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90章 先皇之死
    尉迟盛推门走进去,鼻息下萦绕着浑浊的气味,令尉迟盛忍不住皱了皱眉,当眸光触及到昏黄的烛火下,两道白花花的身体肆意纠缠在一起,随之发出亢奋的声音就连尉迟盛都不禁为之脸红。

    只是,此时更多的则是气愤,先皇尸骨未寒,莫亦嫣便做出如此苟且之事,尉迟盛只得庆幸没让李成跟进来,否则这样低俗的一面,早已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眸光中若隐若现的杀意令尉迟盛几乎要丧失了理智,右手下意识摸向腰间的匕首,一步一步的朝着床榻之上,鱼水之欢正浓的两人走去。

    “什么人?”

    还不等尉迟盛靠近,床榻上的男子已经将丝被盖在莫亦嫣的身上,自己则披着长袍,闪身落在地上的同时,床边的幔帐随着他挥起的动作,将莫亦嫣的身影藏匿于其中。

    “盛儿?”

    四目相对,眸光中浮现的只有震惊与茫然。

    “舅舅?”

    尉迟盛也随之唤出声来,只感觉脑海中有什么轰然炸开,脚步虚浮的后退了两步。

    咣的一声,尉迟盛手中的匕首落在地上,随之发出一声脆响,尉迟盛怎么也没想到,从小对他百般宠爱的舅舅就是与母亲苟且之人。

    这算什么?怎么会这样?

    “盛儿,你听舅舅说....”

    莫亦落的眸光中闪过惊慌,开口想要与尉迟盛辩解却又不知要从何说起,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尉迟盛愤怒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说什么?你可是我的亲舅舅,父皇尸骨未寒,你便与母后做出这等有悖伦理的事来?后宫虽大,却也多了捕风捉影的人,若是被人传扬,舅舅你将母后的声名置于何地?你又将盛儿这个皇上置于何地?你们....你们真是太过分了!”

    “够了!你懂什么?真正过分的是你的父皇,若不是他喜新厌旧,每日让我独守空房,坐等每日各嫔妃上门示威炫耀,坐等自己日渐衰老,又怎么会发生你眼前看到的这一幕?更何况,我只是莫家收养的养女而已,当年要不是你父皇拆散我与亦落,如今我早已是莫家的夫人,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当初强行宣我进宫的是他,得到了又不珍惜的也是他,凭什么他可以后宫佳丽,七十二嫔妃?我只是想和我心爱之人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可以?”

    听到尉迟盛的指责,莫亦嫣早已将衣裙穿好,从床帐之中走出来,冷声纠正着尉迟盛的诋毁。

    “嫣儿....”

    莫亦落开口想要制止,莫亦嫣却底气十足的抬了抬手,声音微沉的说道:“盛儿如今是一国之君,不再是小孩子,有些事也应该让他知道了!”

    莫亦落没有再说话,却将眸光落在尉迟盛的身上,见他神色间闪现痛苦,声音中带着颤抖的开口:“所以,你便不惜承受着与他苟且的污名,也要以此来报复父皇,让父皇蒙羞,成为整个南秦国的笑柄?”

    “你父皇在世时,奈我不得?如今已经驾崩,又能如何?更何况,你以为若不是你眼前的一幕,你怎会这么快且顺利的登上皇位?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自始至终,你父皇中意的储君只是尉迟景曜而已,此时,你不应该指责我,反而应该谢谢本宫给了你这一切,不是吗?”

    莫亦嫣坐在一旁,嘴边始终含笑,娓娓道出的事实却令尉迟盛更加震惊。

    不知何时,曾给予他全部关爱的母亲变成眼前这般阴狠的模样?那嘴角的笑意却令尉迟盛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反而令尉迟盛如同身置冰窟一般,浑身犯着冷意。

    这让尉迟盛恍如在梦中一般,在听到莫亦嫣语句中的重点时,更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是说,父皇是被....你们....你们....”

    “如你所想,不然你以为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发生?所以,在指责我的行为同时,你要知道,是我给了你曾经不敢想的一切,是我将你的梦境变成现实,是我这种你所不耻的行为令你成为一国之君,如此听来,你心里的愤怒是不是舒服多了?”

    莫亦嫣毫不避讳的承认令尉迟盛更为震惊,身体一晃,连忙扶在桌子上,头痛欲裂。

    那一日,莫亦落趁南秦皇咳喘之时将他打晕。

    莫亦嫣显然被莫亦落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坏了,刚想叫人,却在听到莫亦落的分析后,主动拿出深藏多年的毒药亲自给南秦皇服了下去。

    这种毒无色无味,服此毒的人如同睡着了一般,毫无痛苦的征兆,也不必担心日后留下把柄。

    实则莫亦嫣早就策划着皇陵祭祀之时,一举强迫南秦皇写下传位圣旨,谁成想命运巧合使然,一切并未朝着她想像中发展。

    在莫亦嫣的心中,这一天迟早会来临,只是或早或晚而已。

    莫亦落说的对,她与莫亦落的事已被南秦皇撞破,待南秦皇醒来,一定会治他们的罪。嫔妃私通,这可是满门抄斩、诛九族的死罪。到时候尉迟盛很可能因此受到波及,别说皇位,就连再能得到南秦皇的器重都会成为奢望。

