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98章 否极泰来
    叶婉若记得,当初她从普华寺回来中毒后昏迷不醒,还差点丧命,当她醒来时,她清楚的记得菱香告诉过她,是一个至阴之人的心头血作为药引才从鬼门关前将她救了回来。

    虽然叶婉若也算有惊无险,但对于那位至阴之人却全然没有消息,对方就便个迷一般,没有再出现过。

    这个问题曾经困扰过叶婉若好一段时间,此时看到离疏胸口的疤痕,这惊人的一幕,令叶婉若有些不知所措。

    “离疏,你就是....至阴之人?”

    叶婉若诧异的问出口,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婉婉,对不起,我之前迷了心智,还差点失手伤了你。我从来不稀罕什么五洲国的君主之位,也不想要什么可笑的清白,我只想陪在你身边就好。可....老头子他设计控制了我的心神,让我完全忘了你,还给我制造了未知的假象,如今面对这一切,我恨不得在你面前以死谢罪。婉婉,想到你的身体里流淌着我的血,我就心满意足了。只是,遗憾的是,我已经不能陪你走下去了。所以,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尉迟景曜,他可以保护你,快走!”

    离疏娓娓道来这段时间他的经历,眸光中满是愧疚之色,说到最后,伸出一只手,猛的将叶婉若的身体推后,毫不犹豫的便要关上这宫门。

    “不要,离疏....我们一起走好不好?不要关门,离疏....”

    叶婉若连忙上前,即便用尽全力也没能阻止离疏的动作,回答她的,只是离疏那惨白的脸上无比温馨的笑容。

    任由叶婉若如何敲门,可那厚重的宫门都再无声息传来,突然心脏的位置猛的停滞一秒,叶婉若眼眶中的泪水更加肆意了起来。

    叶婉若只顾着伤心难过,却没有注意到,就在这时,一条小蛇从宫门的缝隙处钻了出来,朝着远方快速的蠕动着身体。

    “什么人?”

    就在这时,或许是叶婉若不断拍打着宫门的声音惊动了皇宫周围巡逻的侍卫,远处传来厚重的盔甲以及冷厉的声音。

    侍卫的声音拉回了叶婉若的思绪,虽然仅仅一门之隔,却阻挡了她与迎香、离疏之间的生死距离,她不能让他们白死,也不能令他们失望。

    思及于此,叶婉若不顾一切的朝着远处奔去。

    “站住!”

    叶婉若好不容易才逃出来,还因此牺牲了两人的性命,又怎会那么听话的停下来?若是再落到尉迟盛的手中,再想找机会逃出来已经是不可能了。

    至于虎威将军,养心殿里没有她的身影,他自然会想到她已经离开了皇宫。

    此时出现在皇宫周围本就诡异,再加上此时不顾一切逃跑的叶婉若,侍卫们更加坚定了心中的猜忌,连忙快步追了过去。

    叶婉若用力全力的奔跑,看到路口就进,想要甩掉身后穷追不舍的几名侍卫。可没跑出多远,叶婉若便后悔了,原本方向感就不好,过入这七转八拐的小路后,更加迷失了方向。

    身后穷追不舍的声音越来越近,就在叶婉若站看着眼前的死胡同不知道所措时,突然在叶婉若的身后伸过来一只手臂,握着她的肩膀,两道身影快速的融入这黑夜之中。

    叶婉若只感觉身体被动的不断前行,直到确定了周围的安全后,带着叶婉若离开的身影这才停了下来,还不等叶婉若看清他是谁,便看到他朝着叶婉若躬身行礼道:“见过叶小姐,请原谅子墨刚刚的冒犯,情况危机,子墨避不得已!”

    “子墨?”

    叶婉若诧异的开口,或许因为激动,声音微微上挑,直到意识到此时的境困后,这才后知后觉的赶紧捂住嘴巴。

    “是,叶小姐!主子派我在皇宫附近暗中观察,却没想到碰到了叶小姐,主子知道一定会很开心的!”

    子墨有条不紊的回答,令叶婉若的喜出望外的急迫问道:“景曜也在这京都城里?景曜他还好吗?”

    “叶小姐不必担心,主子如今还好,只是尉迟盛那个卑鄙小人在押解主子去往边疆的路上设计想要害死主子,幸好叶领侍及时赶到。如今京都城内处处危机,此地不宜久留,叶小姐,我这就带您去见主子!”

    说着,子墨带着叶婉若轻车熟路的在夜色中不断穿梭。

    一柱香的时间,当叶婉若站在公主府书房的门口时,叶婉若这才想到,原来叶玉山带着尉迟景曜藏身于公主府的密道里,推开书房的门,熟悉的场景令叶婉若一时间感慨万千。

    曾经的过往一幕一幕还在眼前,尤为清晰,不管是勾心斗角还是争权夺利,却没有哪一刻,叶婉若感觉自己比此时更加的孤独。

    抬步来到书架前,扭动按钮,隐藏在书房中的通道再次打开,子墨率先走进去为叶婉若领路,随着两人身影的消失,石门再次缓缓关闭。

    此时的密道里,比以往更为不同,每隔几米远的距离都会留有专人把守,足以证明此时京都城内剑拔弩张的氛围。

    子墨走进去,朝着其中一名侍卫,冷声问道:“主子呢?”

