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248章 两位老板
    古地王猛地站起身惊问:“海底人占领了西天岛?王儿如何得知?”

    “按父王的军令,我西地城军团很快组建了一支船队去追击逃往西天岛的西地王,但是我们刚刚离开海岸十几里,就看到从西天岛方向开过来一大群外形很像门外那部船车一样的灰色东西,它们的总数至少有一百部,分成三列纵队乘风破浪快速向我的船队冲过来。

    我一看就知道那些东西是海底人的水面小型战船,因为刚逃到西天岛的西地王不可能有这种战船。

    我立即下令船队前端的十几部战船一字排开抵挡那东西继续前进,果然,海底人在我们船队前方五百米开外减速,随后慢速向我们船队方向靠近,大约距离三百米远时开始朝我们的船队开炮。

    每一艘海底人的小战船前端都伸出一门火药大炮,打得比我们的大炮要远得多,而且打得很准。

    因为我们每艘战船的体积比那些海底人的小战船大出十几倍,所以暂时能够挡住它们的炮击,加上我们战船上的大炮开始还击,使得海底人的战车不敢靠近,我们后面的战船趁机全速后撤,幸亏我们离海岸不远,不然我们肯定全军覆没。”

    古地王听罢默不作声坐回王座。

    大厅里高度紧张的气氛也有所缓和,毕竟海底人还没有攻上大陆。

    这位将军一开口说话,节生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他坐下对木棉子低声说:“他就是主攻西地国的大王子大将军。”

    大将军转身看着木棉子道:“请问这位来客是谁?外面那个船车是你们的吧?”

    大王子的年龄看上去同亚谷差不多,盯着坐着的比自己年轻得多的木棉子,大王子的眼神和语气显得居高临下。

    木棉子岂能容忍他人俯身小瞧着自己,他微笑着站起身,虽然大王子是在场的绿人中身材最魁梧的,而且他身披盔甲腰佩宝剑,但是同身着便衣的红脸木棉子一比个头明显小了一号。

    面对站起来的木棉子,大将军眼神中那种居高临下的神情立即消失。

    木棉子神情严肃地说:“大将军,我是从大海东岸的大草原来的王子特使,外面那个船车正是本特使的。本特使这次拜访贵国,就是要告诉你们海底人即将入侵西洲大陆的信息。而且,本特使已经告诉你父王陛下,海底基因人将会首先进攻西天岛,你带来的消息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基因人已经占领了西天岛。”

    “你是说海底人占领西天岛后会跟着入侵西洲大陆?”大将军满脸惊色,未等木棉子回答,他将问询的目光转向自己的父王。

    “给大王子赐座!”古地王望着大厅入口处高声道。

    两名护卫立即抬来一张座椅放在王台前正中央,大王子默然坐下。

    木棉子站着用威严的目光扫视大厅厉声说:“各位,你们的大王子带来的消息已经证实本特使的情报完全真实,为了我们全体陆地人的生存,你们西洲四国必须立即停止内战。对此,古地国国王陛下刚才已经对本王子特使郑重承诺他的军团立即停火,请南部三国特使即刻回国向各自的国王报告。

    今天时间尚早,据说你们乘坐马车快马加鞭可在一日内回到各自的国都,因此明天天黑之前你们四国的停火协议必须生效。本特使明日将会赶到古地国南部边境监察停火,如果哪国兵团仍然留在他国地界打仗,本特使将会将他们就地消灭!”

    木棉子说完坐下,大王子从木棉子的一席话中很快明白了眼前所发生的事。

    他站起身对古地王道:“父王,”接着转脸对木棉子道,“特使,本将亲眼目睹了海底人炮船的厉害,大草原特使的一部小小战船可以跨海而来,想必你们大草原人已经有对付海底人炮船的武器。要我们西洲人对抗海底人入侵大陆,需要你们大草原提供充足的先进武器才能打赢。”

    木棉子笑道:“大将军请坐下说话,”然后收敛起笑容道,“只要你们西洲人停止内战结成抗战联盟,我们大草原将在两个月内运来第一批武器装备,其中包括先进的火药枪炮以及战车,并且随后我们将陆续运来西洲一支五千人的远征军直接帮助你们西洲人同海底基因人作战。

    我们的武器装备将按比例免费提供给你们各国兵团,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你们必须保证这些武器装备真正用于同海底人作战。为此,我们将派出观察团随同你们各国在第一线的最高指挥官监察各条战线的情形。如果发现有兵团消极抗战,我们将停止供给弹药,如果发现有兵团暗中投降基因人,我们远征军将毫不留情将他们消灭。”

    因为时间紧迫,召集南部三国一起参加的联席会议很快结束,木棉子以公事紧急为由婉拒了古地王午宴的邀请。

    在四名护卫的保护下,木棉子在众人尊敬的离别声中率先走出大厅直奔战车,而节生留在后面同南地国的特使一起走出大厅,随后两人在一个僻静处私下进行了一番低声细语才依依惜别。

