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15章 孤山道长
    (第一节)

    梅教授一早起床,吃完早餐收拾一下准备出门,他拉开厅堂的门一看惊叹道:“哎呀,今日怎么这么大的雾!”

    梅夫人和女儿走到门口一看,屋外白雾茫茫混沌一片,能见度只有十几米远。

    “这样的大雾十几年没见了!”梅夫人说。

    “妈,故事书中说妖怪一出现就会有飞沙走石,或许妖怪也可以弄出大雾,这样妖怪可以在白天偷偷干坏事!”梅亮说。

    “如果真是这样,亮亮爸在路上可要加倍小心,你一走,我和亮亮回屋关门闭窗,今天哪里也不去。”梅夫人说。

    “嗯,这雾来得令人心慌,我们要小心为妙!”梅教授说着从马棚里牵出来一匹黑马,他套上马车拉上防水蓬坐上车。

    一抖缰绳,马车驶出了院门。

    街道两旁的树林和房屋都淹没在浓浓的雾霭之中,四周静静的见不到一个人影,哈尔城此时此刻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健壮的黑马有力的马蹄在昏黄的金石板上踏出有节奏的“嗒嗒”声,在空旷的街头回荡的声响让人感到心惊肉跳。

    难道是我巴人气数已尽?梅教授打量着周边雾蒙蒙的世界心里在嘀咕。

    梅家世代都是历代巴王身边的重臣,王室对梅家不薄,梅家人也对王室忠心恳恳勤奋做事。王室与梅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现今王室有难,梅家就是豁出性命也要设法解救。

    梅教授心里一直在琢磨:姓胡的自五年前被赶出武艺堂后一直受到顺王爷的人监视,他虽然心里对巴王家族不满但是并没有谋反的言行。除了早上风雨无阻爬山习武,胡正一直在乡下老老实实干活。他再也没有招收学徒,原来的徒弟也安分守己没有再发生伤人事件,他们只是偶尔聚聚一起喝酒交流彼此练武心得。为什么他们突然对巴王府发难?难道姓胡的自己也被鬼妖之术迷了心窍?

    虽然急匆匆往孤山赶,但是梅教授对孤山道长能否破解妖术信心不足。

    巴人自古迷信鬼妖之说,但是自从来到新世界这个天堂国,闹鬼事件越来越少。虽然蒙王在新世界建国后不久就在孤山修建三界堂,上界用来敬奉哈尔天神,中界用于道长们修道居住,下届用来看管孤魂野鬼。但是随着岁月的推移,巴人民众沉迷于吃喝玩乐,离三界堂这个新世界的宗教中心越来越远,孤山道长的专业素养和敬业精神也越来越差。

    到了这一代,孤山上只有老的老小的小总共十二名老少道长。

    虽然一路提心吊胆,但即使经过荒无人烟的地段也没有出现什么诡异的事。梅教授终于来到了孤山脚下的渡船码头。

    几十步外“哗!哗!”的河水声清晰可闻。

    “米叔!米叔!”

    梅教授跳下马车叫喊着,一个粗哑的老男声从码头房屋门口传来:“呀!是梅教授!这么大雾的天来孤山有事?”

    “有急事!米叔,孤山道长们这几日没外出吧?”

    “没走都在,敬神节就要到了,他们肯定在山上做些准备。”

    “那就好,米叔,今天要辛苦你了!”

    “梅教授别客气,我这几天正闲得慌,浑身的力气没处使,把马拴在这里,跟我上船吧。”

    梅教授走上前跨上河边一条大篷船,一位身材壮实的老船公已经站在船头。

    “梅教授,是什么急事要找道长啊?”老船公声音里充满好奇。

    “城里闹……”梅教授说着突然停顿下来,话锋一转反问:“米叔,这几天你有没有将什么陌生人从孤山那边送过河?”

    “陌生人?”米叔脸上的笑容转化为疑惑,撑船的动作也停顿了一下,“没看见什么陌生人,孤山上的四位老道长还有他们八名徒弟个个我都熟。对了,梅教授你刚才说上孤山有急事?”

    “说急也…不急,”梅教授支吾道,“米叔,你在孤山脚下住了几十年有没有听说过妖怪?”

