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阿虎和木棉子不约而同转过身来,站立的官员看上去是在座的猫头人中最老的,不仅因为他脸上皱纹多而且下巴的胡须又白又长,老官员的衣着也整洁考究,同身边的国王相比较身材显得匀称许多。

    老官员对国王哈腰笑道:“大王,向公我以为刚才大王错怪了这位小客人!”

    国王面露疑惑之色:“本王哪里错怪了?请向公明说。”

    向公手指阿虎说:“大王刚才问小客人从何而来,小客人答从很远的矮人国来,说明传说中的北部戈壁中的矮人国真有其事。而小客人说找变形法师重要可能是因为他太喜欢它的小人宗很想让他成为人,一位孩童有如此爱心也在情理之中。

    大王,向公我刚才一直在仔细观察王子的这位小朋友,他的长相衣着打扮言行举止以及非凡的轻功,足以说明他是那矮人国的公子王孙。王子能有这样的朋友是一件可喜可贺之事,等王子将来继任我迷汤国国王,这种朋友关系即为国与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如同现今大王同歌音王之友情。

    大王,今日是我迷汤国的大喜节日,大王何不留下王子和他的外国朋友在此同庆月神节呢?我等可借此机会多了解一些矮人国的秘密。”

    老官员的一席话既得体又饱含诱惑,国王立即被说服,他眉开眼笑道:“看来本王确实错怪了小客人,木棉子,你留下你的朋友在此过节吧。来人,给客人和王子安置一桌酒席!”

    不一会,侍者在戏台的一侧摆上一个低矮的长木桌和三张坐椅,木棉子和王凡阿虎依次坐下来,珍儿坐在王凡面前的桌面上。

    侍者端上来三盘烤肉和三杯酒,巨大的陶土盘中放着的大块烤肉足够王凡三天的食量。酒杯也很大,里面装满黄色液体酒香四溢。食盘中只有一把短刀没有筷子或叉子之类的餐具。

    木棉子先拿着刀切下一块烤肉放进嘴里狼吞虎咽吃下肚,然后拿起大酒杯喝下一大口。

    阿虎将他那一份烤肉用刀切下几小块然后看向珍儿,珍儿会意,她挪到阿虎面前拿起一块烤肉吃起来。王凡学着木棉子用刀切了一小块烤肉,然后放进嘴里嚼咬着,肉的味道如同烤羊肉很好吃,然后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酒有点辣味但是很香。

    木棉子看阿虎没有任何动静,问:“嗨,阿虎,你怎么不吃不喝?”

    阿虎看着木棉子,平淡地说:“我不需要,我现在需要的是查明哪里有会变形术的法师。”

    木棉子也没有多想,他转头喊道:“嗨,向公爷爷,你知道哪里有会变形术的法师能将小人宗变回人吗?”

    珍儿听到木棉子的话停止了吃肉,她抬起头瞪着充满期望的眼睛看着国王身边的老官员。

    而此时国王和他身边的官员也都瞪眼看着珍儿。

    向公站起身神情肃穆道:“王爷,小客人,虽然小人宗的祖宗和我们人的祖宗是同一个祖宗,但是因为小人宗的祖宗没有听造物神的话干了很多坏事,所以造物神很生气,规定小人宗永远不能变成人,只能躲在树林里吃野果当动物。这只小人宗虽然看起来比彩虹林里的那些小人宗聪明,但是无论找什么法师都不能变成人。”

    珍儿一听急眼了,她不顾一切大声喊:“哎,我不是真的小人宗,是你们这里的坏法师将我变成这样,我可以变回人!”

    珍儿的一阵喊叫吓得向公跌坐回座椅,国王和其他官员先是呆望片刻,继而同声尖叫起来:“唔……”

    随即因为惊吓一个个红脸发紫。

    木棉子喝下一口酒,得意地冲国王说:“父王,我说这个小人宗会说话,你说是喝醉酒,现在相信了吧?”

    国王用手指着珍儿神色慌张道:“木棉子,快说说这个小人宗怎么会说话?”

    木棉子转脸对阿虎说:“阿虎,你嘴巴闲着,你同我父王说吧。”

    阿虎望着国王用合适的音量神情严肃道:“国王陛下,珍儿原本是一位公主,前不久从你们这个世界去了两个绿脸坏法师将她变成如此外形。”

    向公两眼直勾勾望着珍儿结结巴巴说:“绿脸法法师的变形术?”向公说着抬起一只手摸着头沉默片刻,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大王,各位,天王过海的书中不是有变形术的记载吗,哎呀,五十多年前读过的史书怎么都不记得了?看来酒喝多了容易忘事!王爷、小客人,那绿脸法师不在我们大草原而是在奇洲。要找会变形术的法师那得去奇洲找,那些变形法师都住在奇洲那些高山上的山洞里!”

