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86章 私通被抓
    “景曜....景曜....”

    床榻上双眼紧闭的叶婉若,额头处布满细汗,即使在睡梦中,依旧睡得并不安稳,口中还不断唤着尉迟景曜的名字。

    直到从梦境中挣扎出来,叶婉若猛的从床榻上坐起身,梦境中的情景是那样的真实,即便醒来发现只是个梦而已,却依旧令叶婉若心有余悸。

    “小姐....又做噩梦了?”

    这时,内室的门口快速闪进一道身影,当看到叶婉若失魂落魄的样子时,眸光中闪现出心疼,快步走向圆桌前,倒了杯水,来到叶婉若身边。

    叶婉若缓缓回过神,接过敛秋水中的茶盏,微微抿了一下,声音略带沙哑的开口:“敛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刚过亥时,小姐还可以再睡一会儿!”

    敛秋接过茶盏,拿起一旁的绢帕为叶婉若轻拭着额头上的汗珠儿。

    叶婉若摇了摇头,面色微略沉重,眼眶周围的淤青也愈加明显,似是多日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反正也睡不安稳,还不如不睡了!”

    一转眼,距离尉迟景曜离开已经十日了,叶婉若每日掰着手指度日如年,从未觉得时间如此难熬。

    可令人奇怪的是,不知为何,自从尉迟景曜离开京都后,叶婉若每晚都会从噩梦中惊醒,虽然叶婉若不知道这梦境究竟在预示着什么,但内心中那种强烈不安的感觉却愈加的明显。

    “小姐,王爷走了十日,您每晚都休息不好,看您人都瘦了一大圈,这样下去身体怎能吃得消?不如待天亮了去找世医来为小姐请脉,顺便开个安神的方子!”

    敛秋试探着的问道,看着叶婉若日渐消瘦的身体,眼中满是疼惜。

    叶婉若摇了摇头,苦笑着:“我这是心病!敛秋,宫里传来景曜的消息了吗?”

    “还没有,不过已经十日了,估计王爷他们已经到了东越国,过些时日也该返程了!”

    敛秋如实的回答。

    “敛秋,虽然我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事,但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敛秋,你要答应我,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你要保护好父亲的安全,不用管我!”

    想到近日来的噩梦连连,叶婉若亲昵的拉着敛秋,不放心的叮嘱着。有些事,她怕不说,总有一日会没有机会说起。

    面对叶婉若恳求的眸光,敛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却依旧缓声安慰着:“小姐,您莫要胡思乱想,或许您最近休息不好,才会产生这种错觉。老爷与王爷都是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得到了敛秋肯定的回答,叶婉若放下心来,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切不只是错觉这么简单。

    “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透过开着的窗子,叶婉若看着窗外高高悬挂在半空中的月亮,一时感慨道。

    “小姐忘了?今日是夏历十五!”

    听到敛秋的提醒,叶婉若缓缓收回了视线,头痛感愈渐强烈,疲惫的说道:“我累了,再躺会儿!”

    敛秋细心的为叶婉若盖好蚕丝被,柔声安抚着:“小姐睡吧,敛秋就在这里陪小姐!”

    只见叶婉若缓缓闭上了眼睛,敛秋干脆席地而坐,安静的守在叶婉若床边。

    ※※※

    此时,皇宫中的御书房内,南秦皇还在批阅着奏折,尽管已经是亥时,御书房内的灯火却照得依旧通亮,伏案前略显佝偻的身影,看上去让人心疼。

    “咳....咳....”

    突然咳嗽起来,迫使南秦皇放下手中的笔,一只手握成拳放在嘴边。

    “皇上....”

    德正业从速从门走进来,当看到南秦皇剧烈的咳嗽时,德正业心上一惊,快步上前,手中端着的温茶递到南秦皇的面前,还不忘空出手安抚着南秦皇的后心。

    “皇上,已经过了亥时,龙体重要,早点歇息吧!”

    德正业刻意压低尖刻的声音,缓声劝说着。

    “德正业,今晚是谁侍寝?”

    南秦皇在暗自感慨着年岁不饶人的同时,抬手制止了德正业轻抚在他后心的动作,缓声问道。

    只见德正业缓缓退到一边,低眉颔首的回答着:“回皇上的话,今日是夏历十五,按照惯例,皇上会去皇后娘娘那里留宿,所以并没有安排其她娘娘们侍寝!”

    莫亦嫣?

    若不是今日从德正业口中提到皇后,南秦皇恐怕早就忘记了这个城府深沉的女人。

    “近来皇后如何?”

    南秦皇顺势沉声问道。

    “回皇上的话,老奴听闻皇后娘娘每日在宁贤宫中吃斋念佛,倒也算安分。”

    德正业的话音才落,窗外似是传来了笛音,声音很远!似是还带着淡淡的忧伤。

    听到远方吹来缥缈的笛声,竟令南秦皇一时之间升起一种莫名的情愫,仿佛穿过了悠悠岁月,回到当初与莫亦嫣初识的那段记忆。

    或许真的是年岁的缘故,南秦皇甚至时而在想,莫亦嫣变成今日这副样子,究竟是他看错了人?还是他害她变成这副心思深沉的模样?

