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12章 离家出走
    天刚亮,王凡听见厅堂里发出声响,知道是妈妈已经起床准备出门干活。他走出房门道:“妈,今早就不去做事吧,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同你商量。”

    王凡的妈一听即刻放下手中的农具,神情紧张地说:“什么重要的事?”

    虽然眼前的儿子只有十五岁,但是在她心目中早已经是这个家的主心骨,他说很重要的事一定关系重大。

    王凡返回房间拿出短剑低声道:“妈,你看,这是昨天那人临死前给我的东西,我昨晚仔细看过,这剑是用黄金做的,这颗蓝宝石也是真的,拿到山城金银珠宝市场去卖至少可以得到五万块钱。所以,我想今天就去卖剑。”

    王凡心知这支宝剑价值远不止五万,但是担心说多了让妈妈受惊。

    “五万!”王凡妈惊叫一声,同时一只手下意识地捂住胃部,五万块钱也让她受惊了。

    王凡急忙安慰道:“妈,五万块钱对大城市里的人来说是很少的钱,还不够买两平方米的房子。你放心,我卖的钱大部分会存进你在农业银行开的账户里。只留一部分现金在手里不会有事。”

    王凡妈紧张的神情放松下来,叹声道:“唉,是啊,城里人比我们山里人富得多了,凡儿,虽然妈知道你做事一向稳重,但是毕竟你从没去过山城,第一次做这么大的买卖,要不要让你柱子舅舅陪着你一起去?”

    王凡笑道:“舅舅腿脚不方便,让他一起去还要我照顾他,而且路费要花双倍。”

    听到路费两字,王凡妈的神情再次紧张起来,“是啊,去山城可要花很多钱啊,可家里只有一百多块。倒是有一两斤晒干的金银花,你拿给舅舅,让他先给你垫够路费,卖了这东西回头还给他。如果能卖到五万块钱,你也要分一些钱给你舅舅,他以前帮了你不少。”

    王凡点点头,“好,我银行卡里还有几十块,舅舅再给我几百块就足够了。”

    匆匆吃罢早餐,王凡带着珍儿出了家门。

    他生平第一次远途旅行的行囊很简单,一个陪伴了他两年的书包,里面装着几件夏季换洗的衣服,再加上短剑和通天宝贝、公主猫。

    为了同珍儿面对面近距离沟通方便,王凡将书包挂在胸前。他一只手里还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鼓鼓囊囊的金银花。

    红彤彤的太阳从东山之巅露出笑脸,群山的山顶顿时披上一层粉红的色彩。但那些山谷中仍然弥漫着晨雾,万千生灵还躺在幽深莫测的谷地里做着香甜的梦。

    珍儿从书包里探出头四下好奇地张望,如果说昨天两人的心情有些沉重,那么今天就是轻松愉快了。

    山路上来往的行人很少,王凡一边大踏步往山外走一边放心大胆同珍儿交谈。

    “珍儿,你今年多大了?”

    虽然王凡知道询问女孩的年龄有点不妥,但是身为保护人,有必要知道自己的被保护人年龄几何。

    珍儿似乎一点都不介意,爽快答道:“我今年十五岁!”

    “那我们是同龄人!呵呵!”王凡笑道。

    “王凡,你爸爸去哪里了?我在你家一直没见过。”珍儿问。

    珍儿很平常的一问却触动了王凡为数不多的敏感神经,他低声道:“我爸爸十年前就去世了。”

    王凡五岁那年,他的爸爸在城里一个建筑工地做工时出了事故身亡,事后,工头赔偿了一万块钱的安葬费。

    珍儿瞪大两颗亮晶晶的眼珠注视着王凡的脸等待更加详细的信息。

    但是王凡不愿就此话题继续发表言论,如果再说下去,珍儿肯定会问一万块钱为什么等同于他爸爸的生命?其实,如今即使在乡下,一万块钱已经无法体面地安葬一个人,甚至不够买一杯有钱人喝的醇香美酒。

    对视片刻,珍儿似乎已经洞察到了王凡眼神中隐藏的一丝悲哀,她低下了头,叹息一声:“唉,老世界比我想象的差多了!”

    但是王凡不会让自己的负面情绪持续超过五分钟,他迈开矫健的脚步走出阴森的山坞来到阳光照耀的山口。

    他高扬起头望着天边的朝阳大声说:“珍儿,等你跟着我到了山城,你将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

    说完,他低下头轻声道:“珍儿,说说你的世界吧,你们那个世界是怎么样?现在有多少人?”

    珍儿受到王凡乐观豁达性情的感染,情绪跟着高涨起来,她向外伸长脖颈高兴地说:“我们那个世界的天空是金色,天上有两个红太阳!”

