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250章 老师兄 (下)
    “下贫兄请坐下说话!”南地王说着坐回王位。

    “是!陛下!”下贫在国王巨大的办公桌一侧正襟危坐。

    夕阳最后一抹余晖从国王办公室消失,办公室内的光线立即黯淡下来。

    南地王命人点亮室内的灯火,君臣二人沉闷的情绪被室内弥漫的光明增添了些许亮色。

    南地王道:“下贫兄,你看本王要不要现在就找几个重臣前来一起听你的报告?”

    下贫摇摇头:“陛下,老臣以为暂且不必,因为此事一旦传出去会影响军心民心。所以最好是等陛下和公主听完老臣报告形成共识做出决断,明日再召开朝会对大臣们公布并听取他们的建议。如果陛下恩准先给老臣说说最新的战争状况,老臣不胜感激。”

    南地王当即点头称是。

    在君臣两人在谈论边境战事之时,从门外落落大方走进来南地王的公主,她的衣着打扮和神态更像是一位面目清秀的绿脸公子,只是头上的发型和凹凸有致的身材显示出年青女子特有的丰韵。

    下贫立即站起身笑脸相迎:“公主,打搅你休息了!”

    公主微笑道:“下贫伯伯这时前来面见我父王一定有十分紧急的事,南灵很想第一时间得知究竟是何事如此不同寻常,下贫伯伯请坐。”

    公主说完对父王行了一个礼,然后在下贫对面的席位坐下。

    下贫坐下后立即开始讲述今天在古城的经历,他从一早听见古城王宫外的异动到古地王召见过程的全部细节事无巨细都说了一遍。但他暂时没有提同节生相见的事,更没有提大草原的远征军有意入驻新南城。

    南地王父女一直侧耳倾听下贫的讲述,直到下贫的故事说完了,他们才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后南地王对公主微微点头,意思是你有什么疑问尽管说出来。

    公主转脸神情严肃对下贫道:“下贫伯伯,我们早就听闻大草原和奇洲之间的千里海洋中有海底人活动,造成大草原和奇洲的人都不敢出外海捕鱼,大草原人也因此自天王之后没有再敢航海来奇洲。

    可是你刚才说大草原那位王子特使开着一部船车就跨越大海来到西洲,并且直接从古城外闯入古地王的王宫,然后使用武力迫使古地王接受他的权威和停战命令。这种情形令人难以相信啊,你能对此做出更详细的说明吗?”

    下贫不失时机对南地王赞道:“陛下,公主真是冰雪聪慧啊,一下子就抓住了整个事件的核心。”

    夸赞了一句后转脸对公主说:“公主,老臣今天急匆匆从古城赶回这里,一路上整个心思都在想:等到了王宫见到公主,老臣该如何向公主推介这位年青有为的来自大草原的王子特使呢?”

    公主立即听出下贫的言外之意,脸上露出一抹红晕,南地王原本紧张严肃的面孔也露出一丝笑容。

    下贫的脸上此时却是一副郑重其事的神情,他看看国王道:“陛下,”然后又看向公主,“公主,还记得老臣多年前从古城带回的那个有关大草原两位王子的传说故事吗?”

    南地王想了想道:“或许时间太久,本王记不得什么大草原王子的故事,难道与此王子特使有关?”

    未等下贫回答国王的提问,南灵公主兴奋地对国王说:“父王,我记得!下贫伯伯的那个故事是说大草原的两位王子坐天上的飞船从大草原到了奇洲,那时奇洲还有一个天岭国,因为天岭王抓了一位药仙,为了救药仙,大草原的王子大闹仙草城。因为他们有一个会飞的天外铁人朋友帮忙,他们打败了几百名天岭王的卫兵救出了药仙。”

    说完,公主转而问下贫:“下贫伯伯,难道那个故事是真的?难道你今天所见的王子特使就是故事中王子?”

    听了公主的话,下贫非常高兴,只要公主还记得那个他自己十多年前从奇洲商人那里听到的这个故事,后面的话就好说了。

    下贫再次看向国王夸赞道:“陛下,公主的记忆力无人能及啊!”

    南地王笑而不语。

    下贫转脸对公主道:“公主,有关大草原王子的那个故事,老臣在古城先后听说过好几个版本,以前有所怀疑是不是全都真实,但老臣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今天早晨,老臣居然有幸同故事中的两位王子中的一位相对而坐。老臣亲眼目睹了年轻的王子身材魁梧仪表堂堂,还亲耳听到他一席威严有力的话语,原来那些天下流传了二十多年的故事都是千真万确!”

    “可是,下贫伯伯,你说那故事已经流传了二十多年,表明那两位大草原王子是在二十年多年前来到奇洲,他们那时已经十多岁了,按理,他们现在都年过四十,可是你刚才说你今天见到的这位王子年轻,是不是有误?”公主目光锐利看着下贫发问。

    国王看向下贫的眼神同样充满疑问。

    下贫神情自若地看看国王又看着公主笑道:“陛下,公主,老臣可不敢胡言乱语啊,如果老臣不是今早亲眼所见也不会相信世上有此等神奇。其实其中的缘由一说便知,公主不是还记得,故事里说大草原的王子有天上飞的飞船,还有一位天外会飞的铁人吗?”

