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2章 巴人乐师
    哈尔怀着好奇兴奋的心情走进楚国都城里。

    遵循考察团的指导,哈尔进城后的第一件事是找到一家钱庄将带来的金子换成楚国通用的金钱和铜钱。

    按钱庄当天的挂牌价,哈尔所携带的金块可以换到十个金钱,而一个金钱可以换成二十五个铜钱。

    为了既方便携带又方便使用,哈尔将金块一半换成金钱一半换成铜钱。

    哈尔在钱庄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他用一个铜钱买到了一张画在羊皮纸上的地图,上面标注着楚国的几个大小城池的名称和相对距离,以及楚国境外其他几个王国的方位。或许这个钱庄的客户主要是外来游客,故而老板顺做点卖地图的生意。

    有了可以在当地消费的钱,哈尔开始了他在地球世界的考察工作。

    此时正是天高气爽的秋季,街道两旁的果树高挂五颜六色的果实。

    城堡里的大街小巷人来车往热闹非凡,哈尔此时对经过他眼前的各种各样的马车和人力车比对自己的飞车更感兴趣,他先是饶有兴趣地观察了一会街景暗中拍下很多图像,然后沿街寻找值得考察的目标。

    走了一段路,哈尔隐约听见在街道嘈杂的声响里有一种有节拍的声响。哈尔侧耳倾听了一会,心中一阵激动:是音乐!

    音乐是人类文明的精华,是哈尔要在地球世界考察的重点之一,何况哈尔自己就是一个痴迷的古典音乐爱好者。他立即循声追寻音乐的源头,走了不一会看到在一个十字街头围着一圈人,音乐声正是从圈内传来。

    哈尔很有礼貌地慢慢拨开人群进入圈内,只见装束与楚人服饰明显不同的五名中年男子在齐心协力制造出这种有节奏的声音。

    其中二位用木槌敲击挂在木架上的一排乐器,一人用一根木棍敲打着一种蒙着某种皮具的球形物体,另外两人用嘴吹着管状物。

    围观的人虽然不少,但是哈尔一眼瞧见放在地上收钱的一个陶土盘子里只有屈指可数几个铜钱。

    哈尔走到最前排没多久,一曲演奏完毕,哈尔毫不犹豫率先往钱盘里扔了一个铜钱。他这么爽快给钱,不仅是因为他觉得乐师们理应获得报酬,而且他已经感到背着的铜钱太沉重,扔出去几个对自己和他人都有好处。

    令哈尔始料不及的是五名乐师居然一齐向他鞠躬致谢。

    乐师们休息了两分钟接着演奏另一个不同曲调的曲子。虽然围观的人开始陆续离场,但是乐师们仍旧十分认真地演奏。

    哈尔注意到这五个乐师的面孔个个黑里透红,显然他们是接受了过多的阳光照射。他们的衣衫也有点破旧,而且站在前排一眼能看到地上堆着的五个大布包裹,里面装着棉被衣物之类,这更加表明五位乐师不是本地人。

    这次的曲调哈尔从头听到了尾,这是一种他从未听过的节拍和音律。他很惊讶于这五位乐师用这些原始的乐器能演奏出这么和谐的曲调。

    这一曲演奏完毕后,哈尔往盘子里放了两个铜钱以资鼓励。

    乐师们这次不仅向他表示谢意,而且都注意到了哈尔这位神情专注慷概大方的听众。所以在演奏下一个曲子时,乐师们的目光都时不时看向哈尔,哈尔也微笑着向他们表示赞赏。

    乐师们更加精神抖擞配合得天衣无缝演奏出动听的音律,他们毫不在意暮色降临围观的人们越来越少,似乎只要眼前这位年轻客人留下来听他们的演奏就无尚光荣。

    一曲演奏完毕,现场的听众也只剩下哈尔一人了,哈尔在盘子里又放进三个铜钱,问:“请问乐师,你们也不是本地人吧?”

    一名看起来是领班的乐师恭敬答道:“看先生的样子也是远道而来的游客,是的,我们是从西边来的巴国人。”

    “巴国人?”哈尔说着从衣袋里拿出羊皮纸展开看了一眼,在楚国西部边境线外赫然写着“巴国”两个大字。

    “我看到了,巴国离楚国不远。”哈尔说着收起地图。

    乐师们面面相觑,一名乐师满脸疑惑地问:“先生难道以前没有听说过我们巴国?”

    哈尔犹疑片刻诚实地说:“没有!”然后转移话题道:“你们在街边演奏音乐是以此为乐呢还是以此为生?”

    五位乐师都笑起来,领班笑道:“两者皆是!我们几位兄弟爱好音乐也决意周游天下传播我们自己创作的音乐。不过,先生也看到,我们挣的钱不多,每天只得温饱,夜晚时常露宿街头。”

    哈尔内心一阵感动,眼前这几名巴人乐师的行为不正是一个人类世界从荒蛮走向文明的动力吗?虽然他们生活穷困,但是言行举止文明礼貌,充分表现了他们内在崇高的品性。

    哈尔立即决定要把握机会好好采访这五位令人尊敬的乐师,于是他态度诚恳地说:“我很想请教各位如何创作音乐,现在正好是晚餐时间,如果几位乐师没有其他事,我请你们去一家酒店用餐,如果今晚你们没有地方住,我们可以一起去找一家旅店住宿,住宿费由我支付。”

