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80章 百年极品酒飘香
    进了酒店大堂安排好住宿,休老板命伙计带客人先到餐厅吃晚餐。

    因为一路上痴呆法师鼓吹多吃素食可以长寿,所以在小王宫豪华的餐厅里,少年们特别点了几道痴呆法师推荐的素食菜肴。

    吃罢一顿无与伦比的素食餐,众人心满意足入住客房。

    亚玛和珍儿住一间单人房,王凡和上林、阿虎住一间三人房,木棉子和痴呆法师同住一间双人房。

    木棉子和痴呆法师走进房间,灯火下一面大铜镜,木棉子对着镜子一看顿时花容失色,叫道:“嗨,我的头发怎么这么难看!明天去蓝雾山肯定会被那些药师笑话,法师,赶紧帮我找一家理发店修理一下头发。”

    痴呆法师凑过来说:“嘿,贵客的头发是该补补缺,本法师的酒壶空了,也正想去神水酒家买一壶好酒,我们一起上街吧。”

    二人悄悄出了房门走出小王宫来到街上。

    天空黑沉沉的,凉风吹得正紧,街道二旁的店铺高挂的灯笼都在风中摇摆。

    二人边走边瞧寻找理发店。

    走了没多久,一股浓郁的酒香从街边一家大红灯笼高挂的酒馆飘出来,酒馆屋顶一杆酒字旗在夜色中迎风飘荡。

    痴呆法师吸一口酒香说:“贵客,那家酒馆就是天下有名的神水酒家,本法师早就听闻神水酒家的地窖里藏有一百年前酿造的夜郎酒,说那酒喝一口香一天,喝一杯香一年。本法师从前没钱不敢问,今日不同了,本法师富比天岭王,既然已经走到神水酒家大门口,不如先尝尝一百年的夜郎酒到底有多香,然后灌满了酒壶再带贵客去找理发师。”

    木棉子大喜:“嗨,太好了!我很久没喝酒了,正好也去尝尝你说的好酒。刚才在小王宫我就想喝酒,但是被上林拦下了。这会他们都不在,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喝点酒回去好睡觉。”

    痴呆法师笑道:“嘿,本法师原以为胖子贵客不会喝酒,不然在路途就会让你尝尝本法师葫芦里的酒。”

    木棉子哈哈一笑:“法师,我是酒仙城的王子能不会喝酒吗?我的酒量肯定比你大,不信,现在就去比一比。”

    痴呆法师惊讶地说:“什么酒仙城王子?贵客这是何意?”

    木棉子自觉失言,改口道:“法师,外面很冷,我们坐在酒店一边喝酒一边说话吧。”

    二人迈步走进酒馆。

    进屋一看,呵!这神水酒家的规模真不小,十几张大桌子坐满了人,昏暗的灯光里雾气腾腾,酒客们推杯换盏吵吵嚷嚷。

    酒馆大门的一侧是一个酒柜,靠墙的大木柜上摆放着大大小小的酒罐子,上面贴着名签和价钱,酒柜后面坐着一位年轻的伙计正在“劈劈!啪啪!”埋头数着一堆硬币。

    痴呆法师站在柜前叫了一声:“店主!”

    伙计抬起头看看痴呆法师并没有搭理又低头数他的钱。

    痴呆法师心中立即涌起怒火,哪有这样对待贵客的?他用手一拍酒柜,“啪!”一声响吓得小伙计抬起头。

    痴呆法师接着瞪眼大吼:“去把你店里最好的酒给本法师拿上来!”

    “哗啦……”数钱的伙计被痴呆法师一声怒喊惊得手中的硬币洒了一地,酒馆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酒客的眼睛都望向炮制一拍一喊声响的痴呆法师。

    从里屋闻声走出一位道貌岸然的老绿人高声问道:“活宝,出什么事了?”

    小伙计站起身指着痴呆法师说:“觉爷,又来了一位这副模样的……”

    被称为觉爷的老者上下打量痴呆法师,随后一脸冷笑道:“哼!又来一位痴呆法师,脾气更大!上次被骗走一罐好酒,这次,觉爷我不会上当了,无论是真是假痴呆法师,要喝酒先掏钱!”

    痴呆法师老眼一瞪觉爷:“店主,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又来一位痴呆法师!本法师这十年从没出过五岭庄!”

    觉爷沉着脸道:“哼!上一回,那个骗子也是这么说。”

    痴呆法师终于听明白了,居然有人利用痴呆法师的名气骗喝了这位老财主的好酒,他不禁心里偷着乐,笑道:“店主是说有人冒充本法师在你这里骗酒喝?嘿嘿……,居然有这种事,本法师对此深表歉意。喝酒当然要给钱,本法师听说贵店有一百年的夜郎极品,多少钱一罐?”

    “你既然提到酒钱,觉爷我说出来会吓你一跳,一罐一百年的夜郎酒起价五百钱!”