    王凡收住脚步,低头惊讶地说:“你们那个世界有两个太阳?”

    “是呀,一个太阳哥哥一个太阳弟弟,他们总是一前一后形影不离。”珍儿说话的语气和神情让王凡仿佛看到一位清纯少女的脸。他急忙将目光移开继续往前走。信口开河道:“你们那里有山吗?”

    “当然有,我们的山在阳光下到处闪着金光,因为漫山遍野都是金石,而且,我们那里还有火焰山!”

    王凡因为情绪不稳注意力分散险些失足掉下山崖,他一把抓紧身边一颗树的枝丫站稳脚跟。

    他喘着粗气低头道:“珍儿,你说你们那里满山遍野都是金子?”

    “是呀,金子在我们那里最不值钱。”

    “那火焰山是怎么回事?”

    “这还用问,山顶冒火呗,山头的石头都被烧红了。史书记载,我们巴人祖先到新世界的第一年,经历的大大小小地震几百次,火山爆发几十回,好不容易建好的房屋可能转眼间就毁坏了,这种情形一直持续了一百年。

    除了地震和火山,还有一件我们巴人祖宗想不到的事,到了新世界人的身体变重了很多,走路很吃力,做事更加困难。但是经过几代人后,新世界就变成了我们巴人的天堂,我们祖先刚去时只有不到一万人,经过五百年,现在我们有将近一百万!”珍儿的语气充满自豪。

    但是对于珍儿引以为豪的人数,王凡很不以为然,因为在这个世界,仅奉县一地人口就超过一百万。

    但是珍儿说的五百年是什么意思?他停下脚步低头问:

    “你是说巴人自从离开这里去到新世界的时间只有五百年?”

    “是啊,五百年已经很久了!”珍儿感慨地说。

    “可是我们这里的时间至少有两千年,因为秦始皇统一中国是在两千年前,而巴人肯定是在此之前离开这里去了天外。”王凡道。

    “那是怎么回事?”珍儿不解地反问。

    “很显然,不同的世界时间是不同的。”王凡信心满满地说,然后迈开大步继续往前走,“时间和空间是相对的,这就是相对论,以前我不是很懂,这下我懂了。对了,珍儿,你们那个世界除了巴人还有其他种类的人吗?”

    “没有!我父王说如果一个世界有几个种族的人就会战乱不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家世世代代虽然有哈尔天神给的通天宝贝,但是都没有再回到老世界。”珍儿说。

    王凡点点头表示深刻理解,珍儿的话让王凡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珍儿,你说你有哥哥,他这次有没有被胡堂主或者猫头人抓住?”

    “没有,我哥哥正好去了乡下考察粮食收成,当时,我叔叔眼看打不过就派人去向我哥哥报告,让他暂时在乡下躲起来,胡堂主肯定会派人抓我哥哥。”

    “那个胡堂主是什么人?他有多少徒弟?你父王除了王宫卫兵总该还有一支军队吧,即使你父王被坏人控制了,你哥哥是王子,他可以带领巴国军队反攻王宫。”王凡的语气如同一位被埋没的军事奇才终于有了一次公开发表自己的战略战术的机会。

    珍儿的情绪一落千丈,低声道:“胡堂主从小喜欢打打杀杀练了一身武艺,他成天梦想着打回老世界来,后来开了一个武艺堂前后收了一共二十一个徒弟,我父王一向不喜欢胡堂主这种不安分的人,看他徒弟越来越多有点担心,所以找了一个机会下令关了他的武艺堂不准他再招徒弟练武。”

    王凡再次止住脚步,低头看着珍儿不解地说:“胡堂主才二十一个徒弟?那你们王宫一共有多少卫兵?”

    “巴王府的卫兵有上百人,其中一半专门保护我家王宫。因为从来没有出现过叛乱这种事加上又是深夜,卫兵都睡觉了…”珍儿说到这里停顿下来。

    王凡对珍儿的解释显然不满意,他以大将军的口气居高临下道:“巴国军队呢?有多少人?你叔叔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反攻巴王府?”

    珍儿眼巴巴望着王凡道:“都以为是天堂世界不会打仗,所以巴国到了新世界后从来没有什么军队,只有我叔叔的保安队维持治安。保安队一共有两百人,一百人驻守在哈尔城里,另外一百人分散在乡下。”

    王凡一下子就听明白了,他迈开大步继续向山外走,嘴里语气轻松地说:“我认为你哥哥不会只是躲在乡下,他会集合乡下那一百位保安员等待时机反击。有你哥哥配合行动,我们只要带一支枪一百发子弹回去巴国就可以大获全胜!”

