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行人走到离挡住路口的帐篷区五十多米开外被人发现,从帐篷里冲出来十几个猫头绿面的兵拦住去路。

    这些绿人兵身穿黑色斗篷,手里拿着刀剑之类的冷兵器。他们的平均身高同木棉子不相上下,但他们的身材比木棉子要精干,绿脸上长着长短不一的胡须。

    为首的绿人兵用手中的剑一指,喊道:“你们是什么人?一个个长得怪模怪样,竟敢来偷袭我们的兵营!”

    上林挥动手中剑客气地说:“嘿,各位将士!我们是天王的使者,请问你们是哪国的兵?”

    “我们当然是望海国的兵,你没看见谷河人都被关在公主城里吗?你们是什么?天王使者?”绿人兵领队语气放松了些。

    未等上林答话,绿人兵中有人喊:“头,看他们脸上涂了红树汁!是五个从天岭来的唱戏的!”

    另一个绿人兵喊道:“头,你看,他们脸上都是光溜溜的没有一根胡须,是五个小戏子!”

    绿人兵们发出一阵嬉笑声。

    为首的绿人兵板着脸喊道:“嘿!这里是战场不是戏台,你们快点滚回天岭去!”

    上林用手抹抹脸面说:“各位,我们没有擦什么红树汁,我们是大草原来的红人!天王的使者!”

    上林刚说完,绿人兵们又是一阵哄笑。

    领头的兵用剑指着对面历声说:“你们五个小骗子,别以为脸上抹点红树汁就成了大草原的红人,快快给我滚蛋!不然我一剑砍下你的脑袋,到时你们就真的是红人了。”

    这次绿人兵们笑得更是东倒西歪。

    木棉子挥舞手中剑走上前同上林并肩站在一起,摆出要同绿人兵打一场的架势。

    上林用剑指着绿人兵厉声说:“我们有急事要进公主城找谷河王,不想同你们罗嗦,去将你们的将军找来,我们要同他说话。”

    领头的绿人兵毫不示弱,他走上前一步挥动手中的剑说:“你这个小丑怪居然胆大包天,你能赢我手中剑,我就带你去见我们的将军!”

    上林说:“好!这可是你要比剑!我让你先出剑!”

    绿人兵举剑冲上来对着上林便刺,上林一闪身回手一剑刺中绿人兵握剑的手臂。

    “啊……”一声惨叫,绿人兵的剑掉到地上,上林将剑压在他的肩头说:“你第一个回合就输了!”

    “武士饶命!我去帮你们找我家将军来!”绿人兵捂着受伤的手臂说着。

    “快去!”上林说着移开剑。

    绿人兵小头领和他的同伴转身往回跑,口中大声叫喊:“拿将军!来了五个戏子!剑术很高!”

    不一会,帐篷里呼啦啦一下子冒出几十名绿人兵,中间走出一位身穿灰色斗篷的将官,他手持一把剑,身材比起周围的兵要高大壮实很多。

    受伤的兵捂着流血的手臂喊道:“拿将军,那个小丑八怪的剑快得很,我一出手就被他刺中了!”

    绿人将大步走到上林面前用剑一指大声喝问:“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来军营伤害本将军的人!”

    上林不慌不忙道:“将军,是他要同我比剑!我们是天王派来奇洲的使者,有紧急的事要找谷河王,请将军让我们进城。”

    “什么?你们是天王的使者?哼!”绿人将军一声冷笑,“本将军早有所闻天岭国有一伙假红人冒充草原红人到处行骗,原来就是你们!你们本来罪该处死,不过本将军历来喜欢胆识过人剑术高明的人。看你们这时候还敢来公主城去骗谷河王,本将军先饶你们不死。听说你出剑很快,本将军想看看到底有多快,如果你能赢本将军,本将军令士兵列队欢迎你们进城。如果赢不了,你们必须从本将军的胯下爬进城!”

    “嘿嘿……”绿人兵笑声震天响。

    上林大声喊道:“好!将军可别反悔!”

    “军中岂能戏言!”绿人将军沉着脸高声说。

    上林脱下斗篷交给身后的亚玛,然后走上前两步,举起剑高声说:“将军请先出剑!”

