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节)

    告别了舅舅,王凡转身带着珍儿来到附近的网吧。路费问题已经解决了,他需要着手开展情报收集工作。

    网吧在一栋三层楼的二楼,一楼是卖茶水和早点之类的小吃店,三楼是住家。在附近的金柳初中读了两年书,王凡来这个网吧只有屈指可数几次,而且几乎都是来上网查阅一些感兴趣的资讯。

    王凡正直贪玩的年龄也很向往上网打游戏的快乐,不过,来网吧消费可是要花钱,而王凡口袋里的钱只够维持基本的日常生活。

    从炎热的室外进入有空调的网吧顿觉凉爽,现在的时间是上午十一时许,网吧内只有寥寥可数两三个玩家。

    王凡拿到上机卡坐到一台电脑前,他要争取在一小时内查阅到所需要的资讯。在等待开机时,他拉过来邻坐的椅子让珍儿坐在自己身边体验一下神奇的网络世界。

    珍儿默默无语注视着王凡的一举一动,这位同龄人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依靠和保护人,他已经再三告诫有其他人在场时她一定要保持沉默,不然会招来麻烦甚至杀身之祸。

    王凡快速机敏地搜索浏览需要的信息,他对自己的记忆力非常自信,重要的信息多看一遍就会牢牢铭记在心。

    王凡正聚精会神盯着电脑屏幕时,突然身后一声惊叫打断了他。

    “这不是王凡吗?你小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语调里满是惊奇,好像是同失散多年的好友不期而遇。

    王凡转头看见两位少年瞪大眼睛盯着自己,他笑着站起身打招呼:“大肥,猴头,是你们啊,吓了我一跳!”

    来者都是王凡的同班同学,一个长得肥头大耳外号叫大肥,另一个则显得尖嘴猴腮叫猴头。这两位都住在乡政府大院里,是这家网吧的常客,据说因为是常客加上乡政府领导的背景,他们在这里上网打游戏享受很高的优惠。

    “王凡,你没有回山里啊,在这里上网做什么?”大肥说着眼睛瞟了一眼王凡的电脑屏幕,立即大惊小怪起来,“山城金银珠宝市场?王凡,平日里看你穷不拉几,怎么会对金银珠宝感兴趣?”

    王凡心里一惊,急忙用身体遮住电脑屏幕,心想幸亏电脑屏幕上显示的不是黑市枪支买卖信息。不然,自己的非法行为就要暴露了,那猴头的老爸正好是乡派出所的所长。

    想到研究金银珠宝并不犯法,王凡不慌不忙道:“我舅舅家有点事要我来帮忙,没事来上网随便看看。”

    猴头注意到了正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公主猫,用手一指道:“大肥,你看王凡那只猫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或许王凡是想去山城用这只猫换点金银珠宝回来。嘿嘿…”

    大肥看着珍儿跟着一阵傻笑:“嘿!嘿!嘿!”,然后冲王凡说:“王凡,你不会真的这么想吧?”

    王凡笑道:“怎么会?我的猫可是无价之宝!”随即转移话题,“大肥,听说你和猴头想参加一个什么电竞比赛,你们抓紧时间练习吧,我一个小时的上网时间快到了。”

    他说完转身坐下来不愿再浪费时间闲聊,坐在网吧里时间就是金钱啊。

    大肥和猴头见状也不再啰嗦,他们各占一个电脑位,不一会两人“噼噼!叭叭!”敲打着键盘玩起游戏来。

    王凡准时完成了情报收集工作起身收拾起珍儿,然后向同学打了一个招呼离开了网吧。

    走到无人处,珍儿低声问:“王凡,你看了那些奇怪的书都搞明白了?”