    公主的反应能力果然超乎寻常,她眼中闪过一线光芒脱口而出:“王子去了天外世界!”

    “公主真是聪慧过人啊!”下贫这回是看着公主由衷地感叹。

    然后看向国王神情认真地说:“陛下,正如公主所言,那两位大草原王子救出药仙后就随同他们的天外朋友去了天外世界,他们是刚刚才从天外世界回到大草原。古语云:地上一年天上一日,所以虽然我们地上的世界二十多年过去,大草原王子却仍然同公主一样的年青。”

    南灵公主好像已经全明白了,因为她不再提问,而是将目光越过下贫的头顶望着窗外漫天的晚霞,视乎想透过那绚丽多彩的天幕看到天外那些五光十色的世界。

    但南地王的心事显然更加缜密,他想了想,看向下贫问:“下贫兄,你是如何确信此王子特使即是彼故事中的那位王子?又如何确信他是刚从天外世界回归大草原?”

    公主听闻父王的话立即将目光从天边收回定格在下贫脸上。

    下贫郑重其事道:“陛下英明!陛下,公主,老臣刚才述说古地王召见时,已经提到在红脸王子特使身边坐着一位绿脸奇洲人,老臣看他年龄在三十岁左右,古地王亲口介绍他是王子特使的军师,老臣看人面相一直颇有心得,此人相貌堂堂言行举止与王子特使的军师的称谓完全匹配。

    令老臣做梦都想不到的是,王子特使的这位军师在老臣离开古地王议事大厅后,他居然主动上前将老臣拉到一个无人处私下会谈。

    他问的第一句话是:‘请问老特使可否认识奇洲的痴呆法师?’老臣大吃一惊,忙答道:‘当然,痴呆法师是本特使的师父!’

    那军师大喜道:“果真是大师兄,刚才听大师兄自称下贫,再看大师兄的外貌特征大体符合师父所说的模样。大师兄,你是师父的开门弟子,节生是师父的闭门弟子,节生受师父所托曾经在西洲打探大师兄的下落,没想到今日意外相逢。’”

    下贫说到这里自己已经乐得合不拢嘴,南地王父女的脸上也都是一副惊喜莫名的神色。

    停顿片刻使自己激动的情绪冷静下来,下贫接着说:“陛下,公主,正是从老臣这位意外相逢的小师弟口中,老臣得知了更多王子特使的事。原来当年正是老臣的师父痴呆法师带着大草原两位王子到了仙草城,才有后来大闹仙草城救药仙的传说故事。

    而且从那时起,老臣的师父同大草原王子就成了忘年之交,并且从那以后,老臣的师父痴呆法师就隐居在奇洲的蓝雾山跟着药仙当徒弟修炼仙术。

    这次前来西洲的王子特使是那位故事中的酒仙城王子,另一位大草原公主城的王子留在了大草原忙着指挥军工厂加班制造战车和武器。

    这位酒仙城王子急匆匆跨海来到奇洲后首先到了蓝雾山,药仙和老臣的师父痴呆法师指派老臣的这位小师弟陪同王子特使前来西洲,他们此行的主要发布海地人即将入侵西洲大陆的消息,才有了今天王子特使大闹古城王宫的故事!呵呵!”

    下贫说完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大笑起来,南地王也笑得很开心,公主同样笑容灿烂。

    “下贫兄,既然有你小师弟这层关系,何不请这位不同凡响的王子特使来新南城与本王一见呢?”南地王认真地说。

    下贫闻言心中更是大喜,急忙道:“陛下,老臣早有此意!老臣不才但是看相识人是老本行。且不论那草原王子的故事传说,老臣今早亲眼目睹王子风采真是如同在黑夜里闪过的一道光芒。那王子不仅身材魁梧相貌堂堂,而且老臣看他面相确信王子心地善良人品忠诚,老臣当时就想到了公主!”

    下贫说到这里目光看着公主,公主立即会意,脸上闪现一缕红霞。

    可是南地王好像没有悟出下贫的语意,也或许他是明知故问,道:“下贫兄何意?”

    下贫转脸看着国王笑道:“陛下不是曾经多次向老臣抱怨这西洲大地上,没有一位公孙王子能配得上我南地国的公主吗?”

    南地王眼中露出兴奋的光亮但光亮很快黯淡下来,“那大草原王子非比寻常,而且或许已经成婚。”

    下贫笑道:“陛下不必悲观,王子刚从天外归来而且如此年轻,成婚的可能性不大。那王子确实非比寻常,但我家公主更是天下无双。只要陛下赏识、公主喜欢,老臣有小师弟做内应,加上老臣的三寸不烂之舌,一定能将那王子请来新南城,并让他心悦诚服留在陛下和公主身边。

    一旦大草原同我南地国和亲,我们就可以联手对抗海底人,在战胜海底人之后,陛下和公主凭借大草原王子的威力和大草原的强大支援将可以称霸西洲大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