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104章 带着天外朋友回家
    按照王凡指点的地理坐标,阿虎将王凡和宋仁、孙秀传送到狮子山一个裸露在阳光之下的无人山谷。

    落到地面,王凡举目四望,虽然夕阳已经挨近西边的山顶,但是山谷里仍然热气逼人,三个人不约而同动手脱外套。

    站在一起比较,宋仁虽然比王凡年长一岁,但是两人的个头相差无几,孙秀比两个男同伴要稍微矮一点。

    “我们这里夏天很热,不过到了晚上山里比山外要凉快得多。”王凡一边脱下斗篷一边说。

    “宋仁,你看蓝色的天空多美啊!”孙秀一边脱去外套一边望着天喜滋滋地说。此时夕阳的余晖将蓝色天空下飘荡的云彩涂上万紫千红。

    “是啊!”宋仁望着天空感叹道,“一直梦想来到老世界看看,今天我们终于梦想成真!”

    王凡笑道:“说不定再过几天,你们两个就想家了急不可耐要回你们那个黄金世界。”

    “不会!”孙秀语气坚定地说,“我和宋仁要周游老世界然后写出一本书才会回去。”

    宋仁接着说:“是啊,我们既然好不容易来了怎能轻易打道回府,再说如果我们不写出一本精彩的描述老世界真实面貌的书带回巴国,我们无颜回家面对巴王和王子还有我的恩师梅教授,所有的巴人都会对我们大失所望。”

    王凡面色凝重起来,“那好,今天快要天黑了,我们先回我家见过我妈妈,你们在我家暂时住一晚,明天一早我带你们去奉城,我们将手头的金子在奉城卖了换成钱,然后我带你们去山城,山城原本就是我们古巴国的国都。你们在那里找一家酒店住下来一边考察一边写书。”

    宋仁和孙秀除了身上的衣服,每人手上还带着一支剑和一套金盔甲,他们将剑插在腰间,将金盔甲用外套包裹起来抱在手上,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跟着王凡向王家寨走去。

    王凡一边兴冲冲往家赶一边回头说:“我现在感到自己的体重正常了,踩在地上稳稳当当,你们俩有什么感觉?”

    “我觉得虽然没有像在紫色世界那样轻飘飘,但是即使抱着金盔甲,我觉得走路还是很轻松。”孙秀道。

    “我们巴国史书早有记载,我们祖先刚到新世界时觉得自己一下子变重了,走路特别吃力,后来还发现一个现象,在新世界出生的人长大后很少有比父母更高的。我和孙秀在同龄人中是高个子,但是到了这个老世界肯定都是矮子。”宋仁无奈地说。

    “我早知道是怎么回事,”王凡信心满满道,“这都是因为星球的地心引力,你们黄金星虽然小但是地心引力大,所以人长不高,上林他们的星球地心引力小,所以那里的人和动物都很高大,我们地球应该在两者之间。”

    落地点离王凡家的后山不太远,走了十几分钟,王凡已经能看到前方家的屋顶。他突然想起了埋着的珍儿的叔叔。

    他的情绪激动起来,对两个同伴说:“珍儿的叔叔就埋在附近,我们应该去他的坟头看看,我们已经完成了他生前交待的事,他可以安息了。”

    宋仁道:“我正想问这事呢,可惜我们手头没有任何祭祀用品。”

    “我们先顺路去拜祭一下顺王爷,下次再带祭品去拜祭他吧。”孙秀道。

    当王凡带着同伴走到他生平第一次亲手挖的坟墓时大吃一惊,因为他看到坟墓已经被挖开,而且似乎已经挖开很久了,坑道里和四周堆积的土石上长满一尺多高的荒草。

    王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四下观察一番确信这个坑就是他和哥哥十几天前挖开的。

    宋仁看出了王凡的异常神情,问:“王凡,怎么回事?坟墓被挖开了?顺王爷的遗体不见了?”

