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柱子揣着手机一直等到晚上七点仍然没有收到王凡的电话,他没有再被动等待而是主动出击,但是连打了三次,王凡的手机都是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他等了半小时后又按动重拨键等了好一会,王凡的手机仍然无人接听,一种不详的预感顿时袭上心头。

    当天晚上,柱子每隔大约一小时拨通一次王凡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一直到第二天凌晨都是如此,他彻底相信王凡出事了,他决定等姐姐早晨一到就去乡派出所报警。

    王凡的妈在上午九时准时赶到柱子在农贸市场的摊位,柱子急忙给王凡的手机最后一次拨通,得到的信息仍然是无人接听。于是,他二话没说拄着一根拐杖拉着姐姐赶到乡派出所。

    金柳乡派出所的所长钟成正坐在办公室里清闲地看着一张报纸,他的办公室后面紧连着住家,派出所办公室就是他家的前厅,所以对他来说上班和在家是一回事。

    “钟所长,我们家王凡失踪了!您快想办法帮我找找!”王凡妈一进门就哭不成声喊道。

    “钟所长,王凡失踪时间是昨天下午,因为昨天上午九点多我们还通过电话,但是到了昨晚七点以后,他的手机一直没有人接。”柱子紧跟着神色慌张地说。

    钟成虽然对眼前的两人不是很熟,但是听他们说话的口音很快判断出是狮子山里的人,于是起身安慰道:“有话慢慢说,你家王凡多大了?会不会是被山里的狼吃了?”

    “我们家王凡今年十五岁,他不是在山里失踪是在山城里失了踪。”王凡妈擦着眼泪说。

    “准确地说,我外甥王凡是在山城下面的一个县里失踪,因为他…”

    钟成的儿子猴头刚起床正坐在厨房里的餐桌上喝着红薯稀饭,听到老爸办公室里传来“王凡”这个名字,他不禁竖起耳朵倾听,确认是王凡家人来报警声称王凡失踪了,而且是在山城失踪,他大惊失色立即扔下碗筷快步来到老爸办公室看个究竟。

    同在乡政府大院住着的大肥这时也醒了,不过他没有立即下床而是昏头昏脑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刷屏。

    突然一条视频八卦新闻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新闻标题很吸引眼球:富二代同他的猫在高级西餐厅共进晚餐。

    大肥迫不及待打开视频,里面出现的图像立即让他完全清醒,他坐起身再次仔细观看。

    视频至少有三分钟,不仅有所谓的富二代全方位的特写镜头而且富二代还说了一句台词,说话的声音也听得十分真切。大肥立即心潮澎拜,没错!视频中所谓的富二代真真实实是王凡!他那只在网吧里见过的猫同他相对而坐,那猫居然手拿着餐具人模人样吃着盘中美食!

    八卦新闻视频的配音如此说:“今天,在山城着名的巴山西餐厅坐着两位特别的客人,一位十五六岁的富家公子和他从小训练的宠物猫,他们如同男女朋友一般相对而坐用餐。公子哥狼吞虎咽吃着烤鸡翅,他的猫女朋友用餐姿态更加优雅,她手拿钢勺一口一口吃着海鲜炒饭并时不时拿着吸管喝几口饮料。

    我们跟踪发现,富家公子和他的猫女朋友吃罢晚餐一起进入了西餐厅对面的四星级酒店共度良宵。

    另据猫网最新统计,本视频新闻发布后仅一小时,各大小宠物网店的小猫库存已经全部被抢购一空。”

    大肥看罢听罢差点晕倒,一向穷兮兮的王凡什么时候成了富二代?他那只猫又是啥回事?

    大肥突然觉得胸口堵得慌,如果不赶紧让猴头帮忙解开心中的疙瘩,自己会很快被活活憋死。

    意识到事态极为严重,大肥赶紧跳下床只穿着三角内裤抓着手机冲出家门。

    钟成已经被两位报警人搞得一头雾水,接着他的儿子又进来添乱,紧接着是一个公鸭子的嗓门高声喊叫:“猴头!猴头!”。

    喊声到人就到,大肥跑进屋同猴头迎面相撞。

    “猴头,快看!王凡和他的猫在山城共进晚餐!”大肥兴奋地说着将手机屏凑到猴头的眼皮子底下。

    两个报警人原本对这个乱喊乱叫打搅他们同所长分析案情的胖子很反感,但听到他说的一句话顿时感觉胖子无比的亲切。

    王凡妈走上前激动地问:“胖娃,你看到我们家王凡啦?”

