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20章 落入陷阱
    第二天一早,王凡带着珍儿坐上了前往公木县的长途客车。

    王凡为了今天的行动,昨晚上网再次查询了相关资讯。据网上的资料,这个公木县是国内第二大黑枪基地,一支黑枪的制造成本只有几百元,但是经过转手买卖可以达到数千元,质量好的枪支价格能翻百余倍,黑枪暴利带来的“致富效应”,让许多人不惜违法铤而走险。

    公木县地处三省市结合部,地理位置偏僻境内山多地少经济很不发达,当地人历史上就以狩猎为生,有制造火药枪的历史。多种原因的积聚造成公木县成为黑枪基地,虽然历尽警方多次打击却无法彻底摧毁这一黑枪制造买卖市场。

    据网上资讯,对造枪者而言,获取枪支的零部件并不难,难的是要找到一个合适的造枪窝点。造枪窝点有两个基本要求,第一要隐蔽,不易被人发现,第二要能销声匿迹,不让外面的人听到造枪发出的噪声,所以造枪者往往在民房里挖一个足够大的地窖造枪,甚至在地窖里试枪。

    造枪的人一般不会自己去找买家,他们往往通过中间人联系买家。中间人与买家、卖家交流时用的都是黑话,短枪叫“猪脚短”,长枪叫“长的”,砍价时一万叫“1个”。一般,中间人会带着买家去卖家那里先看枪,然后找一个偏僻的地方试枪完成交易。

    客车出了山城后走的是一段高速公路,早晨的阳光照耀大地,王凡和珍儿静静地观赏着窗外飞速掠过的山川田野,第一次坐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奔令人心旷神怡。

    王凡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一看时间是上午九点半,无疑是妈妈一早赶到柱子舅舅那里然后打电话来问平安。舅舅昨晚七点钟给王凡也打过电话询问住宿情况,王凡只是说在旅馆里住下了条件很好,他没有说住一晚花了八百多块,不然舅舅会惊讶得一晚睡不着。

    王凡接了电话,舅舅和妈妈问的都是同一个问题:“你在哪里?什么时候能办完事回家?”

    王凡没有说正前往公木县,如果说出来,舅舅和妈妈肯定要刨根问底:“你去公木县做啥?”,即使王凡编一个理由,但是说不定柱子舅舅突然脑洞大开要表妹上网查一下公木县有何土特产,只要上网百度一下,表妹很快会发现这公木县的土特产不是别的而是枪支弹药。

    “我现在去山城下面的一个县办点事,晚上会赶回山城,明后天就可以回家。”王凡轻描谈些道。

    “你一路小心点,办完事回到山城记得给你舅舅打一个电话报平安。”王凡妈最后叮咛道。

    王凡此时此刻没有想到,他和妈妈下一次说话的时间要等待一年之久。不然,他无论如何要同妈妈多聊几句家常话。

    走了一百多公里的高速路后,客车驶入一个车站停靠,在这里从山城出发的大部分乘客都下了车,上车的新乘客看起来都是农民的衣着和行头。

    离开车站再出发,客车行驶在一条普通的马路上,路上不仅有汽车还有拖拉机和三轮车,车速明显慢下来。不久,连绵起伏的山进入眼帘,客车行进了山区,道路在山谷之间穿行。

    行程的后一半一百多公里花了前一半三倍多的时间,当客车终于开进公木县城车站时,王凡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

    从车站周围的建筑和行人车辆观察,这公木县城比奉县还要落后。

    离开了凉爽的空调车一下子就感到了夏日的炎热。王凡背着珍儿走出车站本想先找一个合适的餐馆,一来可以吃午餐,二来寻找地下枪支买卖的中间人,在他的想象中,地下工作者总是喜欢呆在人来人往的饭馆或茶楼里开展活动。

    就在王凡四下张望之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这位学生哥,第一次来公木吧?要不要住旅馆啊?”

    王凡转身看到一位打着太阳伞戴着墨色眼镜的年轻女人站在身边,她衣着暴露浑身散发一股难闻的香水味,一看就不是王凡印象中的正经女人。

    王凡面无表情摇摇头简洁道:“不要旅馆!”

    他这话不假,因为他和珍儿已经决定买到枪和子弹后立即用通天宝贝召唤天外飞船离开地球世界去巴国。

    女人却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她低声神秘地说:“难道学生哥也是来买这个?”女人说着一只手做出扣扳机的动作。

    王凡心中暗自吃惊,难道眼前的女人也是地下工作者?他原本以为干枪支买卖这行的应该是男人。不过此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看法有失偏颇,做枪支买卖的中间人既不用造枪也不用开枪,女人做也合适,如今的各行各业都有女强人。

    王凡立即对眼前的女人刮目相看,低声道:“嗯,我想来这里买一支枪上山打猎。”

    女人的回应十分利索:“好,我什么样的枪都可以帮你找到,你要什么样的?”

