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249章 老师兄 (上)
    节生突然声称今天又找到一位大师兄,在座的人开始都很惊讶且困惑,不过,明克和铁雷三人很快明白了节生的意思,他们面露喜色异口同声问:“他在哪?”

    节生用一种惋惜的口气道:“节生从我师父所说的故事推理,一直以为这位大师兄如果平安无事后来应该成为西洲的一名成功商人,但没想到他离别我师父几年后就从政做官,更没想到近几年他居然一直住在古城里!”

    木棉子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因为今天节生一直跟随着自己,忙问:“军师说的人可是南地国的那位特使?”

    节生面露惊色道:“王爷怎么知道?”

    木棉子笑道:“嗨!我听他自称名叫下贫就觉得从前听说过这个名字,你这么一闹腾我终于想起来了,那年在天岭国的一个乡野旅店里听你师父说起过这个人,他原来是看相的,后来跟法师学剑术。细想一下,他如今也该有这么老了。”

    节生满脸欢喜道:“正是,下贫大师兄是我师父的开门弟子,每次节生来西洲,师父就叮嘱要找找这位大师兄,我这两位老哥和铁雷兄也为此动用了商会里的所有关系在西洲各地寻找,但是一直没有结果。我们还以为下贫大师兄已经从人间消失了。”

    铁雷乐呵呵笑道:“原来我们苦苦寻觅的人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也难怪,因为几乎所有的场所兄弟我都可以进出,唯有那古城王宫和外交旅店例外,偏偏这位老兄就一直躲在这两个地方秘密活动。”

    众人开心大笑。

    木棉子笑道:“军师,我想为了不同你海东大师兄的称呼混为一谈,我们最好称呼你这位下贫师兄叫老师兄。何况,他也确实有点老了。”

    众人又笑起来。

    节生笑道:“王爷的话就是命令,好吧,以后我们就称呼下贫大师兄为老师兄,海东大师兄称呼不变。”

    明和克都点头表示赞同。

    节生神情认真起来,对木棉子和亚谷道:“王爷,将军,节生一直在考虑远征军来西洲后大本营设在何处的问题,现在找到了老师兄,我们就有可能将大本营设在南地国的新南城。虽然南地国位于西洲中南部,但是新南城在南地国的北部,离这古城只有四百里之遥。所以这座城的位置也接近西洲大陆的中心,如果大本营设在新南城将是最佳方案。”

    离开王宫后,南部三国特使匆匆赶回外交旅店立即下令手下人赶紧收拾撤离,对他们来说,古城和古地王已经无足轻重了,四国内战不可能再打下去,不然,西洲人将会全部被海底人这个异类人种消灭。眼下最紧要的是赶紧赶回各自的都城将今天的事向国王报告,力促国王立即从前线撤军准备抗击异类入侵。

    三位特使的人马和马车很快齐聚在外交旅店大门外,临海国和奇洲帝国特使以及旅店员工为他们送行。

    车队在离开古城南大门后不久就要分道扬镳了。

    申海国和名海国两位特使在离别之际对南地国的同事叮嘱道:“下贫兄,请及时将南地王的旨意派特快信使通告我们两国,我们好配合行动。”

    “下贫兄,你回到新南城后获得任何重大消息,一定要派人给兄弟们传达,日后定有重谢!”

    下贫一一满口答应,三人挥手告别。

    下贫的车队只有三部马车,车夫加保镖总共只有十人,不过,三部马车上都插着外交使节的旗帜,沿途城堡关卡见到旗帜都必须无条件放行。

    三部马车以最高时速在马路上奔跑,下贫坐在中间的马车里仔细回想着今早以来的一系列奇遇:先是古城王宫的变故令人困惑,接着是海底人要入侵西洲大陆的信息令人不安,最后意外遇到自己的小师弟节生让他惊喜万分。

    当年与师父痴呆法师在古城离别后,下贫回到南地国老家侍奉病中的母亲两年,期间他习武读书不断。母亲病故那年,当今的南地王继任王位广招人才,下贫凭着能文能武和雄辩的口才被南地王录用。

    三十多年来,他从南地国的地方小官做起,因为政绩和官场人缘关系都有口皆碑,他的官途比较顺利,经过几次升迁最终进入南地王重臣的行列。

    在最近的十年中,古地国国力军力日益强盛成为西洲霸主,南地王加强了对古地国的外交活动,性情忠厚口才好的重臣下贫被南地王选为派驻古城的特使,所以近十年,下贫的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古城从事外交公务。

    下贫很早就开始打听师父痴呆法师的下落但是一直未得到过准确信息,他当时以为师父要么已经回去了奇洲乡下养老要么还留在古城里,所以每次因公务来古城,他总是到大街小巷寻觅师父的踪影,后来听到的流传最广的消息是:痴呆法师已经离开了人世。

