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今天是大年三十,在此祝各位读者新春快乐!很高兴我们一起走过去年的秋天和冬季迎来新一年的春天。)

    贝司笑道:“拉格,要是进城后被蜀国人看到我们俩都是异类又年轻,我们肯定连金属铜都弄不到手。”

    拉格严肃道:“贝司,你的逻辑有点混乱,年龄与铜金属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关系吗?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装扮成一位老年生物人就能够进城弄到铜?”

    贝司有点无奈,他的这两位智能人同伴的知识和资历都比自己要高深得多,即使在生物人上司已经死亡的情形下,他也无权下达任何指令要他们做什么。

    贝司因为自小具有超人的精神力,所以自小兴趣也有点另类,他在童年时代就很喜欢看那些星际旅行的影视和动画片,那些被迫降落在不发达星球的传奇人物故事总是令他印象深刻。

    但是智能人没有童年,他们一开始就被输入了大量的实用信息和指令,而后靠经历的积累变得更加理智。他们没法像生物人那样因为童年的经历在心里建立某种一生都会有意或无意识模仿的偶像。

    贝司叹口气道:“唉,拉格,你仍然对生物人的某些共有的心理缺乏理解,我看过的星际旅行故事里,那些被迫降落在不发达星球人类中的外星生物人,最终能够成功干出一番大事的都是年龄比较大生活阅历丰富的那类人。

    不仅是因为这些年长的外星生物人具有更多的智慧和知识,而且不发达星球人类往往更信赖长者。他们往往将年长的外星人封为神灵,所以,你要是扮成生物人长者成为蜀国人崇拜的神人,我们找他们要点金属铜是很容易做到事!”

    拉可随即道:“我同意贝司的逻辑推理,拉格,你应该听从贝司的建议,装扮成满脸长胡须的老人让本地人以为你是外来神人。”

    拉格不满地说:“拉可,你刚才还声称我们要成为地球世界公平公正的领袖人物,现在伙同贝司要我装扮成神人去蜀国人那里从事欺骗活动,这已经不是无意识的逻辑混乱,而是你们有意合谋让我在这个世界成为骗子罪犯。”

    贝司和拉可都笑起来。

    贝司无奈地说:“拉格,我和拉可没有致使你去蜀国从事欺骗活动的意图,你刚才说过,我们是干间谍这一行的,飞船上别的没有,装神弄鬼的货品却很齐全,看在我们是难兄难弟的份上,请你听从我的建议装扮成一位具有超人能力的老人,而我将是你的徒儿。

    我向保证,如果我们装扮成一对远道而来的师徒,将很快可以通过正当合法的交易行为从蜀国人那里获得我们所需要的帮助。如果在行动过程中,你认为我的任何建议有不正当企图,你完全可以拒绝配合。”

    拉可语气严肃道:“拉格,如果你希望我们的飞船能够再次进入空中飞行,那么就要尽快修复裂口,对于我们现在的处境,生存是第一需要,地球世界不是莫洛星,这里的人仍然处于文明的初期,相互残酷争斗是他们生存的常态,如果我们时时刻刻想着法律问题不作为,我们将只能呆在这个破飞船里等待毁灭的到来。”

    拉格终于让步,“好吧,我就装扮成一位老者。贝司,你是生物人,与我们智能人相比较,你们具有情感方面的需要。你有没有想过,即使我们修复了飞船裂口但是仍然不可能进入太空,我们不得不在地球世界长期存在下去,我们将以什么样的方式在这个世界存在?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贝司再次叹口气道:“我还没有想那么多,不过,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一旦我们成功修复了飞船,并且可以在这个世界低空飞行,我们将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神人。你们别忘了我们的飞船配置有武器系统,虽然经过拉斯星一战,我们剩余的战斗力不多,但是足够用来对抗地球人最强大的军队。”

    拉可疑惑地问:“贝司,你是想我们联手征服这个世界?这样的存在有意义吗?”