    “有!听过很多次道长们在船上谈论妖怪,听道长们的意思,妖怪是厉鬼经过千百年造化而成,梅教授,大雾天的怎么想起妖怪?”米叔脸上又露出笑容,手中的动作恢复了正常节奏。

    “我是想如果道长们所说是真,那孤山三界堂里关了不少老鬼。我担心会有老鬼造化成妖下山害人,所以要给道长们提个醒。米叔,从现在起,你要是碰上从孤山下来陌生人,尤其是相貌怪异的那种,千万不要让他上你的船,然后你要大声呼喊道长下山抓妖。”梅教授煞有介事道。

    “哈哈……”米叔听罢朗声大笑,笑声在雾气腾腾的河面回荡,“梅教授,我可是第一次听你说妖论怪,米叔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上孤山找道长了,你是在研究鬼怪的学问碰到了难题,只好上山来找道长讨论。你放心,我头顶有天神保护,鬼都不怕还怕妖怪?如果真的碰上妖怪,米叔我一棍子将它打进河里淹死!”

    “这就好!”梅教授松了一口气,“不过,米叔,你最好在码头房里多备些棍棒或刀具,有备无患!”

    梅教授与米叔谈话间,浓雾中出现一座山的轮廓。这孤山长在河道中间四周被水围困,是理想的关押孤魂野鬼之地,如果没有雾,老远能看见山顶上一尊高耸的哈尔天神金像。

    船靠岸,米叔将船撑住让梅教授上岸。

    梅教授说:“米叔,辛苦你了,我和道长们会很快下来,城里有点事要道长走一遭。”

    “好,梅教授,我就在这里等着!”

    孤山不高,山路很快平坦了许多,往林间深处走一程,前方雾中露出一道高墙的轮廓。梅教授走近围墙,只见一扇黑色的大门紧闭。他走上前叩打门环,“叭!叭!叭!”声音在雾蒙蒙的山野特别地响。

    (第二节)

    不一会,大门内传来恶狠狠的男高音:“是什么鬼?报上名来,为何打门?”

    “道长,我不是鬼是梅教授,快开门!”梅教授对着门缝喊道。

    “梅教授?”男高音立即变成男低音,“吱呀呀……”大门打开,门口站着一位全身穿着黑袍头上戴着黑高帽的年轻道士。

    “小道长,你师爷们都在吧?我找他们有急事!”梅教授说着话抬脚迈进一院子雾中。

    小道士转身跑进浓雾深处,嘴里喊道:“各位师爷,梅教授来了!有急事!”

    随着一阵“砰!嘭!…”“咚!咚!”杂乱的声音,不一会,一群人在雾中现身。

    出现在梅教授眼前的是四位白胡子老道,他们的长像令人啼笑皆非,一高一矮一瘦一胖,高的比梅教授高出一头,矮的比梅教授低一头,瘦的瘦得皮包骨,胖的肥得浑身肉。不过他们都穿着同样的黑长袍头戴黑高帽,黑红的脸上须发飘飘。

    “哈…梅教授,这么大雾的天上孤山,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来问我等为何有这种大雾。”肥道长首先乐哈哈打招呼。

    “梅教授,我等四位兄弟从天亮到刚才一直在算计为何今日有如此大雾。”瘦道长接着说。

    “梅教授,我等算来算去,认为今日的雾来得有些蹊跷,究竟对我巴人是祸还是福,还得再算…”

    高道长的话未说完,梅教授立即打断他的话:“各位道长,不用算了,是因为出了妖怪!”

    “哈……”矮道长放声大笑,“我赢了!各位兄长,怎样?我说我在这雾里闻到一股妖气,你们还不信,现在梅教授也这么认为。梅教授可是我巴国最有学问的人,他的见解最有权威。”

    “四师弟先别乐,待我先问问,梅教授,你说出了妖怪可有什么明证?”胖老道两只滚圆的眼珠盯着梅教授一板正经问。

    “大道长,妖怪用妖术窜进巴王府谋反,现在大王和王府卫兵都变傻了,而且,很可能是你们三界堂的老鬼变化成的妖!”梅教授一脸严肃地说。

    四位道长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四张老嘴巴同时打开,每张嘴里至少掉了二颗牙,八只老眼目不转睛望着梅教授。

    此时的四位老道士变了四尊雕像,任凭浑身上下的雾气乱飞仍旧巍然不动。

    “各位道长,你们怎么啦?”梅教授吃惊地问。

    “梅…梅教授,此话怎讲?这…这妖怪是我们三界堂…”

    胖道长的话没说完被瘦道长打断:“大师兄,梅教授的意思我听得明明白白,是说我三界堂的鬼牢里有老鬼造化成了妖,然后从我三界堂中跑到了哈尔城王府谋反!”

