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10章 新世界来客
    日月如梭星移斗转,时间的长河奔腾不息。在宇宙尺度的转瞬之间,地球世界已经跨越两千多年。

    在都市之中,高铁、地铁、飞机、轿车已经普遍成为人们出行的交通工具,手机、电脑、智能穿戴和与之相连的全球互联信息网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在那些偏远的山区,二千多年的岁月丝毫没有改变那些起伏的山峦早就排好的阵列。但是它们见证了山里经历过的无数次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冰封霜冻,山民们一代代生生死死悲欢离合。

    此时,一位少年在夏日照耀的一片山野中孤独地前行。

    他手提一个洗得泛白的黄色旅行袋,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他的行李除了几件平日换洗的衣服和牙膏牙刷饭盘之类的日用品,其余都是书。

    少年名叫王凡,他是奉县金柳乡金柳初中二年级学生,因为家住山里离学校有二十里山路,所以只能平时住校,到了周末和假期回家住。而今天是暑假的第一天,王凡将各科二年级教材和他早就准备好的课外书全部带回家。

    因为家里经济能力有限,王凡没有手机更没有电脑,只有这些书和一部袖珍收音机将陪伴他在孤寂的山村度过漫长的假日。

    王凡迈着沉重的脚步沿着一条狭长的石阶往一座山岗顶部爬去。不知有多少年多少人踩踏过了,脚下的每级石阶都被磨得光滑如镜。

    地球人类世界已经进入公元二十一世纪,但是贫富不等仍然普遍存在。即使是在这个经济欠发达的内陆人口大县,山里山外也形如两个不同的世界。山里年轻力壮或有点能耐的人都去了城里打工或做点小买卖,留在山里的基本上都是老人和孩童。

    王凡也不愿意在山里穷苦一生,按照妈妈的意愿,他计划初中毕业考上山城里的一所中专或技工学校,然后在山城里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和家人。山城是华夏西南地区最大的城市,也是王凡梦想中的都市。

    不过,王凡没有告诉妈妈他自己心中有更加远大的目标,他下定决心将来在工作之余自修大学课程,然后去考研究生甚至将来出国读博士学位。

    尽管生在偏僻的山村,王凡坚信这是一个知识就是力量的年代,所以王凡每天的生活都充满希望。在学校,他每学期都是三好学生和学生干部,他的品行和为人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赞誉。回到家了,他尽心尽力帮助家里干各种体力劳动。

    当王凡爬到山顶时已经满身是汗,他照例坐下来休息一会。

    他习惯性地抬头看天,太阳已经落入西边那些更高的山后,西天堆积的云朵火红火红,形如《西游记》中描绘的火焰山,而东南方的天幕像是一大片蓝色的草原,草原上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白色羊群,一团团云彩不断自西北角的山巅涌出,缓缓向东南方的山后奔去,云彩飘忽不定沿途变幻着形象,时而像万马奔腾时而像群魔乱舞。

    在夕阳绚丽的余晖里天幕上移动的图像不停地转换着迷人的色彩和千姿百态。

    王凡注视着想象着,头顶的天幕就是一个巨大的银幕,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生动的电影。天景展现的内涵早被王凡分为两类,那些直观易懂的图像是山外世界的幻影,而那些晦涩难以识辨的图像则是天外世界在宇宙空间的投影。

    终于,他看累了,低下头站起身继续往家走。

    不一会,他走进一大片竹林,竹林里的光线一下子就暗淡下来,一阵风起,枝叶摇晃着发出“沙沙……”声响,此起彼伏的鸟儿问答从竹林深处传来。

    突然前方路边草丛中有什么动物在晃动,王凡立即本能地将旅行包丢在地上,然后冲到最近一根竹子下,双手紧握粗壮的竹干随时准备爬上去,刚才满脑的思绪全部烟消云散。

    这片大山里时常有狼出没,遇到狼时唯一的逃生方法是爬上竹子或树木然后高喊救命,逃跑只能会让狼从你身后扑上来咬断你的脖子。据说,这山里从前还有老虎光顾,不过现在很少有人再有幸同老虎相会。