    “圣王爷与叶领侍在密室!”

    那侍卫如此的回答,话音刚落下,子墨已经带着叶婉若朝着不远处的密室走去。

    每距离尉迟景曜近一步,叶婉若的心便激动的不能自已,这一晚对她来说才真正经历过了死里逃生,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随她远去,那种强烈的无力感令叶婉若无所适从。

    幸运的是她遇到了子墨,否则现在的她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也说不定。

    思续间,两人已来到其中一间密室前,子墨站在密室门口,恭敬的沉声说道:“主子,叶小姐她....”

    “婉若怎么了?”

    子墨的话还没说完,密室的门已经先一步被打开,从里面快速闪出来两道身影,面容上带着同样的惊慌与急切。

    当看到站在密室外那一抹略显狼狈的身影时,两人同时一愣,短暂停顿后,尉迟景曜大步上前,一把将叶婉若紧紧拥入怀中:“婉若!”

    “景曜,爹爹,迎香和离疏他们为了救我出来....全都死了!”

    叶婉若哽咽的声音传来,想到那如恶梦一般的情景,泪水再次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

    “他们的仇,我尉迟景曜一定会为他们报,婉若不要伤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进去再说!”

    说着,尉迟景曜揽着叶婉若,朝着里间的密室走去,而叶玉山也紧跟其后。

    走进密室便看到玉案上放着一张皇宫中的地图,上面有守卫的地方被特殊标注,看来是早有准备。

    叶婉若详细的将这段时间以来在宫中的见闻全部说给两人听,叶婉若的话音落下后,叶玉山不断踱步的沉思了片刻,这才面色凝重的开口:“看来,尉迟盛真的将全部的兵力都加注在城门上,但估计过了今晚,宫里会加强守卫的。而且婉若消失,尉迟盛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京都城很快就会戒严,以我们城内的兵力想要一举得胜,还需要紧密的部署才行!”

    “不能再等了,密室中粮食有限,城外的兵力没有供给也是寸步难行,更何况多一天时间,就多一分危险,若是逼急了尉迟盛,恐怕这里也很快被发现的!既然婉若已经安全回来了,便又少了几分顾忌,还是尽快动手比较好!”

    对于叶玉山谨慎的言辞,尉迟景曜持不同的观点,沉声表达。

    “你们真的决定反了?”

    听见两人的对话,坐在一旁的叶婉若还没从震惊中神游回来,这古代人的脾气也太不好了,说谋反就谋反,这样的画面也只有在电视剧中能看到?想到她即将要见证一代君王的更替,叶婉若悲伤的心情竟隐隐有些兴奋.

    “不是谋反,是夺回本应该属于我的位置。我本无心朝政,对我来说,谁继位都是一样的,但尉迟盛实在过分,不仅设计陷害我,还想至我于死地,最重要的是,他居然将你软禁在宫中。以尉迟盛的手段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所以我只能顺应天意!”

    尉迟景曜缓缓开口,提到尉迟盛,眉宇间已经少了温润,多了几分凌厉。

    若不是尉迟盛想要将他赶尽杀绝,尉迟景曜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当得知先皇驾崩时,尉迟景曜不顾一切的赶回京都,就是担心尉迟盛会在这时对叶婉若下手。

    他很清楚,只有他获得了权利,才能保护心爱之人的幸福,才能兑现曾经许给她的一世安宁。

    尉迟景曜的回答没能解惑叶婉若的心结,反而下意识锁紧了眉心。

    见状,叶玉山再次开口解释道:“婉若有所不知,当年先皇留下密诏,在先皇驾崩后由五皇子继位!而这密诏一直由我保管,先皇的死因蹊跷,我本想借口离京,与王爷商定这件事,却不想尉迟盛居然遣我去皇陵。离京前,得知王爷的遭遇,我便打定主意从半路去迎王爷回京,本想带你一起离开,尉迟盛却先一步将你接过了宫。婉若,你不会怪父亲吧?”

    “父亲言重了,女儿怎么会怪父亲?一是我身处皇宫,父亲想要带走我实属不易;二来,我留在宫中,尉迟盛绝对不会怀疑父亲会转而去寻找景曜,这样一来,也算为你们争取了有利的时间。不过,我倒是支持景曜的观点,今晚过后京都城内必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想要得势倒不如趁早。新帝登基,朝局还尚不稳定,尉迟盛与莫亦嫣各自为政,笼络群臣的心,此时推翻新帝,正是绝佳的时机。”

    叶婉若站起身,缓声说出心中对此事的看法,却没注意到尉迟景曜诧异的眸光中闪过一抹精光,似是对叶婉若此时的一番说词透着浓厚的兴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