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59章 危城来客
    在公主城王府里,谷河王和他的一帮文武官员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寝食不安。

    公主城已经被望海兵围困了十天十夜,望海王提出的最后期限越来越近,是出城投降还是坚守城内与公主城共存亡?众人已争论多时还未有定论。

    这天夜半时分,谷河王等人坐在王府议事厅刚刚打了个盹,南门守将来报,王子克带着一帮人出了南门去偷袭望海王弄到的鱼人炮船。

    谷河王大惊,王子克未经他的许可擅自出城搞偷袭肯定凶多吉少。

    果然天一亮,王府护卫队贝队长来报:望海王的使者求见。

    使者一进门就宣读望海王的最后通牒:谷河国王子克自不量力同我望海国王子决斗,只打了几个回合就被我大王子打败活捉,限谷河王在今日天黑之前献城投降,否则我望海大军将先对王子克斩首示众,然后派神船炸平公主城。

    望海王的使者一走,谷河王感到世界末日来临。他身边的众位官员唉声叹气一阵后,投降与不投降的争论又开始了。

    史官莫利一直主张投降,而且认为早投降比晚投降好,现在王子克被抓让他投降的理由更足了:

    “大王,不能再犹豫了,如果不投降,王子性命难保,公主城也会被炸为平地!大王,当年离王之乱,望海人虽然也占领过公主城十年,但最后还不是被我谷河人赶跑了?今日望海王得了鱼人的炮船,或许是天意要我等弃城啊。”

    大将军弗克虽然刚刚打了一场败仗受伤,头部和手臂都缠着血迹斑斑的布条,但他认为投降是白白送死,不如死守公主城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不过王子克被抓的消息对他来说坏透了,他担心谷河王会因此而放弃守城。

    他站起身说:“大王,史官刚说到离王之乱更加表明大王不能投降,当年离王归降望海人,后来还是被老望海王杀了。望海人历来言而无信,如果大王投降,不仅让望海王白得公主城,而且让他不费吹灰之力砍下我等人头。

    末将一直认为望海王得的鱼人炮船未必是白捡的而是从鱼人那里偷来的,说不定鱼人已经察觉到炮船就在我们城外的谷河海口,鱼人说不定在今天天黑前会将炮船抢回,我等到时可趁机反攻望海人,肯定可以大获全胜,所以最好的策略是守在城里等待时机。”

    其他官员仍是举棋不定左右摇摆,只有国师比丹低头不语。在屋内众位绿脸面孔中,国师的面色有点与众不同,他的肤色绿中泛红,身材也比在座的人要高大,因为他的爷爷是一百年前留在奇洲的草原红人。

    谷河王叹口气说:“唉,投降是死不投降王子很快就要死,国师,你说说该怎么办?”

    国师抬起头说:“大王,比丹一听王子被抓如晴天霹雳,正想着如何冲进望海人的兵营去救他。王子想夜袭鱼人炮船虽然是冒险之举但是勇气可嘉,大王想想,要是谷河国灭亡,王子的命运又能如何?

    比丹之所以犹豫不决要不要现在就杀出城救王子,是因为刚刚打盹时比丹梦见了天王!我在梦中对天王禀报了公主城被望海人围困之事,天王答应派人来帮忙。如果天王派人来,自然会有办法对付鱼人的炮船,望海人没有炮船自然会退兵,王子和我等也能死而复生,所以比丹想再多等几时。”

    但国师的话让众人仅仅激动了片刻而后消散于无形。

    史官莫利叹道:“唉,国师,你那毕竟只是一场梦和梦里的一场游戏。梦就是梦,梦幻岂能当真?莫利身为史官,一切以史实为依据。天王远在天外,你托梦送话天王怎能听闻?或许你梦中所见的人不是天王只是一个骗子而已。我等与其在这里白日做梦,不如赶紧商讨与望海人和谈的条款,等到天黑望海人炸城就悔之晚矣。”

