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92章 决定立后
    早朝之上的尉迟盛,在当听到李成禀报,莫亦嫣带人来了养心殿后,尉迟盛匆匆从朝堂之上离开,赶往这里。

    没有人知道一路上尉迟盛迫切的心情,心中暗自祈祷着叶婉若平安无事,却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当走到养心殿门口看到这触目惊心的一幕时,尉迟盛愤怒的想要杀人。

    当爱情与亲情互相矛盾时,尉迟盛也倍感无力。

    此时,在面对莫亦嫣凛然的神色时,想到那时在永寿宫里的画面,尉迟盛的眸光再次变得阴晦,冷声开口:“母后若是闲来无事可以看看戏,赏赏景,以此来打发时间,只是这养心殿以后不用再来了,婉若自有朕来照顾,就不劳母后费心了!李成,送太后回永寿宫!”

    “是,皇上!”

    李成略显胆怯的声音响起,一个是皇上,一个是太后,岂是他这样的小角色能开罪得起的?

    尉迟盛吩咐过后,毫不犹豫的抱起叶婉若在触及到跪在一旁的桂嬷嬷时,眸光中陡现出凛冽的寒光,对着门外的侍卫再次吩咐:“来人,将这贱婢给朕拖下去,重打二十人大板!”

    “皇上!”

    莫亦嫣再次提高声调,其中的寓意更是不言而喻,桂嬷嬷是莫亦嫣的人,如此公然叫板的行为令莫亦嫣格外不满。

    “母后,婉若虽没有名分但至少还是父皇生前最疼爱的外甥女,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惹得起的。父皇尸骨未寒,这样做传扬出去,未免惹人闲话。更何况,这奴才看到朕虽然连基本的礼数都不懂,如此大胆行径当然要受罚,难道不是吗?还不将人拉出去,在等什么?”

    “老奴跪谢皇上的不杀之恩!”

    桂嬷嬷朝着尉迟盛嗑了个头,便被人带了下去。

    以桂嬷嬷的年纪,二十大板打下去,不死也扒层皮,尉迟盛如此行为,不仅与莫亦嫣彻底决裂,更是以此来警告了后宫,叶婉若不是她们所动得起的!

    淡然的收回眸光,尉迟盛抱着叶婉若大步朝着养心殿的内室走去,眸光中满是怜爱与疼惜,却并没有注意到莫亦嫣快要喷射出来的火龙,如影随形的紧紧跟在他们身后。

    缓缓,莫亦嫣这才站起身,对着紧张的不知所措的梁采梦说道:“我们走!”

    说完,一行人便离开了养心殿。

    叶婉若伤得并不重,胳膊上隐现几个青紫的疙瘩都是桂嬷嬷的杰作,尽管如此,尉迟盛还是坚持宣了太医,直到太医说无碍,尉迟盛这才放下心来。

    相比叶婉若,迎香则受伤要重一些。面颊上五指分明的印迹还尤为清晰,肿得不成样子,头发也被桂嬷嬷拉扯的乱成一团,身上更是青紫一大片。

    在为迎香擦药时,叶婉若眼眶红肿不堪,若不是有迎香,可想而知此时的她也并不好过。

    为了不让小姐担心,迎香一直在对叶婉若笑着说没关系,迎香不痛,可迎香越是如此表现,叶婉若却越加的心疼。

    意料之中的是,短时间内莫亦嫣没有再来养心殿找她麻烦,因为此事的发生,尉迟盛更是加大了养心殿的守卫力度,生怕再发生之前的情景。

    令叶婉若没想到的是,接下来,除了早朝,尉迟盛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上叶婉若,无论是御书房里批奏折?还是御花园里赏景?就连晚上也是夜夜留宿养心殿,虽然并没有逾越的行为,但却无处不透露出对叶婉若的保护。

    这一日,叶婉若还在睡梦中,此时的朝堂之上却剑拔弩张,两极分化严重,气氛极为压抑经。

    “启禀皇上,如今新帝登基,朝局稳定,为了稳定民心,皇上应该趁早立后才是!”

    这时,大臣之中走出来一名身体微胖的中年男子,此人是前锋参将曲勇捷,效忠莫亦嫣,又与护军参领--梁正祥是多年至交,只见他低眉垂首的恭敬开口。

    “关于立后,朕早有打算,本月十八,朕便打算举行册封仪式。”

    十八?五天后?这时间上显得有些仓促,可听到尉迟盛同意立后,曲勇捷眸光微闪,似是带着几分兴奋,再次开口问道:“臣斗胆请问皇上,立后的人选不知皇上选的上哪家的小姐?”

    尉迟盛清冷的眸光好似不经意的落在曲勇捷的身上,令曲勇捷的头更低了几许,缓缓,尉迟盛才沉声开口:“公主府独女叶婉若!”

    “皇上,万万不可啊!公主府手握重兵权,叶婉若封后,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啊皇上!”

    在听到尉迟盛的话后,曲勇捷直接跪了下去,语气中满是为国分忧,其实还不是应了太后莫亦嫣的要求,阻止尉迟盛封叶婉若为后?

    更何况,莫亦嫣为尉迟盛已经选了皇后,已经向人家许诺,又怎能轻易改变?

    “你的意思,朕是昏君了?”

    尉迟盛冷冽的声音响起,反问的语气令那曲勇捷身上明显一阵颤抖,惊慌的开口:“臣不敢!”