    “手枪,要质量高的,还要一百发子弹。”王凡说,既然女地下工作者愿意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谈生意,自己也不能含糊其辞。只可惜从网上学到的几句行业黑话派不上用场了。

    女人满脸笑容,语气亲切,“都有,不过好货不便宜,至少这个数,要现金,你带了吗?”女人说着伸出五个手指头。

    王凡从网上的信息已经知道大概的行情,所以对女人的手语立即心领神会。只要是好枪,哪怕贵一点也不在乎,他身上带着七千多的现金,银行卡里还有一万块,钱不是一个问题。于是道:“五千?行,我带着现金。”

    女人爽快地说:“好,一言为定,你跟我去看货。不远,走十来分钟就到了。”

    王凡跟着女人离开车站附近的商业区进入一个巷道,两旁都是破旧的民居。

    巷道七拐八弯高低不平往前延伸一直通到一座山岗脚下才终止。要是在平日,王凡绝对不会跟着一个陌生人来这种地方,但今天是进行非法勾当,何况现时的环境完全符合网上所描述的造枪据点的特征。

    带路的女人进入巷道后不久在途中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通知卖家有客人到,准备几支短货供客人挑选。如此种种,令王凡相信他此行的目的很快就要实现,于是他坚定不移紧跟着女人往前走。

    女人在山脚下的一栋破旧的两层楼前停下,女人在大门上敲打了几下,很快一道厚实的木门打开,女人招呼王凡走进大门。

    进了门,王凡看见一个三十多岁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男人站在门后,男人随即关上了门并“吱呀呀!”插上了门后的一个铁栓。

    接着发生的事就出乎王凡的意料之外,也没有在网上看到地下枪支买卖会有这样惊心动魄的情景:

    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大菜刀从厨房里走出来,他面目狰狞对着王凡说:“你要是乖乖听话就死不了,不然,我砍了你做成红烧肉吃!”

    王凡大惊失色,心中叫苦:上当了!自己落在一帮强盗手里。他愤怒地对女人说:“你不是带我来买枪吗?”

    眼镜男一改刚才的斯文相一把拉着王凡的胳膊恶狠狠地说:“少废话!跟我上楼,谁知道你是不是警察派来的!”

    王凡一手护着挂在胸前的书包和包里躲藏着的珍儿,他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拉上二楼的客厅。

    持刀的男人厉声道:“快交出你的手机和钱包,老实点,免得老子动手!”

    这男人满脸乱糟糟的胡须,眼睛发红,两只胳膊上有粗野的刺青花纹,是经典的黑社会打手形象。

    事到如今说道理毫无作用,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和珍儿的命。

    王凡冷静下来,对三个坏男女道:“你们只要不伤害我和我的猫,所有的钱都给你们。”他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和钱包。

    眼镜男松开手一把拿过手机和钱包,两只眼睛更红了,嬉笑道:“手机挺新的,钱包鼓鼓的,我们终于钓到一条肥鱼。”说着将手机仍在桌上,然后从钱包里拿出一沓百元钞票。

    刺青男骂道:“妈的,上次抓的那个穷鬼身上只有几百块,要不是卖给黑蛇弄了五个冰,老子都活不成了。”

    “我们现在有钱了,快让黑蛇送冰来,老娘已经好几天没过过瘾了!”女人看到一大把钱,语气一反常态变得急促兴奋起来。她此刻摘下了墨色眼镜,王凡发现她的两只眼也像害了红眼病一样。

    遇到一帮吸毒加打劫的歹徒!王凡心中苦不堪言。虽然心中恐惧但是他的思维很清楚,现在最重要的保住自己和珍儿的命,钱财毫不重要。

    女人拿出她的手机打起了电话,“喂,黑蛇,我是美女蛇,快给老娘送二十个冰来,老娘这次买这么多要便宜点,什么?三百五?太贵了!最多三百二!你要是不愿意老娘找其他人,又不是只有你一家有货。那好,快点送过来!”

    眼睛男接着找到了钱包中的银行卡,厉声问王凡:“卡里有多少钱?密码是多少?你要是敢骗老子,就让胡子一刀砍死你。”

    “卡里有一万。”王凡平静地说,然后报出密码。

    女人拿起桌上一支圆珠笔记在手心里,然后一把从眼镜男手里夺过银行卡,“看这小子的熊样不敢骗老娘,我去拿钱!”说完急匆匆跑下楼梯。

    王凡坐在一张木凳上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这个客厅里乱七八糟摆放着一张木桌和几张木凳,后面有一道破旧的木楼梯通往屋顶。

    王凡寻思着等歹徒们吸毒时找机会逃跑,他听电台节目里介绍过,吸毒的人吸毒后会发生精神不正常的情形。

    楼下传来一阵摩托车的“呜呜!”声,接着是敲门的声音,眼镜男对刺青男道:“你看着这小子,我去开门!”

    不一会,眼镜男带着一位黑脸廋男子上了楼,那个取款的女人跟在后面。

    黑脸男人看了一眼王凡道:“这个傻小子看样子有把子力气,先去冰厂干搬运。”

    女人喜笑颜开对眼镜男道:“黑蛇说上回那个想逃给打死了,他们大哥厂里正缺一个免费干活的,多给我们五个冰!”

    眼镜男和刺青男都喜笑颜开,显然对拿王凡换五个冰的交易都很满意,眼镜男问黑脸男:“什么时候接人?越快越好!免得老子操心。”

    “明后天让豹子开车过来接走。”黑脸男人道。

    王凡一听内心的恐惧减少大半,虽然这帮歹徒要将自己送到制毒厂去干活绝非好事,但是至少表明自己和珍儿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黑脸毒贩从拎着的一个脏兮兮的蛇皮袋里掏出一个小塑料袋说:“这包总共二十个,按说好的价,一共六千四百。”

    眼镜男不满地说:“不是说好多给五个吗?”

    “那五个要豹子给你们,一手交人一手给冰,一码归一码。”黑脸毒贩道。

    眼镜男拿过塑料带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冰糖一般的白色块状物放在嘴里尝了尝。

    黑脸毒贩一脸不屑地说:“造,就这点货还不放心!我们大哥做的冰纯度已经是世界最高级了。”

    刺青男骂道:“妈的,你黑蛇在我们几个哥姐身上可是弄了不少油水,你要是敢骗老子,老子一刀杀了你,让你得的油水都放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