    王凡低头压低声音道:“都明白了,我们先坐三轮机动车去奉城,然后坐夜班长途客车到山城,在那里卖了剑有了钱我们将从山城坐长途客车到公木县买兵器。”

    赶到奉城县城时已经是中午,下了车,王凡找到长途汽车站,买好晚上七点钟发车去山城的长途客车票。

    买了车票后王凡口袋里只剩两百块,他必须在卖出宝剑之前尽量节省每一块钱以备不时之需。

    在车站附近的一个便利店买了一大袋面包牛奶饮料,王凡带着珍儿坐在车站停车场的一个偏僻角落用餐,这里有一颗参天大树枝繁叶茂撑起一片清凉的浓荫。

    这是一个专供私营客车运营的长途客车站,没有室内侯客室,售票站也很小,因为有空调,所以狭小的售票站内早已挤满了人。

    填饱了肚子,王凡掏出收音机看看,时间才下午二点多钟,离发车时间还早得很。王凡一年前同几个同学来这城里游玩过一回,加上天气炎热口袋了钱也不多,所以,王凡决定继续原地休息等待。

    两人小声交流了一会今天旅行的感受,珍儿坐了机动三轮车见识了城里的高楼大夏,对老世界的看法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沉默了好一会,珍儿突然提出一个出人意料的问题:“王凡,你有相好吗?”

    王凡若有迟疑,答道:“你是说女朋友?没有!”

    王凡虽然心仪班里的一位女生,也对自己的魅力颇有自信,但是他平日里忙着学习,周末和假期就回到山里,加上自己历来囊中羞涩,所以既没时间也没经济实力搞早恋。

    “我说的不是朋友,是以后结婚生子的人!”珍儿强调说。

    “更没有!”王凡断然地说,如今的中学生谈恋爱的不少,但是将来能够结婚生子的恐怕不到百分之一。

    王凡看着珍儿心里纳闷,她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更好想变回人形以后留在这里?如果她想留在这个世界找结婚生子的相好,自己毫无疑问是最合适的人选。

    “我有相好!”珍儿的话立即打消了王凡的想入非非。

    “他是谁?”王凡好奇地问。

    “他名叫宋仁,比我大一岁,在哈尔城国王学院读一年级。国王学院是我们巴国最高学府,每年只招收三十名新生,巴国的各级官员最初都是从国王学院的毕业生中选拔。梅教授是国王学院的院长,也是我和我哥哥的老师。是他将宋仁推荐给我父王,我见过他两次,也挺满意。但是按照我家祖上的规矩,要等我年满十六岁才会对外公开我的相好,所以现在外人中只有梅教授和宋仁自己知道。

    宋仁不仅学问好而且从小习武练剑,要是知道王宫出事我不见了他肯定会找胡堂主打闹,但是他一个人势单力薄根本不是胡堂主的对手,我很担心他也会被妖人变成我现在这个样子。”

    (第二节)

    哈尔城是巴人在这个金色世界建立的都城,也是这个新世界唯一的城市,城市的街道四通八达各种建筑规划有序,不过,城中居民的交通工具仍然是马和马车。

    哈尔城最热闹的街道是王后大街,此时正值午餐时间,太阳两兄弟高挂在金黄色的天幕中央。在王后大街一个饭庄前聚集了大批民众,人们围拢在一张贴在房屋外墙上的醒目告示前观望:

    巴王府通告

    1,大王之弟顺严昨晚率领保安队一百余众突然袭击巴王府企图纂夺巴王位,但被王宫护卫和胡正师徒打败,顺严挟持公主逃脱。

    2,因胡正平息叛乱有功,大王特封胡正为巴国保安队队长,撤销顺严一切职务,并交由保安队缉拿审讯,凡发现顺严踪迹并向胡正队长报案者赏钱五千。

    3,因此次叛乱事件造成王宫护卫和保安队员伤亡惨重,特令重开武艺堂,由胡正兼任堂主,招收十五至十七岁的男女少年学徒,第一期招收五十名,为期一年,由胡正的老弟子出任各小组教练,学习期满合格者将会获得重用,培训期间的伙食费等费用一律由巴王府支付。

    4,报名地点:武艺堂,即日开始报名,名额有限先到先得,额满即止。

    通告的下方还盖着巴王府通红的印章,以表示此布告是真品不是假冒。围观的人对墙上的通告指手画脚议论纷纷。

    一位帅气的少年看完布告默不作声从围观的人群中挤出来,然后快步走到停马场拉出一匹马飞身上马向外奔去。

    少年快马来到一座静谧的府邸门前跳下马,他将马栓在门前一棵树干,然后走上前敲门。

    门很快打开,一位十来岁的女孩从门里露出脸嬉笑道:“宋仁哥哥,我爸爸正要找你呢,没想到你不请自来。”

    宋仁松了一口气道:“亮亮,这么说我恩师在家啦?”

