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62章 生死决斗
    事实证明国师比丹的天气预报很准,午时一到阳光驱散乌云照耀大地。

    天王城南面城头布满弓箭手,接着南门大开,首先出城的是五位天王使者和一只小人宗,比丹国师和贝队长率领的五十名全副武装的王府护卫在他们的后面紧紧跟随,谷河王和他的一班文武官员站在城头观战。

    从谷河河岸东南面的帐篷里走过来一大群人,为首的三个绿面人身材长相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分别穿着红黄黑三种不同颜色的斗篷。他们的身后押着一位被绳索五花大绑全身血迹斑斑的猫头人少年,被押的人后面是那位同上林交过手的拿将军和几十名全副武装的望海国士兵。

    望海兵在他们的阵地张弓搭箭向这边观望。

    一场不亚于生死决斗的剑术比武在天王城南门外的中央地带举行,这个区域都在敌我双方阵地一箭之外,比剑双方只要退后十几米就能回到己方的防守反击区间。

    贝队长上前一步对上林等人说:“天王使者,走在前面的就是望海王的三个儿子,他们是三胞胎,那位被抓的少年正是我家克王子。”

    三位望海王子的身材在众多绿人兵中显得很高大,他们的脸上都留着八字黄色须发,腰间佩戴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剑。

    比剑双方在相距十多米处停下来。

    站在中间穿红色斗篷的王子用手一指对面傲慢地说:“拿将军,你所说的天王使者就是那几个花脸丑八怪?”

    拿将军走上前恭敬地说:“报告大王爷,正是他们!”

    红斗篷对着对面的人喊道:“你们自称是天王使者有何凭证?快拿给本王爷看看!”

    上林走上前说:“我们是天王使者,信不信由你。听说你们三位自称是奇洲三剑客,我看是不自量力不知羞耻!”

    上林的激将法立即生效,对面的三位王子立即大为光火:

    “大哥,同他们比!砍下这几个丑八怪的头!”黄色斗篷首先喊起来。

    “大哥,二哥,小弟我愿意打头阵给他们来个一剑穿心!”

    黑斗篷说完“当啷!”抽出剑指着对方高喊:“你们谁来送死!”

    上林也不回话,他迅速脱去斗篷抽出剑,双方的战鼓同时敲响。

    比剑双方二话没说就挥剑冲向对方同打起来。

    虽然上林身材比黑斗篷王子要矮小得多,但身体灵活剑术明显比对手更高,而且早上吃饱喝足现在能量充足。只是这一次双方的剑品质不相上下,上林在兵器上没占多大优势。

    双方你来我往全力以赴打了十几个回合后,黑斗篷已经只有抵挡之功没有进攻之力。而且因为黑斗篷一开始根本不将上林这个小矮个对手放在眼里,所以他连斗篷都懒得脱下,所以十几个回合下来已经是浑身冒汗动作迟缓。

    红斗篷突然举剑高喊“停!”,战鼓声消失大半,黑斗篷趁机退回阵营。

    “这一局打了一个平手!”红斗篷高喊。

    天王城城头的鼓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叫骂声。

    “你耍赖!立即交出克王子!”上林剑指红斗篷愤怒地高喊。

    “再比二局,你要是能连赢两局我就将他交给你!”红斗篷剑指被捆绑的克对上林喊道。

    红斗篷话音一落,他身边的黄斗篷已经脱去斗篷挥剑向上林杀来。

    木棉子早已握剑在手冲上前“铛……”一声脆响挥剑抵拦住黄斗篷的剑,上林退回本阵。

    木棉子他一边挥剑杀敌一边高喊:“嗨,本王爷几天没空练剑了,今天要好好过把瘾!”

    黄斗篷也不言语只是使出全身的招术想一剑刺死对手。

    二人你杀我挡、你退我进,在阳光明媚的中午真刀实剑干起来。

    鼓声呐喊声响彻战场,谷河王率领他的的士兵们一声接一声高喊为木棉子助威。

    决斗双方都使出浑身的劲想置对方于死地。

    打着打着,木棉子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不是木棉子剑法比对方差,而是这几天旅途劳累让他腿脚酸痛手臂乏力,而黄斗篷越战越勇步步紧逼。

    “阿虎,快出手!木棉子步法乱了!”上林贴着阿虎的耳朵喊。

    阿虎悄悄伸出一根手指,趁木棉子和黄斗篷分得较远一刹那,神不知鬼不觉对着黄斗篷的一只脚打出一颗光弹。

    一团火光在地上闪过。

    “啊!烫死我了!”黄斗篷一声惨叫倒在地上,皮靴和裤子冒出青烟,他丢下剑,倒坐在地,两只手拼命脱掉脚上的皮靴拍打冒烟的裤子。

    鼓声没了,围观的望海兵都止住吆喝,天王城墙上的喊叫声也停顿下来。

    木棉子乘机冲上前用剑压着黄斗篷的肩膀恶狠狠地喊:“嗨,你们快放克王子过来,不然我砍下他的头!”

    黄斗篷哭喊道:“大哥,放他走吧!地上冒鬼火,痛死我了!”

    黑斗篷挥剑冲出阵来想刺杀木棉子,刚跑前两步,迎面闪过一道光亮,“啊!”又是一声惨叫,黑斗篷扑到在地捂着冒烟的脸在地上打滚。

    比剑场所有的喧嚣瞬间消失,天地间只剩下两位望海王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观战的敌我双方士兵全都被眼前匪夷所思的场景惊呆了,在这明亮的阳光下,谁也没有注意到阿虎的一根手指一伸一缩打出的肉眼难以察觉的光弹。

    阿虎的这一雕虫小技只有他的四个同伴知道。

    人们想到的唯一可能是这些天王使者除了剑术高超外还拥有某种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

    贝队长第一个从惊愕中清醒,他冲上前一把将黑斗篷从地上拎起来拖到木棉子身边,接着比丹国师率领众王府护卫冲上前保护木棉子。

    贝队长对着满脸惊恐的红斗篷高喊:“快放我家王子,不然我们杀了你这两个兄弟!”