    贝司不语,身为一个生物人如果能够成为一个世界的霸主,这种存在当然有意义,但是要成为这种不发达世界的霸主就必然要杀人无数,他的智能人同伴绝对不会赞同这种存在方式。

    果然,贝司还没有明确说出心里的想法,拉格就表示反对,“用武力征服不发达世界就是赤裸裸的犯罪行为,最终会被多普联盟或拉斯星人发现并消灭。我认为,如果我们能用和平手段统一地球人类并推动这个世界的文明进步,这样的存在将会有意义。”

    贝司无奈地说:“拉格,我的生物年龄只有十九岁,我承认自己没有这种智慧和人生阅历能够和平统一这个世界。不过,我相信如果我们三人联手,完全有能力帮助一个王国达成和平发展的愿望。但是,我认为,一旦我们修复了飞船,最佳的行动方案是先在地球世界旅行一周,看看什么地方最适合我们长期存在。”

    因为化装的材料齐全,所以贝司和拉格只用了十几分钟就按计划改头换面了。

    两人身穿的服装和脚上的鞋子并没有替换,因为飞船里没有与录像中的蜀国人雷同的服装和鞋子,谁也没有事先料到会被迫降落在此地。只是两人露在衣服外的肤色和头脸部位需要改扮一下。

    经过他们对山野植物的观察,确定本地现在是处在夏末秋初的季节,外面的气候温暖,所需服饰很少。

    拉格是智能人,体色瞬间由红色变成黄黑色,眼珠的颜色有蓝变成棕黑。他头上戴着黑白相间的假发,嘴角一圈银色胡须,下巴的一撮胡须特别长,手里拄着一根内置武器的拐杖,经过如此改动,拉格就由青春少年的模样变成一位垂垂老者了。

    贝司用涂料将外露的肤色变成黄黑色,然后将满头银灰色的头发染黑,再戴上特制的语言帽,并将帽沿往下低垂,贝司希望这样可以遮盖一点自己的两只招风耳。为了不让蜀国人看到自己的蓝眼珠,他在眼眶里内置一副隐形眼镜,让眼睛看起来近乎深棕色。

    为了装扮成一对远道而来的师徒,他特意准备了一个布袋子,考虑道没有蜀国的钱也没有黄金白银,所以他在布袋了装了点干粮和灌装水以备饥渴时之用。飞船里准备的救生用品除了两部单人山地飞车外,其余的也就是为生物人准备的食品和水。

    离开飞船之前,驻守飞船的拉可提醒两位同伴检查一下携带的武器装备。贝司带了两支微型能量枪,拉格除了拐杖武器和自身内置的武器系统外,携带了一个备用能量块。因为智能人离开飞船后只能依靠阳光补充能量,而今天天色阴沉。

    准备完毕,拉可打开飞船下部的仓库释放出两部单人飞车,贝司和拉格各骑上一部飞车将目标方向定在东方的城堡,然后两人告别拉可向山下的茫茫林海驶去。

    飞车自动驾驶在树林里快速穿梭前行。

    在两人离开飞船之前,拉可通过飞船的观察系统,侦察到山外平原上有一片树林从西向东一直延伸到城堡西面城墙不远的地方。因而,即使在白天,贝司和拉格也可以驾驶飞车从树林里直接抵达城堡附近,然后步行进城。

    两部飞车一前一后沿着茂密的树林一直开到城墙之外数百米停下来,拉格伸出他的电子眼透过树林向城堡观望了一会,对贝司说:“树林外面是高低不平的杂草地带,没有道路,而且我发现西面这道城墙没有任何进出口,所以,我们必须做出选择,是从南面或北面进城。”

    “这还用考虑?哪边离得近走那边。”贝司道。

    “我们的位置离北面近,但是那边已经没有树林作为掩护,南面…”

    拉格说到这里停下来,因为他灵敏的大耳朵首先听到了一种特别的声音,随后贝司也听到了,这种不同寻常的声音来自北面,他们往北面再行进了一段到了树林的尽头。

    拉格伸出电子眼观察了一下,道:“有一大队士兵骑着马从北面向城里快速靠近!”

    贝司的肉眼此时也能望见从北面阴沉的天际冲过来的骑兵军队,他惊讶地说:“难道是外来军队要攻打这座城堡?”

