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94章 两军对峙
    “老爷让我带话给小姐,说是让小姐千万要保重,国与家之间,先有国才有家,所以他此行别无选择,让小姐等他回来!”

    此时的叶婉若脑海中不断回想着迎香曾向她转达叶玉山留下的这句话,当时还觉得一头雾水,直到此刻,叶婉若也真正参透其中的意思。

    尉迟盛委派叶玉山去皇陵,任尉迟盛怎么都不会想到,叶玉山竟然会不顾叶婉若的安危,转而去救尉迟景曜,这一仗着实打得尉迟盛措手不及。

    虽说国与家之间,先有国才有家,此事无异。但要说尉迟景曜如今想要推翻尉迟盛,也是难于登天,到时候很可能是两败俱伤,渔翁得利。

    至于这渔翁是谁?不用想也知道,当然是与尉迟盛来往频繁的离疏,只怕尉迟盛此时还不知道离疏的真正用意。

    看着叶婉若怔神,尉迟盛抬起她下颚的动作加重了几分,痛感传来,叶婉若转转回过神来,与尉迟盛对视着,眸光中却波澜不惊。

    “怎么?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很开心?朕信任姑丈,让他送父皇去皇陵,朕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利用朕的信任,举兵谋反。战场对面,有你心爱的人,你的父亲,他们全然不顾你的安危?这样的他们还值得你去留恋吗?除了朕,还有谁视你为珍宝?”

    尉迟盛低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满是不甘与怨愤,似是恨不得要将面前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丢出去,眼不见心为净,可内心深处的不舍终于还是占据他理智。

    “信任?皇上遣父亲去皇陵,难道不是想趁机得到我吗?如今你所说的利用,只不过是你没想到父亲会营救景曜而已。婉若只是一普通女子,不懂得大仁大义,但至少婉若知道,当初若是景曜继位,他绝对不会向自己的手足兄弟下毒手。”

    叶婉若冷声回答,直指尉迟盛的用心与手段,眸光中的嫌恶与厌弃令尉迟盛眸光中强忍住的怒意再次爆发出来,手上的动作更加用力几分。

    “景曜,景曜,叫得如此亲切,难道在你眼里,朕就这么不如他吗?叶婉若,你给朕看清楚了,眼前站在你面前的是我尉迟盛,你所说的不过是幻想而已,不会在现实中真实存在。尉迟景曜他意图谋反已经被朕贬为了庶人,如今他是逃犯,罪加一等,就算他现在对朕示威又如何?朕会亲自将他捉拿回来,到时候,朕要看着你跪在朕的面前,向他求情,朕要砍了他的头,让你亲眼看见他死在你的面前,朕要断了你所有对他的念想。叶婉若,这辈子你注定只能是我尉迟盛的女人,别再心存妄想,朕的耐心也是有限的,不要一次一次向朕挑衅,朕能宠你入骨,也能对你弃如敝履!”

    说着,尉迟盛一把将叶婉若甩向了另一侧,动作中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显然被气得不轻。

    随之,叶婉若的身体毫无征兆的朝着一侧倒去,下颚处被尉迟盛用力的动作,捏的通红一片,身体倒在床榻上,眸光中是极力隐忍的泪水。

    昨晚城防兵告急,称城外有大批人马集结,经过调查才得知,原来是叶玉山在去往边疆的途中救下了尉迟景曜,军机营所有兵力井然有序的在城外,似是随时准备蓄势待发一般。

    尉迟盛召集几名重臣,连夜商谈应对方案,几人皆是建议将叶婉若做为筹码交谈,尉迟盛态度坚决的否定,耗费了整晚的时间,却依旧未果。

    直到寅时,几个大臣告退,尉迟盛又连夜见了离疏,如今京都城人心惶惶,京都内能调用的兵力有限,除了禁卫军以及城防兵以外,城外的兵力没有办法调遣,军机营又向来听命于叶玉山,大敌当前,足以想像尉迟盛此时的焦灼。

    尉迟盛坦言希望离疏能够帮助尉迟盛度过眼前的难关,离疏当然没有理由拒绝,还提议趁此机会,排除太后莫亦嫣在朝中安插的眼线,尉迟盛表示认同。

    得到了离疏的保证,尉迟盛终于放下心来,可此事却终难令他平息内心的怒火,刚于离疏谈完,便迫不急待来到了养心殿。

    不得不承认,他害怕,大敌当前,他害怕的不是失去皇位,而是担心那个养心殿里的小女人会突然消失不见,他在心里告诉自己,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当看到叶婉若从梦中惊醒,看见他时提防的样子,尉迟盛终于忍无可忍的发泄了内心的怒火,可又曾知晓,伤害的又何尝不是他自己?

