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95章 梦中觉醒
    “这位公子,我家老头子请你过去喝茶,请随我来吧!”

    “我想我并不认识你家老爷,你一定是认错人了!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不出来,你还有两下子!虽然动作并不规范,但还是有那么点意思!”

    “管他规不规范,只要能对付了你,就是好招式。警告你,别再跟着我,我是男人只喜欢美娇娥,还请兄台不要表错了情!”

    “景公子,我们这是要去 哪里?”

    “去死!”

    “原来公子喜欢这个游戏,好刺激哦!”

    “行了,离疏别装了,你就算真的喜欢男人,也躲不过那小丫头的,你忘了你爷爷对你的警告了吗?所以,别想拿我当挡箭牌!”

    “景公子,你说话这么直白有朋友吗?”

    “要朋友何用?我只需要红颜知已!”

    “你是谁?光天化日敢闯进本小姐的闺房,难道是嫌命太长了不成?请尽快离开,否则就别怪本小姐不客气了!”

    “婉婉这副样子好让人伤心啊!难道婉婉就不在看在之前在翰墨轩我为婉婉挡下罪责的恩情吗?如今婉婉这是要与我划清界线,相忘旧情了吗?”

    “公子这是认错人了吗?婉若乃是闺阁小姐,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何来与公子的旧情?公子再这番胡言乱语,休怪婉若叫下人绑了公子去衙门说个清楚了!”

    “为何如今女儿身的婉婉要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呢?这倒让我怀念起那个温润且翩翩有礼的景远。”

    “婉婉,这是我最后一次以这种方式进门,等我回来时,我要光明正大的从公主府大门走进来!”

    “那样最好!”

    “从我记事开始,这个东西就一直戴在我的身上,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代表着什么,但老头子说它能保佑人平安,带来好运。现在我把这个送给你,希望我不在,你可以平安的等我回来!”

    “本想解决了那北海国太子,再来一一送你们上路,谁让你如此不知好歹,偏要来挑衅我的底线,我也只能先送你走了!不过,放心,很快他们也会下去陪你的!”

    “离疏?”

    “这是我的项链?可又为何会在你的手中?”

    “我知道你也认出了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样子,但你既然回来,便可以物归原主了!至此离别,之前的我从未见过人,愿各自珍重!”

    泪水在男子的眼角滴落下来,可男子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只觉得心口处如针扎一般的疼痛,几乎快要让他窒息。

    直到梦中的画面落幕,窒息感席卷着梦中的男子的每一寸细胞,只见男子猛的坐起身来,瞪大的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手捂着胸口,面露痛苦的神色。

    “婉婉,是婉婉!我居然会想要杀了婉婉?”

    半晌,男子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懊恼的不断捶打着自己的头,痛恨自己怎么会忘记了叶婉若?

    离疏只顾着沉浸在梦境中,却没有注意到他眉心处的红点随着他恢复了记忆竟全然消失不见。

    脑海里再次回忆起云桐山庄的一幕,看来这一次老头子让他去云桐山庄,名义上是代他去探望老友,实则是想要切乱他与叶婉若的全部联系,想到谈天的用意,离疏的双拳不由得握紧。再想到自己差一点亲手杀了亲爱的女子,心中更加后悔不已。

    什么五洲国的遗孤,这样的身份他根本就不稀罕,也不想继统什么大业,为曾经愚蠢的名义上的祖辈沉冤昭雪,尤其在他得知谈天对他的利用后,更加愤怒的想要毁灭这一切。

    看到周围的环境布置,离疏想起之前受伤的经过,此时他惟一想做的事就是找到叶婉若,想到上次在宫中见到她,离疏不由自主的想要保护她,想要带她逃离这水深火热的皇宫。

    思及于此,离疏缓缓坐起身,套上黑色的长袍,拿出袖袋中的玉瓶倒出来两粒药丸吞了下去,抬步朝着门外走去。

    ※※※

    虽是两军对峙,但宫中此时却是一派热闹的场面,礼部依照尉迟盛的吩咐布置着皇宫,虽然战事告急,但尉迟盛却依旧不想委屈了叶婉若,想要给他一个盛大的婚礼。

    距离大婚之日还有两日,莫亦嫣得知如今两军对垒的局面,也听闻了尉迟盛的处理态度,在看到宫中大红色的布置后,顿时恼怒。

    尉迟盛才刚登基,根基尚不稳定,尉迟盛又一而再的为叶婉若打破常理,逆天而行。

    莫亦嫣与莫亦落商定后,终于决定不能再任尉迟盛这样任性而为下去,还是尊重群臣的意见,先将叶婉若绑了,作为筹码再去与尉迟景曜商谈。

    这晚,叶婉若才用过晚膳,便听到养心殿的门被敲响,以及刻意压低的声音:“妹妹,在吗?”