    绿人将没脱斗篷,他以为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收拾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红脸小骗子。他走上前一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上林刺出第一剑,上林一闪身躲过,反手挥剑朝绿人将的胸部刺来,绿人将急忙用剑去挡,一个来回后,绿人将再也不敢轻敌,二人你来我往展开一番激烈的较量。

    王凡见上林同眼前这位身材比他高大的绿人将比剑心中很不安,看着两人开始拼杀更是心惊肉跳,他心想早知进城这么危险,还不如饿着肚子爬回山里等天晴,只要阿虎充满能量那就什么也不怕。

    珍儿从王凡的包里探头向外看了一眼立即吓得缩回去,但随即又情不自禁探出头看向打斗中的上林,心里急得扑通扑通直跳,好像是自己正在同残暴的敌人搏杀一般。

    但是任何后悔都已经来不及了,决斗已经开始。

    围观的人都静静的观战,有好事的绿人兵从帐篷里搬出一面战鼓“咚咚!”敲打起来,响声在阴沉的天地间回荡,王凡抬眼一望,远处雾蒙蒙的城墙上人头济济都在朝这边张望。

    这场决斗,本来双方力量相差悬殊。绿人将人大力大,而且是酒足饭饱以逸待劳,上林饥渴交加旅途疲劳。但是彼此精神的状况完全不同,一个是仗势欺人,另一个是铁下心要打进城去。

    围观的绿人兵越聚越多,战鼓声合着二支剑不断的打在一起的“当啷!当啷!”声震耳欲聋。

    大战十几个回合后,上林体内仅剩的一点能量消耗殆尽,握剑的手臂有点力不从心。但是绿人将不仅没有占上风,而且心中越来越慌张,不仅是因为他眼前这位对手的剑法娴熟,而且绿人将发现自己手中的剑有大麻烦。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眼前的对手是歌音国的王子、天王的传人、大草原着名的宝剑收藏家。他手中的剑可不是一般的剑,这只剑是大草原上最有名的老剑师用天王冶炼的上等合金铸造而成,是一支削铁如泥的宝剑。

    开始绿人将和观众都没有留意,但十几次撞击“当啷!”声后,绿人将发现手中的剑已是遍体鳞伤,而上林的剑完好如初。再十几声“当啷!”响过,绿人将手中的剑剑刃都已被削平。

    绿人将虽然面色惶恐,但被上林紧紧咬着不得不停地挥动破烂不堪的剑去挡上林的剑,最后“当啷!”一声响,绿人将手中的剑只剩下半截。

    “啊!”全场一片惊呼,战鼓也哑了。

    “停手!”绿人将拿着半截剑大叫一声跳到一边。

    上林止步,他浑身冒汗,由于体内能量严重不足,双腿累得有些发抖,但他坚强地昂首挺胸站着,他身后的同伴都长舒一口气,王凡的心情从地上一下子跳到天上。

    “你们是什么人?有这等宝剑!”绿人将满脸大汗气喘吁吁地问。

    木棉子走上前喊道:“嗨,我们刚跟你说过我们是天王派来的使者!这只剑是天王的宝剑!”

    “你们如果真是草原红人怎么来到奇洲?海里有鱼人到处活动,你们不可能坐那条破船跨海来奇洲吧。”绿人将指着河边与众不同的吊船说。

    上林说:“我们是坐热气球从大草原飞来奇洲的,热气球停在山上不能用了,我们才坐船从山上顺流而下到了这里,将军怎么也知道有鱼人?”

    “那当然!我们大王得了一艘鱼人的神船天下无敌,我家大王限令谷河王三日内献城投降,不然让神船将公主城炸平。如果你们真是天王使者,最好赶快说服谷河王立即投降,免得破坏天王建的这座奇洲唯一的城堡。”绿人将说。

    对手的话让上林明白了什么回事,他急中生智道:“天王已经知道这件事,我们今天进公主城正是要去说服谷河王投降,以免公主城被毁,请将军快快让我们进城!”

    “本将军从来说话算数。列队!让天王使者进城!”绿人将对身后士兵发令。

    绿人兵们站在一边让出大道,上林穿上斗篷率领同伴大摇大摆穿过绿人兵的队伍。

    “请天王使者尽快出来告知本将军结果!不然,一旦我家大王下令神船炸城,你们性命不保可别怪本将军。”绿人将喊道。

    上林的队伍走到公主城正对着的大门外,墙头上的守兵喊道:“哎!你们是什么人?刚才看见你们同望海兵打了一场!”

    “嗨,先别问这么多,快开门,我们要见谷河王!”木棉子亮着大嗓门对着墙上兵喊道。

    城门“哗啦啦”打开,几个人刚走进去,守门的兵立即将大门关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