    叶婉若没有起身,任凭万丈青丝遮挡住了她的面容,尉迟盛却已然从床榻上站起身,冷声说道:“五日后的婚期依旧,你就好好呆在养心殿等着做你的皇后,那叛贼再怎么也想不到,兵临城前,朕还有精力娶了他最心爱的女人,到时候消息传给他,你觉得他还是朕的对手吗?叶婉若收起你的小心思,别逼朕对你动手!”

    语毕,尉迟盛毫不犹豫的从养心殿离开,留下的只是那决绝的背影。

    听到尉迟盛说起景曜与父亲如今正在城外,叶婉若更加坚定了逃跑的决心。

    接下来的京都城处于人心惶惶之中,百姓们听说了要打仗,每天连门都不敢出,各家大门紧闭,商铺也不再开门做生意,生怕伤及自己。宫中的侍卫也几乎全部抽离设在京都城的城门上,惟一守卫森严的只有养心殿。

    从迎香口中得知,慕寒死了,先皇过世后,莫亦嫣便将慕寒藏身于她的密室之中,命人没日没夜的折磨她,所有极刑全部加注在慕寒身上,以此来发泄当初慕寒对她的算计,终于慕寒还是受不住,咬舌自尽了。

    莫亦嫣对外只是宣称,慕寒因为终日思念先皇,最后郁郁而终,却没有人曾看到慕寒那一身惨不忍睹的伤痕。

    听到了慕寒的名字令叶婉若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谈天与离疏,不知道慕寒在两人之间扮演着什么着的角色,只是想到慕寒相性命却终究还是没能扳倒莫亦嫣,心中难免凄凉。

    如今离疏与尉迟盛来往密切,看来慕寒的位置应该由离疏来取代了,以尉迟盛的愚蠢,恐怕南秦国将会面临着被覆灭的危险。

    深夜,距离皇宫外不远的乱葬岗,两名小太监推着摆放尸体的车缓缓走近,表情中面露厌恶的神色,略显惊慌的看着周围满是尸体的场景。

    “扔在这里就行了,这地方阴森森的,看着吓人!”

    “怕什么?虽然没了那玩意,你大小不也是半个男人?真是的,看你那胆小的样子!”

    虽然另一句太监嘴硬,装做不在意,但在这炎炎夏日感受到阴嗖嗖的冷风,也难免令他心生胆寒,两人快速将木板车上的尸体扔在一旁,推着车便快步离开,仿佛身后有恶鬼在追他们一般。

    就在两名小太监的身影消失后,从不远处走近一名男子,身着夜行服,戴着面具,眸光掠过那一地的尸体,终于还是找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影。

    男子迈着略显沉重的步伐走过去,将女子身上盖着的草垫掀起,露出里面毫无生机的慕寒,眸光触到她的身体上所露出的地方,满是各种伤痕,一看就是用过重刑的结果。

    触及到这些,男子的神色间露出痛苦的神色,紧紧的将慕寒抱入怀中,慕寒的身体已经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令男子的深眸更沉了几分。

    “寒儿,天哥对不起你!你放心,今日莫亦嫣在你身上所加注的痛苦,来日天哥必定为你讨回。”

    此时,谈天的眸光中满是冷冽与阴鸷。语毕,便毫不犹豫的抱起慕寒,转身迈步离开。

    ※※※

    接下来的两日,尉迟盛每日奔走于皇宫与城门之间,没有再回到养心殿休息。

    对于这场战事,他料定了尉迟景曜不敢强攻,不只因为这宫中有叶婉若,还有这京都城内的百姓,尉迟景曜不可能不顾及。

    而这京都城,因为是历代皇帝的盘踞地,当初筑建之时,便设计巧妙,易守难攻,尉迟盛料定,就算给尉迟景曜插个翅膀,他也翻不出多大的浪来。

    更何况,离疏说得有道理,虽然他所掌控的兵力少,但他却处于优势,可以趁夜晚视线不好,对方放松警惕时主动出击。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主动出击,抓了尉迟景曜与叶玉山,其余的虾兵蟹将还不乖乖束手就擒?离疏如此说自然有自己的思量,而尉迟盛却不知道,还夸赞离疏好谋略。

    可谁知,想像很美好,现实很残忍,离疏首战便失败,不仅中了对方的圈套,还受了重伤。离疏带出去的人全军覆灭,若不是离疏功力好,强忍着到了城门前才昏迷,恐怕如今也是个未知数了。如今被尉迟盛安排养在宫中,其他事也只得再从长计议。

    深夜,皇宫中,距离御书房最近的宫殿内,床榻上躺着一名满头是汗的男子,尽管面色苍白,可那冷冽的面容中却透出无尽的柔媚之色。

    若不是他下巴上隐隐冒出青葱的胡茬,似乎没有人能认为他是名男子。

    男子睡得十分不安稳,似乎梦到了什么可怕的梦境,眉心紧锁,浑身几乎要被汗水所浸湿,画面中的一男一女所上演的一幕尤为真实,令他沉浸于其中无法自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