    王凡心中的紧张感很快得到释放,因为他发现那草丛里不是野兽而是一个人。

    他定定神拎起包继续往前走,走近一看,只见一个陌生男人靠着一根竹子坐在地上,他开始是闭着眼睛,只是两只脚在草丛里摇晃,表明他还活着。他怀抱着显然也是活着的一只很不起眼的灰白色的猫。

    陌生人听见王凡走来的声响睁开眼睛,他打量了一下王凡然后挣扎着站起身,但很快身躯又摇摇晃晃跌坐在地上。

    “是一个病人!”王凡心里说,他放慢了脚步眼睛看着陌生人,寻思这人可能需要帮忙。

    “嘎!”灰猫瞪着一双圆眼冲着王凡发出一声嘶哑的喊声,王凡吓了一跳,听声音这人的猫嗓子有问题!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是王家寨的子孙吗?”陌生人看着王凡用手指着竹林有气无力地说。

    他体型粗壮头发凌乱脸色黑红,下巴一撮黑胡须。有点令王凡感到奇怪的是,虽然天气炎热,但此人不仅身穿长袖衣裤而且脚上穿着一双厚重的皮靴。

    王凡打量片刻很快发现陌生人的腰部有血迹,难道他是被毒蛇咬了?大山里最可怕的东西不是时常出没的狼和传说中的老虎,而是那些潜伏在草丛中的毒蛇。

    王凡走上前礼貌地答道:“我叫王凡,我家一直住在王家寨。”

    陌生人脸上露出笑容,声调仍然不高但是语气变得亲切起来:“这么说你是王大将军的子孙?”

    王大将军?王凡愣了一下,猛然想起小时外公说的故事,在外公的故事中,王家寨的祖宗是一位古巴国的大将军。

    王凡心中一动,难道外公的故事都是真的?他试探着答道:“我外公说我们王家寨的祖宗是古巴国的大将军,您怎么也知道?”

    陌生人答非所问道:“你外公有没有说到大将军为什么会隐居在这个山里?”

    王凡答道:“有!我外公说,巴国原本在长江西部,后来因为秦国人要灭亡巴国,我们王家祖宗护卫巴王子的人马逃到了这里,后来巴王子带领人马翻越西巴峰在天神的帮助下去到一个人间乐土,我王家祖宗因为受伤和一群伤兵留在了山里。”

    陌生人点点头,神情认真地说:“你外公说的没错,但是你们山里人知道那个人间乐土在哪里吗?”

    王凡摇摇头,无不遗憾地说:“外公说自古以来都有人去找但是都找不到,山里人相信是土地神带着巴王子的人马进了藏在西巴峰西面神仙谷的一座地下城…”

    “不是!”陌生人突然提高声音打断了王凡的话,目光犀利看着少年,似乎在使出全身的气力说:“王凡,你是我巴国大将军的子孙,你有权力知道巴国的真相也有责任保护巴国!请你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因为我身上中了毒箭可能撑不到天黑。

    当年天神带着我们先王的人马去了天外一个金色的世界,我们巴人在那个世界重建了巴国,并且在那个世界平安过了五百年。

    但是在前不久,那个世界出现一位妖人,我相信妖人是来自天外一个妖术横行的世界。妖人伙同我巴国内的一小撮暴徒攻占了巴王府。为了逼迫巴王交出天神送的通天宝贝,妖人将公主变成了猫,我迫于无奈只能带着公主逃回老世界向大将军的子孙求助。”

    王凡听着陌生人的话,心海掀起一阵狂风巨浪,难道说星空之中真的有无数的人类世界?而外星人可以在多重世界之间穿梭?眼前的这只猫居然是被外星妖人变了形的巴国公主?