    屋内响起一个男人低沉有力的声音:“我在!宋仁,快进来!”

    屋内说话的正是梅教授,他正当壮年看上去文质彬彬。

    宋仁大步走进屋来到梅教授跟前急匆匆道:“恩师,我刚在王后大街看到巴王府的通告,说顺王爷造反胡堂主救驾,说顺王爷带着公主逃了,怎么会发生这种几乎不可能的事?”

    梅教授眉头紧锁道:“为师也是今早去王府议事才从大王口中得知此事。为师和众位到场的官员当时都无法相信,但大王亲口说出的事,不信也得信啊。”

    梅亮端来一壶茶水放在茶几上,道:“爸,宋仁哥哥,你们何不坐下说话!”

    站着说话的师徒这才相对而坐,女孩为他们各倒了一杯茶,然后站在一旁。

    少年无心喝茶,神情仍然紧张,“可是,恩师,如果是真的,为什么顺王爷要带着公主逃走呢?公主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以为师之见,公主跟着顺王爷逃离王宫反而没事,幸好王子去了乡下也躲过一劫。”梅教授语气沉稳地说。

    宋仁面露惊色,“恩师以为事件的真相正好相反?”

    梅教授点点头,“为师今早在王府察觉到异常,因为关系重大,所以不敢对他人提及。虽然大王安在而且口述事件经过,但是为师观察到大王说话时眼神空洞似乎在背书。而胡正找来的保安队和王宫护卫作证时,为师观察到同样的情形。

    为了进一步证实心中的猜疑,大王退朝时为师说有事要向大王私下禀报,但是大王不予理会,随即胡正声称大王因为精神受到刺激需要静养,任何人不得未经召见进入巴王府。

    为师被姓胡的赶出来后留了一个心眼,王宫大门口站着一位老护卫,为师出门时低声问他:“你知道我是谁吗?”,老护卫傻里傻气反问:“你是谁?”

    由此一系列反常现象,为师认定此次事件是胡正和他的徒弟们利用某中鬼妖之术作乱。顺王爷带着他的保安队本想反击但被胡正打败,顺王爷无奈带着公主逃离。”

    宋仁频频点头,“恩师的观察不会有误,大王和王宫护卫都被鬼妖之术迷惑了。只是胡正从哪里获得了这种鬼妖之术呢?”

    梅教授再次眉头紧锁,“为师刚才也在苦苦思索此事,据史书记载,在火焰山外那片地势险恶的丛林之中生活着这个世界原生的多种动物,它们长相丑恶我巴人从不敢接近,而历代巴王心地仁慈,放任它们在自己的领地生长繁衍从不去猎杀。会不会是那些动物之中有进化成鬼妖之类的妖物?胡正和他的那些徒弟都是胆大妄为之人,他们或许早就暗中去到那里同妖物有往来,时机一到,他们联手发动此次叛乱之事并嫁祸给顺王爷。”

    趁老爸说完,在一旁默默无语的女孩发话:“爸,我看过的一本故事书里说聪明的鬼进化三百年就会造化成妖,会不会是孤山三界堂的鬼有些到了三百岁变成妖,然后下山到了哈尔城同胡堂主一起用妖术害人?”

    坐着的两人都转脸看向女孩若有所思。

    “亮亮,故事书里是这么说的?如果是这样,孤山道长们可就是玩忽职守!”梅教授自问自答。

    宋仁转脸对梅教授道:“恩师,故事书虽然是编故事,但是既然真的出现了鬼妖之术,那么必然同鬼妖有关,亮亮的故事也可供参考。”

    梅教授站起身在客厅了走了几步有了主见,他转身看向少年,宋仁立即站起身挺直腰杆聆听恩师的教导。

    梅教授语重心长地说:“宋仁,大王和公主都很看好你,现在巴国有难,你可要以实际行动来报答大王和公主的厚爱。我们分头行动!你立即去武艺堂报名成为胡堂主的新弟子,借机接近胡正探明他究竟在搞什么鬼,并设法找到破解妖术的办法。为师明日一早秘密前往孤山让道长们彻查三界堂然后想出一个破解妖术之法。”

    少年目光如电语气坚定回应:“恩师放心,学生会竭尽全力完成恩师所托,哪怕上刀山下火海也不会有半点迟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