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里屋密谋一番后,蒙走出来命胡木和众护卫细心照看天神,他自己骑马往巴王府奔去。

    到了巴王府,蒙首先找到了他的妹妹公主简。

    简比蒙小两岁,风华正茂的少女此时却是一身戎装担当王府内的护卫,看见哥哥一脸兴奋的神情,简有点惊讶,连遭败仗伤亡惨重,从巴王到战士个个都是愁眉不展心情沉重,为何王子哥哥此时居然会喜笑颜开?

    未等妹妹发问,蒙将她拉进一间房关上门低声道:“简儿,我们都有救了!”

    接着蒙怀着激动的心情将见到哈尔的经过对妹妹简要地说了一遍,随后要求妹妹跟他一起说服父王赶紧撤离都城。虽然简似懂非懂,但是她一向对这位王子哥哥的话深信不疑。

    她用恳切的目光看着蒙说:“我听哥哥的,但是哥哥要答应简儿的一个要求,哥哥要向哈尔哥哥引见简儿,撤离都城途中哥哥要带着简儿一起跟随哈尔哥哥同行。”

    蒙用坚定的语气说:“只要我们能说服父王撤离都城,简儿的任何要求哥哥都会答应!”

    简儿多日愁苦的脸庞第一次露出灿烂的笑容。

    此时,在巴王府中,巴王正同梅丞相和王大将军商讨下一步的行动。

    巴人在都城的西北两面分别只有相距不到三十里的两座小城堡作为最后的防线,但是敌众我寡而且秦军骁勇善战,所以两座城堡随时会被攻陷。都城的南面紧接着长江天堑,因为在此之前巴国数百只战船在从蜀国返回途中被秦人突然袭击全部烧毁,所以巴人无法乘船从江面撤离。都城内所剩兵力和粮草越来越少,如果都城被秦军围困支撑不了多久。

    但是如果弃城往东面山里逃亡,万一在途中被秦军拦截将会死无葬身之地,即使逃进山里生存也很困难,除了秦军会继续追杀外,东面山外是楚国,楚王断不会收留巴人。

    就在列王和他的两位文武重臣进退维谷不知所措之际,王子和公主同时求见。

    蒙走进来开门见山道:“父王,丞相,大将军,拯救我巴人的天神降临了!”

    蒙接着将巴乡镇遇到天神的经过细说了一遍,果然不出王子所料,他的父王和丞相大将军听罢都心存疑虑。

    巴王对蒙说:“王儿,你肯定他是天神?如果天意不灭我巴国,天神该早一点现身。如今我等被秦兵困在此孤城,而天神自己也受箭伤,天神自身难保如何能救我巴国?”

    蒙答道:“父王,孩儿亲眼所见天神用神火烧杀一群秦军兵将,秦军一先锋大将被天神神火烧伤后被我们活捉,现在吊在城中让我军民观看。因为天神太年青神力不够才会被秦兵射伤。”

    王大将军对巴王道:“大王,王子遇到的恐怕不是天神而只是从神山而来的小方士。即使小方士能放几把神火,但秦人有四万铁骑,怎可奈何?”

    梅丞相对天神的降临抱有一线希望,对巴王道:“大王,王子今日所遇之事确是奇怪,历史上从未有方士在两军交战中用神火杀敌之事。王子聪慧,如果他认为所遇之人是天神必有缘由。”

    公主简不失时机道:“父王,哥哥所遇见的一定是天神,哥哥五年前去神山拜访,大方士就预言在哥哥危难之时,命中注定有天神相助,今天,大方士的预言成真。”

    巴王闻言有点心动,于是继续问蒙:“王儿为什么如此肯定放神火之人不是方士而是天外神人?”

    蒙并没有直接回答父王的疑问而是说:“父王,天神对我十分信任说了很多神界之事。天神在神界名叫哈尔,他在天界的年龄只比我大一岁,天神准我称他叫哈尔哥哥。天神说因为他在神界犯了一些规矩而被贬落凡间,而且他的神力大部分被暂时剥夺,所以会被凡人的刀箭所伤。但是天神手中的神器我已经亲眼所见,米粒大小的神火打在铜甲上放出的火力可以立即将铜甲烧穿,任何人都无法抵挡。

    正如丞相所言,从未有人真的见过方士在战场用神火杀敌。另外,我哈尔哥哥肤色与众不同,他眼睛的瞳仁是金色,肤色发蓝,所以他是来自天外神界的天神而不是这个世界的方士。如果不是天神在巴乡镇出手将那先锋大将烧于马下,我们此时仍然在巴乡镇同秦人的大队骑兵苦战。”

    简一脸悲伤地说:“父王,天神已经出手帮我巴国在巴乡镇打败了秦国骑兵,如果父王对天神心存怀疑恐怕会让天神生气离开都城,我们巴国就没有生存的希望了。”