    王凡聚焦眼神看向猫,她仰望王凡的眼神中留露的哀伤让王凡为之动容。

    “王凡,我是快要离世之人了,你能相信我说的话吗?”男人语气恳切,望着王凡的眼神同样充满哀伤。

    王凡直视着陌生人的眼睛诚恳地说:“我相信你的话,你需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

    “不愧为我巴国大将军的子孙!”来客长吁一口气赞道,他将猫放在地上,从身后拿出一件卷着的皮衣说:“王凡,我有两样东西交给你,一支短剑,还有天神的通天宝贝。”

    他说着抖开衣服,一支金黄色的短剑掉在草地上,“通天宝贝藏在衣服内口袋里,你自己打开看看。”

    王凡接过皮衣打开,反面有一个口袋而且用衣扣扣着袋口。他打开扣子,伸手进去掏出来一个皮袋,虽然皮袋的外表像一个用黄牛皮做的钱包,但是里面装着一个硬梆梆的东西。

    王凡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光溜溜的黑色小机器,外形大小如同一部小型手机。

    男人低声说:“王凡,你要记住,这是哈尔天神离开我们先王蒙王时留下的通天宝贝,用天神的话叫做空间通行证。用这个宝贝可以召唤天外的神舟往返我们新世界和你们这个老世界。你千万不能丢失,不然你将无法带着公主去新世界救助巴国。”

    王凡郑重其事地点头道,“我明白,我一定会保存好!只是不知如何使用。”

    “宝贝表面有一个微小的开关,你只要一直轻轻的按着它直到出现声音才松手。后面只要听从天神的话和宝贝内发的声音就可以了。”

    王凡很快发现小机器的侧面有一个米粒大的凸起部分,他将小机器翻来覆去仔细看了两遍,最终确信这个凸起的小园圈就是男人说的开关。

    他用指尖轻轻按下凸起的部分,大约五秒钟后,有声音从小机器里传出来,于是他松开手。

    一个清晰的男声说:“王子弟,此空间通行证可三次往返你们新老世界之间,每次传送人数最多十人。但若你面临生命危险需紧急求助,可请求紧急传送。等我话语完毕,你可见出现的蓝红两个光圈,切记,正常情形只需用手指点击蓝圈,若面临生命危急,则手指点击红圈…”

    “嘎!”公主猫嘶哑的叫唤让低头看着小机器的王凡猛然抬起头,他看见男人的上身歪倒在地上,不禁心中大惊,难道他死了!急忙扔下手中物冲上前抱起男人的头轻声喊道:“叔叔!你醒醒!你如果能坚持一会,我回家拿点解毒药…”

    “没用了!”男人的声音很微弱,“王凡,我死后,麻烦你将我埋在这里,不要对别人说。记住,你是我巴国大将军的子孙,保护公主救护巴国是你的责任,你要想法子去新世界捉拿妖人,然后逼他用妖术将公主变回人。”

    男人说完头一歪死了。

    王凡又惊又怕又伤心,第一次眼看着一个活人死去,虽然刚刚认识死者,但是古巴国的历史如同一条感情的线已经将他们串联在一起。

    王凡将男人的上半身平放在地上,他自己无力地坐下,目光看向公主猫,公主猫的眼中饱含泪水欲哭无声。

    竹林里的光线更加暗淡,王凡心想必须遵循死者的遗嘱尽快将他埋葬,不然到了夜晚会有野兽出没糟蹋死者的遗体。于是他顽强地站起身,先将通天宝贝放回皮带装入衣服口袋扣好,然后捡起地上的短剑卷在皮衣里。

    他一手拿着衣服,一手抱起公主猫低声道:“我先带你回我家,然后我让我妈和哥哥一起将他埋起来。”

    出了竹林,前方出现一个山寨,沿山坡高高低低而建稀稀落落十几户人家。那些土砖瓦房外表破旧似乎不堪一场暴风雨的打击,但事实是,这些土砖建筑能够历经百年风雨屹立不倒。

    王凡急匆匆跑回家里,他将皮衣和公主猫放在自己的床上,然后关紧房里的窗户和房门以防有猫狗钻进房惊吓了公主猫。

    王凡从厅堂一个墙角抄起一把铁锄头冲出门。

    王凡家的房屋后山有一个山坞,在那里,一位中年妇女和一位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正在山坞里种药材,女人手里拿着一支铁锹,小伙子手里拿着铁锄头,夏季炎热,在户外干体力活都是起早贪黑做,两人看见王凡跑过来脸上都很惊讶。

    王凡向他们挥手喊道:“妈,哥,你们快跟我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