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97章 命悬一线
    “小姐....”

    千钧一发之时,叶婉若只感觉身体遭到猛烈的撞击,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迎香推到另一侧的墙壁上。

    随之,迎香的身体将叶婉若紧紧护在其中,任由叶婉若如何挣扎,迎香依旧坚毅的不为所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射向两人的箭雨,全部刺中在迎香的身体上。

    刺痛感传来,迎香只是微微皱眉,却依旧强忍着痛意,朝着叶婉若努力微笑着,直到鲜血从迎香的口中喷涌而出,叶婉若的泪水早已浸湿了面颊。

    “迎香....”

    叶婉若略显颤抖的声音传来,而迎香却依旧笑着,缓缓伸过手,尽管每移动一下,背上被贯穿的箭伤都会加剧一分疼痛,但迎香那看似单薄的身体却依旧固执的为叶婉若拭去面颊上的泪水。

    面前的一幕令沈亦舒瞪大了双眼,神色间满是不可思议,看多了趋炎附势的人,此时面对迎香如此忠诚的仆从,就连沈亦舒都不敢相信。

    看到沈亦舒猛然抬起的手,蓄势待发的弓箭手们在接收到指令后,便停下了放箭的动作。

    “迎香,我带你走,带你离开这里,你再坚持一下!”

    叶婉若想要抱住迎香,可迎香背上的箭伤令叶婉若无从下手,只得用尽用力抱着迎香的腰部,想要挪动脚下的步子,却步步艰难。

    “小姐,迎香....不行了,小姐不要管迎香,快跑....迎香不能再陪在小姐身边了,小姐要好好活着。小姐....迎香....迎香好舍不得....”

    迎香虚弱的声音传来,只是这简短的两句话,像是用尽了迎香全部的力气,话音刚落下,迎香的身体已经在叶婉若的怀抱中缓缓下滑,同时眼角的泪水似乎宣泄了她此时的不甘。

    叶婉若紧紧搂着迎香,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迎香一点一点失去所有的生命体征。叶婉若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而迎香则侧卧在她的怀中,双眼紧闭。

    “迎香....”

    近乎于悲愤的声音从叶婉若的口中咆哮出来,泪水再一次模糊了她的视线。

    ‘啪...啪...啪...’

    响亮的巴掌声传来,在这寂静的夜里尤为清晰,只见沈亦舒短暂的诧异过后,便抬起脚步,朝着叶婉若走去,当触及到迎香惨死的样子时,装作惋惜的摇了摇头,邪魅的开口:“好一出主仆情深的戏码!只可惜,没有了婢女的保护,如今的你岂不如刀板上的鱼肉任我宰割了?哈哈哈,叶婉若,你可曾想过,你也会有今天?”

    “要杀就杀,费什么话?只是,沈亦舒,杀了我你就会心安吗?你曾经的屈辱感就会不复存在了吗?你错了,你只会因此承受千倍百倍的愧疚滋味,你只会夜不能寐,整日整夜都不得安宁,因为你的痛苦全部都是你自己的臆想,你想像中的假象敌才是你的心魔,你只会更痛苦,直到死去!”

    曾经,心中所有对沈亦舒的愧疚都因为迎香的死而消失殆尽,她沈亦舒可以对她使用各种卑劣的手段,但她叶婉若绝不允许沈亦舒伤害身边的人。

    叶婉若仇恨的眸光,因为刚刚的怒吼而使嗓音变得沙哑,所有的话语就如同咒语一般,字字击打在沈亦舒脆弱的心上,令她莫名的升起惊慌:“闭嘴,叶婉若,我沈亦舒之所以能变成这副样子还不是拜你所赐?我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一定会死在我前面,所以,你已经没有机会看到我的痛苦的了!去死吧,叶婉若,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说着,沈亦舒再次退离叶婉若的身边,眸光危险的眯起,再次挥动起衣袖。

    只见叶婉若缓缓闭上了眼睛,若这就是她叶婉若此生的宿命,她认!

    几十只冷箭朝着叶婉若再次席卷而来,就在这时,一道黑影隐藏在夜色中,身体如同子弹一般,快速的翻转前行,一圈下来,手中握紧了全部的箭支。

    还不等弓箭手们再次拉起弓箭射出去的时候,那黑影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冷声吐出四个字:“自不量力!”

    接着,便看到他原地旋转360度,刚刚手中握着的箭雨竟以不可思议的弧度,朝着原路返回。

    弓箭手们显然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局面发生,刚想躲避已然来不及,只能看着那箭雨从半空中飞来,硬生生的刺破了他们的心脏。

    身体没有传来想像中的疼痛感,耳边只能隐约听到不断呼啸的风声以及那低沉的话语。

    叶婉若猛的睁开眼睛,当看到站在不远处那道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身影时,眼中满是诧异,是离疏?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救了她,难道他不是应该借此机会置她于此地才对吗?

