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4章 死里逃生
    第二天一大早,哈尔赶到江边码头搭上一条大蓬船。

    船上载有不到十位旅客,一老一少两位船公分别站在船头船尾摇动船桨。虽然是逆水行舟,但天气晴朗风和日丽,大蓬船在船公奋力摇动下在辽阔的江面往西航行。

    哈尔此时的心情如同天空一般晴朗,他站在船尾的甲板上观望大江两岸流动的美景。

    离开楚国都城后最初所看到的两边江岸是平原或丘陵地带,地面上散落着大小村庄。但是航行时间过了午后,江岸两边渐渐出现连绵起伏的山峰,而且江面也越来越狭窄。

    此时大篷船上只剩下一半旅客,其他人在途中码头下了船。在两边高耸入云的陡峭山体的狭缝中穿行,哈尔突然有一种神圣敬畏的感觉。

    当哈尔向老船公询问巴乡镇还有多远时,船公笑答:“巴乡镇还有大约二十里,今日日落前可以抵达。看小客官是远道而来,请问去巴乡镇是做酒的生意还是游玩?”

    哈尔答道:“我从东方来,听说巴乡镇出产名酒所以去看看。”

    老船公点头:“是呀,天下闻名的巴乡清酒产自那里,坐我们船的客人中很多都是去那里做酒的生意或者是呼朋唤友去那里吃喝玩乐一番。不过因为前不久巴国同西部的蜀国打仗,所以这两天去西部的船客很少了。”

    果然如同船公所说,等到太阳西斜船抵达巴乡镇时,船上的乘客只有哈尔一人了。哈尔告别船公在大江北岸的码头下了船,然后穿过冷冷静静的码头孤身一人往江岸不远处的巴乡镇走去。

    刚走进镇中街道,哈尔立即闻到了空气中飘荡的酒香味,他有些疲惫的精神立即振奋起来,饥饿感也同时涌上心头。

    不过,当他踏上用光滑的鹅卵石铺成的街道时,发现街上出人意料的冷落,一条街从头到尾看不见一个人影,街道两旁的店铺都关门大吉。

    哈尔不禁抬头望望西边的天空,太阳尚未落入西边那些高大的山峰之下。为什么这个镇的人这么早都关门闭户了呢?哈尔苦思一阵不得其解。

    他一边左顾右盼一边循着酒香往前走,走到一个十字街口,他看到一杆红底黑字的酒字大旗在一个房顶飘扬,旗帜下的大门洞开,浓郁的酒香正是从那个门洞里飘出来。

    哈尔心中一喜,加快脚步走向酒家。迈进大门一看,屋内没有掌灯,光线有些昏暗,一大群人正在屋内大吃大喝高谈阔论。

    看见从外走进来的哈尔,屋内的人立即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不速之客。哈尔这时才发现在座的都是男性老者,他们的装束同那些乐师很接近。十几位巴人老者围坐在由两张大方桌拼在一起的长方形酒席周围,桌上摆着几大盘菜肴和几壶酒。

    一位身材高大的老者站起身走到哈尔跟前非常客气地说:“先生是远道而来吧,如果饿了,请同我等一起用餐,我店里有最好的巴乡清酒款待先生。”

    听言语,眼前这位老者是这酒家的主人,哈尔礼貌回应:“谢谢店主的邀请,我是饿了,我看街上其他店家都关门了,为什么店主还开门做生意?”

    店主叹口气:“唉,说来话长,请先生入座,让我等慢慢道来。”

    坐着的老者纷纷起立客气地给哈尔让座,哈尔向他们道谢后坐下。店主给哈尔拿来一套干净的餐具,哈尔邻座的老者给哈尔倒上一杯酒。酒的颜色和味道让哈尔立即想起在楚国都城同乐师们一起品尝的酒。

    店主拿起自己的酒杯站起身高兴地说:“各位老友,我们先向这位此时此刻光临我巴乡镇的客人敬一杯酒!”

    众老者立即响应,他们站起身拿起酒杯向哈尔致礼,哈尔拿起酒杯同他们一饮而尽。

    众人落座,店主面色忧虑对哈尔道:“先生刚才问街上为何人马稀少店门紧闭,原因是秦国人在三天前对我巴国发动了突然袭击。镇上的年轻人都去了驻守在镇外的巴王子的兵营当兵,王子担心秦国骑兵会偷袭巴乡镇烧杀抢掠,号令女人老人和孩童逃去乡下躲避,所以现时镇上只有我等在座的人留守。”

    哈尔闻言十分诧异,“我已经听船公说巴国同西部的蜀国打仗,这么说是秦国趁乱偷袭你们巴国?”

    在座一位老者愤然道:“先生有所不知,是秦人先假意帮我巴人同蜀国打仗,就在我巴国兵将同蜀国人在边境打得难分难解之时,秦人突然出动数万精锐骑兵向我巴国发动进攻。他们首先将我巴国水军的战船全部烧毁,然后一路大军切断我巴人主力后撤的退路,另一路直接向我巴国内陆发功进攻。

    因为秦人的背信弃义事发突然,我巴人准备不足,所以秦人骑兵只用了三天就占领了我巴人大部分城池。”

    哈尔很惊讶,看来巴人处境很不妙。他已经从地图上看到在巴国北部有一个叫做秦国的大国。哈尔心想秦国骑兵要是突然打进这个镇来怎么办?

