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243章 以武服人 (下)
    亚谷坐在副驾驶位上望着视窗里一成不变的图像开始失去耐心。

    从拜访临海王的经验看,即使是一个小中立国的君王,一开始对木棉子的话都是将信将疑。而古地王一直将自己视为西洲霸主心高气傲,何况节生同古地王和他的大臣们没什么交情,用说理的方法不大可能让古地王信服木棉子。

    所以亚谷和木棉子听从节生的建议,对拜访古地王采取出其不意闯入王宫的方式,有了战车在身边,不仅多了几分安全感,而且如果有必要可以用战车的威力胁迫古地王同意停止内战。

    亚谷回转身对节生和木棉子道:“军师的信内容简单明了,古地王和他的这些大臣应该一目了然。他们为何一直闭门不出,难道是在商议计策要对付我们擅闯王宫的举动?”

    节生神情认真地说:“有这个可能,古地王身为西洲实力最强大的国王,对我们今日的冒犯心中肯定会无比愤慨,如果他拒绝见我们王爷也正常,但是如果他愿意见王爷并表现出很友好的样子,我等反而要加倍小心。”

    “他要是心胸如此狭窄拒绝会见我们,我们对他就更不用客气,再对他的王宫发一炮,直到他愿意见我们为止。”与节生并排而坐的木棉子沉着脸说。

    亚谷神情严肃道:“木棉子,我们现在被重重包围不可随意行事,如果同古地王彻底闹翻脸,万一他们将出城的道路堵塞,我们最终很难脱身。”

    木棉子正色道:“古地王如果敢同我们彻底翻脸,我就将他连同这王宫一起全部干掉,不然,基因人一旦开战,古地王必然会向基因人投降。我们绝对不能留下一个祸害!我们要脱身很容易,刚才我注意到那条护城河足够宽,我们的战车随时可以沿河开出这座城。”

    节生和亚谷看着木棉子,他们的眼神中多了一份惊喜,没想到这个性格粗犷的王子心事会如此缜密。

    “王爷的观察力高人一等!”节生的脸上露出笑容,“节生认为古地王不会同我们开战,倒是有可能想收买我们。因为古地王正是靠广招天下人才这一招才让古地国成为西洲强国。王爷有如此威力巨大的战车,古地王不会不动心。”

    “大哥,他们出来了!”坐在驾驶位上的战士喊道。

    亚谷急忙转身看向视窗,只见前方议事厅的大门开启,一位年轻的大臣走出来同守候在门外的护卫首领耳语了几句。

    首领表现出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随即向包围战车的护卫士兵高喊:“全体排成两列,欢迎外国贵宾觐见我王陛下!”

    现场的士兵们立即行动,他们迅速有序地从议事厅大门至战车前一个挨一个站成两排,组成一个相对距离大约两米的人体走廊。

    这些卫兵都是身材高大,他们将长枪竖立贴紧身体昂首挺胸,迎宾阵列显得颇有气势。

    年轻的大臣和护卫首领肩并肩迈步走过人廊来到战车前。

    战车的门打开,首先走出来两位带着头盔的红脸战士,接着是没戴头盔的木棉子和节生,在他们的身后紧接着走出来另外两名带着头盔的战士,他们手里各拿着一个头盔。

    年轻大臣面带微笑走上前道:“让大草原王子特使久等了,因为大草原的客人非比寻常,所以我王要同我等大臣商讨如何接待,请问哪位是王子特使?”

    木棉子笑道:“本特使就是,”然后手指节生继续说,“他是本特使的朋友兼军师,本特使因为急于求见你们国王陛下,唯恐途中被人阻挡耽搁大事,所以不得已冲撞王宫,多有得罪,请两位前面带路。”

    木棉子和节生带着四名护卫跟着年轻大臣进入议事厅,古地王和他的众位大臣起身笑脸相迎。

    但是六位来客走进议事厅不久,情形就发生了变化,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尾随六人访问团进入大厅,并随后将议事厅大门关闭,古地王和他的大臣们脸上的笑容在此时全部消失,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木棉子和节生身后的两名战士立即将手中的头盔分别戴在他们两人的头上,并随即转身掏出了手枪。

    这时,古地王王座后方一排装饰精美的高大屏风被拉开,一群手持长剑身披黑色金属盔甲的士兵杀气腾腾出现在古地王身后的内廷,他们步调一致向前迈出数步站立在王台前后左右。

    护卫在木棉子和节身前身后的四名战士已经将手枪的能量开关打开。

    节生推开面前的战士,自己往前走出两步语气阴冷地对古地王说:“陛下用如此礼仪会客是什么意思?”

    古地王沉着脸说:“这叫礼尚往来!你们用枪炮和铁壳车闯入本王王宫,本王也只能用枪炮和铁剑来迎接诸位。”

    “那好,如此礼尚往来我们不计较,请问陛下下一步又将如何?”节生冷笑道。

    虽然是节生在同他对话,但古地王的目光一直盯着木棉子的脸,木棉子庞大的红脸平静如常,两只大眼睛含笑看着古地王。

    古地王心中不禁暗暗吃惊,这位大草原王子的神态毫无惧色,似乎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形。

    沉默片刻,古地王将目光转向节生道:“看你是西洲人的面孔,你该知道本王一向爱才,本王很赏识这位王子特使的胆识,更喜欢他的铁壳船车,所以本王愿意同你们交朋友,如果王子特使能够助本王一统西洲大陆,本王将尊他为西洲帝国无敌大将军,与本王同享富贵。”

    古地王说到这里又转脸看向木棉子,情真意切地说:“如果真有海底人入侵西洲大陆,本王将竭尽全力同大草原人合作消灭海底人,不知王子特使以为如何?”