    熟悉的声音令叶婉若震惊,朝着迎香示意着,迎香便小心的上前,将等在门外,略显谨慎的沈亦舒迎了进来,令迎香更加震惊的是,守在门口的守卫竟不知何时全都消失不见。

    “小姐,门外的守卫都不见了!”

    迎香率先开口,向叶婉若禀报着。

    叶婉若下意识将眸光转向沈亦舒,只见她身着宫缎素雪绢裙,外面披着暗花细丝的银色披风,披风上的帽子将她的面容完全遮挡,却依旧可以看出她这一身宫中的贵气打扮。

    “姐姐你这是....”

    叶婉若自知守卫消失不见皆是沈亦舒所为,却不懂她为何会这身打扮,为何又会在此时出现在宫里?难道.....

    尽管心中已经有了大胆的猜测,但叶婉若还是忍不住向沈亦舒求证着。

    “先别说话,时间有限,你和你的婢女先将这两身衣服换上,我送你们离开皇宫,再晚就来不及了!”

    沈亦舒将帽子打开,将披风中捧着的两身夜行装放在桌子上,语气急迫的催促叶婉若与迎香换上衣服。

    叶婉若与迎香面面相觑着,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沈亦舒这么急切?更何况,与虎威将军约好的时间还有两日,沈亦舒的突然出现令叶婉若再次升起不好的预感。

    “我的好妹妹你还在这里愣什么神啊?我听闻,太后娘娘要将你绑了,以此为筹码与圣王爷谈条件,若是谈不拢,你性命危在旦夕;就算最后双方达成一致,你以为以太后娘娘对你的恨意,还能让你活着回到圣王爷身边?快点,如今皇宫内大部分兵力都分散到城门上,我好不容易才支开那些守卫,等他们回来,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沈亦舒见叶婉若不为所动,只得耐着性子将从莫亦嫣处听到的事情原委与叶婉若讲清楚。

    语毕,不由分说的便拿起那两身夜行装,将叶婉若与迎香推至屏风后面,却没有人注意到沈亦舒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戾与嘴角复杂的笑意。

    黑夜中,一行三道身影快速在皇宫中穿梭,眸光所触及到的地方全部被大红色的锦缎、绒毯所覆盖,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两日后的册封大典所准备的。看到这些,沈亦舒的眸光则更深了几分。

    叶婉若与迎香,一身黑色夜行装几乎与这夜色快要融为一体,好在一路总算畅通无阻。

    大概城外战事紧急,这皇宫之中巡逻的侍卫也是寥寥无几,有沈亦舒引路,也都轻松避过。看到沈亦舒对这皇宫之中的路径如此熟悉,叶婉若的眸光中闪过一抹诧异。

    虽说湘妃娘娘是沈亦舒的亲姑姑,但如今先皇驾崩,嫔妃们也都被莫亦嫣安排了去处,或陪葬,或出家,或守陵,又怎么会把之前碍眼的情敌放在身边呢?

    更何况,皇宫重地,就算湘妃娘娘在时,沈亦舒来到皇宫中也只能呆在湘妃的寝宫中,哪会允许她乱跑?若是冲撞了哪位小主,那可便是杀头的死罪。

    再看沈亦舒的身着打扮,叶婉若心中已有了答案,看向沈亦舒时,眉宇间带着一抹疑惑。

    似是看出了叶婉若神色间的迟疑,沈亦舒一边拉着叶婉若快步前行,一边轻声解释道:“先皇驾崩新帝继位,太后娘娘要求各世家大臣们将女们送入宫中参加选秀,而我也未能幸免,被选为了贵人。”

    要说沈亦舒也是命运多舛,若不是遇到了景远,说不定她也会如许多千金小姐一般,寻得一门当户对的世家子弟嫁过去,如此了却一生。

    此时听到沈亦舒略显无奈的语气,叶婉若心中对沈亦舒的愧疚则更加重了几分。

    “真是难为姐姐了!”

    叶婉若由衷的说道,语气中满是心疼与怜惜,却使沈亦舒拉着叶婉若的动作更加用力了几分,低声开口:“人各有命,我认了便是!今日一别,恐怕再没有机会与妹妹相见,妹妹要多保重才是!一会儿姐姐将你送至奉天门,那里自有人会带你出宫,我还要及时赶回去,以免引起别人的怀疑,路上妹妹还要多加小心才是!”

    听到沈亦舒说起这些,叶婉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就算能够顺利离开皇宫,真正的艰难也不过才开始而已,未来的路就连叶婉若都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什么人?”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两人的对话惊动了巡逻的侍卫?还是三人略显凌乱的脚步时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距离不远的位置,略显凌冽的声音传来,令三人的面色一慌,一时间心跳加速,纷纷弯腰隐藏在树丛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