,还趁机将婉若推下池塘,亦舒....亦舒没有照顾好妹妹,只是心疼婉若罢了,又谈何对不起婉若之说?王爷真会说笑!”

    “本王只是随口一说,既然沈小姐是无辜的,又何必解释?清者自清,不是吗?”

    尉迟景曜轻轻挑眉,疑声反问道。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言,沈亦舒低垂着眼睑,似是心事被看穿了一般,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不过,这一幕在叶婉若看来,却反而成了沈亦舒受了尉迟景曜的刁难,虽然不知道一向温润的尉迟景曜为何会突然针对沈亦舒,可说起来,叶婉若对沈亦舒才是真正的心存愧疚。

    大概是看出了沈亦舒此时的窘迫,叶婉若连忙为沈亦舒解释道:“沈姐姐刚刚确实有伸手拉我,只是谁也没有预料这事情的发生,没来得及罢了!沈姐姐身体不好,便早点回去歇息吧!”

    感受到叶婉若为她解围,沈亦舒抬起的眸光中透出一丝感激,也顺势点了点头,朝着尉迟景曜福身行礼:“那亦舒便告退了!”

    “既然身体不适,沈小姐便回去歇息吧!只是这宫中可不比他处,晚上一个人出行还是要多注意些才好,若是被人突然推入水中可就危险了!”

    尉迟景曜淡然的眸光从沈亦舒身上掠过,这寓意分明的提醒却是令沈亦舒浑身一僵,面色惨白的说不出话来,福身行礼的动作依旧僵持着,不敢怠慢。

    “多谢王爷提醒!”

    沈亦舒的话还没说完,却在这时,池塘中再次传来扑通一声的响动,令沈亦舒本就惨白的面容,神色间再次闪过一抹惊惶,接着耳边便传来求救的声音。

    尉迟景曜抱着叶婉若回过身,只看到两只手在水中不断的扑腾以及东紫萱略显惊慌的小脸,尉迟景曜却依旧冷着一张脸,不为所动。

    直到亲眼看着那身影快要没入水中,尉迟景曜这才开口:“子墨....”

    子墨的身影闪现,还不等跳入水中救出东紫萱,却从另一侧再次响起略显沉稳的:“五哥!”

    尉迟聪?

    尉迟景曜疑惑的望过去,沉声问道:“八弟,你怎么在这里?”

    “实不相瞒,此次突然回京,八弟便是奉了父皇之命与东越公主联姻,所以此处交给八弟来处理就好!”

    尉迟聪如实的回答,眸光落在东紫萱一点点隐没在水中的身体时,却没有一丝的担忧,反而多了几许厌恶。

    听到尉迟聪的话,尉迟景曜与叶婉若相视一眼,随之点了点头,沉声吩咐道:“子墨,告诉父皇,我先送婉若回府!”

    “是,主子!”

    子墨沉声回答,身体快速窜出去,隐没在黑夜之中。

    尉迟景曜也毫不犹豫,抱着叶婉若抬步离开,毫不理会还福身站在一旁,略显战战兢兢的沈亦舒,却在即将越过尉迟聪身边时,缓声吐出两个字:“谢谢!”

    尉迟聪嘴角升起一抹苦笑,身为皇子,上天给了无比尊贵的荣耀,同样也要承担常人所不会理解的重任,比如两国联姻。

    尉迟聪没有参与皇权争夺之中,也没有担负起皇子的重任,选择了肆意飘渺的生活,只不过惟一的交换条件便是在南秦皇需要时,尉迟聪要毫不犹豫的回来,接受安排,就比如现在。

    一直以来,操控全局的一直都是南秦皇,他明明早就安排好要将东紫萱许配给尉迟聪,却还是有意让尉迟景曜去接待,放任自流的让东紫萱对尉迟景曜产生感情,以此来巩固尉迟景曜与叶婉若的情感,却没有想过若是东紫萱嫁给尉迟聪,两人日后的朝夕相处要如何面对?

    为帝王者,一人为天,大权在握,审时度势,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心宽以容天下,胸广以纳百川,且以帝王之术着称。

    说到底,在南秦皇的心中,从始至终都在为自己心中的储君人选铺路,其他皇子皆不过是棋子而已,就算死活又与他有何甘?

