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王凡和他的妈妈哥哥齐心协力将死者埋葬后,天已经完全黑下来。

    三人都是筋疲力尽,在山地里靠人力挖一个大坑是很费力的活。

    王凡用铁锄扛着旅行包和书包同妈妈、哥哥借着星光走回家。

    王凡对妈妈只轻描淡写说了死者故事的一部分,因为妈妈只上了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而且很少走出大山,复杂的事她无法理解。何况一听小儿子说要去埋一个路遇的死人,王凡的妈就吓得六神无主胃痛立即发作,她没任何心思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不停地催促着两个儿子赶紧将埋人的活干完。

    王凡的哥哥几年前同柱子舅舅在深山老林里采药出了事,舅舅一条腿摔残了,王凡哥的脑摔残了,因为家里无力负担高昂的脑外科手术只是服了一些常用药材,如今王凡的哥哥虽然能干点体力活,但是对他说稍微深奥一点的话就如同对牛弹琴一般。

    自从哥哥和柱子舅舅采药致残后,王凡就向妈妈提出在自家后山开荒种草药,几年的辛勤劳作有了回报,种植的几种药材每年都为家里带来稳定的收入维持一家人的温饱。

    王凡的妈回家后立即忙着做晚餐,王凡进到自己房间先察看公主猫,见她平安无事在床上睡觉,他一直牵挂的心终于安稳下来。随后他顾不上换一换身上早就汗湿的衣服动手做刚刚计划好的事。

    王凡在回家的路途一直思考着如何完成死者生前的重托,他想第一步是要治好公主猫嘶哑的喉咙,如果公主猫能说出人话,他就可以了解那个神秘的天外巴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王凡的外公家几代人都是靠在山中采药和给山里人看病为生,所以王凡妈也懂得一些常见药材的用途。王凡从小耳闻目睹妈妈和舅舅的做法,所以他也知道如何利用家里自产的药材来医治一些伤风感冒之类的常见病。

    在妈妈的监制下,王凡很快熬制了一碗汤药,因为担心药有点苦公主猫不愿意喝,王凡特地在药汤里加入了足够的白糖。

    王凡唤醒了公主猫,低声告诉她喝药的事。公主猫一下子就听懂了而且乖巧地向王凡点点头。

    王凡心中大喜,看来公主虽然变成了猫但是仍然善解人意。他将盛汤药的大瓷碗放在书桌上,公主猫蹲坐在桌面温顺地喝下了药。

    王凡家的晚餐很简单,平日里通常是每人一小碗米饭一盘蒸红薯和一盘青菜,不过今日,王凡妈特地做了一盘香喷喷的炒鸡蛋。

    但公主猫只对红薯情有独钟,她连吃了几块红薯然后心满意足上床睡觉了。王凡并没有告诉妈妈和哥哥这只猫的不同寻常,王凡担心他们如果知道真相会大惊小怪旧病复发。

    王凡家的房屋虽然外表破旧但是坐北朝南冬暖夏凉,厅堂的两侧各有两间房,北面的两间房分别是厨房和妈妈的睡房,王凡的睡房在厨房同一侧的南面,对面是哥哥的睡房。

    吃完饭洗完澡,王凡就迫不及待在房间里研究起死者生前送的另一样宝贝。

    短剑虽然只有大约四十公分长但是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剑柄和剑鞘都是青黄色,上面雕刻着一些不知所云的图案。令王凡感到兴奋的是,剑柄上镶嵌着一颗有王凡手指头大小在灯火下发着蓝幽幽光彩的宝石子。

    王凡用力抽出短剑,剑是铁灰色,剑刃锋利没有锈迹,整体来看是一把好剑。

    王凡虽然对金银珠宝的价值所知甚少,但是黄金有多值钱他大致知道,一个小小的金戒指都价值千元,如果剑柄和剑鞘都是用黄金做的,那颗蓝宝石也是真的宝石,那么这把短剑应该价值不菲。

    至于到底值多少钱只要上网查查相关信息基本上可以估算出来。

    死者留下的两样宝贝遗物都看明白了,王凡陷入了沉思:如果死者所说的故事都是真的,死者生前带着公主猫出逃,那么死者生前的身份应该不同一般,最起码是巴王的贴身护卫,他所携带的短剑应该是价值较高的一类。但即使能够去大城市将短剑卖出一个好价钱,然后呢?

