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85章 送君千里
    听闻东紫萱溺水后,被八皇子及时救出,索性身体无碍,只是呛了几口池水而已。又传闻,东紫萱在被救出后,与仪表堂堂的八皇子暗自情愫,两人暗自互订了终身。

    就在众人对此传闻暗自猜测的时候,南秦皇一道圣旨证实了所有的传闻。

    奉天承运

    皇帝诏曰:今有朕之皇子尉迟聪人品好、重孝道、文武双全,现已成年。另有东越国公主东紫萱,正值适婚年龄,品貌端庄、秀外慧中,所以,朕下旨钦定东越公主--东紫萱为八皇子妃,择黄道吉日大婚即可,同愿共修两国百年之好!

    钦此!

    听到迎香说起时此事时,叶婉若的脑海中始终闪现出尉迟聪在看向东紫萱时,眸光中的厌恶与摒弃。

    说到底,尉迟聪与东紫萱都是可怜之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幸福,只能任人操控摆布,由此可见两人的婚姻又有多幸福?

    “在想什么?”

    刚走进听雨阁,便看到叶婉若这副失神的模样,尉迟景曜快步走过去,在身后将面前的人儿圈入怀中,轻声在她耳盼问道。

    即便两人亲也亲了,抱也抱了,但这样亲昵的动作还是令叶婉若面色一红,看向站在不远处的迎香,谁知那丫头竟早已拉上敛秋躲了起来。

    看到这样的叶婉若,尉迟景曜的眸光中再升几分怜爱,轻轻吻了吻她白皙的面颊,拉着她的葇荑坐在一旁。

    “听说....舅舅为东越公主与八皇子赐了婚?”

    叶婉若缓缓开口,不知道是为了与尉迟景曜求证?还是只是想找个人倾诉而已。

    “刚刚就是在为此事失神吗?”

    尉迟景曜没有回答,疑声反问道。

    叶婉若也不隐瞒,缓缓点了点头,站起身踱步走向荷塘,拿起一旁的鱼饵,洒向荷塘中。鱼儿们争先恐后的奔来,尽情的享受着美食,在池塘中肆意畅快的玩耍,而叶婉若的眸光中却流露出艳羡,轻声说道:“说起来,东紫萱与八皇子也是可怜之人,无法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也究竟逃脱不掉成为两国交涉的牺牲品,如此一生,果真是悲凉!”

    似是看懂了叶婉若此时显现出的落寞与寂寥,尉迟景曜的眸光中闪现出心疼,起身走向叶婉若,在身后将她圈入怀中,轻声开口:“再有一段时日,你便满15岁了,待我回来,亲自为你操办及笄之礼,过后我会向父皇请旨离开京都到封地去。到时候,你我便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曾许你的一世安宁,我从未忘记过。婉若,放心,你不是东紫萱,我也不是尉迟聪,我们绝对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未来的生活,我就算拼尽全力,也绝不会再让你置身于泥潭之中。”

    “你要去哪?”

    尉迟景曜的许诺令叶婉若为之向往,心中也在感谢一直以来尉迟景曜的不离不弃,却在意识到尉迟景曜语句中的重点,略带焦虑的问道。

    上次,尉迟景曜领旨前往歼灭锁命门,差点因此丧命,想起那件事,叶婉若还心有余悸,此时听到尉迟景曜说要离开,难免有些忧心。

    “父皇赐婚后,八弟便要与东紫萱回到东越国去下聘礼,这一路的安危,父皇当然要派人护送,却没想到东紫萱提出要求,必须要由我亲自护送才行。父皇不好拒绝,便只好答应下来。婉若,不要紧张,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我向你保证不会有事的,你只要在京都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便好。另外,子墨留给你,让我安心!”

    不知为何,听到东紫萱提出来的要求,想到东紫萱的奸诈,叶婉若心中顿生不好的预感。

    既然知道东紫萱嫁给尉迟聪的无奈,才便更加肯定此行,东紫萱一定会用尽浑身解数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圣意难为,南秦皇心意已决,任凭叶婉若如何不情愿,尉迟景曜此行都是在所难免的。

    “不,我身边有父亲,还有敛秋,子墨陪在你身边,我才安心!另外,东紫萱为人狡诈,此行必有隐患,景曜你要时刻保持警醒才行!”

    叶婉若转过身,面色谨慎的细心叮嘱着。

    尉迟景曜嘴角含笑的看着眼前如同贤惠小妻子一般的叶婉若,这种感觉倒令尉迟景曜有种想要尽快将她娶进家门的冲动,一时忍不住打趣着叶婉若:“怎么?你是怕东紫萱将你的夫君拐走了不成?”

    夫君?

    似是想到了什么,叶婉若竟一时间忘记了心中的忐忑不安,面颊微红,低眉垂首的低声反驳着:“谁答应嫁给你了?还夫君?臭美吧你!”