    “五百钱?嘿……”痴呆法师放声大笑,他一生还从来没有笑得这么开怀。酒馆里的酒客都被这放浪不羁的笑声镇住了,喝酒的搁下杯子,说话的闭上嘴,所有的眼睛都望过来。

    痴呆法师笑够了,正色道:“店主,本法师拿出钱来也会吓你一跳!”说着从怀里掏出金袋子,狠劲将金袋子往柜台上一砸。

    “叭!”酒柜台面露出无数裂缝,觉爷惊得差点跌倒在地。

    痴呆法师不紧不慢打开金袋子,一堆金子在柜台上闪着诱人的光芒。

    “哎呀!这么多金宝!”店伙计活宝失声大叫起来。

    痴呆法师拿起一块金币,对着瞠目结舌的觉爷说:“店主,这可是谷河王送本法师的上等金,你再看这位,他是谷河王的使者,谷河王托本法师带他上蓝雾山找药仙办事,因为本法师同药仙是好友至交。店主,你现在还认为本痴呆法师是假的吗?”

    “不是!不是!”觉爷连连摆手,“误会!误会!觉爷我向法师和这位贵客深表歉意。活宝!还站着干什么?去地窖将那最后一罐一百年的夜郎极品拿来敬痴呆,不不,敬法师和使者!”

    “啊!一百年的极品!”酒馆里发出一片惊呼。

    伙计活宝撒腿跑进里屋。

    觉爷热情地招呼痴呆法师和木棉子坐到贵宾席,他满脸陪笑道:“法师名闻天下,今日光临本店令敝店棚壁生辉!还有谷河王的使者,”觉爷看着木棉子突然想起什么,转脸低声对痴呆法师说:“呃,法师,谷河王的使者怎么会是一位没长胡须的孩童?”

    痴呆法师一板正经道:“店主,谷河王的使者怎么会是孩童!是这么回事,这位谷河王的使者看起来年青,但是年龄实际上同本法师相差不了多少。至于他脸上没胡须,”痴呆法师说到这里停下来,目光第一次认真仔细地在木棉子光溜溜的脸上打量片刻,随后吞吞吐吐道:“是因为…因为他生来就没长胡须!”

    “嘿……”木棉子手捂着大嘴偷笑。

    “啊,原来如此,二位先请坐,觉爷我去看看活宝怎么这么久还没找到那罐夜郎极品。”觉爷回转身,边走边自言自语:“谁会一出生就会有胡须呢?”他暗自摇摇头。

    痴呆法师和木棉子坐着等了一会,活宝抱着一罐酒从里屋出来了,觉爷摇摇摆摆在后面跟着。

    “法师,这就是本店珍藏了一百年的夜郎极品,请二位过目,这酒罐上有封条,封条上有年份。”觉爷郑重其事道。

    痴呆法师凑近酒罐仔细看看封条,然后伸出手曲指算一算,道:“店主,一百年还差十年,一百年五百钱,差十年要少收五十钱才合理。”

    觉爷满脸陪笑道:“好好,就按法师的意思,二位要不要来点下酒菜?”

    “不用了,我等在小王宫刚吃饱,呃!”痴呆法师说着用力打出一个饱嗝。

    觉爷刚转身离去,痴呆法师立即揭去封条打开酒罐的盖子。顿时酒罐里冒出一股浓郁的酒香味飘散在酒馆的每个角落。这种独特的酒香没有什么词汇可以完美表达,总而言之,酒馆里其他酒客一闻这一百年的极品酒香,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杯中装的不再是酒而是河里的冒着臭气的混水。

    痴呆法师站起身小心翼翼地抱着酒罐先给木棉子倒上满满一杯,然后再给自己的酒杯添满。

    木棉子很久没有喝酒了,闻到如此美酒香味他的酒瘾如狂风暴雨中的海浪再也抑制不住,此时此刻他也顾不上什么礼仪,拿起酒杯就往嘴里倒。

    痴呆法师见状也不甘示弱,同样一口一杯,杯中酒没了立即抱起酒罐为两个空酒杯满上。

    酒过五巡两人才停下来歇一下,痴呆法师瞪着昏黄的眼珠低声问:“贵客,你刚才说什么酒仙城?酒仙城在何地?本法师从前只是想象过天下应该有这么一个喝酒不花钱的地方,难道是真有?”

    木棉子已经脸红脖子粗,一张嘴酒气冲天,他压低声道:“嗨,法师,当然是真有!实话告诉你吧,酒仙城在大海那边的大草原,我就是酒仙城的王子。酒仙城是天王取的名字,天王以前住过,我们原本是天王的使者,怕吓着法师只说是谷河王的使者。”

    “你们是大草原来的?但本法师听闻大草原是红人,可是你…”

    “假的!”木棉子用手一抹已经冒汗的脸道:“我们涂了绿颜料,这玩意是外星人给的,一时半会还擦不掉,你看我的胳膊。”

    木棉子说着卷起一只胳膊上的袖子,痴呆法师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嘿,真是红人!你们真是天王的使者!本法师现在明白了你们为什么要去青脸崖!那里有天王的宝物。”

    “法师说的没错,我们要将天王的宝物带回大草原。来,本王爷敬法师一杯!”

    二人接着轮番敬酒,喝下的酒越多酒兴越高。

    在酒馆里众多酒客仰慕的目光中,没多久,一罐一百年只差十年的夜郎极品全部灌进了二人的肚子里。

    付过酒钱,痴呆法师挺着大肚子站起身摇摇晃晃往门外走,木棉子虽然自己也在摇晃,但还是扶着痴呆法师。

    觉爷送客到门口道:“欢迎二位下次再来神水酒家!”

    “好,好,好酒!”痴呆法师晃着脑袋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