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从奉城到山城虽然只有四百公里路程,但是夜班客车一直沿这江边路况不佳的国道由东往西慢速行驶,而且中途时常上下乘客。

    客车到达山城城区时已是第二天早晨七点多钟,王凡已经从睡梦中醒来,怀抱中的珍儿仍然在酣睡。

    看着窗外流动的晨雾中的都市风光,王凡心中有点激动。原本计划是在初中毕业后考上这座大都市里的一所中专或技校,从而能够亲身体验大城市的繁华热闹,没料想珍儿的自天而降让自己现在就梦想成真。

    在长途客车站下了车,王凡在车站外面的地摊上花五块钱买了一份山城城区地图。虽然第一次来到大城市,他自信只要有一张地图在手,他决不会在都市的茫茫人海里迷失自己。

    正值早上上班高峰时段,马路上大小车辆像一条缓缓流动的车河,人行道上的人都是行色匆匆。

    王凡找到一个卖早点的饭馆坐下来用餐,山城在夏季是有名的火炉,室外动一动就浑身冒汗。但是尽管饭馆内有空调,只有十几个座位的店铺内居然还没有坐满,大部分人都是在门口拿到早点后匆匆离去。

    吃完早餐,王凡研究了一下地图,然后离开饭馆开始都市之旅。

    他本想带着珍儿一起头一回体验一下传说中的坐地铁的快感,但是走到一个地铁口一看,里面人头攒动,男女老少都在进行贴身肉搏大战。

    王凡立即打消了坐地铁的念头,如果这时候坐地铁,珍儿肯定会被挤成肉饼。

    王凡只好再次研究了一下地图,决定沿着一条大街步行前往山城商业中心,在那里寻找能同自己合法交易宝剑的金银珠宝店。

    不过,当他找到一家装饰得金碧辉煌的金店并向彬彬有礼的服务小姐说明来意时,服务员却告诉他:“我们这种金店只回购金银手饰和金条,你这种祖传的短剑应该去古玩市场里卖。”

    王凡感到很意外,同时后悔上网查资信时太大意了,没有研究一下金银珠宝店的经营品种。幸亏今天时间还早得很,而且山城这么大的都市,应该有古玩市场吧。

    于是他客气地问:“请问山城哪里有古玩市场?”

    服务员用手往大门外一指道:“你坐一号地铁到广文路站下,出口就是广文古玩市场。”

    梦宝堂的老板孟发此时正悠闲地坐在接待室兼办公室里,他一边喝茶一边翻看一本古籍。

    孟发看上去五十出头保养得不错,他从摆地摊开始进入古玩这行至今已有二十年。二十年来凭着刻苦钻研诚信待客,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如今他的这个店铺无论规模和经营的品种在广文古玩市场都可以排在前五名。

    经过前几年的疯狂,古玩行业近两年处于低潮,广文古玩市场一改往日人流如织的景象变得冷冷清清。不过,孟发并不心急,经历了二十年行业的起起落落,他的心态变得很平和,有生意就做一单,没生意时看看书打发时间。毕竟二十年积攒的财富已经够他这一生吃喝不愁了。

    孟发正看到精彩处,门外的店伙计喊他:“孟叔,这位小兄弟说他有一支祖传的宝剑想出手!”

    孟发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他立即放下手里的书抬眼观望,只见店伙计身边站着一位十五六岁的男娃,他衣着普通背着一个包手中拿着一支短剑,看上去是远道而来。

    虽然男娃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但是孟发发现这男娃前庭饱满鼻梁挺拔双目有神,站在门口注视着自己的神态也是从容不迫。

    孟发站起身走上前笑着打招呼,“小兄弟,请进来!请坐!”

    男娃走进屋同店老板隔着一个古香古色的木雕茶几相对而坐。

    孟发将男娃手中短剑拿过来先在手里掂量掂量然后里外仔细观瞧了一会,微笑着问:“小兄弟怎么称呼?”

    “我叫王凡!”男娃答道,他是看到这家店规模大而且店内有卖刀剑之类就走进来询问。

    孟发将短剑放在茶几上语气温和地说:“王凡,你这支短剑是如何得来的?”