    原来,醒来后的离疏离开大殿,走出不远,便看到三人从养心殿走出来。一路小心翼翼的朝着西边走去。

    尽管叶婉若穿着夜行服,但离疏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她,不知为什么,离疏心升不好的预感,脚步不受控制的紧跟着几人身后走去。

    只是不凑巧的是,被沈亦舒三言两语打发的巡逻侍卫却被离疏遇见,离疏本就身受重伤,又躲避不及。虽然离疏是当今皇上的贵客,可这大晚上在这嫔妃众多的皇宫中走动,难免惹人非议。

    带头侍卫想要将离疏送回大殿休息,眼看着叶婉若几人的身影即将在眼前消失,避不得已,离疏只得动手解决了几名侍卫,同时还将尸体不留痕迹的推进了紫苏河里,以免被人发现。

    当离疏来到奉天门时,看着奉天门紧闭,刚想抬步离开,却在这时听到叶婉若那声嘶力竭的声音,离疏自知出了事,便顾不得身上的伤,当机立断的冲了进来。

    此时,只见站在不远处的离疏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月光照在那匕首上,随之发出令人胆寒的冷光,离疏拿着手中的匕首直指沈亦舒,冷声开口:“说吧,趁本公子心情好,让你选一种死法!”

    “真是大言不惭,在本宫看来,该做出选择的是你吧?你名义上辅佐皇上独揽大权,清除异己,可你却觊觎着这个狐狸精的美色,做出对不起皇上的事,你认为皇上会饶了你?别做梦了,还是乖乖受死吧!”

    看着那匕首指向自己,说不慌张是假的,只是面前情况危机,沈亦舒也自是故作镇定的沉声分析道,语气中的运筹帷幄让人无法质疑,可内心的忐忑已经被她颤抖的双手表现在淋漓尽致。

    “你才是笑话,你明知道你们皇上喜欢婉若,还来这里布局杀她,你觉得你还能独善其身?我这样做,皇上只会嘉奖我才对,不是吗?”

    离疏嘴角勾起邪魅的笑意,提到尉迟盛以及面前的离疏,沈亦舒面露惊慌,身体下意识向后移动着,为自己争取着逃跑的机会:“你认为,你手中的匕首能够快过我的弓箭手?”

    “就凭你仅剩的这几名虾兵蟹将也想留住我?我倒真的有些好奇究竟是他们的箭快?还是我手中的匕首快了!”

    离疏轻巧的语气,任谁都无法怀疑他手中匕首的分量。

    就在沈亦舒不知所措时,另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不要杀她!”

    离疏诧异的侧眸看着叶婉若,墙上的烛火照着她惨白的脸,却透着异样的坚决:“之前确实是我有错在先,我女扮男装欺骗了她的感情,让她深陷泥潭无法自拔,这是我欠她的,但请不要杀她!”

    叶婉若的话,沈亦舒显然没想到,而离疏也微微怔神,短暂的沉默过后,离疏收回手中的匕首,对着叶婉若说道:“好,听你的!婉若,我们走!”

    只见离疏走过去,毫不犹豫的抱起被叶婉若紧紧抱着的迎香,两人朝着距离不远处的宫门走去。

    而在两人身后的沈亦舒却停下了脚步,对着箭楼上仅仅存活下来的几名弓箭手做着预备的手式,弓箭手们已经瞄准了叶婉若与离疏后心的位置,只看着沈亦舒的眸光中闪过凛冽的寒光后,再次挥手,零星的几名箭雨已经朝着两人射过去。

    听到身后传来的响动后,离疏连忙卸下手中迎香的尸体,一把将叶婉若搂在怀中,几个闪身躲过,手中的匕首同时朝着沈亦舒射过去。

    那匕首快速在半空中穿梭,还没等沈亦舒回过神来时,匕首已经以迅雷而不及掩耳的速度,没入她的胸口,只见沈亦舒的身体无意识的向后倒去,眼睛瞪大,直到死,她都想不通这么远的距离离疏是怎么做到的?

    与此同时,离疏揽着冷清秋的身体,快速朝着奉天门奔去,眼看着只有几步之遥,一支箭雨划破夜空,紧紧的刺入离疏心口的位置。

    叶婉若只听到冷箭刺破肉体的声音,再侧过眼睑时,瞥见离疏心脏的位置已经被长箭洞穿了心脏,最重要的是,那箭头隐泛绿光,这箭....有毒!

    而离疏的动作却丝毫都未停留,动作迅速的将门打开,一把将叶婉若推了出去,沉声吐出两个字:“快走....”

    叶婉若下意识的转过身,不断摇头,只看见离疏站在门的另一侧,双手死死的把住门边,身后零星的箭雨再次呼啸而来,全部刺中离疏的身体,泪水已经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浸湿了面颊。

    当眸光触及到离疏那被刺穿的胸口旁一道清晰的疤痕时,叶婉若震惊的抬起头,撞入离疏宠溺的眸光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