    巴王看到他视为掌上明珠的简儿满脸悲伤的模样不再犹豫,转脸对梅丞相和王大将军道:“既然王子坚信他所遇的是天神,我等应立即前去拜会,见过天神后再决定如何行动。”

    巴王一行赶到王子府后,王子令胡木和房中的护卫离开,然后向端坐着的哈尔介绍列王等人:“哈尔哥哥,这是我父王,站在他身后的是王大将军和梅丞相和我的妹妹简儿,他们要亲自听听你的建议。”

    哈尔不动声色观察眼前四人,巴王个子不高但长得很壮实,王大将军身材高大,梅史官文质彬彬,他们的神色看上去都非常疲惫。当他将目光看向简时心中不禁一动,这位巴国公主虽然身材娇小,但是身穿一套银色盔甲显得异常英姿飒爽,她五官俊秀,看向哈尔的眼神因为充满喜悦在昏黄的灯火里闪闪生辉。

    但此时此地不容哈尔多看公主一眼,他礼貌地说:“请国王陛下和各位坐下说话!”

    巴王等人按巴人面见贵客的礼节施礼后坐下,巴王神色凝重地问:“先生,王子说你正是他期盼已久的世外神人,是上天派来救我巴人的。若果如此,天神能否召唤神界其他天神前来助我巴人打败秦人?”

    天神神情严肃道:“不能!神界规矩不可干涉凡间之事。我乃犯戒才被剥夺大部分神力落入此地。因你们巴人救了我的命,故我甘愿再次违规尽力助你们。既然敌国兵力远超你们,与其在这里坐等被围困消灭不如主动撤离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我沿江从东面而来,眼见沿岸有连绵的山岭,你们撤退进那些山里可保生存。”

    王大将军说:“天神有所不知,秦军两路共四万骑兵暂时被我巴人分别挡在城外东北两面最后的防线。但是我前线将士已不足两万,防线随时会攻破。而城中我等现在只有四千兵将,且只有一半骑兵,若弃城突围后被秦人包围只会死得更快,而我等将士宁愿与都城共存亡死得其所,也不愿意在城外当孤魂野鬼。”

    梅史官道:“天神容禀,这城中尚有五千妇孺,他们是我巴人烈士和现存将士的家属,如果天神能带他们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他们的父母肯定会九泉含笑,我等愿意以死相拼护送他们出城。”

    哈尔正色道:“此城离东边江岸山地并不遥远,如果我们趁此城没被封锁前悄然转移,成功机率很高。若遇秦兵阻挡,我虽神力不高,但是仍然可以火烧敌方百员大将。只要进入山地,秦人骑兵失去优势未必追赶。其后,我可以助你们巴人找到一个人间乐土重建巴国。”

    哈尔的话虽然让列王看到了一线希望,但是带着五千妇孺撤出都城成功逃生的机会很渺茫,所以巴王对天神撤出都城的建议仍然犹豫不决:

    “本王知天神的建议是一条生存之道,但是城中军民都知道如果离开都城的保护,在城外随时可能被强敌所杀成为孤魂野鬼永世不能超生,这是我巴人最恐惧的结局。所以即使本王现在下令撤离恐怕军民不服。”

    哈尔不语将目光看向王子蒙。

    蒙说:“父王,大将军,丞相,我已经令人将抓获的秦兵先锋大将游街示众,并令我五百将士在全城军民中广传天神在巴乡镇火烧秦军的神迹,让全体军民相信我巴人有天神相助,天神要带我巴人去一个人间乐土。如果此时父王下令出城,城中军民定会安令行事。”

    一直默默注视着哈尔的简语气坚定地说:“父王,只要我们按天神的旨意行事,我巴人一定能好好活着,巴国也不会灭亡!”

    王子和公主的话让王大将军和梅教授深受鼓舞。

    王大将军道:“大王,我等可趁夜色掩护集中兵力向东边突围,如果被秦人围堵,只要天神还有神力火烧百员秦军大将,我们定有能力突破秦军阻拦,只要能让我等后人跟着天神去到人间乐土,我等将士即使在城外死无葬身之地也是值得。”

    梅丞相说:“大王,有天神与我们同行,我等不能失去可让我等后人找到一个人间乐土生存下来的希望。何况,都城东面连同那些山区原本就是我巴人国土,即使我等将士牺牲也是死在巴人土地,并非死无葬生之地。”

    巴王终于下定决心:“好吧,本王听从天神的建议。丞相,你在城中军民中传达撤离都城的命令,让每个人都做好突围的准备,今夜戊时出城。大将军,你给前线将士传信,告诉他们天神将带着他们家人去到一个人间乐土,要他们务必坚守城堡至今夜子时。”

    蒙和简看着哈尔,三人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