    “启禀皇上,依臣所见,叶婉若乃是公主府独女,若是封叶婉若为后,叶领侍势必效忠皇上,这对南秦国来说,无疑是喜事一桩,又何来的昏君一说?”

    另一人上前,赞同的建议颇得君心,令尉迟盛满意的点了点头。

    “皇上,切要三思啊。世人皆知尉迟景曜曾向先皇请求赐婚。若是封叶婉若为后,难免惹人非议,说皇上抢了兄弟的女人,对皇上名声有损啊!”

    “可世人也皆知,对于尉迟景曜的请求,叶婉若拒绝了。又何来的争抢之说?难道你想给皇上扣上不仁不义的罪名不成?”

    “你....皇上,老臣一心效忠皇上,不敢图有半分妄想,请皇上作主啊!”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相怼,尉迟盛冷眼旁观,心中已有了定夺。

    就在曲勇捷表完忠心的同时,尉迟盛陡然抬起手,不耐烦的开口:“好了,朕要封叶婉若为后,不仅是因为她背后公主府的兵权,还因为婉若她便是当时风靡整个京都城的景远,朕认为一国之母的人选,非婉若莫属!朕意已决,礼部着手操办吧!”

    “退朝!”

    随着李成尖细的声音传来,此事已经成为定局。

    只是站在朝堂之上的众位大臣却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当初景远的出现,成为各方势力争相巴结的对象,还有传言得景远者,得天下。

    可看到景远真面之人却寥寥无几,景远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退出人们的视线中,任凭所有人私下查探,都没有半点的消息。

    此时,从尉迟盛的口中得知,叶婉若竟然就是景远,难免令人诧异,也同时也再没有反对叶婉若成为皇后的理由。

    曲勇捷怔怔的跪在原地,本以为有莫亦嫣的保证,梁采梦成为皇后已成定局,却没想到在此时一切被推翻,在看向梁正祥的眸光中满是不甘。

    尉迟盛下朝时,叶婉若早已起床,被人带到御花园中等着尉迟盛用早膳。

    这段时间的接触下来,叶婉若在看出来尉迟盛对他的保护时,已没有了当初对他的抗拒,反而感谢他一直以来的关照。

    坐在御花园中的凉亭内,想着不知道此时身处何处的尉迟景曜过得好不好?一时之间竟有些失神。

    尉迟盛远远的便看到叶婉若的身影,在朝堂之上的所有怒意在看到叶婉若时,瞬间化为所有的柔情,脚下的步子也跟着加快了几分。

    “在想什么?”

    尉迟盛的声音突然在身后想起,叶婉若吓了一跳,面色一白连忙站起身。

    “吓到你了?下次朕注意!”

    眸光触及到叶婉若略显惊慌的模样,刚想站起身向尉迟盛行礼,却被尉迟盛按在原处,一边亲自为叶婉若盛粥,一边轻声缓声再次开口:“以后饿了可以先用早膳,不用刻意等朕!”

    “没关系,本来也无事可做,不觉得饿!”

    接过尉迟盛手中的粥,叶婉若轻声回答。

    而尉迟盛已坐到了叶婉若的对面,宫女上前,为尉迟盛盛满粥后,恭敬的摆在面前,然后退了下去。

    “很快你就会忙了!”

    想到还有五日,叶婉若便会成为他的皇后,尉迟盛的眸光中竟隐隐有些期待。

    “什么?”

    叶婉若咽下口中的粥,不明所以的看向尉迟盛。

    “五日后,朕将为你举行册封大典,你的寝宫还在筹建中,大婚后你依旧随朕住在养心殿,接下来礼部会有很多事来烦你,当然不会觉得闲了!”

    砰....

    尉迟盛的话音才刚落下,叶婉若只觉得浑身绵软无力,手上拿着的玉碗也随之落在地上,发出清脆 的响动。

    滚烫的粥洒了叶婉若一身,迎香连忙上前为叶婉若擦拭干净,叶婉若失神的连忙站起身,朝着尉迟盛抱歉的开口:“婉若身体不适想先行回去休息了!”

    “也好,迎香照顾好你们家小姐!”

    尉迟盛掩去眸光中失落的神色,缓声开口。

    “是,皇上!”

    随着迎香的话落,叶婉若朝着尉迟盛福了福身,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只有她知道,此时浑身无力的只能依靠着迎香的步子前行,心中似是有什么正一点一点的啃噬着她的心,眼泪即将夺眶而出,却依旧隐忍着。

    身后,尉迟盛那道缱绻依恋的眸光随着叶婉若离开,双拳不由得握紧。

    婉若,就算你不爱我又何妨?今生,你只能是我尉迟盛的女人!

    一路离开御花园,在走回养心殿的途中,叶婉若与迎面一身黑色劲装的男子相遇,那熟悉的面容令男子一窒,刻意垂下眼睑想要尽快离开。

    却没想到,就在与男子擦肩而过时,暗自神伤的叶婉若突然开口,与身边的男子确认着:“离疏?”

    听到这声音,男子没有回过身,清冷的声音反问道:“这位小主认识我?”

    这样的回答令叶婉若浑身一震,他真的叫离疏?脑海中回想着那一日萧纤雪死在她面前的场景,她一直不愿意面对的现实,在此刻都于得到了验证,令叶婉若有些不知所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