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群卫兵之中的头目用手一指屋内的一少一老喝问:“你们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站在这里干什么?”

    老人陪笑道:“你们不认识我吗?别人都喊我莫叔,我原来是管王宫酒窖的,今天明王登基,金山忙不过来,让我过来帮忙!”

    几位端着大盘肉菜的厨师走到饭厅门口,一位年长的厨师嬉笑道:“嘿,力洛,莫叔你都不知道?你们今日喝的好酒可都是当年莫叔放在地下酒窖里存起来的。”

    叫力洛的卫兵头目脸色缓和下来,他手指王凡道:“那小子是什么人?”

    “他是我孙子。”莫叔说。

    “你孙子?”力洛瞪大眼珠上下打量一番王凡又看看莫叔,一脸疑惑道:“这小子这么丑,莫叔,你肯定没说实话,你的孙子怎么长得完全没有你一点人样?”

    众人的眼光一齐落在王凡身上,王凡心里不禁紧张起来。

    莫叔显然是感到了王凡的紧张神情,他伸手抱住王凡的肩膀,语气轻松地说:“我这孙子命苦啊,刚生出来时,我儿子看他长得一副丑怪样要扔了他,被我拦住了,后来他就跟着我长大,所以我到哪他总是要跟到哪。”

    一位厨师一边将大盘菜分放在几张餐桌一边随口道:“别看这小子长得很丑但精得很胆子也大!天这么黑,他居然敢跑到王宫伙房里找莫叔。”

    力洛一听勃然大怒,指着卫兵们喊到:“你们是谁放他进来的?”

    卫兵们纷纷摇头摆手道:

    “不是我!”

    “我没见过这小子!”

    ……

    王凡心想糟了,如果卫兵头目意识到自己是偷偷进来的,就会进一步盘问是如何进来,那该怎么回答?

    就在王凡心慌意乱之时,出乎意料的是居然有一个卫兵大声说:“是我让他进来的!我在东门外看见他东张西望,问他干什么,他说他爷爷今夜在伙房帮忙,但是家里出大事了,好像说家里要死什么人。莫叔的大名我早听说了,所以就让他的孙子进来了。”

    莫叔刚要开口说什么,门外冲进来一名卫兵大声嚷嚷道:“里洛队长有令,你们立即返回各自岗位值班!”

    屋内一阵哗然,力洛怒气冲冲道:“我们刚进饭堂还没吃没喝怎么就要回去?”

    “那你们赶紧!吃完立即返回,队长说偷袭铁人的行动可能已经失败,铁人随时会打进王宫来。大国师下令守卫惩戒堂的兄弟会的人都不得离开岗位,队长令你们返回岗位时给他们带五十人的酒菜去惩戒堂。”

    传令兵说完,拿起桌上一碗酒喝起来。

    力洛不满地说:“我表哥对这些兄弟会的人也太客气了,他们原本不过是青龙山上的一帮山匪,居然要我们伺候!”说完坐下来拿起酒杯喝酒。

    众卫兵立即各就各位大吃大喝起来。

    莫叔拉着王凡刚走到门口,金山抱着一个酒罐走进来道:“莫叔,快帮我去地窖搬酒!都忙不过来了。”

    莫叔和王凡刚走出饭厅,听见刚才为王凡解围的卫兵站起来说:“哎呀,我肚子怎么痛起来了,我得去方便一下。”

    不一会,卫兵就快步赶上了已经走进厨房的莫叔和王凡,然后不由分说拉着两人走到厨房外的走廊,眼看四下无人,卫兵低声说:

    “莫叔,你快实话告诉我,你们是不是想救人。”卫兵低声喊道。

    虽然这名卫兵刚才帮了忙,但事关性命的大事,莫叔哪敢随便承认,他警惕地问:“你是谁?救什么人?”

