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国在地球世界的最后一代巴王名叫列王,列王有一个儿子名蒙,王子蒙当年虽仅年方十七,但正逢国难当头,青涩少年已经身为大将带兵打仗。

    彼时王子蒙带五千将士驻守在巴国随后的都城东部位于巴乡镇东面的兵营,巴乡镇的东面连绵百里都是山区,这里是楚国的船只经水路进入巴国的咽喉之地,所以一直有重兵把守。

    眼看秦兵日益逼近都城,列王从王子蒙兵营抽调四千人马支援北部防线,故而彼时王子手中只剩一千人马。

    王子蒙接探兵来报,有一秦军先锋队绕过巴人北部防线偷袭巴乡镇,王子立即率领全体将士从兵营杀向巴乡镇。

    王子身披黄金甲一马当先杀入镇中,因为这支秦国先锋队只有骑兵五百,加上他们的先锋大将已经被哈尔打落马下群龙无首,秦兵抵挡不住巴人的勇猛进攻很快败退而去,巴乡镇随即被蒙的兵马夺回。

    当王子带人来到镇中的十字街口时,他们看到了一个特别的战场场景:在一家酒馆门前散落着十几具尸体,死者中有几人是巴人老者,其余为秦国兵将。老者大部分死于刀剑之伤,而秦兵将全有被烈火烧过的痕迹。离酒馆不远处还有一堆尸体,都是巴人老者,他们的身上插着数十支箭。

    王子身边有一随军军医叫胡木,他最先在十字街口的地上发现身背令旗的秦将,虽然他也被火烧过面部焦黑但是身体在微微颤动,胡木愤然踢了秦将一脚,秦将身体一动,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这小子果然没死!”胡木说着举剑要刺,但被王子拦住:“先别杀他,他是秦人的先锋大将,曾经射杀我巴人众多将士,我等将他绑回都城游街示众之后再杀不迟。”

    不料秦将开口道:“杀了我吧,想不到尔等有那该死的巫师,到了阴间本将一定会砍下巫师的鬼手!”

    巫师!王子听罢心中一惊,难道是能发神火的方士在此地击杀这些秦兵?王子观看地面的尸体,彼时,残阳如血正照在那堆巴人老者身上,王子心中正纳闷他们为何死前相互拥抱在一起,忽然看见人堆最下方有脚在晃动。

    “那里面还有人活着!”蒙喊叫着冲上去,胡木和一帮护卫紧跟在王子身后。

    “快将上面的人移开!”蒙说着跳下马自己亲自动手移动尸体。

    移开数位死者,众人看到了地上还活着的两个人,他们都是面部朝下压着,两人的一只小腿上各插着一支箭。

    将两位存活者的身体搬开反转过来,王子一眼认出老者是这个酒馆的老板人称七爷,而另一位是陌生的年青男子。虽然两人因腿部的箭伤面部表情痛苦,但是两人神智都很清醒。

    七爷看见王子后立即挣扎着坐起来道:“王子,快给方士治伤!”

    “不,先给老店主治!”被七爷称为方士的陌生人爬起身说,剑伤之痛令他他满头大汗。

    “王子,先不用管我,救方士要紧!”七爷焦急地说。

    蒙是一个冰雪聪明的人,他立即明白了七爷和众位巴人老者是在最危急的时刻用身体保护这位年轻的方士,而这些秦国兵将无疑都是被方士的神火烧杀。他当即做出决断:“胡木,先给方士治伤,七爷,您先忍着点。”

    蒙亲自扶着年青方士坐在地上,“方士,等一会拔箭会有点痛,你要忍着点,但是,请方士放心,胡医师治箭伤天下一流,方士的箭伤过两天就会好起来。”

    “谢谢!不过我只是一位过路旅客不是什么方士。”方士朝王子侧过脸说,王子听得出来,他说话的口音既不是巴人也不是周边的楚、秦、蜀人,应该来自更远的国度。

    “王子,他是方士!我等亲眼所见,方士用手中神器发出的神火将这些该死的秦国兵将一一打落马下然后被我等打死。”七爷忍着痛喊道。

    方士没有再说话,蒙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此时也不便多问,因为胡木已经从背着的包里取出一把剪刀准备手术。

    因为箭矢穿过方士的裤袜插在小腿肚子里,所以胡木先将箭矢周围的袜子和裤子剪开一个大孔,此时王子和他身边的人惊讶地发现方士腿部的肤色发蓝。

    胡木将涂抹有箭伤药的布条准备好后说:“王子,我要拔箭了,方士,无需紧张,拔箭眨眼间就完事。”

    胡木嘴里说着话,两只手动作麻利地将方士小腿上的箭矢拔出来,接着用药布按着伤口包扎起来。

    “先生现在感觉如何?”蒙问,既然方士说他不是方士,王子改称他为先生。

    方士道:“感觉好多了,痛楚减轻很多,谢谢医师!”