    乐师们正收拾乐器,听到哈尔的话,五位乐师都停下手里的动作惊讶地看着哈尔,看哈尔一脸认真的样子,五人脸上的表情由惊讶转为喜悦。

    领班恭敬地对哈尔道:“我等兄弟对先生的邀请无比感激!不过,先生给的钱已经够我等享用一顿美餐了,先生要听我等的音乐故事,只要同我们一起找一家酒家一边用餐一边听即可。至于今晚的住宿,先生不用为我等担心,今夜看起来不会下雨,我等在街边找一个屋檐下的空地就可以。先生看,我等都带有棉被睡在地上不会受凉。”

    哈尔用坚定的口吻说:“请五位乐师听我的吧!那几个钱是我刚才享用乐师们的音乐该支付的,现在要拜乐师为师学音乐理应付相应的学费,请乐师收好乐器跟我走吧。”

    楚国都城里的大街小巷布满酒家,入夜时分,各个酒家宾客满堂酒肉飘香。

    哈尔带着五位身背行囊手提乐器的乐师走进一家酒店,看大堂人头攒动声音嘈杂无法进行采访,于是哈尔向店家要了一个包间。

    一位年轻侍者领着六位与众不同的食客走进包间关上门,屋内顿时安静下来。

    食客刚落座,侍者招呼点菜。

    领班对哈尔道:“先生,这些酒家的酒菜都不便宜,先生只要点一些麻辣口味的家常菜就好,我等巴人一年四季离不开麻辣味。”

    哈尔笑道:“好吧,我也想尝尝麻辣的滋味。”然后转对侍者道:“请你给我们来六盘带麻辣味的食物,要你们酒家的招牌菜。”

    侍者看着哈尔嬉笑道:“好,我们酒家的麻辣牛肉全城最好!不过,如果小客人是第一次吃麻辣可不能同这五位巴人大哥比武,谁不知巴人吃麻辣的能耐天下第一!既然小客人请几位巴人大哥用餐,那就再来一壶巴乡清酒吧,这酒产自巴国巴乡镇,配麻辣口味的牛肉天下无双。”

    乐师领班立即对哈尔道:“先生,酒就免了吧,巴乡清酒在我巴国巴乡镇倒是不贵,可到了这里价钱高的吓人。”

    侍者急忙说:“我们酒家价格比外面公道得多,一壶巴乡清酒也就十二个铜钱,而且分量够你们六位痛痛快快喝一顿。”

    哈尔笑道:“十二个铜钱确实不多,来一壶巴乡清酒吧!”

    不一会,六大盘散发着麻辣香的炒牛肉和一大壶酒以及酒杯餐具摆在包间里的方木桌上。

    领班先给哈尔杯里倒上酒,然后五位乐师满怀期望地看着哈尔品尝第一口他们巴人引以为豪的巴乡清酒。

    哈尔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在嘴里细细品尝,在拉斯星,哈尔虽然不酗酒但是也品尝过很多种酒,但是没有一种有这种不同寻常的滋味,含在嘴里时感觉酒很苦,但是等他咽下肚,嘴里的感觉顿时变成一种浓厚绵长的甘甜。

    “先生,感觉如何?”乐师领班含笑问。

    “很好!好酒!我先敬五位乐师一杯。我酒量很有限,一杯之后只能慢饮。请乐师们开怀畅饮,此壶不够再来一壶。”哈尔说着站起身举起手中的酒杯。

    五位乐师齐声发出欢呼声,他们站起身一齐向哈尔鞠了一躬,然后拿起酒杯一干而尽。

    随后,五位乐师坐下睁大眼睛看着哈尔品尝第一口麻辣牛肉。

    哈尔在拉斯星吃过辣味牛肉,不过眼前这盘麻辣味牛肉的味道闻起来与记忆中的所有风味都大不相同。

    哈尔用铜叉叉起一块牛肉放在嘴里品尝,麻辣的滋味很特别,咽下肚的一刹那哈尔感觉喉咙不适,他急忙拿起酒杯喝下一大口酒,喉咙顿时感觉舒服了,嘴里的感觉变得妙不可言。

    “先生,怎样?”乐师们异口同声问。

    “味道很好!”哈尔笑道。

    乐师们击掌欢呼,然后各自拿起铜叉吃起牛肉。

    几杯酒下肚后,乐师们原本饱经风霜的脸庞在灯火下闪着红色的光晕,他们谈话的兴致也越来越高。

    五人轮流向哈尔说着他们的故事,原来这五人并非从小到大生活在同一个村镇,而是因为爱好音乐趣味相投组成一个乐队周游列国。他们向哈尔详细介绍了巴人的音乐、青铜器以及舞蹈艺术,以及他们希望将来开一所音乐学堂的理想。

    谈完了音乐,乐师们借着愈来愈浓的酒兴向哈尔谈论起巴国自古流传下来的有关天神、方士和鬼怪的故事。

    “我们巴国境内有一座名叫巫山的神山,山顶之上有一座神殿,里面住着大方士和他的弟子。传说大方士来自神界,他不仅有呼风唤雨手发雷电之神威,而且可以准确预测一个人的未来命运。”领班用万分崇拜的口吻对哈尔说。

    哈尔只是笑笑没有表现出乐师们期待的惊讶之色,因为哈尔知道无论乐师所说的大方士是何方神圣,都不可能真的有呼风唤雨的本领,这只是不发达星球人类对未知世界的宗教崇拜。不过,从乐师们所说的故事,哈尔了解到巴人崇拜天神、敬畏方士、惧怕鬼怪。

    六个人兴致勃勃地交谈直到侍者来催促说他们是最后一桌客人了,六个人才结束晚餐。

    哈尔向侍者打听住宿的事,幸运的是这家酒家楼上就是旅店,而且尚有一大一小两间客房空着,于是哈尔坚持要五位乐师住进大客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