    然后花钱去找几个武林高手去捉拿妖人?但是妖人毫无疑问是外星人,他或许不仅有地球人无法想象的妖术,也很有可能身怀地球人没有的致命武器,武林高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王凡思来想去想不出一个解决方案,而且今天特别劳累,于是他决定早点休息,等明日想办法同公主猫交流得到更多信息后再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窗外,蛙声和虫鸣正合奏一出催人入梦的夏夜交响曲。一群群萤火虫提着金黄色的小灯笼在禾苗间草林里飞来飞去,在夏夜的星光里书写他们天真浪漫的童话。高远的天空闪烁的星辰象是漫天飞舞的仙虫儿,星空中最显眼的无疑是那条横跨万里苍穹的白色星云,那是壮丽的银河奔腾不息万古不止。

    在平日里,王凡此时会坐在屋前望着星空发呆,他一直相信,世间没有任何图画比得上灿烂的星空美丽,浩瀚的星空里肯定珍藏着无数难以想象的神奇。

    王凡今夜的梦注定不会安分,山里人一代代流传下来的失落的王国原来远在天外。开启通往那个世界神秘大门的钥匙已经握在手中,但是那个世界已经危机四伏,而对死者临终前的承诺字字千金他该如何是好?

    “王凡!王凡!”一个女孩的声音仿佛来自天上,谁在叫我?王凡在梦里极力寻找着。

    “王凡,醒醒!王凡,醒醒!”声音继续呼唤,王凡感到有什么东西碰到自己的脸,他用手一摸,一堆毛茸茸的,狼!王凡从沉重的梦中惊醒,顿时浑身冒汗。睁开眼睛看见黑暗中二颗闪着黄色幽光的小圆眼,朦胧中他想起床上的公主猫。

    “王凡,你真行,我喝了你的药会说话了!”公主猫低低的声音完全是一位少女柔软的语调,而且口音同山里人相差无几。

    王凡彻底清醒过来,他一骨碌坐起身。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星月的光辉,王凡能看清近在咫尺的扬着头望着自己的公主猫,虽然她发出的是令人悦耳的话语,如果不是王凡早有心理准备,此时此刻面对阴暗中一只猫说人话一定令人毛骨悚然。

    “王凡,你有办法将我变回人形吗?”公主的声音里充满期待。

    听说话的声音,公主的年龄同自己应该差不多,王凡定定神压低声音说:“我想地球世界还没有能够将人变成动物外形然后再变回来的医术,我一直以为变形术只是神话故事编造的,但是没想到外星世界真有这种变形术。公主,你还记得你是怎样被妖人变成猫的吗?”

    公主猫低声道:“王凡,你现在是我的保护人,称呼我珍儿就行,我哥哥就是这么叫我的。那天晚上,我听见王宫外面有激烈的打斗声响就醒了,然后听见卫兵喊胡堂主叛乱,知道事态严重。所以我赶紧跑到父王母后的房间,但是刚进去就被胡堂主和他的两个徒弟堵在了门口。

    胡堂主要我父王交出通天宝贝,说只要给他通天宝贝他就带徒弟们离开巴王府。但是我父王一口否认有什么通天宝贝。我当时很惊讶,因为通天宝贝是我家世代的最高机密,只有王室的重要的成员知道。胡堂主怎么会知道?

    就在这时,从门外进来两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猫头人,他们一老一少面色发绿。胡堂主对我父王说:‘大王,这两位是天外来的大法师和他的徒弟,他们都是使用通天宝贝召唤神机来到我们这里。大法师在天外知道哈尔天神的事,他说五百年前,哈尔天神带我们巴人祖先从老世界来到新世界途中,曾经送给先王蒙王一个通天宝贝。大王只要将那个宝贝交给胡某,胡某将带着徒弟回到老世界,不再干涉新世界的任何事务。’”

    珍儿说到这里停顿下来,低头回想着什么。

    王凡提醒道:“你父王没有给他们这个通天宝贝,所以那个猫头人就…”