    王凡手指荒草连连的土坑不可置信地说:“那个坑是我和我哥我妈亲手挖的,然后将顺王爷埋进去,并且还堆了一个坟头,可是现在怎么会这样?即使是我妈报了警,坟墓被公安的人挖开,但是也不会这么快长出这么高的草啊。”

    “王凡,我们别在这里瞎猜了,回到你家问一下你妈妈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孙秀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王凡满心疑惑转身带着两位天外朋友匆匆往家走,他心里暗自合计,自己离开家的这段时间肯定发生了一些不平常事,因为这个坟墓只有他和妈妈哥哥知道,或许妈妈会告诉舅舅,没有特殊情况,妈妈和舅舅不会向公安部门报告这种事。

    夕阳已经落入西边的高山之后,暮色四合,夜色降临山野。

    王凡走到家大门前,两扇木门虚掩着,他心头一热用手推开门,喊了一声:“妈!”然后大步跨进屋,宋仁和孙秀紧跟着进了屋。

    厅堂昏黄的灯光里一个人影猛地站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疑惑地问:“是王凡?”

    王凡闻声停住了脚步,他张大眼睛看着人影诧异地说:“吴老师!”

    吴老师是狮子山小学的语文教师,而且同王凡家有点沾亲带故,因为吴老师是王凡舅舅的远房堂叔。

    “王凡,你终于回来了!那两个娃娃是你的朋友?”吴老师满脸惊喜走上前亲热地说。

    “是的,他们是宋仁和孙秀。”然后转身介绍说:“吴老师的祖宗也是我们巴人,他是我们山里小学的老师。”

    “老师好!”宋仁和孙秀异口同声喊道。

    老人满脸是笑连声道:“好!好!两位客人请坐!我们山里人家还比较穷条件不太好,请多包涵啊。”

    宋仁和孙秀在一张长木凳上坐下来,他们将用外衣包着的金盔甲随手扔在黄泥巴地板上。

    随后他们俩都好奇地望着一个吊着的发光球形物体,这是进屋后他们对王凡家唯一感到新奇的东西。

    王凡家厅堂中央只吊着一个普通的四十瓦的电灯泡,而且因为厅堂没有天花板,黑沉沉的屋顶吸收了大部分光,屋里的光线有点昏暗。

    “吴老师,你怎么在我家?我妈呢?”王凡问,心中涌起一种不详的感觉。

    “王凡,你和你的朋友先坐下,你妈的事容我慢慢说。”吴老师说着走上前关上大门。

    在厅堂顶端的方木桌旁坐着一个年轻人,他神色紧张地打量王凡和他身边的两个陌生人,王凡走上前对他说:“哥,我回来了!”

    “你是谁?”王凡的哥哥茫然地问。

    王凡心里更是一紧,哥哥的神经病不仅没有治好而且看来比自己离家时更加严重了。

    吴老师安慰说:“王凡,不要急,你妈还在,只是病了住在医院里。你晓得,你妈原本有胃病很多年了,自从你离家后,你妈左等右等等了大半年没见你回来,一心急病就加重,在家里拖了一个月实在不行了,我和你舅舅只好将你妈送到了奉城里的大医院,你舅舅在医院里照顾你妈。我今年退休了,所以有空住在你家里,一来照顾你哥,二来可以等着你回来。虽然我和你舅舅都相信你去了天外没事,但想不到你一走就是一年啊。”

    王凡惊讶地说:“吴老师,你是说我离开家已经一年了?”

    “是啊,还不止一年,你是去年刚放暑假时离家的,今年的暑假已经过去大半了。”老人道。

    王凡和宋仁孙秀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虽然都感到很意外但是此时此刻不是探讨时间空间的时候。

    王凡将话题转回到妈妈,他一直担心的事真的发生了,令他稍感宽慰的是妈妈还活着。

    “吴老师,我妈病得很厉害吗?”

    老人叹口气道:“唉,城里的医生说是胃癌,还是晚期。”

    王凡回家的兴奋劲消失殆尽,他知道晚期癌症意味着什么。

    “我饿了!要吃米饭!”王凡的哥哥突然喊道。

    吴老师低声对王凡说:“你柱子舅舅给大凡弄了不少药吃,但他的神经病一点没见好。”说完往厨房走去。

    听到神经病三个字,王凡猛然想起了自己包里的神药,他冷冰冰的心一下子又热乎起来,激动地说:“吴老师,我有神药可以治神经病,或许也能治我妈的病。”

    王凡说着手忙脚乱从书包里掏出了药仙送的药罐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