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93章 意图谋反
    今日,尉迟盛遣人去请离疏,说是有要事相商,离疏没想到在这皇宫中竟遇到了‘熟人’,那日回去后,离疏对自己所产生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很意外,可他记忆中却对叶婉若没有丝毫的印象。不知为什么,只要想到叶婉若,离疏的心口就会隐隐作痛。

    最近一直在忙着五洲国复兴的事,便没顾得上叶婉若,离疏没想到今日会碰巧再次相遇。

    那日他毫不避讳的说出自己的身份,叶婉若全部听进了耳中,尉迟盛如今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只以为他是为了浮灵宫的老宫主洗清冤屈,若是此时知道了离疏的身份,别说什么复兴?就是浮灵宫在今后也会备受朝廷打压。

    此时,离疏虽然语气温润,可藏于袖中的两只手已经悄悄握紧,若此时不是最好的时机,他一定毫不犹豫的会上去遏制住叶婉若的下颚,将一切的秘密都随着叶婉若的死而消除一切危胁。

    与此同时,叶婉若也是心乱如麻,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那晚的那个杀人魔头不过与离疏长得有几分相似而已,如今残忍的现实告诉他,眼前的这个人果然就是离疏,可他既然承认他是离疏,又为何不与她相认呢?

    叶婉若缓缓转身走到离疏的面前,看着面前的男子熟悉的轮廓,与之前的邪魅妖娆相比,眼前的离疏更加清冷,浑身上下散发着王者的气息。

    一身黑色劲装遮掩了他之前所有的柔媚,却令他看上去更加神秘,神色间透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才短短不过月余的时间,一个人的气质怎么会发生如此变化?叶婉若眉心微拧,眸光中闪过一丝不解。

    看着眼前的叶婉若,离疏竟有种想要抬手为她抚平眉心的冲动,若不是离疏强烈压抑,他早就这么做了。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似乎每次见到眼前这个女人都会有种失去分寸的感觉,她的一举一动,会让离疏情不自禁的为之心痛。对于离疏的身份来说,他不允许自己有一丝的把柄与牵绊,他生怕早晚有一日会因为眼前这个女子而令他放弃所有。

    眸光中的杀意隐现,还不等离疏动手,只见叶婉若径自从袖袋中拿出一条项链,黑色的挂绳上拴着一块隐隐透出寒光的水晶,叶婉若将这项链呈现在离疏的面前,缓声问道:“你还记得这条水晶项链吗?”

    “这是我的项链?可又为何会在你的手中?”

    看着那项链,离疏不自觉的摸向脖颈间,眸光微闪,不解的问道。

    难怪他在云桐山庄醒来时,感觉脖颈间空荡荡的一片,虽然记忆中并没有这条项链的出现,可为何潜意识里便认定了他就是这项链的主人?

    “当初你离开京都前和我说,从你记事开始,这个东西就一直戴在你的身上,虽然你不知道这东西代表着什么,但你听你爷爷说它能保佑人平安,带来好运。所以把这个东西送给我,希望你不在京都的时候,我可以平安无事!难道这些你都不记得了?”

    叶婉若将当初离疏离开京都时所说的话,完整的复述了一遍,可当触及到离疏那懵懂的神色后,叶婉若终于相信,在离疏的世界已经不记得了她的存在。

    虽然,不知道这段时间在离疏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在叶婉若的心中却隐隐升起不好的预感。

    “爷爷?我根本没有爷爷,你在胡说些什么?”

    说起爷爷,离疏冷声否认着。

    叶婉若愣在原地,若不是这些都是她亲身经历,恐怕真的会以为自己此时身处梦境之中,至于离疏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叶婉若无从知晓,自此后恐怕再不会有交集。

    只见叶婉若伸手将项链放在离疏的手中,刻意压低声音,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也认出了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样子,但你既然回来,便可以物归原主了!至此离别,之前的我从未见过人,愿各自珍重!”

    语毕,叶婉若便转身大步离开。

    叶婉若深知,谈天与离疏还有慕寒都是背影复杂的人,如今再见离疏能够在宫中自由进出,只能说他得到尉迟盛的特许,两人之间达成了某方面的共识。

    对此,叶婉若并不感兴趣。

    事实上便是,离疏杀了给予她生命,名义上的母亲,单凭这一点,叶婉若与离疏便不能再如以往一般,再见面时,即使不会拔刀相见,也只会是路人甲乙而已。

    叶婉若的话令离疏的心口忍不住的一阵绞痛,疼的他面色惨白,下意识转过身看到叶婉若坚决的背影,离疏只感觉内心深处,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正离他远去。

    虽然这种感觉莫名其妙,却又是那么真实的存在,只是离疏看不到的是,眉心处的红点在此时变得异常妖艳,似在什么要迫不急待的冲出禁制一般。

    回到养心殿,叶婉若坐立难安,想到尉迟盛所说的五日后的册封,叶婉若便心神不宁。

    迎香从殿外端着粥走进来,便看到叶婉若在房间中不断徘徊、踌躇莫展的样子,眸光中闪过一抹心疼,走到叶婉若面前轻声说道:“小姐,早上您也没吃什么东西,先喝点粥吧!”