    猴头瞧了一眼视频从大肥手里一把夺过手机认真看起来。

    大肥这才惊讶地发现屋里有两个陌生人,未等他开口,钟成也发问了:“大肥,你啥意思?什么王凡同猫共进晚餐?”

    “钟叔,王凡他们家那只猫像人一样用手拿着勺子吃饭,给人拍下来放在网上疯传,我刚刚看到。”

    说完,大肥对跟前的女人道:“你是王凡的妈?你家王凡怎么突然这么有钱在山城里同猫一起出入高级酒店和饭馆?”

    王凡的妈妈和舅舅一时无言以对。

    猴头很快看明白了视频,他走上前将手机放在老爸的眼皮底下道:“爸,你自己看吧,他就是王凡,两天前我和大肥在网吧里看见王凡带着那只猫。”

    钟成拿过手机眯着眼瞧了一会,然后将手机递给引颈遥望的柱子道:“你和你姐看看吧,然后说说这是啥回事?”

    两个报警人凑在一起看手机视频,屋里的其他人都屏气凝神望着他们的反应。

    柱子已经从他姐口中得知了王凡放学回家路遇死者的详细过程,知道那把短剑和这只猫都是死者生前送给王凡的,但是他和姐姐实在都不知道这只猫怎么会如此不同一般。

    等看明白了手机里的视频图像,两人一脸迷惑地看看屋里的其他三人。

    王凡妈对钟成道:“钟所长,我们以前也不知道这只猫能像人一样吃饭,它在我家的时候没有这样啊?”

    猴头立即反驳:“可是,王凡在视频里亲口说是他从小训练这只猫这样吃饭的。”

    “是啊,我记得那天在网吧遇到王凡和这只猫,猴头当时开玩笑说王凡是想去山城将这只猫换成金银珠宝,王凡说他的猫是无价之宝。这不明显的吗?王凡早就知道这猫不同寻常!”大肥立即补充。

    柱子沉默片刻认真地摇摇头道:“我和我姐真的不知道王凡的猫怎么会这样!”

    钟成沉下脸对两个报警人道:“你们不愿说猫的事就算了,既然要我们公安帮你们找人,你们总该说清楚王凡去山城究竟是去做什么?为什么那么有钱带着猫在山城里大吃大喝住四星级酒店?”

    两个报警人相互看看面露难色,虽然法律知识有限,但是他们都很明白王凡路遇陌生人死了没有向派出所报案而是自己偷偷将死者埋了,这很不合适,甚至有杀人越货的嫌疑。所以无论如何是不能说出来,但是不说实话,如何能让公安机关帮忙找到王凡?

    犹豫片刻,柱子先开口了,“钟所长,是这么回事,王凡三天前从金柳放学回家在山里路上捡到一支短剑和这只猫,他以为那短剑很值钱,所以就拿去山城里卖剑,我给了他几百块钱的路费,他在山城真的卖了剑得了一些钱。”

    “卖了多少钱?”钟城立即追问。

    “有有几万。”柱子支吾道,因为心虚眼睛不敢直视钟成的脸。

    钟成恼怒地说:“一看你们这个样就知道在撒谎!山路上能捡到几万块钱的短剑还有一只会拿勺子吃饭的猫?你们再去捡捡看!不想说真话就走人!”

    猴头和大肥也觉察到王凡的家人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没有说出来,所以他们静候在一旁要看个水落石出。

    一看所长发火,王凡妈着急了,她哭丧着脸对柱子说:“柱子,找王凡要紧,事到如今也不要隐瞒啥了,你就实话对钟所长都说了吧。”

    柱子叹口气坐在一张木凳上对钟成道:“钟所长,要说清这事要从我们山里的传说说起,我们山里人是古时的巴国后人,当年秦国人要灭亡巴国,一位巴国王子在大将军的保护下带着上万人马沿着长江北岸从西往东逃到我们如今的狮子山。但是在山里住下不久,听说秦国人占了奉城要进山捉拿巴人,巴王子只好带着巴人往更远的山里逃。