    “通天宝贝是我们家的传家宝,而且事关新世界的安危。你想如果让胡堂主这种不安分的人拿到通天宝贝回到老世界胡作非为,迟早会败在比他的武艺还要高的坏人手中。一旦老世界的坏人有了通天宝贝就会去到新世界作乱,我们巴人五百年创立的天堂国就会再次灭亡。

    胡堂主知道我父王宁死也不会交出通天宝贝,于是威胁我父王要猫头人将我变成猫,我父王和我自己当时都认为胡堂主只不过是吓唬我们,因为从来没有听说真的有什么妖术能将人变成猫。但是没想到那个猫头人真的有这种妖术,他用手中一支奇形怪状的剑发出一阵烟雾将我笼罩,我闻到一股药味就昏迷了。

    等我醒来发现变成了这个样子被老妖抓在手里。”

    珍儿的声音里充满悲愤,往事不堪回首,她再次停顿下来。

    “公主,啊,不,珍儿,那个带你来的人是谁?我想应该是一位你父王的贴身护卫。”王凡试探着说。

    “他是我叔叔,其实我父王的通天宝贝是藏在我叔叔家里,所以胡堂主即使将巴王府翻过底朝天也找不到通天宝贝。”珍儿说。

    “那么是你叔叔将你救出来然后逃到我们这里?”王凡明知故问,诱导公主回忆往事。

    珍儿抬起头说:“我父王母后看见我的样子悲痛欲绝,胡堂主说只要交出通天宝贝就让妖人将我变回原形。我看见我父王动心了很着急,因为一旦父王说出通天宝贝在我叔叔那里,不仅我叔叔会受到连累,而且一旦胡堂主得到通天宝贝就会得寸进尺,妖人会利用父王爱我之心逼迫我父王做更多违心的事。

    所以我朝妖人的臭手狠咬了一口,妖人痛得一松手放开了我,我立即跳下地从窗户里逃出去。

    然后我一口气跑到我叔叔家,虽然我那时已经不能说话,但是我会写字。我叔叔看到我写的字明白巴王府被胡堂主和妖人占了,于是立即召集他的保安队一百多人赶到巴王府。

    但是他们也打不过,因为不仅胡堂主和他的那些徒弟武艺好,而且妖人会发毒气,中了毒气的人很快就会昏倒。我叔叔看他的人打不过,就带着我骑上马逃走,胡堂主赶着马车带着两个妖人在后面追,眼看追不上,他们在后面射箭,我叔叔后背中了毒箭。”

    “这么说胡堂主和妖人只有冷兵器。”王凡自言自语道。

    “什么冷兵器?”珍儿反问。

    “冷兵器是指刀剑弓箭这样的原始武器,地球世界打仗早就使用枪炮这样的热兵器。”

    王凡说到这里脑海灵光一现,枪!只要有一支手枪再加上几百发子弹就可以去孤军奋战,无论胡堂主和妖人剑术妖术有多高,只要远距离向他们开几枪照样会死。

    或许是大将军的遗传基因,王凡自小对军事着迷,只要是战争题材的电影,他千方百计都要去看一场。电台里他最喜欢听的节目也是有关军事话题。从懂事的时候起,他就梦想着又一支枪可以在山里打猎。

    有了主意,王凡不安的心安定下来,他已经看到完成公主叔叔遗志的希望所在。因为一直梦想着有一支真枪,所以他很留意有关枪的新闻消息,就在此前不久,他听到一则有关地下枪支买卖的新闻报道,据说在那个地方只要花几千块钱就可以买到一支货真价实的手枪和子弹。

    虽然枪支买卖违法,但是救巴国和公主是见义勇为的英雄行为,而且一旦买到枪后并不在法律管辖的范围使用,所以因为自己的情况特殊可以谅解。不过,加上路费,至少要一万块钱以上才能实施买枪行动。

    想到这里,王凡转移话题问:“珍儿,你叔叔给我的短剑是用金子做的吗?”

    “当然是!”珍儿道。

    “剑柄上有一颗蓝宝石也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王凡,你怎么问这些?”珍儿的语气充满疑惑。

    “这就好!我有办法回去你们那个世界打败胡堂主和猫头人了。”王凡答非所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