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96章 过往情仇
    静谧的空气中,除了偶有晚风吹过,没有一丝响动,就连巡逻侍卫都快要怀疑自己之前所听到的声音是错觉了。

    尽便如此,京都城内此时是特殊时期,巡逻侍卫还是提高了警觉,轻轻拔出长剑,冷厉的声音再次响起:“再不出来,我就动手了!”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我!”

    沈亦舒轻声说出几个字,便从另一侧闪了出去。

    叶婉若拉着迎香躲在另一侧,刻意压低了身体,生怕再生枝节。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沈亦舒略显不满的声音响起,接着便响起了巡逻侍卫恭敬的声音传来:“属下给沈良媛请安,属下正在巡逻,听到有脚步声便过来看看,不知道深夜沈良媛怎么会一个人到这紫苏河来?”

    “本宫睡不着,出来走走!你来的正好,快去帮本宫找找婢女,说是让她去给本宫取个扇子,怎么去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兴许是迷路了也说不定,你们快去帮本宫将那丫头找回来!”

    “是,属下这就带人去找!沈良媛别着急!”

    那带头的侍卫说完话,便带着一众侍卫原路离开,直到他们厚重的盔甲传来的声音逐渐消失,留下沈亦舒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显然也被这突然出现的侍卫吓得不轻。

    “出来吧,我们快走,一会儿他们回来,就无法脱身了!”

    沈亦舒唤出藏身于一旁的叶婉若与迎香,再次朝着奉天门快步走去。

    通过了拱形门洞,便看到绵长的回廊尽头,是灰筒瓦绿琉璃瓦剪边顶,上面隐约可以看到三个大字‘奉天门’。皇宫的通道中,奉天门相对来说是最为偏僻的位置,所以对叶婉若来说,相对也比较安全。

    在回廊的三面是高大的箭楼,在古代,城门与城楼的雄伟壮丽的外观显示着城池的威严和民族的风采。

    但同时也是一种防御建筑,城门、城楼之间城墙相连,既有军事防御作用,又有城市防洪功能,形成古城一道坚固的屏障。

    三人踏入回廊的同时,回廊的门被人从外面关上,厚重的声音传来,令叶婉若与迎香这才猛的回过头来,瞥见沈亦舒站在回廊处,纹丝未动。

    最重要的是,她嘴角毫不掩饰的笑意以及眼中肆意狂妄的样子,顿时令叶婉若升起不好的预感,却依旧故作镇定的唤道:“姐姐....”

    啪啪

    沈亦舒合掌拍了两下,清脆的声音传来。

    与此同时,头顶的三面环形箭楼里便传来训练有序的声音,迎香拉了拉叶婉若,朝着上面望去,眼中闪过惊慌:“小姐....”

    抬眼望去,刚刚还空荡荡的箭楼里此时黑压压的一片,弓箭手们个个调整好角度,握着手中的弓箭,摆出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叶婉若眸光清冷,收回视线后,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沈亦舒,不解的问道:“姐姐,你这是....”

    “姐姐?呵呵....亦舒倒是有件事想请教,不知此时,亦舒是应该叫你一声婉若妹妹?还是唤你一声景公子呢?”

    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变得鬼魅,同时也击打在叶婉若的心上,令她的眸光中闪过诧异,原来,她已经知道了,景远就是她!

    叶婉若的沉默令沈亦舒眸光中的怒火更加肆意,一边向叶婉若走近,一边讥讽的再次开口:“怎么?我知道你就是景远的身份,很意外吗?亦舒倒是很好奇,毁了我的人生,叶婉若你的心里难道没有一丝愧疚吗?午夜梦回时,难道你就不会做恶梦吗?”

    “我说一直都有,你会信吗?”

    沈亦舒靠近,面容略显狰狞,似是想要将眼前的叶婉若千刀万剐了一般。

    在听到叶婉若的回答后,沈亦舒的眸光陡然变得冷戾,喉咙中随之发出扭曲的声音:“叶婉若,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骗吗?你有那么多机会和我解释这是场误会,可是你没有。你眼看着我对景远的情感越陷越深,你眼看着我爱着景远却要嫁给另一个男子,你都无动于衷,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的愧疚我丝毫都感觉不到?”

    “我一直苦恼怎么开口和你说起此事,但在听到你即将嫁人后,我以为你嫁给了别人,自然就会放下对景远的执念,谁曾想,你竟然会在大婚前一晚悔婚!”

    叶婉若确实有过很多次冲动想要告诉沈亦舒,景远的真实身份,可当得知沈亦舒很快便要大婚时,叶婉若想,或许不知道对沈亦舒来说才是更好的。

    但这一切在沈亦舒看来,都是叶婉若对这段友谊不忠诚的表现。

    “我沈亦舒从小自命不凡,心比天高,可这一切在遇到女扮男装的你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我主动向你示好,第一次真心结交一个朋友,然而你是怎么对我的?

    大婚前一日,五皇子封王大典,晴儿公主让我带她去御花园玩耍,却不曾想,那一日会成为我的恶梦。我听到了你和太子殿下的对话,这才知道,原来我珍视的好友竟然就是我心中一直爱着的男子,那种被欺骗的感觉对我来说,是种羞辱,你可曾体会到那样的感觉?