    因为大将军有伤在身,所以和一群伤兵留在了狮子山。不巧的是,那天巴王子的人马离开狮子山后不久,山里下起了雪并刮起大风,传说那风雪太大了,人根本无法出门。大风雪持续了一天一夜才停,躲在狮子山的人都担心巴王子和他带领的巴人都会被困在山路上冻死,于是雪一停,大将军就派出几个手脚麻利的孩子赶来西巴峰沿路查看,几个孩子到了西巴峰四周一望发现了奇怪的事。”

    柱子说到这里停下来喘口气,大肥和猴头都瞪大眼睛看着他。

    “什么奇怪的事?”大肥催促道。

    柱子看着大肥继续道:“他们发现虽然四周山野都是白雪覆盖,唯独西巴峰东北面那个神仙谷里看不见一点雪的影子,也看不见一个人影,而且巴王子的队伍带着的马匹牲畜也一个都没有看到。等几个孩子走进山谷,才发现地上散落着一些破旧的衣服和杂物,分明是巴王子的人丢落的。但是他们在山谷周围寻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任何脚印和杂物落下的痕迹。”

    “那是怎么回事?”大肥和猴头齐声问,此时此刻,柱子的故事比网上游戏更令人神往。

    “从那时起山里人就相信是山里的土地神在危难时刻将巴王子和他的人带进了神仙谷中的地下城里。”

    柱子的故事结尾明显是人为猜测,钟成对此很不满,对柱子道:“你说的前面的事都可信,据说我家祖宗也是古巴国人,当年秦国人要灭巴国,巴人只好从山城一带东迁至奉县一带。但是一个山谷里藏着一个地下城打死我也不信!”

    大肥和猴头也是连连摇头,这种事是网上游戏里才有的虚幻情节。

    柱子叹口气道:“唉,我们山里人的祖宗们确实是想偏了,不过,如果说他们是被外星人救去了天外世界你们也不会信。可是王凡…”

    柱子欲言又止,将目光看向姐姐。

    钟成父子和大肥都面露惊色看向王凡的妈。

    王凡妈一脸无奈道:“钟所长,我都说了吧,不管你信不信,请派出所赶紧帮我们找找王凡。”

    停顿一下,她继续说:“王凡那天放假回家在离我家后山不远的路上遇到一个奇怪的人,他那时身上被人射了一箭,而且是毒箭,所以他知道自己很快会死。在死前,他将身上的一支短剑和那只猫都送给了王凡,他说他是从天外的巴国逃出来的,天上巴国出现了内乱。他要王凡在他死后将他就地埋了不要对别人说他的事。说完,那人真的死了。这些都是王凡后来亲口对我说的。

    王凡当时就跑回家让我和我家大凡一起去埋了死人。第二天王凡就带着猫去了山城卖剑,卖完剑又说那人生前托他办一件事,但是究竟是什么事王凡不肯说,昨天上午他坐车去山城外一个县办事,到了下午手机就一直无人接,我和柱子就担心他出事了,于是一早来你这里报警。”

    涉及到了人命,钟成不敢怠慢,忙问王凡妈:“那你亲眼看到那个死人了?他长得什么样?”

    “当然,我去到时先摸了他的手,已经冰凉了,一点鼻息都没有,那人除了皮肤比我们黑外,其他长得同我们差不多,只是大热天的,他居然穿着一双厚重的皮靴,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夏季能穿的。”王凡妈道。

    “钟叔,我认为那个死的人真的是天外的巴人,那只猫就是证据,从没听说过猫能够训练成同人一样吃饭!还有王凡,他一直是我们班里的副班长兼学习委员,不光成绩好,做事说话从不乱来,他说的话准没错。”

    大肥说话的神情和语气都是不同寻常的正儿八经。

    接着是猴头发言,他的语气很激动,“爸,我认为王凡的失踪一定同外星人有关系,如果你这次能破案就出名了,你不是一直想调到城里派出所吗?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钟成原本无神的双眸被他儿子的两句话激活了,在这乡里当所长,每天都是些偷鸡摸狗打架斗殴之类的案子,不仅烦死人而且一点油水都没有。如果能证明王凡失踪同外星人有关,他可就立下大功一件,然后向局长提出调动工作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钟成的工作热情即刻高涨十倍,他语气坚定对众人说:“不管是不是外星人,这桩案子涉及到两条人命是大案,我要立即向县江局长直接汇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