    正是看透了这点,尉迟聪才会选择游历天下,长期生活在外,说到底,这又何尝不是种自保的表现,否则恐怕他也早就成为了皇权争夺的牺牲品了吧?

    看着东紫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沉入水中,尉迟聪无奈的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跳入了水中。

    ※※※

    此时,马车中的尉迟景曜始终沉着一张脸,闭目养神坐在一边,仿佛当做叶婉若不存在一般,完全已然没有了刚刚的怜惜与柔情。

    令坐在一侧的叶婉若感到浑身不自然,顿时也倔犟了起来,心生不悦,愤然的将眸光转向一边。

    好不容易熬到了公主府,叶婉若径自下车,不理会身后的尉迟景曜,摆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直到马车中的人儿离开,尉迟景曜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嘴角含笑,满是宠溺。

    回到听雨阁的叶婉若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温水澡,洗尽了周身的疲惫,叶婉若这才从浴桶中走出来,披了件睡袍,朝着屏风外的床榻上走去。

    感受到床上坐着的身影,这一望不要紧,原本应该离开的尉迟景曜却安然的坐在床边,而那位置刚好可以将屏风里的情景一览无遗。

    叶婉若的眸光中闪过一抹诧异,还不可置信的回过头,再看到尉迟景曜嘴角含笑的痞子模样,顿时心生怨怼,指着尉迟景曜:“你....你这个....”

    流氓两字还没吐出口,窗外已经响起了迎香询问的声音:“小姐,怎么了?”

    叶婉若瞪着眼尉迟景曜,刚想回话,本安然坐在床边的身影却转眼间来到了叶婉若的面前,将她抵在墙上捂住嘴巴的同时,挥灭了房间内的烛火。

    迎香本要推门走进来,却看到房间内灯火熄灭时停下了脚步,想到叶婉若可能是累了,便没有进来打扰。

    直到听到迎香的脚步声走远,叶婉若不满的将捂在嘴巴上的手拿开,毫不由于的将身前的体重推开,下意识裹紧了身上的睡袍,沉声说道:“不就是让你没有抱得美人归?摆着一张臭脸给谁看?趁现在还来得及,你还不快从你八弟手中将那美人抢过来,也好充盈你的王府!”

    “婉若,我可以认为你在吃醋吗?”

    听到叶婉若口口声声发泄的不满,尉迟景曜的眸光中闪现出惊喜,一把将叶婉若拉回到身前,控制在自己与墙壁的缝隙中,轻声问道。

    随知,叶婉若对此却嗤之以鼻,明明心中如同打番了五味杂坛一般千种滋味,却依旧倔强的将头转向一旁,嘴硬的否认着:“真是笑话,我吃什么醋?你圣王爷想娶谁还不是你的自由?别说一个东越公主,就是全天下的女子,只要你圣王爷想要,还不是....”

    话还没说完,尉迟景曜的唇瓣已经覆了上去,将叶婉若的声音吞没在无尽缠绵的吻中。

    直到叶婉若头晕脑胀的卸下了全身的力气与防备,尉迟景曜这才依依不舍的从叶婉若的唇瓣上离开,贴进她的耳边,声音沙哑的说道:“婉若,我好想你!从始至终,我想娶的都不过是一个你而已! 一生一世一双人,此生,除了你,我尉迟景曜以生命发誓绝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否则....”

    誓约还没说出口,叶婉若纤细的手指已经挡在了尉迟景曜的唇瓣上,轻声说道:“我信你!”

    缩紧怀抱中的人儿,尉迟景曜的呼吸略显局促,却依旧强烈压抑着,轻声在叶婉若的耳边诉说近日以来的相思之苦:“你这折磨人的丫头,以后不许再这样不理我,不许再无视我的存在,不许拒绝我的心意。你知道我这些日子过得有多辛苦?既然知道搅了我的好事,本王就罚你做我的王妃,一辈子不许再离开我的身边,天上人间,我绝不会放开你的手!”

    叶婉若嘴角勾起笑意,幸福的依偎在尉迟景曜的怀中,此时此刻,她不是什么北海国的公主,也没有什么无比艰巨的使命,她只是叶婉若,想要与眼前的尉迟景曜相伴一生的简单女子而已。

    本以为两人之间的一道鸿沟,只要自己放下心中的负担越过去,就没有可以阻挡他们在一起,但有时候往往事与愿违,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完全不在两人预料之中,甚至物是人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