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242章 以武服人 (上)
    船车冲到正对着王宫大院东大门的一道通向一个气势宏伟的建筑台阶下方停住。

    王宫内外几百名护卫和士兵蜂拥而至将船车团团围困,随着一声号令,上百支火药枪对着船车射击,火药枪几乎同时发出的“啪啪!”声和金属弹头打在船车的外壳发出“叭叭!”声响震耳欲聋。

    第一轮射击过后,站在最外侧的护卫队长惊恐地发现,所发射的子弹不仅没有打穿船车的外壳,而且弹头全弹射开来,十几名护卫躲闪不及被弹头击中面部受伤。

    现场陷入惶恐的沉默,而被打击的目标在遭到第一轮攻击后没有任何反应,车门紧闭纹丝不动,好像里面的的人都死光了。

    “火药枪不行,抬两门大炮来!本将不信它能抵挡得了我们的火药炮连发两炮。”

    护卫首领的喊叫声刚落,船车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声吓得周围的士兵们四散而逃,紧接着一团耀眼的红光从船车外壳左侧射出,击中不远处王宫建筑的屋顶,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被击中的屋顶被炸开一大片,碎裂的砖瓦木块在空中飞翔。

    在场的古城士兵都被船车出其不意的猛烈炮击吓得魂飞天外,就在他们惊魂未定之时,只见船车的门突然开启,从里面走出来一名身穿便装带着头盔的人。

    几百支火药枪一齐对着从船车里走出来的人,护卫首领并没有下令射击,因为他看到这位头盔人既没有佩刀剑也没有背着火药枪,而且身上只是普通制服没戴护甲,他手中拿着一封信之类的东西。

    头盔人一出车门就举着手中的信件高喊:“哎,你们那位是头领?我们是大草原来的信使,有一封信要你们立即转交给你们的国王陛下。”

    护卫首领也不含糊,他挺身而出喊道:“我是护卫军首领!”

    头盔人不慌不忙走到首领面前将手中信递上,很礼貌地说:“将军,我们是大草原五位国王派来西洲的使者。我们之所以直接撞进这里是因为这封信十万火急,必须立即交到你们国王陛下手中,所以我们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请将军立即将这封信转交你们陛下,并下令你的人不得攻击我们,不然你们将会被全部消灭!”

    说完,头盔人转身返回船车并关上车门。

    护卫首领拿着信愣了片刻,看着被炸飞的屋顶,他深知头盔人警告的威力。他对在场的士兵挥舞着手喊道:“你们在这里等候,没有本将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轻举妄动!”

    他喊叫完毕转身向王宫内院跑去。

    古地王在睡梦中被喊叫声和枪炮声惊醒。

    他气急败坏地喊道:“出什么事了?”

    一名随从慌慌张张跑进来道:“陛下,王宫东门被一个来历不明的东西撞塌了,随后那东西开到议事大厅台阶下停下来。坪团长和他的兵围着那东西开了上百枪,但是那东西根本打不透,随后那东西发炮炸了王宫…”

    “炸了王宫!”古地王惊呼着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是,那东西发出一道红光炮…“

    这名随从正说着,从门外又跑进来一名随从喊道:“陛下,护卫军团坪将军紧急求见!”

    “让他来这里!”古地王没好气地说,双脚着地坐在床沿等着。

    他此时的情绪是既恼怒又有点惶恐不安,自他登基为王以来从没有发生过有人敢擅自闯入王宫大院闹事的事,来者究竟是什么人?他究竟想干什么?

    古地王正想着,护卫首领快步走进来,他顾不上行君臣之礼,挥动手中的信说:“陛下不必惊慌,是大草原派来的信使,他们要末将将这封信立即交给陛下。”

    古地王闻言慌乱的心安稳下来,原来是来送信,随即厉声道:“念!”

    信封并没有封印,护卫首领打开信念道:“尊敬的古地王陛下,我们是海洋东岸的大草原五位王国国王,因为这个世界的陆地人都面临一场全所未有的生存危机,特派出酒仙城王子木棉子为全权特使出访西洲,并特地造访贵国向国王陛下传递这一至关重要的信息。

    据可靠情报,由海底人改造的五万基因人将随时进攻西洲大陆,这些基因人既可以在海里生存也可以在陆地生活,他们很可能已经攻占西洲西部外海海岛西天岛,基因人攻占西天岛后将利用该岛为跳板,在半年内随时会对西洲大陆发动全面进攻。

    基因人的目标是先全面占领西洲,然后占领奇洲,最后利用西洲和奇洲的资源积累更强大的实力攻占我们大草原。基因人占领陆地后将会大肆烧杀抢掠,剩下的陆地人将沦为他们的奴隶,所以我们陆地人必须团结一致抵抗基因人入侵陆地。

    据我们得到的情报,西洲各国正处于相互内战之中,我们奉劝陛下和南部三国立即停止内战,然后联合起来应对基因人的入侵。只要你们西洲人停止内战一致对抗基因人,我们大草原将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援,具体事务请同我们的王子特使商谈…”

    古地王听罢满心疑惑,沉着脸问:“你能肯定来者是大草原红人?他们是怎么来的?”