    说着,叶婉若竟想要挣脱尉迟景曜的怀抱,转身落跑。

    却被尉迟景曜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柔声在她耳边安慰道:“婉若,我会提高警惕,不让那东紫萱得逞。再说,有八弟在,她也不敢太过放肆。最多月余,我便会赶回来,乖乖等我回来,不要胡思乱想!”

    叶婉若点了点头,虽说如此,可内心的不安依旧强烈。

    只是叶婉若不知道的是,这强烈的预警比她猜测的后果还要严重。

    北承安与西瀚博早在南秦皇寿宴的次日便启程离开,因为东紫萱落水的事件,拖延了东玉文等人离京的时间,三日后,浩浩荡荡的仪仗队从京都出发。

    南秦皇亲自率朝中大臣在皇宫为东玉文等人践行,而叶婉若却早已等在了城外,只为临行前再与尉迟景曜见上一面。

    城外送君亭,叶婉若站在一旁,远远眺望,石桌中摆放的食盒,是叶婉若连夜向厨娘学习,亲自给尉迟景曜做的糕点。

    越是距离尉迟景曜离开的时间近一分,叶婉若心中那种不安便愈加的强烈,这让叶婉若有些不知所措,却又无能为力。

    远远的便看到仪仗队向这里行来,在公主的凤銮后面前跟着满满几大车的聘礼,如此看来,南秦皇也算是给足了东越国的脸面了。

    在看到叶婉若时,尉迟景曜的神色间明显一愣,明明昨晚已经道过别,也再三嘱咐,不让叶婉若前来相送,可此时看到叶婉若,心间还是流过一丝温暖。

    径自抬起手,制止了仪仗队的前行,尉迟景曜便快速驾着马匹朝着叶婉若奔去。

    “不是说不让你来?怎么这么不听话?”

    即便面容严肃,却还是拉过叶婉若,眸光中满是疼惜。

    “王爷有所不知,得知王爷今日离京,我们家小姐昨晚和厨娘学了整晚的糕点,王爷可千万不要辜负了我们家小姐的一片心意!”

    看着自家小姐略显委屈的神色,迎香站在一旁,连忙为叶婉若争辩道。

    瞥见石桌上的食盒,尉迟景曜顿时了然的拉过叶婉若的手,心疼的抚摸着。

    “此次出行定要小心行事,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总是忐忑难安,我....”

    想到连日来内心的忐忑,叶婉若紧住着尉迟景曜的手再次叮嘱道,似是被叶婉若紧张的情绪所感染,就连尉迟景曜都清楚感受到叶婉若指尖的颤抖。

    还不等叶婉若的话说完,尉迟景曜一把将叶婉若拥入怀中,柔声安抚着:“婉若....婉若....听我说,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你看这一路有侍卫随行,不会有事的,我也会备加小心的。你乖乖的,不要胡思乱想,等我回来就好!”

    一时之间,眼眶酸涩难忍,泪水顺着面颊无声的流淌下来,哽咽着开口:“好,我知道,你千万要注意!”

    从来没有被情感牵绊过的尉迟景曜竟突然有种不想离开的冲动,只是碍于肩负重任,尉迟景曜缩紧了怀抱后,轻吻了吻叶婉若的额头,拿起食盒转身离开。

    尉迟景曜不敢停下来,也不敢再回头,因为他害怕看到叶婉若期许的眸光后会再也没有勇气离开。

    可尉迟景曜却不知道,不久后的某一天,他会后悔此时没有留下来,或者没有带着叶婉若一同离开这是非之地。

    眼看着尉迟景曜动作迅速的上马离开,仪仗队缓缓前行,叶婉若的双眼已经被泪水模糊了视线。

    就在这时,一名婢女来到叶婉若的面前,微微福身,将手中的纸条递了过去,缓声说道:“奴婢见过叶小姐,这是我家公主让奴婢送来给叶小姐的!”

    叶婉若狐疑的朝着东紫萱的凤銮望去,当触及到东紫萱嘴角分明的笑意时,叶婉若眉心不自觉的拧紧,接过那婢女的纸条,那婢女福身便快速的跟了上去。

    直到仪仗队在眼前消失不见,叶婉若坐在回城的马车里,经过思想的斗争与内心的焦灼,终于还是打开了纸条。

    “叶婉若,不得不承认你是惟一可以称之为对手的女子。只可惜游戏有时间限制,本公主提前退场,只是抱歉,将你的圣王爷借来一用,你猜这一路山高路远,他会不会被本公主的美色所迷惑,对本公主动情呢?

    另外,南秦皇的寿辰之日,在御花园里不是本公主将你推下的池塘,不管你相信与否。叶婉若,我曾经最轻视你,此时我却最羡慕你,此生能与心爱的男子在一起,该是怎样的幸运?只可惜,命运弄人,天不随人愿!话已至此,珍重!”

    看到这纸条,叶婉若的嘴角勾起释然的笑意。

    看来,东紫萱已经对此事放下了,只是在御花园那晚,若不是东紫萱推了她?难道....

    想到那日尉迟景曜对沈亦舒针锋相对的态度,叶婉若已经不敢再想下去,心情略显沉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