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虽然远离硝烟四起的战场,但是留守在新南城中的人几乎都没有入睡,因为他们的内心都在倾听着侵略者愈来愈近的脚步声。

    无论是因此惶恐不安或是斗志激昂,每个人都默默无语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整个城池处于一种令人窒息的沉寂之中。

    在南地王的办公室里,木棉子和南地王父女自开战后就坐立不安,他们心情紧张地等待着各个前线传来的战报。

    第一份战报是来自西地城前线,是跟随古地国大王子的前线信使发来的电报,南地王看过电文后大惊失色,但他没说什么,将电文直接交给木棉子,木棉子拿过电文纸同南灵公主一起看。

    电文写道:“报告王爷,西地城的战事十分危急,战场上不仅有基因人还出现大批西洲人,大王子说那是西地王的军团,兵力至少有五个军团,说明西地王在西天岛已经投靠了基因人。

    基因人首先用战车打击我守军的炮台和大炮,因为守军大炮射程远远不及基因人的战车,所以没有还手之力。基因人在摧毁了守军大炮后长驱直入将西地城团团包围,我们已经同大将军一起被困在城内。

    基因人用炮火将城池的四道城门全部摧毁,随后大批战车开进城,守军利用街道两侧隐藏的大炮狙击,但是仍然无法阻挡。在西地王步兵军团的协助下,基因人迅速占领了西地城大部分区域。大王子下令城中剩余的五个军团集中火力从东门突围,但是我们的战车刚开出东门立即被十几部战车包围…”

    木棉子抬头看电报员,电报员回应道:“王爷,对方的信号突然中断,我呼叫了几次都没有应答。”

    木棉子默默点点头,电报员转身离去。

    “陛下,看来西地城的守军已经全军覆没,我们的通信兵也不能幸免。”木棉子神情黯然道。

    “西地王投靠基因人,这是最坏的消息!”南地王阴沉着脸说。

    “我们暂时不能将这个消息传出去,不然会动摇军心。”南灵公主道。

    “但是古地王很快会得到这个消息,总会有人从战场活下来逃回古城,据上次电报,他的三王子有十个军团驻扎在西地城外围,其中五个兵团在郊外打伏击,因此,三王子的十个兵团不可能全被基因人消灭。”木棉子道。

    “如果古地王因为恐惧也投降基因人,后果非常严重…”

    南地王没有说完,电报员送来第二份战报,这次是从名海国前线发来的。

    电文写道:“报告王爷,名海前线失利,名海国军团的大炮无法阻挡基因人的战车,名西城无法守住,前线指挥官已经下令守城军团往东面的名海国都城名城撤退。”

    十几分钟后,电报员收到从申海国的申南城前线发来的战报,内容几乎同前一份战报一样,这意味着四条战线中的三条战线的第一场战斗已经全部失败。

    对木棉子和南地王父女而言,除了西地王还活着而且投靠了基因人这条消息之外,其他的战况结果都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经过最难熬的将近一个小时的等待之后,他们终于收到了来自南城的战报:“报告陛下、王爷和公主,南城大捷!基因人至少有一百五十部战车和一百六十部运兵车被我们击毁,至少有七千步兵被我们打死。我们有大约两千兵将伤亡,并且损失十三部战车和八十三门大炮,其中包括大草原大炮二十四门。”

    南城内外洋溢着胜利后的喜悦情绪。

    在城内,下贫和一群官员忙着指挥救治从前线送来的受伤将士,城中的救治医师主要是来自蓝雾山的药师,在接到节生关于近期就要开战的电报后,药仙立即派出五十多位青壮年药师携带大批药品赶到南城。

    在城外,留守城池的民众忙着掩埋死去的同伴清扫战场,他们将被击毁的基因人战车都拆卸下来,留下有用的部件和武器物资,其他的废品堆积起来准备下一次战斗所用。

    节生和亚谷在指挥军民打扫完战场后返回南城,虽然刚刚打了一个打胜仗,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心情仍然很沉重,因为他们已经收到木棉子给他们转发的电报,西洲的抗战前景不容乐观。

    下贫率领几位官员在城门口迎接凯旋而归的将士。

    节生和亚谷回到下贫的办公室刚喝了一点水,下贫就迫不及待问起最后跟踪追击的结果。

    亚谷说:“当海底基因人发现后方追击的战车数量比己方要少时曾掉头组织反击,但是,当他们看到我的战车在几分钟内将他们的前锋战车一一击毁后,基因人知道主动进攻是死路一条,于是他们立即调整战术,将反击战改成了阻击战,最终他们以再次损失近百部战车为代价,掩护剩余的战车和运兵车带着残兵败将退回海里。”

