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83章 路遇博士
    夜郎镇外是起伏不平的丘陵地带,大大小小的山丘上长满各种各样遮天蔽日的树木,西行的大道在山丘之间弯弯曲曲盘旋而上。

    急行军没过多久,上林和亚玛越走越慢,王凡带着珍儿和阿虎步履轻松走在队伍前面,他们时不时地停留一会等着同伴。

    亚玛气喘吁吁抱怨说:“要是走平地我还行,但是这条路一会上坡一会下坡,太难走了!”

    上林喘着粗气说:“阿虎,你能不能飞到天上去追追看?我们这样走着去救人没什么希望。”

    不料阿虎一口拒绝,“不行,我不能离开你们,更不能离开王凡和珍儿!如果你们在路途遇到致命袭击,我无法完成警长的使命。”

    亚玛说:“表弟,阿虎不能离开我们,那些土匪可能就藏在路边树林里,这地方可不是大草原,到处是茂密的树林,阿虎在天上飞也未必看得到地上的人。”

    王凡回头说:“我觉得很奇怪,如果那些强盗是青龙山的人,他们不应该抓痴呆法师,如果是别的强盗,他们只要抢了痴呆法师和木棉子的金子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抓走他们呢?”

    珍儿道:“王凡,我认为是因为强盗知道痴呆法师有本领,所以将他抓去当师父。”

    同伴们忍不住苦笑一声,从没听说师父是被抓来强迫干的。

    上林说:“我想,要么是青龙山的人现在缺人手逼着痴呆法师和木棉子入伙,要么是想用他们去换被天岭王抓的同伙,不然要两个大活人干什么?”

    亚玛叹口气说:“哎,都是喝酒惹的祸!木棉子有了这次的教训,以后出门不会再贪杯。”

    几个人说着话时,看见从路的西边走来两位绿脸人,上林急忙走上前向他们打听。

    行人说他们在大约十里外遇到一大群人,他们浑身酒气毛发胡须乱七八糟,而且这帮人手拿弯刀气势汹汹走在大路上,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是一伙强盗。

    当上林问道强盗们有没有抓着两个人一起走时,行人连声说:“有!有!他们押着两个被捆绑的人,其中一个穿着湿漉漉破衣的老人,另一位是年轻的花脸胖子,衣服也是湿的。”

    行人的描述给了几位少年极大的鼓舞,他们终于确认了痴呆法师和木棉子的下落,而且就在前方十里。上林和亚玛都像是被打了一支兴奋剂,劳累过度的双腿暂时忘了痛,几个人又奋力往西追。

    不停顿地连走了大约十里,兴奋剂的功能渐渐消失,不仅上林和亚玛已经走不动了,王凡也感到口干舌燥浑身冒汗,但是那帮绑匪仍然未见踪迹。

    此时令他们眼前一亮的是迎面有一条小河,小河流水在阳光下闪着金光。一条拱形石桥横跨河两岸。对岸伫立着一座红色的五角亭,两颗参天大树将五角亭笼罩在它的浓荫之中。

    上林高兴地说:“我们先喝点水然后在亭子里休息一会再去追!”

    “我也要喝水,渴死了!哎,我想起来了,我们jint还没有吃早餐!难怪我的肚子有点不舒服。”珍儿抱怨说。

    过了石拱桥,阿虎坐在桥头沐浴在火热的阳光里补充能量,尽管今天是晴天,但是因为行经的道路大多被路两旁的大树浓荫掩盖,所以阿虎一路走来体内补充的能量有限。

    阿虎的生物人同伴奔到河边用手捧着河水喝,河水清澈味道甜丝丝的。等他们喝够了水,脸上前两天涂抹的绿色颜料又退去几分。

    今天早上匆匆出门然后一路追赶,王凡将颜料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何况有阿虎跟着,即使被路人认出自己不是绿脸人又有何妨?