    不过,当他看到在坐的老者全无惧怕的神情时他慌乱的心安定下来。转念一想,如果能近距离观察到地球人类之间的战争,他的考察报告将会不同凡响。但是如果今晚住在这里秦国兵果真来偷袭,自己和在座的巴人老者岂不是有性命之虞?

    想到这里,他看着店主问:“店主,既然你们王子认为有危险要你们撤离,为什么你们还留在这里呢?”

    店主闻言情绪激动起来,他慷概激昂地说:“先生有所不知,我和在坐的老友同秦人都有血海深仇,因为我们的儿子都被秦人杀死了!我们留在这里是等着秦人前来送死!”

    哈尔的目光越过店主的肩头看见靠在墙边的一排原始农具之类的铁器,这些无疑是老者们准备对抗敌人的武器。可是这十几位老者用这些原始武器如何能抵挡敌人骑兵的攻击呢?

    哈尔无不忧虑地说:“各位老先生,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

    哈尔的话随即被一阵由远而近有节奏的铁蹄声打断。店主站起身说:“我去看看,应该是王子的人马进了镇!”

    店主走到门外观望了片刻突然转身跑回屋内大喊:“是秦兵来也!”

    屋内的老人们立即站起身冲到墙边拿起武器冲出门。

    马蹄声已经近在酒家门外,此时屋内只剩下哈尔一人,他虽然有些惊慌但是头脑十分冷静,他站起身从衣袋里掏出枪打开能量开关紧握在手中。扫视了一眼四周,这屋里显然只有大门一个出入口,无论如何都必须从这道大门走出去。

    哈尔走近门口一看,至少有十名顶盔贯甲的士兵骑着高头大马将酒家的出口包围,他们手中的大刀在夕阳的照耀之下闪着令人心寒的光芒。不过,巴人老者们并不惧怕,随着一声号令,他们举起手中的武器分头向侵略者扑去。

    但是他们虽然勇猛无比却毫无取胜的可能,只打了几个回合,几名老者就接连被马上的士兵砍倒在地,其中一名老者被砍掉了头颅。

    哈尔从片刻的惊骇中恢复神智,再不出手,这些刚刚同自己坐在一起喝酒干杯的老者会被来犯的敌人全部杀死。

    哈尔举起枪接连向马上的骑兵射击,随着他们面部闪过一团团火光,马上的士兵惨叫着纷纷落马,落马后的骑兵接着遭到巴人老者的痛打。

    离得最远的一名骑兵抬头看到了屋内的哈尔,立即明白了这突而其来的攻击来自屋内。他高声惊呼:“巫师!屋里有巫师!是他发的鬼火!”

    骑兵喊完调转马头就逃,哈尔向他射出一颗能量弹击中他的背部,但是这名骑兵没有倒地而是往前扑在马背上被马载着往回逃走。

    酒家门前的战斗很快结束,哈尔收起枪走出门。

    看到眼前支离破碎的尸体和遍地鲜红的血,他不由自主地双腿一软跌坐在酒家门前的石阶上。虽然哈尔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性格坚强的人,但是第一次面对如此血腥的杀人场景谁能淡定如常呢?

    幸存下来的店主和巴人老者在哈尔面前一齐跪倒。

    “方士,请原谅我等刚才老眼昏花有眼无珠不知是方士前来救我巴人,有失恭敬请原谅!”店主双手合在一起向哈尔跪拜。

    哈尔顽强地从石阶上站起身,“各位快起来!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只是一个过路的游客不是什么方士。”

    哈尔说着奋力抬起无力的双腿向外走,此地太恐怖了必须立即逃离,何况秦兵随时会返回报仇。

    老者们站起身跟在哈尔身后,但是他们刚走出几十步,就被从十字街口疾风一样飞奔而来的一大群骑兵团团包围。骑兵有数百人之多,他们将整个十字街头围得密不透风。随着一声号令,几十名骑兵从背上取下弓箭张弓搭箭对着哈尔等人。

    巴人老者们像是同时收到天神的暗示,他们迅速将哈尔围住想用身体为哈尔抵挡箭矢。

    不过,骑兵并没有立即开弓放箭。一名身背令旗的将领手指被围的人大声喊叫:“本将听说你们中有一个会发鬼火的巫师杀死了本将众多士兵,本将不信天下会有此等怪事。请巫师站出来,本将要亲眼看看你的鬼火有多厉害,本将身上的盔甲坚不可摧,如果你能手发鬼火穿透本将盔甲,本将留你一个全尸让你来生重新做人,不然,本将砍去你的头和手脚,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店主在哈尔身后低声说:“方士,放神火烧他!即使被乱箭射死来生还能做方士。”

    哈尔此时反而镇定下来,心想无论如何今天都要命丧在此了。在死之前必须教训一下眼前这位狂妄的将领和他身边杀人不眨眼的士兵。

    虽然哈尔从未想过人死之后的事,但是在这一刻,哈尔真心希望人死以后真的有来生,这样他还能回到人世间再活一次。

    哈尔掏出枪从面前两位老者身体的夹缝里伸出去瞄准坐在马上洋洋得意的秦将射出一颗能量弹,紧接着将枪口对准秦将身边的士兵接连射击。

    秦将和几名骑兵相继惨叫着跌下马,但是倒在地上的秦将并没有死而是喊:“快放箭!”

    哈尔身后的店主大喊:“护住方士!”然后双手抱起哈尔的身体用力将哈尔按倒在地。

    哈尔面朝下倒在地上,听见“嗖嗖!”放箭的声响,他感觉到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压在自己的身上。

    就在这时,哈尔听见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和马蹄声。

    大地在颤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