    几个人正谈论着今晚的战事,电报员送来一份木棉子的电报。

    电文写道:“老师兄、大表哥、军师,名海王和申海王因为战事失利都很悲观,他们通过我们的观察员发来电报,请求我远征军尽快向他们提供支援,为保卫他们各自的都城做好战前准备,陛下、公主和我都认为两国必须救援,不然他们会动摇抗战决心,但如何救援要听三位建议,请尽快回复。”

    南部其他两国要求救援也在节生三人的意料之中,所幸的是进攻南城的这一路基因人主力被消灭大半,残余的敌军被赶回海里,其他三路基因人虽然都攻占了第一座目标城池,但是都是靠硬打出来的,没有一条战线主动撤军或者投降。

    所以基因人今晚士兵伤亡总数也不小,战车和运兵车被摧毁或损坏的总数无疑都是数以百计。

    节生由此判断,基因人很难在明后两天再发动第二场攻城之战,除了他们伤兵需要救治外,基因人必须从西天岛甚至海底世界补充弹药和其他军事物资,而且,下一场战斗他们要攻打的城池更大防守会更加严密。

    节生从怀中掏出西洲地图册,这是临海王送给他的宝贝,一有空闲他就仔细观看,西洲大陆的地貌几乎都已经铭刻在他的脑海。

    节生摊开地图道:“大师兄,亚谷将军,要救援他们,我们必须先确保南城能够守住。你们看这地图,这里是申南城,它位于西洲东南部,离我们南城的直线距离只有三百里,进攻我们南城的这一路基因人一定会来报仇,但是仅凭他们残余的军力不可能攻下南城,很有可能联合申南城的占领军再次攻打南城。

    所以,我们在南城的远征军必须在获得申南城的基因人下一步的作战计划之前,根据申南城的敌人是往北面进攻申城还是往西进攻南城,然后,我们才能决定是抽出兵力救援申城还是固守南城。”

    下贫看了一眼地图就明白了,因为他对西洲南部三国各个大小城池的方位也很熟悉。

    “师弟想得周到,天亮后我们派一支骑兵前往申南城外围侦察。”下贫道。

    “老师兄,我给他们配备一位电报员,不然来回跑时间来不及。”

    亚谷说完,目光看向地图说,“军师,我看位于南地国西部边境的这个洛城位置很好,它离南城、新南城以及申城的距离几乎相同,如果我们南城的远征军可以抽出部分兵力驻守在洛城就可以伺机而动。”

    节生赞道:“将军高见!南地王已经在洛城部署了五个兵团,将军可以从南城抽调大部分战车和大炮先赶到洛城驻守,等待申南城的侦察兵发出的情报再决定救援那座城。洛城离南城不到四百里,我们远征军只要三个小时就可以赶到。”

    亚谷道:“我们不仅要救援申海国,而且要确保证南城不失守,并且预防基因人偷袭新南城。救援名海国只能派铁雷将军的三个商会兵团去了。”

    节生点头称是:“将军的战车队伍是我们抗战的核心力量太珍贵了,只能在战事最需要的情形下出战,节生明日一早先赶到新南城向王爷和南地王报告南城取胜经验,随后我要去临海国搬兵救援申海国。”

    下贫一听两个主心骨明天都要离开南城,他不禁有点心慌意乱,忙道:“师弟,将军,经过此一战,下贫和南城各军团长对抗击基因人都有了信心。不过,在远征军大部队离开南城后,我们的防卫部署必须有所变动。所以在两位离开南城之前,下贫想召集各军团长开一个军事会议,请师弟和将军为我等先出谋划策保卫南城。”

    节生笑道:“大师兄放心,亚谷将军会给南城留下足够的大炮和战车,保证南城的守军可以打败基因人的第二次进攻。至于战术,基本上可以按今晚的打法来,到时再根据当时的战场情形灵活调正。”

    下贫松了口气:“那就好,下贫可是向南地王签下了生死状,人在城在,南城要是不保,二位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本师兄了。”

    亚谷笑道:“老师兄有看相判断命运的神功,敢同南地王签生死状必然早已经预料自己能守住南城。”

    下贫一脸苦笑无语。

    节生神情肃穆道:“现在最令人担心的是古地王,他刚刚打了败仗,或许还丢了两个儿子。我担心古地王因此会动摇抗战的决心,如果他放弃抵抗投降基因人,西洲战局将不堪设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