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85章 鬼灵精的故事 (下)
    “可是自那时起十年过去,鬼灵精一直音讯全无,药仙和我都以为鬼灵精和那本神秘的书一起从人间消失了。没想到,十二日前天王的宝物飞出青脸崖,鬼灵精也从茫茫人海显露真容。”

    “啊!我老爷爷的宝物已经出山啦?”上林惊喜地问。

    博士点头说:“是!十二天前山摇地动火山爆发,守候天王宝物的士兵看见从青脸崖喷出黑漆漆的一个大球滚落到一个山谷中,守兵立即赶奔仙草城向天岭王报告。天岭王派明王子带着几十个护卫找到博士我一同前往察看。

    但可惜被青龙山兄弟会的人抢先一步,因为青龙山离青脸崖更近。当我们到达青脸崖时,首先看见青龙旗插在山头飘扬就知道大事不好,然后看到天王的宝物已经被打开,青龙山的人正从里往外搬东西。

    明王子急匆匆带着护卫杀过去,双方正打得难分难解时,从天王宝物里冲出来一群人,博士我定睛一看,为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鬼灵精!

    只见鬼灵精抽出剑发出一阵烟雾,喷向明王子和他的护卫,接着青龙山的人一拥而上发动攻击,不多一会,明王子和他的护卫们都倒在地上。

    我急忙大喊:‘回巴令,为师在此,不可乱杀人!’

    鬼灵精看见博士我非常惊讶说:‘恩师,你怎么也来了?’

    我恼怒地说:‘天王的宝物出山,为师当然要来看看,回巴令,天岭王派王子来取天王的宝物,你怎么和青龙山的人先抢呢?还打死了王子和他的兵!’

    回巴令辩解道:‘恩师不必急,地上的人只是被我的药烟迷倒不会死。恩师想想,天王宝物凭什么就是他天岭王的?为什么我等兄弟不能拿?恩师,十年未见,您显得老多了。’

    博士我当时好言相劝:‘回巴令,这都是你闹的。药仙说你偷了他的宝书,如果你真的拿了就交出来,为师替你还给药仙。跟我回文法院吧,不要同青龙山的人混在一起。’

    不料想鬼灵精信誓旦旦说:‘恩师,学生没有拿过药仙的书,学生也不能再回文法院替恩师做事,因为学生有更重要的使命。恩师还记得天岭王当年当着众人羞辱学生吧,从那时起学生就立志要成为天下的霸王,要将天岭王这些肆意妄为的大王们统统赶下台。

    这些青龙山兄弟都同我一样遭受那些昏庸无能的王公贵族的压迫,我等认为天下世道不公,凭什么那些王者一朝为王世代为王?为什么我等有才华的人要受那些愚蠢大王的欺辱?学生我决心带着兄弟们讨回一个公道。恩师是学生最敬重的人,希望恩师不要介入学生同天岭王的争斗。’

    博士我当时既震惊又无奈,只能好言相劝:‘回巴令,为师我知道你当年受的委屈,为师不能化解你心中的仇恨,是为师教育无方。为师从不卷入人世间的纷争,天王的宝物你可以拿走,但别伤害王子和这些无辜士兵的性命,你说没有拿药仙的书,为师相信你,可是你最好自己当面同药仙说清楚。’

    鬼灵精不为所动,说:‘恩师,等这些士兵醒了,你带他们回去吧,学生要带走明王子,我等也要让天岭王痛苦一回。不是学生不愿意去蓝雾山,只恐怕说什么药仙都不会相信学生的话。药仙和他的那些大弟子一直就没将学生我当成他们的弟子,他们处处排挤我,因为他们嫉妒我的才能,担心有朝一日我的本领会超越他们。’

    这时,光合药师带着一帮弟子赶到青脸崖,鬼灵精等人带着明王子一窝蜂逃跑了。药仙听说天王的宝物出山立即派他们前来,可惜也晚了一步。

    明王子被绑架令天岭王大怒,立即发兵攻打青龙山。同时,药仙得知鬼灵精躲在青龙山,也派光合药师带着人和天岭王的兵一起攻入青龙山。青龙山因此被翻了个底朝天,兄弟会的人死的死逃的逃,但是一直没有发现鬼灵精的下落。

    天岭王听说鬼灵精法术高强,普通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害怕鬼灵精会潜入王宫对他下手,于是急忙派人去蓝雾山搬救兵。在博士我回家奔丧的前日夜晚,药仙被他的弟子秘密抬进了天岭王的王宫,然后药仙派弟子找我进王宫去见面。

    会面时,药仙说:‘世交啊,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下蓝雾山,卷入这场争斗真是迫不得已啊!我弟子光合看过鬼灵精伤害卫兵的法术,认为鬼灵精已经炼成变形术了。鬼灵精痛恨天岭王,先对王子下手,如果他弄出一个假王子,再对天岭王下手,又弄出一个假大王,天岭国就是他的了。

    然后鬼灵精肯定会借天岭王之名派兵攻打蓝雾山,因为除了蓝雾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他日后用变形术天下称霸。当年望海人火烧月山的悲剧就要重演,所以我等必须保着天岭王,等鬼灵精来王宫将他捉拿。’

    但是药仙和博士我都没有料到鬼灵精会用天王的宝物去到天外世界害人。”

    博士说着故事带着几位少年走上一道斜坡,一股酒肉菜香味迎面袭来。前方不远出现一个村落,香味出自路边的一家高挂着招牌的饭馆。

    亚玛吸吸鼻子说:“闻到香味我更加饿了,博士爷爷,我们今天没有吃早餐,现在必须吃点食物才有力气走去仙草城。”

    “哎,亚玛,我也早饿了!”珍儿叫喊道。

    博士笑道:“好,前面那家饭庄同博士我是老相识了,往返凡庄和仙草城不紧不慢要走一天,博士我每次都会在那里吃午餐。”

    王凡说:“博士爷爷,奇洲这里虽然没有马和马车,但是我刚才看到几次有抬轿子的人走过,你年龄大了,为什么不坐轿子呢?”

    博士笑道:“嘿,坐轿子不仅花钱而且没有徒步旅行的乐趣。你们别看博士我年龄不小了,但是腿脚还很利索,这都是平日里喜欢步行的缘故。一个人除非万不得已,多步行勤做事是最好的养生之道。”

    饭庄坐落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山谷口,几间木屋掩映在几棵枝叶茂盛的粗大红树里,这种红树的枝叶是轻快明亮的粉红色,笔直的树干呈深红色。

    饭庄大门口站着一位穿戴整齐的年轻绿人伙计,他看见博士一行立即走上前热情地打招呼:“哟!博士爷爷回来了,看那几个学生长相奇特,是从西州来的吧?各位屋里请!”

    博士一行走进饭庄里,只见大堂内的十几张餐桌坐满了用餐的绿脸人,饭馆内烟气缭绕声音嘈杂。大堂的三面围着一种用植物的藤蔓编织而成的幕墙,食客坐在屋里可以浏览室外美丽的景色。

    在博士同店伙计讨论食谱的时候,几位少年东张西望观察大堂里的食客。

    围坐在大门入口一侧的一帮人显得很特别,他们一共有七个人,其中两人的脸部特征几乎一模一样,他们一个左脸有一道疤痕,另一个右脸有一道疤痕。而且他们应该都是法师,因为他们的腰间都插着一把外形如同痴呆法师的法剑一样的兵器。他们的其他五个同伙腰间各插着一把弯刀。

    这群人蓬头垢面衣着破旧肮脏,他们猫头猫脸上的须发像是一丛丛杂乱的干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