    胡木拿着拔出的箭矢看了看说:“王子,这支箭不是毒箭,只要每天换两次药,过两天先生就可以行走如常。”

    胡木说完立即转身去为七爷治箭伤。

    等七爷的箭被拔出伤口包扎好,蒙扶着方士同七爷相对而坐。王子这才向七爷询问酒馆门前发生的事。

    此时王子的护卫同其他士兵都忙着打扫战场掩埋尸体,只有胡木站在王子身后。

    七爷将在他的酒馆门前发生的事细说了一遍,说到最后神情激动:“王子,虽然死去众位老友,但是能让方士得救他们死而无憾。”

    听完七爷的故事,王子看向方士,只见他望着西天的夕阳满脸悲哀地说:“你们这个世界的战争比我想象的情形更加残酷,虽然我迫不得已出手打击入侵者,但是没有能够保护店主的众位老友,反而是他们在最危急关头用身体保护了我,我远远比不上你们巴人传说中的那位无所不能的大方士。”

    方士的话让蒙心中一动,你们这个世界?这句话意味着什么?而且那一刻他看到,在夕阳的余晖下,方士眼中的瞳孔闪耀着金色的光芒。这不就是传说中神人的眼眸吗?蒙心中先是大惊既而大喜,他猛然意识到他几年中苦苦寻求的神人如今就在身边。

    要理解王子蒙彼时的心情,还要在此穿插另外一个故事。

    蒙虽然生在帝王之家,但是从小耳闻目睹惨烈的战争,而且在王子成长的童年和少年时期,巴国在战争中败多胜少国力日渐衰落,王子的心情故而总是很忧郁。

    蒙十二岁那年,听他的老师说世间有一位老方士可以看人面相预测未来命运,于是王子请老师带他去寻访方士。

    蒙装扮成一位大户人家的公子,在老师的带领下只带着二名化装成仆人的护卫,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春日到达神山。在山顶寺堂里,一位小方士接待了王子并问明了来意。令王子喜出望外的是老方士那日没有去外神游。

    在庙堂中等了少许,老方士接见了王子,老方士面色和蔼仔细观看王子的面相,然后仔细询问王子生辰八字,蒙都一一如实回答。

    方士听罢闭目凝神很久没有说话,山寺里静悄悄的,窗外是云山雾海。王子在一旁静静等了良久,老方士终于睁开眼睛说:“贵公子的命是人世间罕见的二个极端,一极是灭顶之灾,另一极是永久富贵,如同你身在人间乐园内心世界却如同阴郁的山野。”

    “方士老爷爷,对富贵我无所求,但我希望我的族人同我一样避免灭顶之灾获得长久平安生活,请问我怎样才能化解命中的灭顶之灾呢?”王子问。

    老方士看着窗外的云海道:“大千世界虽生生死死但是万古不灭乃因造物主的慈悲。如果公子能慈悲为怀,在面临灭顶之灾之时,命中注定会有神人相助。”

    从神山归来,蒙心中的忧郁一扫而空。回到巴国都城后他每天勤奋学习兢兢业业做事,谦恭平等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他的内心不再对残酷的战争感到恐惧,而是心中的信念一天天增强。从那时起,王子特别留心不平凡的人和事,想从中找到神迹和命中的神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王子今天终于梦想成真。身边的这位看起来同自己一样年轻的人,他的言行举止让王子相信,他是一位来自天界的神人。

    彼时站着的胡木想要对哈尔开口发问,蒙立即示意他闭嘴。转而对哈尔亲切地说:“先生比传说中的大方士恩德更高,大方士本领再高只是传说,更没能在战场上帮我巴人杀敌。先生在危急关头出手打击侵略者救我巴人就是我巴人的恩人,天快黑了,而且秦人随时会杀来报复,此地不可久留,请先生跟我们一起进城吧。”

    哈尔推脱说:“谢谢王子的好意,你们军务在身不要管我,我自有去处。”

    蒙急忙说:“先生的箭伤还需要继续用胡医师的药才能痊愈,不然会有感染外邪的危险。先生进城休息两日伤好了再继续旅程不迟。先生不用担心安全,我们的都城坚固,秦军在数月内不能攻占,先生可以住在我的住所生活无忧。”

    蒙语气坚决心意诚恳,哈尔没有再拒绝。他不能因为脚上的伤就向太空警长求助放弃考察工作。去巴国都成实地考察一下处于战争状况的地球人类的行为无疑很有价值。

    蒙大喜,立即对身边的护卫下令:“立即去找一辆最好的马车来带先生进城!”

    蒙留下五百兵将驻守巴乡镇,自己带着五百兵护送哈尔返回都城。七爷不听王子劝告坚持要留下来与他的酒馆共存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