    “陛下,来者是红人,他们身材高大魁梧,而且身无护甲只带着头盔,末将刚才亲眼看见他的手和脸是红色,他们乘坐一种外形像船一样的铁壳车,那东西就在王宫东门…”

    古地王站起身打断护卫首领的话,“带本王去看看究竟何物,居然敢炮击本王王宫!”

    等古地王穿上外套,一帮贴身护卫簇拥着他来到王宫议事大厅。古地王居高临下观瞧了一会停在台阶下方的战车,他很快感觉到此物非同一般。除了不知底细的大草原人红人,这天底下或许只有同样不知底细的海底人能造出这样的船车。

    于是对身边人下令:“击鼓!让群臣紧急前来这里议事!”

    “咚!咚!…”低沉有力的鼓声在这阴沉的早晨传送的特别的远。

    古地王的大臣们都居住在离王宫不远的老古城内,王宫这边的异常动静早就将他们从睡梦中惊醒,他们都是聪明人,已经预估到王宫出事了,于是早就准备着被国王召见,听见鼓声的召唤,他们立即启程。

    不到十分钟,大臣们坐着马车陆续来到王宫,每个人看到倒塌的宫门和王宫大院内的场景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是他们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匆匆走进议事大厅。

    向坐在王位的脸色阴沉的国王行过礼后,官员们都是默默无语坐在自己该坐的座位上。

    古地王坐在高高在上的王座上,在他的身后有一排高大的屏风将议事厅和内室隔离,屏风正对着王座的部分是由雕刻着花鸟图案的蓝宝石石材制作而成,屏风的两侧则是用装饰精美的布料和金光闪闪的支架组成。

    等该来的人都报到了,古地王随即开口道:“各位都听见了响声,也应该都看到了那个奇怪的铁壳船车,它不问来由撞塌王宫东大门直接开到了本王的眼皮子底下。然后来客先向本王王宫屋顶开了一炮,再派人走出来送给本王一封信。”

    古地王说着拿起信对站在身边的一名护卫说:“你给各位大臣念一遍。”

    护卫恭恭敬敬拿起信大声朗诵了一遍,随后将信交还给国王。

    在议事厅里,四十多位文武大臣分左右两排按官职大小依次排座。

    坐在左排最前端的一位老臣站起身道:“陛下,今早的事和这封信都是非比寻常。据称因为海底人作乱,海东岸的红人几十年来未敢航海来奇洲,更没有能踏足我西洲。

    而今,他们居然能用这个铁壳船车跨海前来,向我们通报什么海底基因人要入侵西洲,老臣实在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海底人要占陆地地盘可以理解,但是他们为何不先从大草原下手?还有,大草原红人有何真凭实据说海底人要入侵我西洲?”

    古地王眼瞧着年龄同自己不相上下的老臣,不满地说:“左丞相,你这番话等于没说,本王要结论不是更多的疑问,红人的特使还在那个铁壳船车里等着,本王见与不见,见面又有何可说?这红人特使依仗那铁壳车在我古城横行霸道,本王总得对他有所教训,不然我古地国将威信扫地,诸位想出好办法的就直说!”

    国王的话让身为左臣相的老臣绿脸泛红,他刚坐下,他对面的另一位首席大臣站起身要发言,他也是一位老臣,他似乎已经有了好主意,说话的底气很足:

    “陛下,这红人特使敢撞倒王宫大门打烂王宫屋顶求见陛下,陛下不能不见,不然后果难以预料。会见之时,陛下可要求特使首先解答左丞相刚才的疑问。如果确信他们是大草原的使者,他们又有如此威力强大的铁壳船车,陛下应该暂时忍耐他们的霸道行径。

    他们不是要陛下抵抗什么海底基因人吗?不管是真是假,陛下可一口答应。但是陛下要向他提出我古地国武器落后,大草原红人应该给我古地国军团一批这样的铁壳船车,即使他们不能白送,只要价钱合理,我古地国可以购买。

    如此一来,虽然陛下受了点委屈,但是只要能得到几部这种铁壳船车,南部三国就可以唾手可得。等到陛下成为了西洲大地至高无上的皇帝,大草原红人到时自然会对比下俯首帖耳。”

    古地王的脸上露出笑意,夸赞道:“嗯,右丞相言之有理。本王如果能有几十部这种铁壳船车,统一西洲指日可待。不过,如果红人特使一口回绝给本王铁壳车岂不是空欢喜一场?到时本王又该如何应对?”

    大厅内一阵沉默,坐在右排末端一位看起来是在场最年轻的大臣站起身,他对着国王先行了一个礼,随后大声说:“陛下,臣有一计可将门外的铁壳船车拿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