    不,你当然不会懂!你整日被围绕在光环之下,南秦国两名优秀的男子都倾心于你,先皇是最疼宠你的舅舅,你又怎么会懂得这种感受?”

    沈亦舒嘴角挂着自嘲的笑意,终于说出心中郁结的伤口究竟是何时开始的。

    “原来,那么早,你就知道了我是景远?可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你将这一切都埋在心底,就为了此时将我置于死地?”

    沈亦舒变了!

    曾经即便有些小刁钻、小任性的大小姐,却完全没有胆量害人。此时,仇恨已经蒙蔽了她的双眼,她所受到的屈辱与委屈,这些都要加倍的重演在叶婉若的身上。

    她变得固执且歇斯底里,而这一切,都是她叶婉若造成的,此时的叶婉若除了震惊还带着深深的内疚。

    两人以往的姐妹情深也如同过眼云烟一般,只是瞬间的功夫,便消失不见。

    “大殿之上,你出尽风头,面对圣王爷的求婚,你当场拒绝,你可知台下一众千金小姐的眼中满是艳羡的神色?当时,我就在想,为何我就要任由命运摆布,接受父母的安排?而你却仿佛这一切都没发生一样?我要报复,我要让你为你所做过的事付出代价,所以当晚我以性命相逼,终于令我父亲妥协。我一直在等机会,等一个可以将你置于万劫不复的深渊的机会。

    那晚先皇寿辰,在御花园与你相遇,面对那刁蛮公主的纠缠,我趁乱将你推了下去。可笑的是,你居然以为那是场意外,倒是圣王爷的出现,不仅救了你,也看出来我的用心。第一次做这样的事,那晚我彻夜失眠,双手颤抖个不停。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先皇驾崩,新帝登基。我自知皇上对你余情未了,必定在这个时候会不惜一切手段的得到你,所以我便求了父亲,将我送到了皇上的身边。

    进宫一段时间,皇上每天奔波于养心殿与御书房,根本没有去过任何嫔妃的宫中过夜。直到有一晚,皇上突然来到了我的景福宫,我明知你住在养心殿,皇上却在这时愿意来到我的身边,即便我并不爱他,但我却在他身上尝到了报复的快感。那几日我们夜夜笙歌,缱绻缠绵,可我知道他也不爱我。后来,因为太后去了养心殿后,他便没来过我的景福宫,听说他日日将你带在身边,疼爱的不得了。

    那一刻,我愤怒的想要吞噬一切。叶婉若,我沈亦舒究竟有哪一点是比不上你的。当初,你玩弄了我的感情,现在又与我争宠,在你心里,我就这么好欺负是吗?今早去给太后请安,得知她想要对你动手,我知道这是我的机会。我故意将你引来这里,就是为了将你彻底从我的世界中清除掉。还有一点,你大概还不知道,我已经怀了皇上的骨肉,用不了多久,就会给皇上诞下龙嗣,而你,也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遗忘。”

    说着,沈亦舒将紧紧围在其中的披风打开,双手慈爱的抚上小腹,尽管此时还平坦,但那里着实已经在孕育着一个鲜活的小生命。

    没有人知道,在得知这消息时,沈亦舒喜极而泣,在她心中,任何扳倒叶婉若的机会,她沈亦舒都不会放过。

    这低沉的话语字字句句敲打在叶婉若的心上,原本,那么早,沈亦舒便有了害她的心,更是不顾一切的进宫,成为尉迟盛的女人,只为了报复她的欺瞒。

    一时间,叶婉若竟突然觉得,面前这一切是那么的可笑。

    “难道你就不怕我死以后,你对皇上无法交待吗?”

    沉默了片刻后,叶婉若缓缓问出心中的疑问,嘴角带着自嘲的笑意。

    “怕,我当然怕!只是,叶婉若你深夜想要带着婢女逃跑,弓箭手误以为是尉迟景曜派来打探情况的刺客,便误杀了你,你觉得这样的理由怎么样?如今皇宫急缺兵力,你觉得皇上他会为了你,而杀光这里所有的人吗?至于我,我会说,我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更何况我怀了龙嗣,还能被怎样呢?所以,叶婉若你就安心的去吧!黄泉路处,你们主仆两人也好有个伴!”

    面对叶婉若提出来的质疑,沈亦舒早就想好的对策,想到之前的屈辱与委屈终于在这一刻全部都会得以宣泄,沈亦舒的眸光中闪现出几分兴奋。

    只见她轻轻抬起手,所有的弓箭手都拉开紧绷的弓弦,对着立于回廊中的两人,蓄势待发。在这寂静的夜里,如同死神的邀请一般,令叶婉若与迎香紧绷着的神经,不寒而栗。

    沈亦舒最后向叶婉若绽放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抬起的手猛的挥下,一时间箭雨划破夜空,朝着叶婉若呼啸而来,凛凛寒光中透出杀气,生生灼痛了叶婉若的眼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