    静夜的笛声,悠扬飘荡、绵延回响,仿佛这笛声中萦绕了无限的遐思与牵念,同时也令南秦皇的眸光变得迷离起来。

    只见南秦皇缓缓站起身,朝着御书房外走去,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走,去看看她知悔改没有?”

    德正业也不敢马虎,连忙跟上了南秦皇的脚步,尖细的声音朝着门外叫道:“皇上摆驾宁贤宫!”

    深夜中,南秦皇坐在步辇上,顺着笛音朝着宁贤宫前行,奇怪的是距离越近,那笛声便越是清晰,倒为南秦皇增添了几分趣味。

    到了宫门口,刚刚那萦绕耳边的笛音才确定是从宁贤宫内传来,德正业小心翼翼的扶着南秦皇走下步辇,刚要开口却被南秦皇制止:“你们留下,等在门外!”

    沉声吐出几个字,南秦皇便越过把守在宁贤宫的重重侍卫,朝着内院走去。

    刚刚推开门,一股刺鼻的酒味钻入鼻息中,令南秦皇嫌恶的皱了皱眉,本已缓和的面色陡然变得有些冷厉。

    笛声在这时也随之嘎然而止,眸光扫过前殿空无一人,还不等南秦皇抬步走进内室,里面已传来清晰的对话声。

    “嫣儿的笛技愈加娴熟,真是宛如天籁,怡人心脾!”

    “那还不是哥哥教的好?”

    “你这折磨人的小妖精,有没有想哥哥?”

    “如果不想哥哥,又怎么会传书给哥哥呢?嫣儿每日被禁足在这深宫之中,当真是无聊的要死,还好有哥哥还能时常的来陪陪嫣儿!”

    “都是哥哥不好,让嫣儿受委屈了。反正那狗皇帝也不疼嫣儿,倒不如哥哥偷偷将嫣儿带走如何?到时候我们日夜恩爱,每日缠绵,岂不快哉?”

    “哥哥又在胡说了,眼前的委屈又能算得了什么?相比儿女情长,嫣儿更加为之向往是我们的宏图大业,以及尉迟家所付出的代价!”

    “好了,好了,暂时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哥哥好不容易进宫一趟,春宵一刻值千金!”

    接着,内室里传来女子娇笑的声音,南秦皇清楚的认识到那声音来自莫亦嫣,只是这声哥哥的称呼,倒是令南秦皇的神色间闪过几抹诧异。

    脑海中快速闪过什么,却很被南秦皇否认,显然不敢相信。

    一时间,南秦皇只感觉气血翻滚,面容中透出狠戾,自身散发出来的威严正肆意叫嚣着此时南秦皇内心的愤怒。

    内室中暧昧的声音愈加明显,南秦皇也达到了暴怒的边缘,只见他猛的抬步朝着内室走去。

    眸光触及到床榻一侧圆桌上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吃食与酒水,污浊的酒气扑鼻而来,则圆桌旁的一对男女正在抵死纠缠,眼前的莫亦嫣早已不是那个端庄贤淑的皇后,肆意的坐在男子的腿上,嘴带挂着魅惑的笑容,裙装被褪到腰间,露出白玉般的美背,完全沉迷于其中,并没有发现南秦皇的到来。

    而那男子,虽然只是个侧面,南秦皇依旧认出来他便是殿阁大学士--莫成礼之子,莫亦落。

    南秦皇做梦也没想到,这莫家的兄妹俩居然私通,还大刺刺的在莫亦嫣的寝宫,依照两人的情形来看,殊不知两人的关系已经维持了多久?若不是今日碰巧来此,恐怕还不知道要被瞒到何时?

    可怜的南秦皇被戴了绿帽子还不自知,此时眼前的情况着实令南秦皇眼眶腥红,眼中杀意顿现。

    颤抖的抬起右手,指向莫亦嫣,厉声开口:“莫亦嫣你好大的胆子!”

    听到这震怒的声音,莫亦嫣猛的从情欲中惊醒,不可思议的望向突然出现在内室中的南秦皇,连忙从莫亦落的腿上起身,迅速整理好衣襟,一边朝着南秦皇扑去:“皇上....皇上....臣妾,臣妾....”

    莫亦嫣下意识的想要开口解释,却又觉得仿佛一切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面前的一幕已是最好的证明。

    还不等莫亦嫣支支吾吾的声音表述完整,南秦皇已勃然大怒,抬腿用力朝着莫亦嫣踹去,怒声大骂着:“你这贱人,居然敢背着朕私通,朕要治你的罪,朕....咳咳....”

    气急败坏的南秦皇早就被莫亦嫣气得失去了理智,只是话还没说完,便已经忍不住剧烈咳喘了起来。

    “皇上....”

    莫亦嫣惊慌的面色,刚想上前为南秦皇抚顺气息,却在这时,从莫亦嫣的身后快速闪出一道身影来到南秦皇的身后,借着南秦皇缺乏警觉能力的时候,只见莫亦落的手抬起落下时,南秦皇的身体已经软软的倒了下去,失去了知觉。

    莫亦嫣倒吸了一口气,显然被莫亦落的行为吓坏了,看着南秦皇缓缓倒下去的身体,面色苍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