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节)

    天一亮,胡正准时醒来。

    虽然他没有叫床的闹钟,但是多年养成的生物钟同闹钟一样准,何况这十几日他一直处于精神亢奋状态,因为天上掉下一个大法师找上自己,让他去天外世界的梦想很快将变成现实。

    虽然到了新世界后老巴王子下令收集刀剑入库封藏,但因他胡家老祖当年是巴国最有名的剑师,老巴王破例准许他胡家老祖留下一把亲手打造的宝剑。

    他胡家在新世界历经十三代一直安分守己过着平凡的生活,但到了第十四代出了一个突变种胡正,因为他从小好动对祖宗的宝剑情有独钟,长大后更是痴迷于祖上留下的武术典籍。因为爱好特殊加之心高气傲时常口出狂言,所以胡正早在少年时代,不仅街坊邻居和同学将他视为异类,而且在哈尔城甚至整个新世界都小有名气,不过这种名气对胡正可不是什么好事。

    但胡正无视他人的非议坚持自己武士的梦想。他不仅每天勤奋练武而且读书认真,在哈尔城最高学府-国王学院这个培养巴国精英的学堂以位居三甲的成绩毕业。但是按照巴王府制定的用人制度,毕业成绩和公众评价同等重要,而公众评价的最终结果最终要由巴王府对外公布。

    不幸的是,胡正的毕业成绩的“十分”同他公众评价的“负十分”正好相互抵消,总分为零分。远远达不到巴王府用人标准的底线“五分”,所以胡正从最高学堂毕业后只能上山下乡一边干着农活一边幻想着自己在另一个世界当武士叱诧风云号令天下。

    胡正翻身下床,他打开窗户一看,大院里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这座宅院原本是当今巴王唯一的弟弟顺严的一个庄园,因为地处偏僻而且发生过不止一次的闹鬼恐怖事件,所以多年来这个庄园成了顺王爷手里的烫手山芋,想甩手但一直没人愿意接。但是五年前的一天,胡正找到顺王爷说只要价格合理愿意买下他的这栋鬼宅,只是要附带一个条件:巴王府允许他在这里开武艺堂招学徒习武健身。

    顺王爷当即就动心了,历史经验表明这种鬼地方也只有胡正这种艺高人胆大的狂妄之徒敢住,至于开武艺堂在社会上招学徒,顺王爷当时认为没有人会愿意花钱来跟胡正学这种在新世界没什么用途的武艺。于是顺王爷很快胡正达成协议,其后说服自己的王兄恩准给武艺堂颁发营业执照。

    但人算不如天算,出人意料的是胡正招收学徒的告示在王后大街张贴后没几天就有一名街头小混混愿意出二百文酒肉钱报名。

    一生二,很快又有第二个好事之徒报名,其后令巴王家族忧心的事接连发生,胡正在三个月内居然一共招了二十一名徒弟。

    如果不赶紧加以阻止,这个天堂世界保持了近五百年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将会毁于一旦。

    顺王爷和巴王为此坐立不安,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众位巴国精英也都心怀恐惧。但是如果巴王府毫无缘由下令关闭武艺堂,民众明里抱怨巴王府朝令夕改,私下会说是顺王爷为卖闹鬼的房产给胡正才让他开武艺堂,鬼屋脱手后就翻脸不认帐,这将会令胡正博得民众的同情而让巴王府蒙羞。

    而对失民心的事历代巴王都是绝对不会做的。

    在焦虑中苦熬了三个月的巴王府终于等到了一个天赐良机。

    这天是一个节日,哈尔城的夜晚酒肉飘香,每个酒馆都是乱哄哄人满为患。在一个酒馆里,因为几句口角,一个酒徒抄起桌上的酒壶朝邻桌另一个酒徒劈头盖脑砸过去。

    不幸的是拿酒壶砸人的酒徒不知道或者是因为喝醉了暂时忘记他要教训的人是胡堂主的徒弟。这胡正的徒弟当时也是喝多了同样忘记了自己是堂主的徒弟,更不记得堂主那句反复强调的“不可用武功打架”的教导,但是他对堂主教的两招拳击术却牢记在心。