    更何况,当时南秦皇一个人去到宁贤宫,尉迟景曜又不在宫中,正所谓的天赐良机,莫亦嫣又怎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她先是遣人通知德正业离开,又将房间内收拾干净,造成她与南秦皇同眠共枕的假象,最后才通知了尉迟盛等人,说是南秦皇病危。

    只是,南秦皇直至死,可能都没想过,他没有死在战场,没有因为国事操劳而死,没有因重病而死,而是被明媒正娶的皇后害死,其讽刺意味着实值得令人深思。

    “如今,这天下是我们母子的,你做你的皇上,我做我的太后,盛儿你只要记得,母后做什么事都是为了你好,为你而着想就够了!其它的事,母后自有分寸!”

    莫亦嫣缓缓收回思绪,淡然的眸光从尉迟盛的身早划过,闪过几不可闻的不忍,语气略显轻柔,已不似刚刚的阴戾。

    “为我好?我既已成人,朝堂之上我不能做主,凡事都要听你摆布是为我好?充盈后宫数十人,无一人是我所爱,是为我好?为什么你口口声声的为我好,在我看来只不过是借此绑架我的思维,主宰我能力的枷锁而已!我这个傀儡皇帝对你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撑在桌子上的手突然被抽回,尉迟盛猛的将眸光瞪向莫亦嫣,生冷的语气令莫亦嫣也顿时明了,沉声质问:“说到底,你如此这般还不是为了那个叶婉若?你嫌我管得太多,我可以明日起不上早朝,不干涉朝政;你说后宫都是我在安排,你可以自行做主。惟独叶婉若,想要封她为后,我绝不同意。除非,你先让任何一名妃子为你产下男婴,否则叶婉若她注定了只能是个妃子。你若是一意孤行,我倒想看看朝中的大臣听谁的?”

    “一言为定!”

    尉迟盛很清楚,即便是这样的结果,无疑已经是莫亦嫣做出最大的让步,略显疲惫的缓声吐出四个字,与此同时,毫不留恋的朝门外走去。

    只是在即将踏出最后一步时,尉迟盛微沉的话语再次低声传来:“日后这永寿宫儿臣不会再来了,母后也好自为之,莫要让儿臣蒙羞!”

    说完,房门已经被从门外重重的合上。

    哗啦....

    莫亦嫣的面容略显狰狞,抬手将桌子上的茶具全部扫在地上,随之发出刺耳的声响,却不足以平息她此时心中的怒火。

    “嫣儿,盛儿还小,还不懂你的用苦良心,终有一日他会懂的!”

    莫亦落缓步上前,轻抚在莫亦嫣的后背,缓缓才将她拉入怀中,轻声安抚着。

    “我看他明明就是被那叶婉若迷了心智,你看看他那副样子,哪还有当初听话的半分模样,这叶婉若若是真的成为这一国之母,岂不是等于将这皇位捧在了人家的面前,拱手相送?说是让他诞下皇子只是暂时的缓兵之计,我倒要看看,如今身在宫中,这叶婉若孤身一人还怎么与我斗?就算最后不能如人愿,至少我还能辅佐小太子上位,到时候我要亲手毁了这南秦国的江山!

    好在,如今朝中大臣有三分之一听我摆布,岂是他不想让我干涉朝政,我就会一无所知的吗?简直是笑话,这南秦国的江山我势在必得,挡我者,死!”

    莫亦嫣的眸光中满是杀意,这样的莫亦嫣令莫亦落更加为之心疼,缓缓抬起她的下颚,仔细的吻着,直到她的神色间柔媚如水,莫亦落这才作罢,声音沙哑的在她耳边低语:“我还是喜欢这样你!”

    说着,便抱起她,再次朝着床榻之上走去,回答他的是刻意压制的娇笑。

    带着怒意走出永寿宫的尉迟盛,尽管在仲夏,夏季里最热的时期,但尉迟盛的眸光中却隐现寒光,令等在永寿宫门口的李成几人都低眉颔首着,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耳边隐约听到如同高山远水的琴音,令尉迟盛想起了那晚叶婉若在大殿之上弹奏的琵琶曲,耳边不断回响着莫亦嫣的话,不就是个孩子吗?

    “这声音从哪里传来的?”

    尉迟盛清冷的声音响起。

    “回皇上的话,应该是景福宫,里面住着刚晋升的沈贵人,督察院左右督御史之女,据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还长得清秀....”

    李成小心翼翼的上前回答,只是不等他的话说完,尉迟盛已经不耐烦的打断,沉声开口:“今晚朕留宿景福宫!”

    对于叶婉若,封后不仅是他尉迟盛的承诺,在他眼中也是叶婉若的独一无二,因为只有皇后才是结发之妻,只是一切真的能够如愿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