    节生走进战车,车门关闭,战车在众目睽睽之中开出王宫大院,随后驶过吊桥进入古城新城区。

    在节生的指引下,战车快速驶离一条大道直接从一片草地穿过,随后开到一个深宅大院。因为院大门不仅敞开着而且敞口足够大,战车毫不理会守门人手舞足蹈大喊大叫直接开进了大院内。

    守门的两个保安员从腰间抽出剑喊叫着冲向战车,不过当他们看到节生出现在车门口时,脸上的神情立即从凶神恶煞变为惊喜交加。

    接着从房屋里闻声冲出来一群武装人员,当他们看到眼前的情形时,奔跑的步伐立即止步。

    为首的人是一个年龄同节生不相上下的壮汉,他最引人注目的是绿脸上有一左一右两道红色的伤疤。

    他走上前冲节生喊道:“哎,节生兄,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那个铁壳船车是你带来的?”

    节生不答反问道:“铁雷兄,两位老板在家吧?”

    “都在家,我们刚才在会客厅里一直议论着老城区的动静!节生兄你…”

    “很好!”节生打断了铁雷的话,“让你的人将院门关好,不要让闲杂人员进来靠近这个铁壳车,其他事我们见了两位老板再谈。”

    节生说完对车门内喊道:“王爷,亚谷将军,你们出来吧!”

    会客厅里坐着两位看上去年龄同亚谷不相上下的绿脸男人,他们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两位衣着得体保养有方的成功商人。

    木棉子见面时从他们的面容里已经看不出一点当年两位蒙难王子的音容笑貌,而当年的这两位王子在国破家亡后到了西洲更名改姓做起了生意,现在局外人只知道他们是奇洲商会的大老板和二老板。

    当节生将来客介绍给两位老板时,他们几乎不敢相信是这真的,等他们确信节生不是在开玩笑,他们随即像是孩童见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纵情欢呼。

    几个人热情无比地相互问候了一番,随后坐在宽敞的会客厅里一边喝着养生茶一边细说了当年蓝雾山一别后发生的事。

    说完了往事,节生接下来详细说明了木棉子这次和亚谷前来西洲的缘由和经历,两位昔日的王子唏嘘不已。

    明对木棉子感慨道:“天王使者,我和克弟一直没有放弃复国的梦想,但是我们谨记药仙的教诲:不可逆天道行事,所以虽然一直在西洲以商会的形式发展实力,但是因为奇洲帝国近二十年来一直没有内乱天下太平,民众安居乐业,我等只能耐心经商等待时机。”

    明说到这里转脸对节生道:“节生弟,天王使者带来的信息会不会预示着天道有变,我等要有所作为了?”

    节生郑重地说:“两位老哥,药仙所说的天道是指天下苍生的生存权利。海底人想剥夺我们陆地人的生存权是逆天道行事,所以我们带头起兵反抗是替天行道,两位老哥苦心经营了二十年的势力这次可以派上大用场了。

    王爷的大草原虽然会竭尽全力支援西洲,但是毕竟中间相隔着千里海洋,运输能力有限。而且海底基因人随时都有可能发动进攻西洲的大战,所以两位老哥要立即行动起来,快速组建一支奇洲商会子弟兵加入我们的远征军,王子将给我们商会军团配置最先进的武器装备,不过,两位老哥要承担其他军费开支。”

    “明兄,我们展现英雄本色的机会终于来了!”克神情兴奋地说。

    虽然同两位奇洲王子都是二十多年后的第一次会面,木棉子很快发现克比明显得更有激情,说到即将到来的大战,明的神情有些紧张,但是克却显得很兴奋。

    木棉子笑道:“克老板如果愿意带兵打仗,请军师在远征军中安排一个合适的职位。”

    明闻言急忙说:“不行不行,克弟不能离开这里,战争要来临,商会的事更多了。天王使者放心,我们一定会听从你和亚谷将军的号令,按照节生老弟的要求做好各项工作。”

    节生对木棉子笑道:“王爷有所不知,他们两位老板是奇洲商会的两个擎天支柱缺一不可。有他们带领奇洲商会分布在西洲各地的商家全力支持西洲抗战,其作用不亚于二十个兵团的战斗力。”

    一直很少说话的亚谷插话道:“军师所言不假,兵书上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远征军到了西洲后的后勤支援将要依靠两位老板的全力支持。”

    克神情认真对木棉子说:“天王使者,即将开打的战争事关我们陆地人的存亡,我们奇洲商会将倾其所有支持你们远征军,不过,说到前线指挥打仗,节生的大师兄才是最佳人选。”

    节生随即笑道:“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各位,节生今天又找到一位大师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