    他先一拳将飞到眼前的酒壶打得粉碎,然后一拳击中目瞪口呆的对手那油光发亮的大嘴巴,随着一声鬼哭狼嚎,一张血盆大口里吐出几颗血淋淋的牙齿,场面令人震撼摄人魂魄。

    巧合的是顺王爷的几个保安队员其时也在同一个酒馆里喝酒,他们中的小头目一眼就认出表演如此精彩功夫的高人是胡堂主的一位高徒。而且小头目平时就很有政治头脑,加上那夜他刚刚坐下喝酒神志仍然非常清醒,当即意识到顺王爷对胡堂主这位徒弟的神勇表现肯定很感兴趣,于是立即下令同伙迅速保护事故现场,尤其是满地的牙和血迹要原封不动,酒馆的出入口也立即被封锁,宁可放进一千不可溜走一人。

    他自己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进巴王府,将胡正的徒弟如何使用超人的武功将普通民众打击致残的事报告了正在酒宴大厅一起观赏歌舞的巴王和在座的众位巴国精英。

    因此这一打架事件迅速成了哈尔城当晚的头号新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巴王府随即在王后大街贴出告示,巴王府的书法家以优美的文字栩栩如生地描述了胡堂主的高徒如何闪电般出手将一个坚固的陶土酒壶打得落土流酒,以及一位手无寸铁的酒客满嘴牙被击得粉碎的全过程。

    告示对这起恶性伤人事件的原因做了精辟的结论:都是武艺堂惹的祸!为了保护在这个天堂国里的民众不再受到伤害,巴王府不得不立即吊销胡堂主的营业执照没收其非法所得并永久关闭武艺堂。

    (第二节)

    胡正漱洗完毕泡了一壶茶,本想邀请大法师师徒一起共饮,但当他走到客房门外听见里面此起彼伏的鼾声后又回转身,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客厅里举杯独饮。

    虽然付出了死伤十几位徒弟的代价打败了顺王爷的保安队攻占了巴王府,但是胡正并不想杀掉巴王自立为王,因为他在这个平谈无味的小世界已经呆够了,即使当大王也没有什么意思。

    何况胡正心里很清楚,这里的巴人习惯了世代被巴王家族统治奴性难改,如果他杀了巴王自立为王肯定会引来众怒。因为天外大法师的神功,现在巴王府实际上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这就足够了。

    客厅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身,胡正喊道:“进来!”

    一位二十多岁的女人迈步走进来,虽然她的一只手臂上缠着一块伤布,但是俊俏的脸上并没有伤痛的表情。胡正看见她站起身惊喜道:“阿玲,今天这么大雾,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阿玲大大方方在一张木椅上坐下微笑道:“昨晚思考师父说的事睡不安稳,不如早点起来。”

    胡正从茶几下拿出一个瓷杯倒了一杯茶放到女子面前笑道:“看来你已经做出了决定。”

    阿玲不慌不忙喝了一口茶神情认真地说:“是的,我决定跟师傅一起去天外走一遭,虽然我对天外大法师和他的世界仍然心存畏惧,但是我相信师傅的远见,何况我也不愿意在这个小世界平庸过一生。”

    胡正大喜,“太好了,有阿玲在身边,胡某信心倍增,前晚一战,我们都亲眼见识了大法师神功妙术,我们多年想做但是无法实施的行动,有大法师相助轻而易举就实现了,跟着大法师去天外世界助他一臂之力也是理所应该。何况这是去天外世界千载难逢的时机,即使有凶险也值得奋力一搏。”

    阿玲点头称是,慢悠悠喝口茶道:“昨天半天时间就招满了五十名新徒弟,师傅说要从中挑选六位少年娃一起走,不知师傅今天打算如何选拔?”

    胡正神情认真道:“为师打算选三男三女,这样他们在天外世界不会寂寞,将来可以配对成家生子。入选标准首先要剑术有点基础,其次要相貌端正。”说到这里,胡正对女子微笑道:“等一会让他们先跟为师学几招剑法,你在一旁仔细观察,三名女娃由你负责挑选。”

    武艺堂聚会厅里坐满了五十名说说笑笑的少年男女,虽然已经是上午,但是屋外的大雾仍然很浓,屋内的光线有些阴暗。

    宋仁默默无语坐在最后一排一个角落,他在屋内喧闹的人群中显得有些落寞,因为在座的人中没有他认识的朋友。

    宋仁是乡下人,一直在乡下的学堂读书,刚刚进入国王学院才三个月。在座的其他少年几乎无一例外是家住哈尔城里的,而国王学院的同学是不会放弃自己的学业来此当胡堂主的徒弟。巴王府的告示昨天上午才贴出来,乡下的少年即使有意练武也没有那么快得到信息,更没有机会抢在名额满之前报名。