    “应该不是,因为他们的旗帜同城头上的旗帜一样,只不过,他们的旗帜破烂不堪,看起来这些支军队刚刚打过仗。”拉格说。

    两人没有再言语,而是默默注视着骑兵军队在此起彼伏的“嗒嗒!”的马蹄声中冲向城堡,最后消失不见,想必是从北面的城门进了城内。

    “我们从北面进城!”贝司说。

    拉格默认了贝司的建议,两人将各自的飞车操控系统设置好原路返回的指令,两部飞车自动驾驶离去。

    师徒整理了一下行装走出树林向城堡的西北角斜插过去,树林外没有道路,地面坎坷不平散布着荒草碎石。

    “如果是蜀国人是处于战争时期对我们反而有利,我们进城后可以直接向蜀国的国王提出帮助他们打仗,交易条件是他们给我们足够的金属铜并且允许我们利用他的工厂加工铜板材。”贝司一边走一边说。

    “这种交易听起来最简单直接,但是意味着我们要杀人。”拉格有点犹豫。

    贝司道:“拉格,别忘了我们的上司已经被人杀死了,我们自己也差点都毁灭。如果这座城受到外来入侵,我们为了保护这座城杀敌可以挽救城内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另外,这座城是地球仅有的六个文明区域之一,即使不为了获得金属铜,我们也应该保护这个文明城堡不会受到野蛮人的摧毁。”

    “好吧,我同意你的建议,进了城我们先侦察一下是不是处于战争时期。”拉格道。

    贝司暗自高兴,智能人一旦确认某种计划合理就会全力以赴去执行。

    “拉格,进了城,你的声音要同你的外表相互配合,不然会引起他人的怀疑。”拉格建议道。

    拉格立即用一种苍老的声音道:“徒儿,这种声音好吗?”

    拉格不禁“嘿嘿!”一笑,“很好,师父!”

    当他们走到北面时发现这边城头上的士兵明显增多,而且,北面的城门外有一条平直宽阔的道路一直往北方的天际延伸。

    不过,此时道路上来往的行人和马车异常稀少,贝司抬眼看看天,天空被厚厚的云层遮盖看不到太阳的位置,不过,从天色判断应该还没有到黄昏时分。

    北大门内外站着一大群手拿冷兵器的士兵站岗,当贝司和拉格走近时,士兵们一阵骚动。

    一位士兵头目走上来用手中的青铜刀指着两位来客喊道:“站住!你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

    贝司的目光在城门口的士兵身上一一扫过,很快感觉到了这些士兵中间弥漫着焦躁不安的情绪。加上刚才进城的那支看上去劳顿疲惫的军队,直觉告诉他战争的阴影如同这天上的乌云已经笼罩了这座城池。

    拉格用苍老但是洪亮的声音不答反问:“各位士兵朋友,请问你们这里是不是处于战争状态?”

    “不管你的事!你们赶紧走开,你们这种怪模怪样的人不得进城!”士兵头目挥舞手中的刀没好气大声吼道。

    拉格不语看向身边的贝司,意思是试试你的精神力吧。他们在途中已经商定,除非面临迫不得已的情形,不轻易显露自己的超人武力。

    贝司注视着士兵头目的眼睛用不流利的本地语平静地说:“我们师徒是来帮助你们守卫城堡,你为什么要拒绝我们进城?”

    贝司在说话的同时暗中动用了精神力影响对方的情绪和心理。

    在身后的士兵惊诧的目光中,士兵头目的语气明显友善起来,“因为鱼氏部落召集了一批相貌古怪但是有异能的人帮助他们攻打我们蜀国,我们因此丢失了北面的边关城堡,鱼氏部落人很快会来攻打我们这座都城。”

    贝司道:“你去告诉你们的国王,就说我们师徒也有异能,我们可以帮助你们蜀国打赢战争,但是我们需要一定的回报。”

    贝司说完转身看向拉格,暗示他露一手。

    拉格会意,在众位士兵万分惊恐的目光中,拉格的身体徐徐上升直到脸部同眼前高高的城墙顶部平行才缓缓降落地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