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3章 都城采访
    哈尔住进单间客房后并没有入睡,他仍然处于兴奋状态。

    他坐在床上用他的智能笔记本将今天的所见所闻归纳整理,这些内容将是他考察报告的初稿。虽然墙壁上挂着的油灯光线昏暗,但是因为哈尔的智能笔记本自带光源,所以房间的阴暗丝毫不影响工作。

    第二天,哈尔一觉醒来发现时间已近午时,他匆忙洗涮完毕出了客房。走到五位巴人乐师昨夜住的大客房一看,里面是人去房空。

    昨夜分手时,乐师们告诉哈尔,他们今天一早将沿江往东去楚国的另一个城池。

    乐师们虽然离去,但是他们给哈尔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们所说的故事让哈尔昨晚临睡前决定对楚国都城考察完毕后前往巴国实地考察。乐师说出产巴乡清酒的巴乡镇离楚国西部边境只有十几里地,在这个都城的江边码头乘船一日即可到达。

    哈尔走下楼,底楼迎宾台后坐着的一位老者站起身满脸笑容冲哈尔打招呼:“客人昨晚睡得可好?”

    哈尔笑答:“很好!请问您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吗?”

    老人笑道:“老板不敢当,那是大买卖人的称呼,老朽只是这么一家小店的店主。如果客人对我们的服务有任何指教尽管说来,老朽一定听从改进。”

    哈尔原本就计划在这座城里采访一位商家,这家酒店饮食住宿都令人满意,既然酒店店主就在眼前,何必舍近求远。不过,他不能直言采访,在这个地球世界,新闻记者这样的职业恐怕还没有出现。

    于是他用尊敬的语气道:“我对贵店的服务很满意,如果店主现在能抽出一点时间,我想同您请教一番有关酒店经营方面的事。”

    店主“呵呵!”笑道:“客人是想自己开一家酒店?真是年轻有为啊。老朽做这行有二十多年了,虽然未成大器但是有点心得,客人想听请进里屋入座。谷子,给客人上茶!”

    哈尔在酒店大堂隔壁的小客厅里同店主入座,一名店伙计端着一壶茶和两个茶杯走进来,他正是昨晚为哈尔服务过的小伙子。

    伙计将茶壶茶杯放在茶几上对哈尔笑道:“那几个巴人乐师今早离店时对我说,因为小客人的慷慨大方,他们昨晚吃住都是有生以来最好的,他们恳请我向小客人传达他们衷心的感激。”

    哈尔笑道:“要感谢的是他们,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的知识。”

    店主看向哈尔的眼神流露出赞许之色,点头笑道:“老朽第一眼看到小客人就感觉到气度非凡,听谷子这么一说更加证实老朽的眼力,小客人将来必定是万人敬仰的大人物!”

    谷子笑道:“项叔,万人太少了吧,依我之见,这位小客人将来的前程不可限量,至少可以达到百万人敬仰的地步!”

    屋内发出轻快的笑声。

    谷子去门外迎客,店主和哈尔开始交谈起来。

    “小客人有何疑问尽管提出来,老朽一定尽心回答。”店主的神情一板正经起来。他很乐意收眼前的年轻人为徒学习酒店经营之道。

    哈尔暗中开启了摄像机,脸上一副正式采访的神情,“请问店主,本地政府部门对你的酒店经营活动提供的支持有哪些方面?”

    店主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反问:“客人所问何意?老朽不是很明白。”

    哈尔想了想,“我是问这座城的官府部门有没有对店主的经营活动提供帮助,如果有,是哪些方面。”

    店主的脸上露出笑容,“看来客人只是一心专读圣贤书对世事所知不多,官府保护商家的合法经营是本分,而商家理应按照章法向官府纳税。在太平年代这些都是平常之事,但在战乱年代就变了,官府为了应对外来入侵,不仅会减少城中的保安,而且会临时向商家增加各种名目的税负。

    如今的局势不知客人是否有所耳闻,西北面的秦国加快了吞并天下的脚步,战乱年代很快就要到来,这座城表面的繁华已经掩盖不住内在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店主的话被外面一声粗暴的高喊打断:“项老板在吗?”

    接着是谷子低三下气的声音:“我项叔有事不在,请李哥改天再来吧。”

    “他不在你在也行,我们几个兄弟已经身无分文饿了几天了,你先借李哥五百钱,改天还你。”粗壮的男中音满不在乎。

    来人虽然说饿了几天但是声音听起来却底气十足,哈尔注意到店主眉头紧锁起来。

    “李哥,我们上月借给你五百钱到现在你一个子都没还,怎么又要借钱?”谷子的声音很不满。

    “既然你们见死不救,那我等兄弟也就不客气了,弟兄们,动手开砸吧,不弄出点声响,恐怕项老板听不到我们喊救命的声音。”

    男人的喊话声一落,一阵陶瓷餐具砸在地上爆裂的声音传来。

    “你们住手!”谷子大声喊叫。

    店主站起身走出客厅,哈尔紧跟在他的身后走出来,打砸声停下来。

    虽然哈尔刚到此地,但是看到酒店大堂站着的腰间插着冷兵器的几个年轻男子,就知道他们是一群目无王法的暴徒。他们看上去个个身强力壮满脸油光怎么可能是饥民?