    金柳乡虽然地处穷乡僻壤,但是以乡政府大院为中心的公路两旁也集中了一些商铺,比如一个小型超市,一两家小饭馆,一个网吧茶楼等等,其中人流最大是一个农贸集市。

    这农贸集市实际上就是将十几家小摊贩集中在一个大棚内做买卖,因为有卖肉买鱼和青菜水果的,所以大棚内难免会弥漫着臭鱼臭肉味,尤其是在夏季味道更重。

    王凡的舅舅柱子自从采药摔残了一条腿,被迫无奈在这个农贸市场租了一个摊位贩卖一些清热解毒的药材和一些山里的特产比如红薯干板栗之类。虽然王凡上学的地方离这里很近,但是王凡只是有事找舅舅时才被迫无奈来此一游。

    屏住呼吸进入乱哄哄臭乎乎的农贸市场找到舅舅,王凡搀扶着舅舅出来说话。

    两人来到大棚背后的一个阴暗角落,王凡从书包里拿出短剑低声长话短说:“舅舅,我昨天在山里捡到这东西,我研究了一下,应该是金子做的,你看,这颗蓝宝石也是真的,拿去山城金银珠宝市场卖肯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柱子看上去是一位面目清瘦不苟言笑的中年人,听了外甥的话有点惊讶,他拿起短剑眯着眼翻来覆去左瞧右看,然后抽出剑端详片刻将剑插回剑鞘还给王凡。

    “王凡,你想多了吧,这东西最多是黄铜做的,那个蓝宝石不过是一粒玻璃子。拿去卖最多一两百块钱。你想想,如果是一个宝物,物主怎么会丢落在山里让你给捡着?”

    王凡对舅舅如此反应早有思想准备,神情严肃道:“舅舅,我昨晚仔细测量了这东西的比重,比铜要重,但同黄金的比重几乎一样,所以一定是金子做的。既然是金子打造的,这颗蓝宝石肯定是真的。你以前采药不是遇见过城里的有钱人拿着猎枪去我们山里打野猪吗?肯定是那些人丢落的。”

    柱子舅舅只有小学毕业的学问,对什么比重之类的科学术语怀有敬畏之心。何况,他知道眼前的外甥各科学习成绩在金柳初中都是名列前茅。听高才生外甥的语气如此肯定,柱子脸上的神情由不以为然变为惊喜。

    他急忙问:“王凡,你估计能卖出多少钱?”

    “至少十万!”王凡信心十足道,舅舅在农贸市场混迹了几年可谓见多识广,只要不说百万以上应该不会受到惊吓。

    柱子舅舅难得一笑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语调也有点急速,“王凡,你说去山城?那舅舅陪你走一回!你舅舅我人到中年还没有去过山城呢,正好你表妹放假了,让她来看几天摊子。”

    “咳咳!”王凡的喉咙有点发干,舅舅出人意料的热情让他有点为难。

    “舅舅,我听说从奉县到山城坐长途客车要十来个小时,坐轮船时间更长,舅舅的身体又不好恐怕吃不消。另外,我卖了剑有了钱还要去另一个地方办点事才回家。”

    柱子舅舅瞪大了眼珠,“去另一个地方?什么地方?办什么事?”

    面对舅舅的质问,王凡一时哑然,总不能说自己要去非法买枪吧,为难之时低头看到正探出脑袋东张西望的珍儿,信口开河道:“去另一个地方的宠物市场看看能不能…”

    柱子舅舅这才注意到王凡胸前的书包里装着一只猫。他惊讶地问:“王凡,你什么时候养了一只猫?”

    “这猫是同学送的,聪明的很。”说到这里他急忙转移话题,将手中的塑料袋递到舅舅手中道:“舅舅,我妈给你带来这些金银花,说要你先给我五百块钱路费,等我卖了这个剑分给你一万块。有了钱,到时舅舅可以带着表妹坐大轮船去山城耍几日。”

    听到可以分一万块,柱子舅舅立即喜形于色,嘴里却推脱道:“一万块太多了吧,五百块路费够用吗?我看看身上有多少。”

    他说着伸手掏出一个破旧的钱包,将里面的现钞都拿出来数了数叹口气道:“唉,这几天天太热,生意不太好,这里一共就二百零十三块,要不我去给你借多两百?”

    王凡不想再麻烦舅舅,于是说:“不用了,我身上还有两百块。”

    “也好,你先拿着这些钱,万一到了山城缺钱用,找一个公用电话打我的手机,我给你银行卡里存钱。”

    柱子舅舅说着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手机在王凡面前晃了晃,这是他花了三十块钱从地摊上买的旧货。虽然这种手机早就不时髦了,但是自从有了手机,他感到自己真真正正从一位药农华丽转身变成了一位商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