    宋仁心中暗自惊讶,仅凭一张不同寻常的告示,不到半日的功夫五十个名额就全满了。这一方面说明巴人对巴王府的图章深入骨髓的信任,另一方面说明城里的少年工作机会较少,他们对王府护卫和保安队的工作机会很向往。

    门口传来响亮的脚步声,聚会厅里立即安静下来。不一会,走进来一位气宇轩昂面色红中透黑的中年男子,他满头短粗的黑色头发,嘴角留着浓密的黑色八字胡须。他身穿一套宽松的练武服,脚蹬黄色皮靴,腰间插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剑。

    在他身后跟着五名年龄都在二十多岁的男女,他们都是胡堂主的老弟子,而且每人身上都挂了彩,表明他们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

    宋仁曾经见过胡正这位国王学院的学长一次,今日再见几乎不敢相认,因为这胡堂主的气势今非昔比。

    胡正在入口一侧的主宾台前一站显得异常高大威武英气逼人。他用犀利的目光扫射屋内坐着的人,会议事厅里鸦雀无声,新弟子们全都目不转睛望着他们的堂主。

    五名老弟子分立在胡正两侧,阿玲用激扬的声调说:“各位师弟师妹,堂主的大名你们应该早已听说过。从今天起,你们都是堂主的弟子,你们要听堂主的话,现在全体起立向堂主敬礼!”

    “哗啦啦……”少年们站起来齐声高喊:“堂主好!”

    台上的胡堂主大手一挥高声说:“坐下!”

    学生们齐刷刷坐下来,屋里依旧鸦雀无声。

    堂主双手叉腰表情严肃地说:“我们巴人本来是生活在一个蓝色的世界,那个世界比我们现在这个世界要大得多,那里有很多很多的国家,那里的天空是蓝色的,海水是蓝色的,绿色的草原广阔无边。可是为什么我们的祖先要搬到这里来呢?因为那个世界有一个强大的国家想灭亡我们巴国,在哈尔天神的帮助下,我们的祖先五百年前逃离了那个蓝色世界来到这里。

    从那以后我们巴人以为自己是活在天堂国里,因为这个世界里只有我们巴人一族巴国一国。所以我们巴人早已忘记了战争,没有人再习武练剑。祖先们从蓝色世界带来的历经千百次战斗的刀剑都被埋在了不知名的山里早已化成了泥土。

    但是本堂主生来就是武士,深信总有一天我们的敌人会找到这个小小的世界。同样,我们巴人也可以回到祖先的故国夺回我们巴人失去的家园。到那时候,只有勇敢的武士才能生存,所以本堂主从小练武习剑,决心成为天下无敌的大将军。

    很多无知的人笑话本堂主是痴人说梦,但是,就在我们祖先来到这个新世界五百年后的历史转折时刻,天堂国里发生了叛乱,而且发起者是没人能想到的当今巴王的亲弟弟顺王爷,虽然他被本堂主和弟子们打败,但是从此这个世界将不会太平。因为顺王爷偷走了哈尔天神留给先王蒙王的通天宝贝逃回了老世界!”

    屋内一片哗然,宋仁心中大惊,巴王有通天宝贝?胡正所说是真的吗?

    堂主大手一挥,屋内随即安静下来。

    “顺王爷很有可能借机从老世界带回我们巴人祖先的敌人,所以本堂主召集你们来加紧练武保家卫国。你们只要跟着本堂主和你们的师兄师姐好好练武,不用多久就有能力打败任何外来的敌人。”

    堂主说到这里提高了音调,“现在本堂主宣布武艺堂的纪律:

    第一,未经本堂主批准,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这个大院。

    第二,练功不准偷懒不准迟到早退,违反纪律的人将受罚甚至被赶出武艺堂。”

    堂主说完转身走出去,但是他的五位老弟子并没有跟随离开。阿玲站到主宾席大声说:“请各位师弟师妹现在去操场列队集合,堂主要教给你们一套胡家祖传剑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