    暴徒中领头的是一位留着一脸乱蓬蓬大胡子的大汉,他冲店主嬉笑道:“项老板,对不起,弟兄们将你吵醒了,五百钱对项老板不过是九年一毛,但对我等兄弟可是救命钱。何况我等不是白要,等手头有钱了,小弟我一定如数奉还。”

    店主强压心中的愤怒沉声道:“李兄弟,这几个月,你们从老哥我这里已经拿去总共二千钱了,老哥我不指望你们能还钱,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做得太过分。昨日官府强征了店中所有的现钱当税款,老哥我现在实在没法再给你们钱。”

    大胡子脸一沉,粗声高喊:“看来项老板还是没有被吵醒,弟兄们,继续给我砸!”

    “等一等!”哈尔大喊一声,他向来是一位嫉恶如仇的人,对眼前发生的事实在是忍无可忍。

    众位暴徒和店主谷子一齐看向哈尔。

    哈尔手指暴徒头目义正言辞道:“你要借钱何不去城中钱庄办理借款手续?何况这位店主已经无偿借给你们很多钱,为何还要在此打砸?我要提醒你们,你们这样做是严重的犯罪行为,难道你们不怕会受到王法的严厉惩罚吗?”

    哈尔一连串的质问看来作用很显着,因为暴徒们个个面露惊讶神色双目圆睁瞪着他无言以对,店主和谷子看向哈尔的眼神里充满赞许。

    大胡子暴徒呆望了哈尔片刻回过神来,脸上的神情由惊讶变为恼怒,他手指哈尔大骂:“哪里来的臭小子!竟敢指着你李爷爷的鼻子叫骂,老子先打死你看看有没有人敢动老子一根吊毛。”

    说着挥舞碗口粗的胳膊和一双紧握的巨大拳头向哈尔扑来。

    哈尔将手插进裤子口袋手握能量枪,在暴徒的铁拳将自己的头打烂之前,他及时准确地完成了掏枪、瞄准、射击、收枪、放入衣袋一连串动作,这是哈尔在离家前在木绿的指导下反复练习获得的重要成果。

    大汉面目狰狞的脸庞闪过一团耀眼的火光,接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从大汉口中发出,原本充满能量向前进攻的身躯在惯性力的作用下扑倒在哈尔跟前的柜台上。

    随着“咔嚓!”一声脆响,木制柜台四分五裂,残片连同暴徒能量顿失的身体跌落地面。

    大堂内恢复了平静,站着的人将目光都看向纹丝不动的大汉,显然他要么是昏迷过去要么是丧了命,不然不会甘心保持沉默。

    当暴徒和店主谷子从震惊中恢复理智,他们将目光都看向哈尔。

    哈尔心里很清楚,他只是启动了手枪的低能级开关对付近距离的敌人,射出的能量弹只会烧伤敌人的表层皮肤而不会穿透进身体内部造成致命伤,这大汉是因为自己用力太猛头部撞到了坚硬的木柜才暂时休克。

    哈尔手指地上的大汉平静地说:“他死不了,你们几个将他赶紧抬走,等他醒过来,告诉他尽快将欠店主的钱还回来。”然后手指面色如土的众位暴徒厉声道:“如果你们胆敢再来这里打砸抢,结局将同他一样!”

    “你你是谁?”一位大胆狂徒哆嗦着问。

    “我是神山大方士的弟子,今次下山就是专门惩罚你们这些目无王法的犯罪分子,赶紧带着他离开这里,以后不许再干坏事!”哈尔厉声说。

    等暴徒们带着昏死的头领逃离酒店,店主和谷子不约而同双腿跪地向哈尔行礼。

    “原来是神山方士驾到本店,老朽和谷子有礼了。”店主恭敬地说。

    哈尔赶忙搀扶起两人嬉笑道:“我刚才的话是吓唬那帮人的,你们不要当真,我只是过路的普通旅客。”

    店主望着哈尔满脸疑惑,“如果客人不是方士,那刚才的神火是从何而来?”

    未等哈尔搭话,谷子激动地喊:“项叔,他就是神山方士!我亲眼看见在李鬼冲过来时,方士的手动了一下发出神火!”

    有目击者当场作证,哈尔不再辩解。

    既然被店主和谷子二人视为方士,对店主的采访工作也就不能再正常继续下去了,哈尔不顾店主的虔诚挽留离开了酒店。

    哈尔在楚国都城里又转悠了大半天考察了一下楚国的王宫建筑风貌,并且同都城中的居民和街边店铺的商家做了一些采访交流。

    直到夜色降临哈尔才找了一家旅店早早休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