    喝够了水站起身打量四周,他们这才发现五角亭位于一个十字路口,南北方向也有一条不起眼的路经过五角亭,往北面看,远处是连绵起伏的高山,而路的南面通向一个丘陵,在丘陵之中依稀可见一个村落的房屋和种植着农作物的田地。

    上林说:“这是白天,强盗们不敢明目张胆押着人进村吧,但是那些高山会不会是痴呆法师说的青龙山?”

    王凡看了一眼五角亭说:“哎,不用猜,亭子里有人,我们进去问一问就知道了。”

    于是,王凡背着珍儿和上林亚玛走进五角亭。

    亭子里坐着一老一少两个绿脸人,老者身穿一件灰色斗篷,脚蹬一双布鞋,头上的毛发修剪得十分整齐。少者身穿一件黄色斗篷,脚蹬一双皮靴,绿脸上光溜溜的。

    他们瞪大眼睛看着走进亭内的三个花脸人和一只小人宗。

    上林四人坐在老少两人对面,上林客气地问:“老爷爷,你们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伙强盗捆绑着两个人从这里经过?”

    老者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上林,摇摇头说:“没有!我们是刚刚由凡庄来,你们家里遭遇强盗了?”

    凡庄?王凡顿时觉得这个地名很耳熟。

    “不是家里,是我们两个同伴昨晚在夜郎镇喝醉了酒被一帮青龙山的强盗绑架了,听从西边来的行人说那些强盗押着我们的同伴一路往这条路的西边走,所以我们从东面一直追过来。”上林道。

    老者摇摇头道:“你们认为那些强盗是青龙山的人?如果是,天岭王最近几天正派兵抓他们,所以他们不会一直走这条大路往西去仙草城,沿河这条道往北是去蓝雾山,青龙山的人也怕蓝雾山的药师,所以也不会一直往北去,这样只能往南,可是我们刚从南面的凡庄过来没有遇到强盗。”

    听老者说到蓝雾山,亚玛不禁插话问:“老爷爷,你说沿着条河往北是蓝雾山?”

    “是呀,你们刚才喝的水就是从蓝雾山的神河流出来的!我外公去过蓝雾山!”坐在老者身边的少年自豪地说。

    这么说这位老者认识药仙!而且是凡庄人!上林心里一动,难道会这么巧碰上了凡庄博士?他急忙问:“老爷爷认识凡庄博士吗?”

    果不其然,老者微笑道:“本人就是凡庄博士,博士我看你们几位小客人的肤色外貌,猜想你们是谷河国公主城草原红人的后人。”

    在此巧遇凡庄博士,四位少年又惊又喜,上林笑道:“博士爷爷眼光精准,不过我们不是来自谷河公主城而是来自海对面的大草原。”

    老者满脸诧异,“可是这海里有鱼人兴风作浪,大草原和奇洲这几十年无法往来。你们如何从大草原来到奇洲?”

    对面坐着的是博士,上林不想隐瞒什么,也不能不同博士认识一下就匆匆离去,何况现在自己是有心无力,不歇一会连走路都很艰难。

    于是上林将自己和同伴从大草原坐飞船来奇洲以及到奇洲后的经历简明扼要说了一遍。

    凡庄博士听罢激动地说:“天王后人,这充分说明我们有缘分啊!博士我是因为家母过世回凡庄守灵十日,今天刚好正要返回仙草城文法院!救人要紧,我们不在此久谈。博士我认为你们单独去追那些强盗太危险而且很难追得上,青龙山的人对这一带的地形很熟悉,他们不会一直走大道。不如你们跟博士我去仙草城找天岭王派兵救人。

    另外,博士我知道害这位天外公主的人是谁,博士我可以请求药仙或他的大弟子将公主变回原形,但是药仙现在不在蓝雾山而是藏在天岭王的王宫里,还有青脸崖你们已经不必去了。”

    “为什么?”上林惊讶地问。

    “这事说来话长,我们快走吧,博士我在路上同你们细说。”

    众人走出五角亭,阿虎站起身加入队伍。在路上,众少年跟在博士身后一边行走一边听博士说他的意义非凡的故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