    随着岁月的流逝,不仅西洲人将痴呆法师遗忘了,而且从奇洲来西洲的商人都异口同声说痴呆法师已经归天,下贫渐渐放弃了寻找师父的想法。

    下贫将今天发生的事在心中梳理一遍后,重点思考小师弟节生给他的一项使命,要他说服南地王接纳大草原远征军的大本营设在新南城的建议。

    新南城是南地国的都城也是该国最大的城池,南地国第二大城池叫南城。南地国的国都原本是在南城。但自从二十多年前听闻海底人的传说,当今的南地王考虑到南城离海岸只有不到五十里地,如果海底人登陆,住在南城没有迎战回旋的空间,所以决定往北面迁都,在北面一个小城堡的基础之上建立了现在的新南城。

    新南城离古城只有四百里地,而且道路多为平坦大道。随着古地王称霸西洲的野心日益膨胀,而海底人反而一直悄无声息,南地王有点后悔当初迁都的决定。

    不过,作为南部三国实力最强的王国,南地王又不能将国都迁回南城,那样会让天下人耻笑他惧怕古地王。

    如果海底人真的入侵西洲大陆,南地国不可能幸免,新南城无疑将是侵略者最想要占领的城堡之一,有大草原远征军的驻防无疑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但是在海底人入侵的事实没有真正发生之前,允许一支比自己的军力更强大的外国军队进入都城确实是一个冒险之举。

    万一是引强盗入室怎么办?虽然南地王对自己的忠心不会怀疑,但是下贫深知南地王是一位做事极其谨慎的君王,从来不会在涉及到自己王位安危的事体上冒任何风险。

    下贫对木棉子的印象几乎可以用完美一词来形容,他不仅有下贫一生梦想的魁梧身材,而且相貌堂堂言行举止尽显王者风范。这位年轻的王子特使仅凭一部船车跨越海洋来到西洲,并直闯古城王宫令不可一世的古地王俯首帖耳,足见他的勇气和威力之大无人能及。

    等下贫从节生口中获悉木棉子就是传说中的上天入地的大草原王子之一,并且这位酒仙城王子很早就同师父痴呆法师是好友时,下贫立即感觉到自己同这位了不起的王子原本遥远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师父的好友加上有小师弟是远征军的军师,下贫相信大草原远征军入驻新南城绝对不会有占据南地国的野心。

    如果海底人入侵西洲大陆,即使西洲其他城池陷落,只要有大草原远征军守卫,新南城甚至南地国将会固若金汤不可侵犯。

    但是,怎样才能让南地王相信自己确信无疑的事呢?

    太阳终于冲破乌云的层层帷幕在东边的天空露出真容,阳光照耀的大地显露出中秋时节万物成熟的丰收太平景象。

    车队在西洲中南部广阔的原野上飞奔,大路两旁果实累累的农田和错落有致的乡间村落构成一幅幅流动的画卷。不过,此时下贫无心领略眼前掠过的美景,他坐在马车里闭着眼睛苦思冥想。

    车队在中途一个小镇停下休息,人马补充了食物和水后继续前行,当夕阳快挨着西边的地平线时,下贫的人马终于进入了新南城的北大门。

    要在往常,下贫在这个时辰是万万不敢去王宫打搅国王,不过今日之事十万火急,王子特使明天这个时候要在北部边境监察停火,如果今夜南地王不做出决定恐怕就来不及了。

    假如南地国的军团因为没有及时收到停火命令而留在古地国境内,势必要同王子特使打起来,到那时局势就糟透了,下贫将罪该万死。

    南地王处理完一天的国政刚站起身准备回内宫享用美味的晚餐,不料王宫护卫队长急匆匆跑进来报告:“陛下,外交大臣下贫求见!”

    南地王有点惊讶,“他怎么这种时候跑回来了?”

    “陛下,他说他刚刚从古城赶回来有紧急的事必须现在见到陛下!”

    南地王一听心里立即紧张起来,“快让他进来!”

    南地王刚返回王位坐下,下贫已经大步走进国王的办公室,他对着眼前比自己年轻十多岁的国王鞠了一躬,用平稳的语气道:“陛下,海底人已经占领了西天岛,并且随时会进攻西洲大陆!”

    下贫的声调并不高,但是在南地王听来如同晴天突然响起一声雷鸣。

    他站起身直视着下贫两只明亮的小眼睛问:“下贫兄,你从哪里得到的情报?准确吗?”

    国王对他身边年长的重臣都以兄长相称,此举令老臣们对国王更加忠心耿耿。

    “陛下,情报千真万确!此事关乎包括我南地国在内的西洲陆地人的生存,陛下早有意让公主将来继任王位,微臣以为有必要让公主来这里同陛下一起听听微臣的报告。因为有一件大事需要陛下听完报告后即刻做出决断。”下贫的语气非常坚决。

    南地王没有片刻的犹豫,高声喊道:“来人!”

    护卫队长应声而入。

    国王下令:“去内院将公主请到这里来商谈国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