    “迎香,尉迟盛的话你也听到了,我怎么还吃得下?”

    叶婉若索性坐在一边,眉心微微拧紧,不知如何是好?

    “小姐,您胃里什么都没有,怎么有精力想办法啊?再说,就算最后无济可施,那我们还可以逃跑啊!”

    迎香略显天真的回答,竟令叶婉若一时之间哭笑不得。

    若说逃跑,她怎么会没想过?只是,这皇宫之中守卫森严,自从莫亦嫣来闹过之后,养心殿的守卫也增添了许多,再则尉迟盛每晚留宿养心殿,要说逃跑哪里会有这么简单?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叶婉若的面前,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人,叶婉若朝着迎香示意着,迎香便识趣的走了出去,将房门关好。

    “公主!”

    男子恭敬的朝着叶婉若行礼。

    “这是宫中,虎威将军如此冒险来与我相见,是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北承安那边....?”

    叶婉若本来就因为册封一事而烦心,此时虎威将军的出现,更是令叶婉若没由来的一阵烦心,语气不好的问道,只是话没说完便听到虎威将军径自打断她的话开口说道:“不是殿下,臣是想提醒公主,大婚前一日是绝佳的逃跑机会,到时候臣会准时在亥时出现,带领公主离开!”

    按说以北海国利用她留下来做细作的身份,自然会希望她能够留在宫中,方便接应。所以,虎威将军的如此行为,坚决不会是北海君的指令,想到虎威将军如此冒险的要带自己离开,叶婉若的神色间闪过一抹感激。

    眸光中随之透出希冀,只是想到宫中的守卫,却难掩心中的失落,喃喃自语道:“养心殿把守森严,说要逃离皇宫哪里会那么简单?”

    “臣自会安排好一切,另外城效外的老宅子还空着,离开皇宫后,我们先去老宅再做打算!臣先去安排,公主在此期间切莫轻举妄动,四日后的亥时,臣自会准时出现!”

    虎威将军将早做好的准备说给叶婉若听,不等叶婉若回答,虎威将军的身影已经再次消失在大殿之中。

    自从得知叶婉若便是景远后,虎威将军便切断了所有与北海国的一切联系,虽然背叛国家等于是逃兵无异,但相对来说,没有景远当初的搭救,他早已命丧南秦国,哪还会有如今的自己?

    这一次,哪怕倾付性命,也要将叶婉若从这重重保护的皇宫中救出去。

    虎威将军的眸光中透出坚定,想到四日后说不定会有一场恶战,几个闪身已经消失在原地。

    叶婉若坐在原处思绪流转,父亲已经离京半月余,却丝毫没有消息传来,景曜那里更是生死不明。此时,她只能依靠自己,即使能够顺利从这皇宫中逃离,未来的路也是千波万折,尉迟盛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莫亦嫣更不会。

    想到萧纤雪死后,叶婉若曾发誓要帮助北承安坐上君王之位,若是她从皇宫中离开,北承安那里又该如何?看来,在离开这里之前,她还有很多事要做!

    “迎香,尉迟盛在哪里?”

    思及于此,叶婉若沉声问道。

    “还在御花园,好似与离疏有什么要事相商!”

    迎香缓缓回答着,将从宫女们听来的消息如实的禀告着。

    “带上尉迟盛最喜欢吃的糕点,我们去御书房等他!”

    虽然不知道自家小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迎香还是乖巧的答应着,转身离开去准备。

    宫中尉迟盛身边的人都知道皇上对这位叶小姐的宠爱,除了早朝,尉迟盛将她带在身边更是司空见惯的事,所以进入御书房倒也没费什么力气。

    翻翻找找后,叶婉若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便又带着迎香离开,回到养心殿。

    当晚,尉迟盛没有回来养心殿休息,叶婉若整晚睡得也并不安稳,梦中的尉迟盛疾言厉色的质问她为何要背叛他?还狠狠的遏制住她的脖子,就在她感觉呼吸一窒,猛然从梦中惊醒。

    睁开眼睛则发现尉迟盛坐在她面前,眸光平静,没有了以往的疼爱,反而增添了几许冰冷,眼眶下的淤青,预示他整晚未眠,这样的尉迟盛令叶婉若心上一惊,连忙坐起身。

    “做噩梦了吗?”

    听到尉迟盛的问寻,叶婉若没有回答,径自点了点头。

    “难道不应该是美梦吗?”

    “什么意思?”

    尉迟盛阴阳怪气的模样令叶婉若警觉的疑声问道,眸光中满是不解。

    “朕接到消息,尉迟景曜在去往边疆的路上被人救走,怎么?感到很诧异吗?更重要的是,救走尉迟景曜的人正是叶领侍,你的父亲,我的姑丈。要说叶领侍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如今还在宫中,他却全然不顾你的安危,赶去救那个庶人,如今军机营的侍卫门皆听叶领侍的调遣,在城外与朕对峙,意图谋反,如今还在不断扩张兵力,婉若,你说朕要如何治他们的罪才好呢?”

    似乎看出来叶婉若眸光中闪过的诧异,尉迟盛缓缓将叶婉若的下颚抬起,让她与自己对视着,神色间显现出愠怒,眸光中的火焰透出狠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