    因为太激动,向公说话手舞足蹈口沫四溅,好似一个木脑瓜突然间开了窍,新鲜的思想如决堤的河水一泻千里。

    阿虎提高音量问:“请问老者,奇洲是什么地方?”

    向公激动的表情变成满脸诧异,看着阿虎道:“小客人不知奇洲在何方?奇洲在大海那边。可是过不了海,因为海中有海妖。”

    阿虎立即追问:“海妖是什么动物?”

    向公更是满脸疑惑:“你们矮人国难道从来没有听说过奇洲和海妖?”

    阿虎用肯定的语气答道:“没有!请你回答海妖是什么动物,为什么它能阻止我们去奇洲。”

    向公呆望着阿虎,几秒钟后突然转身低头对国王失声大喊:“大王!”

    国王此时正拿着酒杯往嘴里倒进一口酒,向公一声喊,惊得他“噗”将酒从嘴里全部喷在向公的身上。

    向公全然不顾自己漂亮的服饰撒了酒,继续大声说:“大王,客人不知奇洲何方海妖何物!又说他们对我们这个世界知之甚少。现在向公我可以断定,他们同天王和公主神一样,是从天天外来!”向公说着一个劲地用手指头顶。

    国王和其他官员的脸上都露出惊讶的神色。沉默片刻,国王侧脸看着阿虎问:“小客人,你们真的来自天外世界?”

    阿虎看着国王简洁答道:“是!”

    此时高台外的草地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嘈杂的欢声笑语随晚风吹进戏台内,但是阿虎的回答简短明晰有力,戏台上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国王猛地站起身,肥胖的身躯碰倒酒桌上一个陶土酒壶,酒壶掉到地上“啪!”一声响摔烂震惊四方。

    国王用右手捂着大肚皮,一本正经地说:“原来是天外来客!难怪今夜的事稀奇古怪。本王有礼了!”

    坐着的五位官员慌忙站起身和向公一起用手捂着肚子行礼。

    王凡心想国王和他的官员们站起来对自己行礼,应该有所表示,于是他站起身冲着国王等人发出友好的笑容。

    阿虎跟着站起身淡然地看着国王等人,已经面红耳赤的木棉子站起来拍着王凡的肩膀说:“嗨,你们真的是从天外来的?但是为什么你们的长相同天王不一样。”

    王凡伸手摘下头套露出头上乌黑的短发和两只小耳朵,因为喝了酒,他头上已经冒出热汗,正想着拿下头套凉快一下。

    王凡的举动胜过千言万语,没人还会怀疑他和同伴是来自天外世界。

    国王举起酒杯兴高采烈地说:“今日真是我迷汤国的大喜日子,各位,端起你们的酒杯,为天王和公主神之后再有天外来客光临我们大草原干杯!”

    “干杯!”众官员一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阿牛和木棉子跟着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只有阿虎和珍儿没有举杯痛饮。

    木棉子悄声问:“阿虎,你怎么还不喝酒?”

    阿虎面无表情道:“我不需要!”

    王凡抿嘴一笑没吱声。

    干杯完毕,国王摇摇晃晃坐下,然后示意众人就座。

    向公刚坐下又站起身说:“天外客人,你们刚才问海妖是什么动物,向公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们的提问。海妖是海中长出来的一种妖孽,它们在海里兴风作浪,任何船只都无法抵抗,我们出外海打鱼的渔民连人带船都被他们吃得干干净净。

    如果天外客人有神力除掉海妖,我家大王和歌音王连同草原其他三位国王必将重谢你们,并且歌音王一定会派出他船队送你们去奇洲找变形法师。”

    阿虎思考片刻道:“如果海里有食人生物很正常,但是将船只一起吃下的生物违背生物规律,我不相信你们这个世界真的会有这种海生生物!”

    向公道:“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称这种海中的东西为妖怪。但是,向公我可以对月亮神发誓,这种海妖确实存在,因为最近二十年来,不仅很多出海打鱼的人连人带船从海面消失,而且歌音王接连派出的两支探险队开着大船去外海后同样一去不复返。

    为了观察海妖究竟是什么样,十年前,歌音王在离海岸不远的一个海岛上设立了一个观察站,在这十年里,观妖岛上的人已经观察过几十次海妖在海岛外围出没。海妖通常是在夜晚和阴雨天出现在海面,而且只露出背部,能看到的部分就有一艘大渔船那么大,行动并不快,往往在海面行走一会就沉入海里。”

    “如果只是一种生物,不管是什么奇怪的生物,只要我能亲眼看见就可以消灭它!”阿虎的语气很坚决。

    国王满脸惊喜,“太好了!明天一早本王送你们去天王城。歌音王肯定会很高兴接见你们,因为他也是外星人的后代,歌音王会派船送你们到他的观妖岛看海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