    梅教授不满的情绪缓和下来,道:“二道长讲得明白!四位道长要立即查查是哪位老鬼造化成妖,然后想一个破解妖术之法。”

    “梅教授说的当真?哎呀!二师弟,这次你可犯大错了。你一听就明明白白,说明你早就什么都知道但是却从来没有采取有效行动防范,不然我们可以对那些老鬼重点看管,就不会有今日妖祸了!”胖道长手指瘦道长一脸不满地说。

    瘦道长急忙摇头摆手争辩道:“大师兄,不是我早知道,而是梅教授的话让我想起了一本故事书上写的事。”

    高道长跟着说:“大师兄,二师兄说的是实情,我刚才也想起了那本畅销书。其实那本书是抄袭我的研究成果,因为对于鬼和妖之间的因果关系,我早在四十年前在不同场合公开发表过我的猜想。”

    胖道长转身对矮道长说:“四师弟,你可是负责看守老鬼牢的,快去查清是哪个老鬼化成妖逃了!”。

    “好,我这就去!”

    矮道长一摇一晃消失在雾里。

    高道长说:“梅教授,二位师兄,今日醒来一看满天地的大雾,我心中合计要出大事。自从祖师爷开始一直传说聪明的老鬼会造化成妖,可谁也没真的碰上,如今被我等碰着,我等不知该乐还是该悲?”

    梅教授不满地说:“三位道长,如果孤山上的鬼都变成妖,我巴国就要灭亡了,各位道长责任重大,快想办法阻止鬼变妖!”

    胖道长倒吸一口雾气道:“呀!听梅教授这么说,事态很严重啊!二位师弟,不管是乐是悲,赶紧想出一个周全之策避免再有鬼变妖的事发生。”

    几个人正说着,矮道长急匆匆从雾中现身,他满脸流汗气喘吁吁喊道:“查到了,是李鸡鬼这个老鬼!我进鬼牢一看,只有李鸡鬼牌位上的的金字符和咒语全都掉落在地。别的老鬼牌位上多少还有一张金字符贴着。”

    胖道长长叹一声道:“唉,四师弟,是你的工作没做好啊,你一早闻到雾中有妖气,怎么就没想到李鸡鬼?如今大王被妖术迷惑你可有失职之责!”

    “我……,大师兄息怒,很可能是李鸡鬼先化成妖怪然后将牌位上的金字符和咒语摘下扔在地上,这种事谁能料到?师弟我没有什么责任。”矮道长红着脸据理力争。

    高道长为矮道长说情:“是啊,大师兄,四师弟说得也有理,对金字符和咒语是否对妖怪有效,在我孤山道界是一个由来已久的疑难问题,如今总算有了答案。”

    瘦道长对梅教授拱拱柴火棍般的手道:“梅教授,不是我孤山道人推脱责任,对老鬼如何变妖这种疑难问题仅凭我孤山道人的一己之力很难破解。如果我等是活在老世界就好了,那里有许多国道术高的人无数,只要巴王府拨点经费让我等出国考察一下,此类问题早就迎刃而解,妖怪也就不会出现。”

    梅教授无奈地叹口气道:“唉,各位道长,现在不是追究谁之过的时候,在老世界,道术再高也无法阻止敌国灭我巴国,在这新世界平安五百年才出此次妖孽,当然还是新世界好。只要各位道长从此严格管教不让鬼化妖事件再发生,这新世界还是我巴人的天堂。既然知道是李鸡鬼化妖而逃,各位道长应该知道如何破解妖术了吧?”

    瘦道长信心满满道:“梅教授放心,别的妖不敢说,但捉这李鸡妖我等有把握。鸡鬼在鬼类中是最容易捉拿的鬼,虽然经百年造化成妖,毕竟还是鸡妖,法力不会比我等的道术高。”

    高道长神情兴奋接着说:“梅教授,鸡鬼虽成妖本质还是鸡,我等一定有一捉一有二抓双!”

    胖道长转身严肃地下达命令:“四师弟,你和你的两位徒儿留在山上看守,二师弟和三师弟多准备几张金字符和令旗招魂幡,然后带上徒儿一起下山捉拿李鸡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