    红斗篷已经是心惊肉跳斗志全无,他嘶哑着嗓门喊道:“快放他走!”

    克王子被救回来,从谷河王到城中将士无不欢欣鼓舞,天王使者的神勇让公主城内的军民对打败侵略者充满信心。

    当几位天王使者被众星捧月般迎回王府时,宾主刚坐下,史官莫利就迫不及待的要向天王使者表示他最最诚恳的道歉:

    “天王使者,请饶恕莫利老眼昏花有眼无珠差点错将神人当骗子,也请饶恕莫利孤若寡闻才学粗浅不知世间有阳光人。莫利将以功补过,将会用最美的语言最壮丽的诗篇最激昂的文字在我谷河国的史书里记载下天王使者创造的丰功伟绩。”

    上林对莫利笑道:“史官不必如此客气,你当初的怀疑并无私心恶意。”说完上林转脸看着谷河王,“大王,虽然克王子被救回,但是鱼人的炮船还没有被消灭,望海王随时会来报复。因为我们不知道鱼人的炮能打多远威力有多大,所以我建议我们不在此王府久留。我们几人将在王府的后花园阳光里休整,你们分头行动准备今天天黑时分对望海人实施反攻,我们将负责趁乱消灭鱼人的炮船。”

    谷河王对眼前的几位天王使者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立即站起身高声道:“各位,天王使者的话就是最高指令,各位立即各司其职做好各项准备工作,天黑时分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发动反攻。我们要借助天王使者的神威一举打败望海人。”

    天黑时分,天空只有寥寥星辰。

    公主城东西南北四道大门同时打开,从各个门洞里分别快速冲出来数百名手持盾牌和刀剑的士兵杀向望海人的兵营和帐篷。

    望海兵已经严阵以待。

    望海王听了比剑场发生的事后确信天王真的派了使者来协助谷河王保卫公主城,这让他坐立不安进退两难。因为他无法知道天王使者除了可在光天化日之下放神火烧了他两个儿子之外还有没有更有威力的手段。

    但是有鱼人的炮船在手,望海王对公主城是志在必得。所以他决定以静制动继续采用围城的方法让城内粮食耗尽军心动摇。无论天王使者有多大能耐总不会变出粮食给公主城内数万兵民食用吧。

    为了防止天王使者协助谷河王反攻偷袭,望海王下令各个营寨严防死守不得有丝毫松懈。

    正因为敌我双方都是有备而来,所以谷河兵的进攻立即遭到对方万箭齐放反击,谷河兵只得架起手中盾牌一边抵挡一边继续向敌方阵地冲锋。尽管铺天盖地的箭让他们沿途损兵折将,但是勇猛的谷河兵前锋很快冲进了敌方的阵地同敌兵展开了了贴身肉搏战。顿时喊杀声震耳欲聋响彻夜空。

    这时从天王城南门又快速冲出来数百名全副武装的谷河兵,阿虎在国师比丹和贝队长以及五十名王府护卫下冲在最前面。

    与此同时,谷河河面迅速浮起一艘比周围的战船更高大的特殊物体,黑乎乎的庞然大物内部内只有一团微弱的光亮,其他部分都隐没在夜色中。

    接着一团闪着蓝色冷艳光亮的球体从高船上射出,冷光划破阴暗的夜幕落在阿虎身后的谷河兵队伍中,只听一声压倒全场喊杀声的爆炸声响,谷河兵倒下一大片。

    阿虎没有回头张望更没有停留,而是一马当先正对着发射炮弹的船只飞奔而去,比丹国师和贝队长率领王府护卫紧随其后,到了河岸交战阵地,阿虎射出几道光弹将阻挡去路的望海兵将打散,比丹国师和贝队长也奋力为阿虎杀开一条直达河岸的通道。

    终于鱼人的炮船近在眼前,阿虎对着船舱里的操作室打出了他用半天集聚的光能制造的能量弹,就在炮船发射出第二发冷光炮后,一团蓝光从阿虎伸出的手心飞出,一团耀眼的光芒顷刻间照亮阴沉的河面。

    阿虎的几位小伙伴这次没有同他一起战斗而是站在公主城南面城头上观战。他们望着五百米开外阴沉的河面突然出现的闪光时立即欢呼起来:

    “阿虎出手了!”

    “轰!”河面和南门外的战场同时响起爆炸声。不过南门战场的爆炸很快烟消云散,但是河面的爆炸引起连锁反应,先是船舱里爆炸点起火燃烧,接着火势很快蔓延至整个船舱。

    随后是“轰!轰!轰!……”接连几声巨响,船体发生猛烈爆炸,河水咆哮水浪冲天,河岸站着的人都被一种看不见的气流击倒在地,冲天的河水“哗啦啦!”从天而降,将岸边尚未被推倒的帐篷全部摧垮。

    几分钟后河面的火光完全消失。

    “鱼人的船沉了!”墙头一片欢呼。

    望海王站在河面的王船里亲眼看着他的炮船消失在水面,他长叹一声:“唉,天王不容我称帝啊!”,随即下令撤退。

    望海国兵将未等望海王的撤退令下达就已经无心再战,他们争先恐后逃离战场跳进河水然后爬上战船。

    当第一轮月亮爬上夜空时,望海王带着他残兵败将乘船逃离了公主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