    年轻的卫兵低声说:“你们别怕!我是王宫内院的护卫,王宫里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里洛队长背叛了先王投靠了鬼灵精,鬼灵精从天外招来一个轻功了不得的剑客和他的七位徒弟。里洛昨夜在酒菜下毒害死了先王,然后鬼灵精和天外剑客乘机抓了药仙,要不是我乘乱暗中向那个剑客放了一箭,药仙的大弟子光合药师也逃不出王宫。”

    莫叔和王凡松了一口气,这位护卫真是好人。但是莫叔仍然很谨慎地问:“你怎么知道莫叔我要救人”

    卫兵手指王凡道:“如果我判断没错,他是从天外来的什么天王使者,因为今天下午当我看到青龙山的人抓了我师父和一个胖子朋友时,我就暗中偷听鬼灵精和…”

    “你是痴呆法师的大徒弟海东?”王凡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他不禁心中大喜开口打断了海东的话。

    卫兵喜形于色道:“正是,你也认识我师父?”

    王凡说:“是啊,你师父本来要带我们去蓝雾山找药仙帮忙,没想到在和我们的那位胖子朋友在夜郎镇喝醉了酒被青龙山的人抓了。”

    “海东哥!”明王子的声音从王凡风衣内传来,王凡打开风衣,明王子和珍儿都从书包里探出脑袋望着着海东。

    海东看到两个小人宗只是一愣神很快恢复镇定,“原来王子在此啊,我已经知道你在红树林里被天王使者救了,但没想到你在这里。”

    莫叔大喜,“原来痴呆法师的大徒弟就是你,我早听明王子说过你的剑术在王宫卫兵中是最好的,有你相助,我们更有把握救出药仙。”

    “惩戒堂的地牢里不止关着药仙,还有我师父和那位胖子朋友,他们都被鬼灵精变成了小人宗。只是我们恐怕力量不够,要等天外铁人来了一齐动手。”海东说。

    提到阿虎,王凡心情沉重起来,“铁人阿虎被两个变形人打伤了,一时来不了。”

    海东看着王凡满脸惊愕一时无语。

    这时两个穿便衣的男子各抱着一罐酒从酒窖走过来,莫叔指着他们低声说:“海东,他们是我的两个儿子,武功都很好,对付那些青龙山的人没问题。”

    海东说:“青龙山的人好对付,他们个个是酒鬼,如果我们有药就不用动手,只要在酒里下点药就行。”

    莫叔脸上立即露出得意的笑容,“莫叔我是开药铺的,要什么样的药去拿来就行,海东,你说吧,是要他们死还是活。”

    海东道:“让他们睡死过去就行,没必要毒死他们。莫叔的药铺我见过,虽然就在围墙外面,可是现在围墙下都有埋伏,翻围墙进出很容易被发现。”

    莫叔叹息道:“唉,先王已故,王子被害,海东,莫叔我实话跟你说吧,这个酒窖那头有一个地道直通我的药铺。你看,救出药仙和你师父他们后是不是要从地道逃走?”

    海东眼中闪过一阵喜悦但是很快恢复平静,“有地道是好事,不过,除非我们的行动神不知鬼不觉才能从地道逃走。即使我们解决了青龙山的人,但是地牢上面的看守房里是由那六个身穿金盔甲的小天兵看着,他们不贪酒不贪吃,没有铁人,我等恐怕对付不了他们。”

    王凡信心满满道:“他们都是巴人,我带着巴国公主珍儿,我们可以说服他们帮我,因为他们只有跟着我才能回家。”

    海东喜出望外:“那就大功告成了!莫叔,我们这么定,等一会你们跟着我给青龙山的人送酒菜进入惩戒堂,你们事先在酒里下好药。救出药仙和我师父后,如果我们没有被发现,就从这里进你的地道走,万一被发现,我们就从最近的北门冲进王宫广场逃走,今夜守北门的是我的几个兄弟,他们会放过我们。”

    海东说完匆匆返回饭厅,他坐下用餐不一会,传令兵站起身说:“力洛,我们快回去吧,要是铁人打进王宫,我们还在这里吃肉喝酒,大国师肯定不会轻饶我们。”

    力洛喝干杯中酒站起身恨恨地说:“如今世道全变了,什么都要听大国师的!这个该死的铁人,今晚我们一定要将它干掉!都起身!走人!”

    传令兵问:“力洛,青龙山那帮人的酒食怎么办?”

    海东急忙接话说:“哎,头,你们先走吧,我带伙房的人马上给他们送去酒食!”

    力洛满意地说:“好,海东,你可别耽搁太久,让青龙山的那帮山匪饿急了,他们会将你当下酒菜吃了!”

    众卫兵一阵大笑,然后成群结队匆匆离开饭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