    王凡神情认真道:“因为我家祖宗是古巴国的将军,所以自古就传下这支剑。”王凡没有说大将军,担心说太大了别人反而不信。

    店老板的反应很平静,笑道:“据说我家老祖也是巴人,这山城古时就是巴国国都,故而山城人中不少人祖上是巴人。也因为如此,山城里最有名的旅游景点就是巴国城,不过,我看你不是山城人,家住哪里?”

    店老板的话让王凡顿时有点亲切感,心中不禁感慨:这座梦想中的都市原来是自己真正的老家啊!

    “我家现在住在奉县金柳乡。”王凡理直气壮地说,然后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空瘪的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卡,“这是我的身份证,请你看看。”

    王凡在上学期办了身份证,这也是他这次能够信心十足闯荡大城市的依据之一,让眼前的老板查查自己的身份以表明自己是遵纪守法的公民,不必隐瞒真实身份。

    孟发仔细看了看身份证然后还给王凡,脸上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道:“王凡,你只有十五岁,家在奉县乡下离山城几百公里,如果这支剑是你祖上传下的宝物,为何你爸妈会让你一个人来山城找买主?”

    王凡直视着店老板的眼睛认真地说:“我爸十年前去世了,我妈身体不好,家里急着用钱,所以我赶来山城卖剑。”

    孟发仔细观察男娃说话的神情,他的眼神平静语气平和,他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没有半点希望听者怜悯之意。

    孟发研读易经多年阅人无数,他总是能从他人说话的语气和面部表情洞悉其内心的真实世界。仅仅交流了几分钟,孟发已经确信眼前的男娃决非等闲之辈。

    孟发小时家境贫寒,深知一个奉县乡下男娃没有父亲母亲有病意味着什么,他立即决定认真地对待这桩买卖。

    他站起身从办公桌上拿出一个放大镜,然后借着放大镜仔细地观察剑鞘表面那些花纹图案,特别在剑柄上镶嵌的蓝宝石上看了足足有两分钟。

    等孟发心中有数了,他抬头微笑着对少年道:“王凡,你和你家人对祖上传下的宝物肯定知根知底,你们是如何看待这只短剑的价值?”

    王凡不慌不忙答道:“短剑的剑柄和剑鞘都是黄金打造的,虽然从颜色和硬度判断不一定是纯金,但是因为重量至少有一千克,即使按现在18K 金的市场价,仅仅制作材料价值超过二十万,那颗蓝宝石也是真正的宝石,按它的色彩和大小,市场价在五万以上。所以这只短剑价值至少二十五万以上,但是我只要二十万,超出部分都归你。”

    王凡将从网上查到的信息经过归纳整理得出的心理价位如实道出。

    孟发不禁“哈哈!”一笑,“看来你做了不少功课。”说完,神情严肃起来,“王凡,因为你尚未成年,所以我必须对你说出我的真实看法。这只短剑最多是黄金制品而不是黄金本身,所以不能仅凭黄金宝石的市场价来判定它的价值。

    我刚才粗略看了一下,那上面的雕饰符合古巴国的艺术特征,如果它真的是传自两千多年前的巴国将军,那么这只短剑是一件价值难以估计的文物。

    我愿意暂时以二十万收下,但是因为你情况特殊,所以我必须给你和你家人一个月的时间考虑是否取消这笔买卖。如果在一个月内你们反悔,可以用二十万拿回这只短剑,只要付百分之一利息也就是两千块给我就行。如果你同意我的提议,我们现在就可以办理手续。”

    王凡对眼前的老板刮目相看,他的提议出乎自己的意料。王凡心中的底线只是十万,没想到老板不仅对自己提出的价格毫不还价,而且还给自己一个月的反悔时间。

    他毫不犹豫答道:“谢谢老板的好意,就按你的提议办!”

    前后花了一个小时办好了成交手续,通过设在梦宝堂不远的银行自动存取款机,孟发将自己卡上的十九万分别存入了卖主要求的三个银行账户,最后,将一万元现金交给了王凡。

    顺利完成了交易,买卖双方高高兴兴相互道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