    国师正色道:“比丹相信在如此非常时刻做如此非常之梦是天意,天意岂可按常理推断?望海王一家三代都梦想着在我公主城里当奇洲的皇帝,他怎么会舍得炸城?何况鱼人的炮船只有那么一个,妖炮有限,望海王炸城将很快会将妖炮耗尽,到那时只要我们还活着就可以反攻。

    只是现在王子落入他们手中,加之城中粮食越来越少支撑不了几天。大王,我建议做好最后一次反攻的准备,如果今日天黑之前天王的使者仍然未到,我们就出城同望海王拼一个鱼死网破。”

    谷河王长叹一声:“唉,反攻也是送死啊,这鱼人的妖船就在南门外的河面用炮对着我们…”

    “大王!大王!”门外有人高声喊叫打断了谷河王的话。

    “贝队长,何事惊慌?”谷河王有点恼怒。

    “报告大王,不是惊慌是惊喜!从城外来了五个人,看样子是爬山涉水远道而来,说有紧急事求见大王!”

    国师比丹腾地站起身,他激动得浑身发抖连声说:“大王,来了,天王的人…人来了!”

    谷河王喜出望外,猛地站起身:“快请!”

    卫队长转身出门高喊:“请客人进来!”

    “各位,随本王在门口候着!”谷河王说完整整头上的帽子,然后走向议事厅大门口。

    王府议事厅门外是一道警卫长廊,上林五人相继走进来。他们瞧见几十位全副武装的绿人兵昂首挺胸站立在长廊两旁。

    长廊顶头一扇大门洞开,门外站着一位年青的绿人将官,门内站着几位老者瞪着眼睛往外看,他们中间那位是一个矮胖子,头上戴着一顶镶着几颗大珍珠的王冠,绿脸下巴的白胡须随风飘荡。

    而迎候的人们看着五位浑身水淋淋的红脸来客有点傻眼。

    走在第一位的来客长脸细脖子耳朵特别小,第二位来客头戴一顶花草帽看起来不男不女,第三位胖子更加招人显眼,他头上缠着一块白色的布,布上血迹斑斑。

    胖子身后的来客扁脸扁鼻子相貌奇丑,他外衣敞开,露出一个破旧的包,包里一只小人宗探头探脑。走在最后的来客五官面孔像是石雕一般菱角分明面无表情。

    最让观众们感到惊讶的是这五个人脸上都是光溜溜的一根胡须都没有!

    客人已经走到门口,谷河王仍旧呆望着沉默无语,他不吱声谁也不敢动。

    上林走到大门口停下脚步,他感到有点奇怪,门内戴王冠的人理应是谷河王,可是他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没有任何迎接客人的言行和举动。

    上林只好手指门内明知故问门口的军官:“他们是什么人?”

    门口的军官不得不转脸喊:“大王!”

    谷河王这才大梦初醒一般上前一步问道:“本王是谷河王,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天王派来的使者!”上林表情认真道。

    “啊,果真是天王的使者!本王有礼。”谷河王恭敬地说,然后一手捂住胸口微微弓腰行礼。

    “我是国师比丹,有礼!”

    “有礼!”其余官员跟着施礼。

    礼毕,宾客坐定,谷河王试探地问:“城外望海兵围得水泄不通,天王使者如何进城?”

    上林礼貌对答:“我同他们的将官比剑,我赢了,他们列队送我们进城!”

    “啊,原来如此,天王使者本领这么大,肯定有打败望海兵的计策了?”谷河王面露喜色道。

    上林说:“大王,打仗之事过一会再说,我们在山上一夜没吃食物,现在都很饿了,刚刚又打了一阵,现在连说话都没力气,请大王先给我们弄点吃的。”

    谷河王连声道:“好说,好说,贝队长,领客人去王府餐厅,等他们吃饱喝足,再请他们过来说话。”

    贝队长领命带着上林一行吃饭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