    木棉子笑道:“本特使很愿意同陛下交好,不过前提是,陛下立即下令停止内战,随后我们可以坐下来商讨联手抗击海底人之事。”

    古地王面露微笑道:“王子特使刚到西洲恐怕不知西洲内战缘由,不是本王好战,而是南部三国联手入侵我古地国烧杀抢掠,本王不得不战。如果特使信中所言是真,本王以为只有先一统西洲才能抵抗海底人。不然,西洲各国内乱不止,一个心怀各异的西洲大陆如何抵抗外来侵略?”

    木棉子正色道:“陛下,西洲已是大祸临头,只有立即停止内战齐心抗敌才有生存的机会,陛下要一统西洲也要等到打败基因人之后再议。本特使听闻,南部三国国王均有全权特使驻守在古城,请陛下听本特使一句劝告,立即让你的这些兵离开这里,然后派人去将那三国特使找来共商停战抗敌大事!”

    古地王沉下脸道:“本王怎能凭你等一纸空文就放弃一统西洲的大业?既然王子特使暂时不能理解本王的好意,本王只能留特使在此多住几日,直至领会本王的一片好心。我们的人是你们的百倍之多,请王子特使命令四名护卫放下手中的短枪,以免无谓的牺牲并伤及特使和军师。”

    古地王说完转身要走,节生的身体一闪凭空跃起跨上高高的王台落在古地王身前,王台一侧一名剑手向节生刺出一剑,节生闪身躲过,与此同时扬起一条腿将剑手踢到在地,另一名剑手挥剑再刺节生时,一道红光击中他的上体洞穿金属铠甲,随着一声惨叫,剑手倒地,这是木棉子身前的战士发射的第一枪。

    大厅里顿时枪声大作,木棉子已经持枪在手,他毫不留情连续射击,将前方那些威胁到节生安全的护卫一个接一个打倒在地。

    木棉子前后的四名护卫同样冷酷地向表现出任何攻击行为的士兵射出一道道死光,虽然大厅里的王宫护卫人数至少有四十人,但是木棉子的护卫手持的激光枪射击速度超过火药枪不止十倍,所以仅仅几分钟的激烈交战,王宫护卫几乎全部倒地,而木棉子和四名护卫虽然都有中弹,但是防弹衣和头盔的保护让他们毫发无损。

    “叭!”从屋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只见议事厅出入口上部屋顶被炸开一个大窟窿,碎瓦片从空中坠落又砸倒几名倒霉的大臣,木棉子和他的护卫因为头盔的保护安然无恙,只是室内弥漫的灰尘让他们感到有点呼吸困难。

    这一意外事件为大厅内的战斗画上休止符。

    接着是古地王惊恐的喊叫响彻大厅:“停战!停战!”

    王台下的议事厅里此时只有木棉子和他的四名护卫还站立着,空气中充满灰尘和肉体烧焦的臭味,地上躺满痛苦呻吟的士兵和大臣。

    王台上,节生一只有力的手抓着摇摇欲坠的古地王的一只胳膊,然后拎起他抖抖索索的躯体让他坐回王座。

    眼看国王没事,狼狈不堪的大臣们纷纷从地上爬起来,他们不敢落座,一个个站立着打量眼前匪夷所思的场景。

    木棉子取下头盔旁若无人地坐在一张座椅上,他用嘲讽的眼神看着古地王,而古地王两眼发直望着前方紧闭的大门。

    “陛下,地上的人大多只是受了伤,快下令打开门将他们抬出去救治。”节生俯首对古地王道。

    古地王从惊愕中回过神,他手指群臣怒喝道:“快打开门将他们抬出去!”

    几位大臣七手八脚打开门,门外立即涌进来一群卫兵,他们看得到眼前的情景都惊呆了。

    “快将他们抬出去救治!”站在后面灰头灰脑的最年轻的大臣喊道。

    等地上的人都被抬走,残瓦碎片被清扫,节生走下王台坐在木棉子身边,四名护卫站立在他们身后,古地王的群臣都垂手站立不敢直视木棉子。

    最年轻的大臣走到王台前双腿跪下哭喊道:“陛下,是臣给陛下想出这个愚蠢的计策,原本是想为陛下留下王子特使和他的铁壳船车。没想到不仅给陛下丢脸还造成众多卫兵和大臣死伤,还因此得罪了大草原王子特使。臣罪该万死,恳求陛下发落!”

    古地王怒喊道:“来人,将他拉出去砍了!”

    从门口跑进来两名护卫架起年轻大臣,木棉子给节生使了一个眼色,节生立即喊道:“慢!”

    然后节生站起身冲古地王道:“陛下,事已至此杀他何用?如果陛下的大臣仅凭出一个主意就被砍头,会严重影响陛下素来爱惜人才的好名声。不如给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让他带人速去将南部三国的特使找来共商停战抗敌之事。”

    古地王看看木棉子,只见木棉子正用威严的目光看着自己,古地王转脸手指被架空的年轻大臣厉声道:“免你死罪!立即带人去将南部三国特使找来这里面见王子特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